当前位置:首页 > 舍不得放不下 > 第99章:暗绿稀红

第99章:暗绿稀红

舍不得放不下 | 作者:沈纾帆| 更新时间:2019-09-02

此时,正有不少猛兽飞向天空,到了那天宫门口,可天宫之门已经紧闭,再难进入。

说着,易峰就要转身离开,却不忘不出一句:“若是你还想着报复,最好考虑一下能不能承受我的怒火!”匆匆百万年,弹指一挥间。

就这么,易峰硬着头皮坚持了十息,受到这么多次冲击,他体内已经是一片大乱,能量的冲击太过猛烈,他那筋脉已经断了不知道多少根,口中也不知道喷了多少淤血。

易峰悄然起身,在周围看了一眼,而斩天则是道:“放心吧,有人来的话没人能够逃出我的感觉的。”

“千万年到天级,不算太快吧?”易峰讪笑着问道。

其他人不动,只有冷依依飞快地跑到溶洞中央,取出几个大大的玉瓶开始收取血咒灵泉。而易峰则是盘腿坐了下来,没有了巫妖,这里至少目前还是很安全的。

易峰不禁看了一眼那南宫老怪,却是发现南宫老怪的表情十分复杂,其中既有喜色,又有愧疚之色,甚至还有几分狂热,让易峰心中的忧虑更加浓重。

故而,月牙玉对于灵魂的强大作用,在此时已经凸显出来。

在易峰想来,对方答应不答应,对自己都没有什么损失,当然,最好是能答应,至少自己又不用考虑一位天尊和一个大州的势力了。

而诡异的是,本来魔道一方认为正道会趁此机会大肆进攻,偏偏正道一方经历上次一战后并没有如此,只是在少数星球上与魔道进行小规模的军团战争。

正负极能量在易峰丹田之中,很快就因为猛烈的触碰而不断飞旋,一边黑一边白的模糊阴阳鱼渐渐呈现出来,而那混沌剑灵则是冲进了正负极能量交锋的最中央也不断旋转着……

看着对方,易峰甚至会有点自惭形愧的感觉,无论是相貌还是气质,对方都要远远超过自己。自己虽然实力不弱,但总是有点像个暴发户,与人家常年修炼,心境沉稳的修士比起来,在气息上要差劲点。而此人比起那有点娘们模样的越贤来,自然多了几分阳刚之气,更像个爷们。

从直观的感觉上,易峰倒是觉得对方很容易亲近,怎么都不会是大奸大恶之辈。

而那大门在易峰的手掌离开之际,又将那一丝裂缝给合住了。

鉴于此,易峰心中一横,血灵镜再次变大,竟是又将半个阵法笼罩起来。

那黑水玄蛇似乎就知道敌人不会善罢甘休一般,一直守护在洞口,待易峰进入视线后,它便蛇口大张,一道接着一道的黑色水箭从它那血盆大口中喷射出来。

第二块石碑完全出来之后,跟着便是第三块、第四块……一直到第八块。

可能是受到修士们新鲜血液的浇灌,第九块石碑又在动了,似乎向上拔高了一点。

易峰没有心疼那些低阶鬼头,他握紧斩天剑在当空发动飘零剑法与追风剑法,全身剑意宛如实质一般盘旋缭绕,飞速聚拢着雪山周围的天地灵力,随后天地灵力凝成一束推动着斩天剑激射出去。

九魅狐妖倒是口气不小,放眼整个仙界能够将一方帝君都视为下人的,用一个巴掌都能数得过来,纵然是几位妖皇只怕也不会如此狂傲。当然,见识过九魅狐妖的厉害后,易峰也知道,几位妖皇只怕是单打独斗没有人能够胜过这九魅狐妖。

山洞不算开阔,洞口有一道透明的波动防御住了外面的神灵之力与空间裂缝。由于易峰十分小心,故而甫一进入其中就发现了门口的诡异之处。

几人惊骇抬头,没有看清楚红色光幕从何处发出,便见到一个个黑点从那把骷髅魔杖中发出。

三位师兄似乎对易峰都不怎么感冒,但是,当着师傅星尘子的面,还是都微笑还礼。

易峰剑诀已经发动,也就没有易峰什么事儿了,他只要控制斩天剑,只要抵挡那黑洞的吸力便可。只是他也是在心中默默祈祷,希望这次攻击能够凑效。

两位不死主宰正在破解至高神的诅咒,眼看前途光明,岂会再做无谓的争斗与拼杀,万一再负伤,或者被对方那把不知道威势强到何种程度的长剑杀掉,那就太不值了。

“我只是去见见表外甥而已,可没有与易峰多说几句。我去那里,也正是为了向表外甥说明情况,并且赠些神石给他,毕竟他还小,也就我这么一个亲人,就算我要与之绝交,最后尽份做长辈的心意又有何不可?”谭林义正言辞地说道。

那神婴在不断凝形的同时,就已经开始沿着易峰的筋脉,自玄关突破,自动地向易峰的识海索取魂力,而那些无处宣泄的魔化魂力终于找到了闸口,宛如滔滔大浪一般地汹涌着扑向丹田,透入那神婴的眉心之处……

易峰没有半分好颜色,冷冷地扫过那些来历不明的青年强者,淡淡地道:“收回此刀,滚回去继续修炼,不然……死!”

不过,来者都幻灵星顶级高手,平时经常进入迷幻森林猎杀妖兽,岂能不知这些地龙的存在,对地龙御空飞行速度缓慢的特点也了然于胸,故而无一人后退半步。

朱雀的本事如何,易峰虽然没有见识过,却是也听说过不少。

于是乎,易峰又动手了,漫天的鬼头大军只用了一分钟不到的时间就将他们解决。

这个算计非常好,以目前的形势也非常容易实现,毕竟还有两万多只妖兽在围杀小黑,就算是让小黑随意去杀,恐怕在天赋神通完结之前也杀不光。

易峰还未出声,南宫老怪就已经说出话来。

紧跟着,在斩天的诱惑下,易峰又打起了那丹炉下星辰真火的注意。

而在战斗还未白热化时,易峰就通知了辰震仙帝,让他带着易可儿、韩烟儿与康庄仙门弟子赶紧撤离。这么一帮高手在此拼斗,搞不好整个星球都能给爆了。

不过,易峰却是奇怪,有着极品灵甲防御,怎么可能会被烧得如此干净呢?

受此影响,易峰也是胸中一闷,一股血箭脱口而出。

这是神界大陆与神界星空之中的空间乱流,易峰觉得这里并不是很保险,故而出现在神界星空中后,便又破碎虚空,进入了神界与仙界之间的空间乱流。

之所以称为吞天,那自然是阵法具有无比强大的吞噬能力,那个黑洞就是吞噬的一种方法体现,它不住的旋转着,强大的撕扯力也在阵法中发挥了作用,三位超级神兽那庞大的身躯也开始摇摆起来,饶是他们已经竭力挣扎,依然在不断靠近那个黑洞。

就连那四劫散仙也是一样,他那淡漠的表情中分明可以看到惊色。不过,他惊的是意外,因为他知道这是噬魂魔杖在发威,可正道高手至少都知道掌握噬魂魔杖的易峰是向着正道这方的,不然也不会连屠几万魔道大军。

每一刻,都有成百上千飞禽精英被鬼头大军撕裂身躯,然后被吞噬,也同样有不少鬼头被飞禽高手搅散成为缕缕黑烟。但总体而言,因为有了魔气对灵魂的极大侵蚀作用,鬼头大军的数量一直有增无减,要不了多久,这支飞禽族前锋部队就要被彻底消灭干净。当然,两位飞禽天尊是不是能够侥幸生还,还是个未知数。

斩天剑与魔剑以及之后的镇天诀都没有给凤凰天尊带去半点伤害,可紧跟着的十系神灵之力的裂变,就在它身前炸开。

然而,易峰如此消耗下去,想要破开这个禁制,斩天说是可能性很小。除非易峰能够一直在反击中坚持不倒,而且攻击可以持续几个时辰。可这种情况对易峰而言实在是太难太难,毕竟他不是神王。

如此看来,易峰还真得了一部不错的功法。提升肉身品质,易峰也有着自己的一套方法,但是那个方法有着很大的局限性,而且修炼的过程太过变态。

鉴于此,易峰便开始只用逐风剑诀与季常平争斗,同时也将速度再降半分,保持着比季常平慢了半拍的水准,可每每季常平要击中自己时,易峰就会“狼狈”地躲过去。

如此多高手恰好等在这里,可见武门已经算准了自己二人的前进路线。而且,一旦这边战斗打响,其他星球上整装待发的武门高手,肯定能够由传送阵第一时间赶来。

末原仙帝只是对易峰苦笑一下,接着便带着强盗团飞速转移。这一次打劫虽然看似不怎么成功,但收益却比上次多了很多,毕竟邀霞城也算得上是繁华大城,其中财富自然是很丰厚的。

“怎么?”那青年修士也是颜色稍变,紧紧盯着易峰。

去神园可不仅仅是面对神园中的危险,还要面对同行的其他势力的高手,往往大家的厮杀损失,都要远超神园所制造的。别人或许不知道,但革膺帝君却非常清楚。

若是可以循序渐进的领悟,易峰完全可以凭借自己比一般修士强大了无数倍的计算力,来早早完成对时空法则的领悟,可这也需要他能够摸到头绪才行。

“我先疗伤,嘿嘿。”那仙帝对显得气急败坏的易峰讪笑一声,说道。不过,当易峰将龙珠收起来时,这家伙明显有点惋惜。同时,这家伙心思急转,却是思量着日后如何将易峰的龙珠再敲诈一点。

而几位雪人族高手却是心中掀起了惊涛骇浪,万万没有想到易峰居然还有如此强大的魔宝,而且他们也能看出将自己等人团团围住的鬼头大军,无论是数量还是实力都让人心惊肉颤,即便是倾一族之力,恐怕也不能取胜。同时,那位方才鲁莽动手的家伙也暗自后悔惹了这么一位煞星。

“估计是个阴谋,或许是想利用我,不过,估计那摊主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我居然已经是将死之人了。”易峰自嘲地说道。

“还按老规矩来?”暗黑祖神嘴角一翘,淡笑着问道。

本来暗黑祖神以为这次自己必胜无疑,因为最近自己实力有所突破,所以才来找这老变态打架,万万没有想到,进步的不是自己一人。刚入山洞,易峰就躺倒了地面上,心中暗骂这星球太过变态,根本不是人来的地方。

易峰又取出斩天剑,以自己的能量灌注其中,神剑顿时迸发出强烈的威势波动,还真能够劈开那些扑面而来的无色波动。

云空天尊听了东辰之言,又想起方才东辰身后浮现的那巨灵神族族长的虚影,心中莫名惊怵。要知道,当初就是巨灵神族族长亲手将云空天尊打得肉身崩溃,而此时的东辰天尊绝对比当初的巨灵神族族长还要厉害。

东辰天尊笑着说了一句,随后巨灵神族族长的虚影再次浮现出来,而那月牙玉却是蓦然绽放辉光,一股子无形的能量波动将易峰笼罩了起来。

最终,易峰还是忍了,同时寄希望于自己的誓言不被东辰天尊发现。

看样子,听口气,这元畅似乎是真的被触怒到了。

当然,还有一种可能,那就是九魅狐妖所知道的天妖诀与这本书册里记载的天妖诀,原本就有出入,或者根本就是两种有着不同结果的天妖诀。

由主宰级高手控制的某个神界大陆,一片远古大山之中,有着一片终年被雾气朦胧的山谷,此时山谷上空正电闪雷鸣,一个漆黑的漩涡正在高空飞速旋转。

这一记硬拼之下,斩天剑与那金色小剑同时退回去,浑身的光芒也是一阵黯淡。

那修士说完之后,包裹着易峰的霞光顿时跃出老远,跟着霞光便轰然爆炸开来。

第一次试探性地交手,进攻的没有尽全力,防御的也显得十分轻松,两者一副势均力敌的样子。

就连自己的主人都无法控制的法宝,必定有着极强的灵性和威势,炎傲的这把战刀肯定不凡,而炎傲也没有强行压制战刀的颤动,而是轻轻低吟几句,就像是在安抚这把诡异的战刀一般。

炎傲犹豫了下,还是动手了,而一边与他同来的青年高手,个个都是神色复杂,他们都知道那战刀的厉害,可前面的大战已经输得太惨,此时这位女子又厉害的诡异,炎傲要动用那把战刀,也是为了给大家保留几分颜面,毕竟这一场是不能再败了。

“那就去吧,以我们的实力如果小心一点,应该不会有太大危险的。”沙鼠妖现在摸不透易峰的实力,也不敢再想偷袭易峰来取得神牌,无奈之下,即便是再不想冒险,此时也犹豫不得了,除非他想继续留在神园中过煎熬心神的日子。

空间之力传输完全结束,而两位主宰身上却是有一股子浓郁的黑色能量,在顷刻之间,几乎不给易峰任何反应的时间,就沉入了易峰的身体之中。

“哈哈,当然是好东西,这下便宜你小子了,虽然这黑暗圣莲还未成熟,但刚刚好适合现在的你使用,若是等它成熟,你若用做灵根恐怕会爆体而亡。”斩天笑道。

一直杀掉了八十一位各族修士,易峰才被阵法瞬移到一个封闭的大厅中。

“也不用太担心,我猜他肯定不敢贸然对你动手,而且他不可能有实力看透你丹田内的情况。就算是他看得透,但你在之前已经将身怀混沌之力的事情表露出去,他只会认为你丹田之中的混沌之力是疗伤的,而不是用来禁锢你功力的。一会儿你只需要从容一点,我再帮你不时鼓动下混沌之力,他必然会被震慑。”斩天分析了一句。

而且之前沙鼠妖就见识过易峰的种种神通与手段,就算是肉身不堪,只要易峰能够发出之前那么强大的攻击来,沙鼠妖自认为是不能抵挡的。

易峰没有太急,而是先宁心静神一段时间,仔细回想了一番缔结灵根的注意事项。他已经是有着四次经验了,虽然对过程十分熟悉,但每次都不顺利,他不得不慎重。

此时,在易峰眼前的是一个石门。

而易峰此时,却是只剩下了四颗魂珠,被打回了原形。

刘一川身上顿时闪现出一股黑白能量,连坤只觉眼前一闪,他的胸膛就被刘一川的另外一只手拍了一掌。此时八劫散魔,却有着可以超越九劫高手实力的连坤,竟然没有能够挡住这一掌,被拍得**飞退。

——————————————————

感受到阵法被触动,人家自然会出来人查看,然后被那仙君引走,中了迷神香后倒地不醒;跟着,那仙君则是再次轰击那二流仙门的防御仙阵……

不过,神人级的鬼头想要战胜尊级高手,还是没有任何可能的,毕竟鬼头没有法宝,防御力极差,而且攻击也太过单一。鬼头的威力,也就在一拥而上的情况下,才能发挥到最佳。

易峰听到这个,心中也少了几分负担,毕竟重新炼制噬魂魔杖也不是非得用黑曜石不可,只是黑曜石的效果会好很多。

易峰自然没有停下,因为他身体里还可以蕴含更多生命元力。

此时,易峰最为惊骇,他从绿色湖泊中跃出,悬浮半空。

身后的树林里,还有无数宝贝,说实话易峰在进入那门户之前,的确有点不舍,毕竟这些神物都是唾手可得,如此舍弃在这里委实有点浪费。

也不知道向下了多远距离,担心赶不上的易峰,冲到了所有修士的前面,感觉温度越来越低,而死气则是越来越浓重,空间压力也是渐渐加大。

在稍微庞大点的黑色山体上,可以看到不少不死生物正在厮杀,没有任何法术,全部是用身体在硬拼,胜利的一方都会将败的一方的精神力侵吞,实力得到少许提升。

易峰猜测,此时已经在自己储物腰带中的金色骨架最大的收藏,就是那密室中的宝贝,而那三块玉简则应该是宝贝中的宝贝,轻易不能拿给信不过的修士查看。

易峰此时方才有了悔意,暗道自己这次出手营救九魅狐妖太过冒失,自己低估了妖族天尊甚至整个神界大陆天尊的实力。

易峰自然是不能为他们解惑,反倒是与冷依依旁若无人般地商量起来。

最终,冷依依开口了,她道:“这神牌的价值,大家都心中明白,我们若是将之贩卖给某位帝君,至少可得仙晶千万块,还可得无数材料。你们妖族存在久远实力超然,肯定要比那些帝君身家更为丰厚,而且,肯定也比他们那些个帝君要大方很多。我的要求也不多,仙晶亿块,各种极品材料千件即可。”

先是一位手持木杖的老者下来,云空天尊惊呼了一声……天机老头!

那闪着耀眼光芒的雷刺,缓缓地向着易峰的大腿移了过去,当易可儿就要猛刺易峰一下,以惩罚他冷落自己时,易峰忽然伸出手来,正好握住易可儿的手腕。

噬魂魔杖的问题很容易就被发现,因为根本不隐秘,就是噬魂魔杖本身品质不高,那些鬼头大军实力过于强大,使得噬魂魔杖难以控制。

在听到血焰魔帝确认了自己的猜想后,来人明显迟疑了片刻,似乎是在思量着如何应对。很显然,来人并没有打算如此就随血焰魔帝前去见魔尊,他自己也知道自己与魔尊的仇恨,若是真去了,必定是只有一死而已。

禾儿公主这几天来,一直在纠结着要不要把这个消息告诉龙皇,好让自己母亲的疗伤及早进行,可若是如此,自己的夫君就要死去了。

几人听了二哥的言语,均是将饱含着殷切希望的目光集中到易峰的身上。

一上来,鬼头大军确实是将除了三劫散魔以外的所有魔道高手包围,虽然时时都有过百鬼头消亡,但对总量庞大的鬼头大军而言,这种损失也是易峰可以接受的。

老魔一边望着被捆绑的易峰,一边关注着正道高手对天火玉净瓶的争抢,至于被鬼头包围的其他魔道高手,他却是显得漠不关心,在三劫散魔眼中,损失些渡劫期魔修对魔道整体实力并无太大影响。就算是此事传扬出去,一旦自己得到了天火玉净瓶这种强大的法宝,也许会有能与魔尊叫板的实力。

然而又斗了三招不到,老魔虽然让易峰内腹更加糟糕,但此时天火玉净瓶灵性的挣扎也降到了最低点,同时易峰灵识对它的控制也到了最高点。易峰没有一丝犹豫,直接以灵识让天火玉净瓶靠近过来。

至于嘴巴里是不是有舌头,就不是易峰能够看清楚的了,那嘴巴几乎是在张开的瞬间就有一道雷霆喷射出来,蜿蜒着扑向易峰。

最让易峰头痛的是,他还不能浮出海面,否则会更凄惨。

霎时间,无数流光同时跃起,任谁都能够看出来,这个驿星的星空之中马上就要上演一场大战,而且参与大战的都是极其罕见的神界高手。

出窍期妖兽身体何其庞大,其中蕴含的血肉自然比起人类来要多了几百上千倍。

果然,在云空天尊言语过后,革坦的虚影再次浮现当场,嘴角挂着一抹苦笑,还有一丝丝怨毒的味道。

易峰带着几分疑惑飞上了半空,与革坦仙帝遥遥对视,斩天则是已经在窥测着。

“一是我自己自杀,二是你亲自动手来杀,可对?”不等革坦仙帝说完,易峰就猜到他想要说什么了,只是心中有点好笑。

——————————————

漫天鬼头虽然实力对比螳螂妖兽差很多,但数量实在太多了,几乎将整个山洞的空间都被凝固住了一般,那螳螂妖兽要移动一步至少要杀掉几百只鬼头才行。

这种情况让易峰始料不及,可他却知道此时必须阻止这种情况继续发展下去。

“这家伙不是见认主无法解除,想要把我抽干,让我挂掉吧?”易峰心中思量着。

不断变幻的情况,也将那阴阳鱼席卷了进来,阴阳鱼肯定是向着混沌金剑的,再次涌出混沌之力,将那变幻莫测的剑体包裹起来。

易峰站在那透明棺材面前思量良久,同时也与斩天商议着解决的办法。

而若是两位修士分别去做,又不能达到那么高的默契程度,除非是一方能够完全了解另外一方的思想。故而,在如此情况下,神界神君也不敢冒险,因为就算是神界神君的成功率也绝对不足百分之一。

为了不影响易峰,龙皇大人已经带着所有修士离开了山腹,一边负责警戒周围避免闲杂人等过来打扰,一边焦急万分地等待着。当然,绝对没有谁会用魂力去窥测山腹中的情况,因为这绝对会干扰到易峰。

一击建功后,郭师兄自然要趁势追击,跟着又是一道青色流光射出,欲将战果扩大。这道青色流光,如先前发出的一般,通体青色,最前方却是一道极其耀眼的白光,真如一片薄薄的且锋利的刀刃。

蟹婴兽没有停顿,似乎也失去了玩下去的兴致,巨大的身躯如山岳一般压向文师弟。文师弟虽然知道蟹婴兽不凡,但是,在见到第一道风灵刃建功后,心中稍有松懈,蟹婴兽压倒跟前他还未及反应,蟹婴兽的巨钳却是狠狠地砸在他的腰间。

易峰其实也早就知道,在仙界许多宗门或修士的洞府,都会有仙兽帮忙看护,这烈焰雄狮便是其中最常见的一种。烈焰雄狮非常懒惰,生性不喜欢动弹,而且对主人十分温顺,对陌生人则是十分狂暴,用来守护洞府仙门确实是绝佳选择。

轰!!!

不过,神府之中,倒是气息怡人,景象万千,既有巍峨楼阁,又有假山池水,只不过,其中却太过安静,安静得毫无声息,令人心中无祥和之感,只有紧张情愫暗暗滋生。

于是,血焰魔帝顿住身形,手中的短刀蓦然涨大,迎着那些剑影便是劈出了一记白花花的刀芒,连成一片的刀芒,宛如一条星云一般,与无数剑光甫一接触,就被分割成无数碎片,不过如此也让那些剑光消隐不见,即便是能够突破的剑光也不复威力。

血焰魔帝一阵心惊,这老头要和自己比速度也就罢了,可他的速度怎么也如此之快呢?这种快速,几乎是从一开始就已经不弱于血焰魔帝了。如此这般,密室中小孔越来越多,而流光渐渐变多起来。

超级神兽麒罡,也就是其中一位神君级麒麟听此,大笑着道:“麒炎,人家也许并未将我们兄弟二人放在眼中呢。”

三人之中,也就元婴中期的修士速度与易峰相当,其他二人却是被越甩越远。

易峰嘴角露出一抹耐人寻味的笑意,道:“控制护城大阵!”

几位正道高手心思复杂,方才放出狠话,可却发现易峰实力很是强劲,想拿下他似乎并没有那么容易,一下子都愣在当场。听梦嫣仙子如此说,众人也算是找到台阶,那年轻的渡劫中期修士忿忿地道:“凌虚剑宗真是够霸道,居然给门人祭炼魔宝,被发现后还要护短,传扬出去恐怕会让正道修士心寒。”

“呵呵,吉雄,你的胆子似乎变大不少!”小莲抓着捆神链,蔑视地笑道。

那两位合体后期高手均是发出一阵畅快的笑意,想也不想便是奋力再追。

不过,裂天镰确实强悍无比,虽然没有主人的控制与支持,它依旧威势惊人,将那金色大蜈蚣压制得死死的,处于全面的上风。

可那金色大蜈蚣也不弱,裂天镰的死气与死光攻击,击打在它那金灿灿的躯壳上,根本无法将之洞穿,而它又速度飞快,根本不给裂天镰本体攻击到它的机会。

五更了,一会儿还有第六更,小飞不会食言的。六更大概在21点左右。一更,求收藏、推荐……

许多天来,那刘一川一直吹嘘自己有多么厉害,可在这幻灵星上也遇到不了强大的对手,刘一川最多也就是灭杀一些合体期的妖兽来耍耍威风,可是与易峰的盛名比起来就显得太微不足道了。

易峰惊呼一声,当即要躲,可那小剑速度极快,化作一道金色流光就正中易峰的那只还未复原的手臂,而同时易峰也成了独臂。

这边,刘一川却是得意洋洋地对雪人族公主问道:“以前你不信我的实力,现在看到了吧?”

咔咔的声响不断传出来,易峰额头冷汗直流,天地灵力的输入也越来越急,整个丹田之中已经是液化过后灵力的海洋。

此时,两粒金丹竟是合二为一,两系灵根和剑心更是不见了踪迹。丹田之中,只有一颗如婴儿拳头般大小的明黄色的金丹,正散发着灿灿的灵光,气势波动比之单个的后期金丹要强大两倍不止。而金丹周围迸发出的璀璨光芒,给人一种锋芒毕露的感觉,宛如刀剑一般。

谁都知道修真界的空间是多么稳固,也极少有高手能够击碎修真界的空间,即便是到了九劫的实力,也需要驱使仙器级别的法宝全力施为之下,才能破碎空间。

正心神空明的易峰,忽然耳边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连忙从入定中醒来,将灵识放出去。现在他的灵识之强,足以覆盖方圆十里之内,而灵识的笼罩下,此时正有无数模样奇特的双足紫蛤怪慢慢浮出水面,爬上沙滩。

“这个只能凭你自己的毅力扛过去了,我帮不了你什么,我只能保证让你的意识在没有承受重创时一直处于清醒的状态,对你的功力运转却是毫无办法。”斩天留下一句话后,就再不吭声,一副袖手旁观、坐视不理的架势。

“啊!”

“应该可以吧。”

月华能量很容易便透入了光罩里,易峰将那项链从黑袍修士的脖子上扯了下来,光罩立时离开了那修士。

越是向前,巨树越来,而金色大蜈蚣的速度也就无法提起,可易峰同样郁闷,因为那些巨树的枝干来回纵横,将空间激荡得涟漪不断,他的瞬移也不敢发动,只能靠裂天镰载着自己前进。

妖元力进入丹田之后,百分之九十都被两种灵根吸收,百分之十融入金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