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舍不得放不下 > 第87章:仁义之师

第87章:仁义之师

舍不得放不下 | 作者:沈纾帆| 更新时间:2019-09-02

我的话宫弦并没有接腔,而是铁青着脸怒视着那名女子,许是他的眼神过于犀利。站在他身边的女子倒退了三步,“弦,你听我解释。我,我……”

电话拨过去后,“嘟嘟嘟”的声音围绕在房间里。我的心情也说不清是紧张还是复杂。可能如果真的要用一个词语来形容的话,可能我的心情里面更多的反而是害怕。

包厢里的女子说话的语气比我想象中的要温柔的多,也没有那么严厉的感觉。或许这次碰到的鬼会比较好说话?

直到我被一阵大力给推醒,我才反应过来已经开始准备下飞机了。我对张兰兰报了一个歉意的笑容,毕竟听着别人说话,听着听着就睡着了,实在是一个很不礼貌的行为。

好奇怪的曼珠沙华。这一回,我的注意力又多了一下让我观察的事项,那就是这一株会活动的曼珠沙华。

张兰兰冷哼一声,但是还是买了我的账。没有再多的跟我计较这个问题,甚至还凉凉的问了我一句:“下一站要去哪?”

至于我跟张兰兰,本来这一次命运指引我们来到这个磨盘山,那么我们就跟这个磨盘山有着不解之缘,我不是听天由命的人,但是我也相信缘份,相信这个磨盘上跟我们会有着不解之缘,既然如此,那么不妨我留下来看看,况且这个时候这里也必须有人留守,否则我们一个也走不了。

张兰兰想了想对我说,“也没有什么特别想吃的东西,但是我知道有一家弄的菜还不错,我就带你去那家吃吧!你也可以这个时候百度一下看看打胎之后需要做什么保养?”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时候我戒指上的结界,却打不开。没有了戒指的保护,而张兰兰又说她手头的工具不够。还无法消磨那个,浑身长满了红色血虫的人。

“大陈,整个磨盘山上就像是没有人居住的样子。难道你是自己一个人住在那儿?”

到时候宫弦恢复正常了,法力无边,看透了外面的世界,也就玩腻我了。我就可以去找我的男神双宿双·飞了,哈哈……

到那个时候,局长说不定也会伸张正义,认为是我们污蔑了老板,到那个时候,我们再想插翅也难逃了。

想到此,我跑动起来。随着我越跑越快。很快我就跑回到跟张兰兰分开的地方。

看着我裸露在外的肌肤上都印上了他的印记,宫弦的眼睛里漆黑如夜,似乎有欲望的火苗在不断的跳动,随着这个欲望的火苗,还有浓浓的满意之情。

该来的终究还是逃不过,无论我怎么躲藏,那个鬼物也还是注意到了我。眼看他就不停的扭动着身体朝我飞过来,我想都不想的就直接在我的手指上咬破一个口子。

大后天实在是太久了,我等不了。本来时间就只剩个四五天的,还再浪费个两天,我岂不是不想活了。我还没这么想不开,要是真的如沈琳说的那个时间,我看我都不需要浪费这个时间在这里了。还不如跟张兰兰去选个棺材然后来个环球旅行来的痛快。

张兰兰的声音比较大,让我一下子醒悟过来。连忙往后退了几步,这才进到了房间里面。房间里的灯亮了起来,我的眼睛一时间无法适应的眯了起来。

宫弦的话里不带有任何表情,可是我却知道,他说的不是玩笑话。

门外隐约传来了一个老婆婆的感叹声:“这地儿真好呀,也不知道去哪儿找来的地方。”

“梦梦,这里看起来跟白日里看着的是没有什么两样,可是我们却是走不出去这个看起来一样的房子,而至于在房子里,却是可以随意走动的。”

张兰兰也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她为什么就能这样直接丢下我走了?如果宫弦没来,我现在又会在哪里?张兰兰也真放心我。我越想越觉得心里不舒服,下次见到张兰兰我有太多的问题想问她了。可是张兰兰就像一阵风一样,吹过来又吹走。

从宫弦走了到现在,也不过是过了一个多小时。我正准备睡个回笼觉的时候,只见门边有一个可疑的身影。我试探的问了一句:“一谦?”

可是虽然宫弦这个时候对我客气的不行,性格也温柔似水。但是我却忘了一点,叫做“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宫弦的脸色终于缓和了些,我在心中狠狠的为自己抹了把汗。这个傲娇的男鬼。只听见宫弦傲娇的冷哼一声,然后说道:“你是猪吗,吃吃吃就知道吃。”

我想着自己的事情。也没有留意宫一谦和陆雅又聊了些什么。不过很快陆雅就挂掉了电话,把手机还给我了。

“啊——!”我被这冷不丁传来的声音给弄的神经敏感,一转过头就看见一个中年男人坐在沙发上。

曾大庆叹了一口气,然后伸出手指,指着外面我看到的那个学校。“我的女儿又跑出去了,就跑到了旁边的天河学校里面,她以前不喜欢上学的,现在抓都抓不回来。”

我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走到这条该死的绳子上来的,可是我直接忽略了事情的经过,直直的走到了这条位于悬崖正中央,而且看起来格外的脆弱的绳子上边。

说完这句话,金龙还摆出了一个很娘的姿势,翘起了兰花指,轻轻的吹了吹上面的小细毛:“既然你这么着急的来找我,肯定是有对你很重要的人中了情蛊,这个东西的药效发作起来可是很厉害的,我就看你在这个节骨眼上面会选择哪一边了。”

我接过了张兰兰的手机,拨了两个电话都无人接听。我正准备继续拨打宫一谦的电话时,却又停了下来。

此时我连身体上的伤也顾不上了就第一时间的打电话给宫一谦,这已经是习惯了,以前每当我出了什么事时,都是第一时间的给宫一谦打电话,让他过来帮忙我处理的。现在也是一样,我还是第一时间的就想到了他。

我正要对他说让他快过来,我受伤了。但是此时电话那头却传出来了陈媚的声音,我可以清楚的听到陈媚在那跟宫一谦撒娇着说:“谁啊?有完没完了,一谦你怎么还不挂电话啊。”

进去以后,入眼的竟然是陈媚风情万种的躺在床上。而且她还是穿着那种薄如沙的睡衣。

在这种冷幽幽的气氛下,我的手机突然亮了屏幕。与此同时,手机里还突然传过了淘宝的“叮咚”一声。

“看来找你们来是对了。”张飞接着往下说。

经过了昨天近十一个小时的折腾。我决定将我所能想到的问题都问清楚。

说完,宫一谦就挂了电话。留下我一个人在风中凌乱。宫一谦知道我这里是在哪吗?

张兰兰装起来真是有模有样的,难道她一直背着的那个包包里面就装着那些稀奇古怪的东西。只见她将快递箱子递给了金龙,却还一副厚颜无耻的站在人家家门口。眼睛时不时的往里面瞄来瞄去,意思再明显不过了。

我正不知所措时,忽然想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这个厉鬼虽然是死掉了,动物的死因也明白了,可是我的差评呢?谁来给我解决。

宫一谦笑了,然后问向张兰兰:“你呢?想吃点什么。”

我再也忍不下去了,连忙猛地一下子将眼睛给睁开。只见那个不人不妖的东西,一截手指头断掉的那个地方就长出了一朵玫瑰花,不仅如此,玫瑰花的花瓣还全部都盛开了。

当时,这个男鬼就跟之前的那个女鬼一样被一团烈火给燃烧着。虽然是熊熊烈火,可是我用手触碰却不热。甚至都烧不到我的手。

我回忆了一下丹凤的家,然后想了想之后对前台说:“我想要一间朝南的,九楼的房间。”刚出丹凤的房间的时候,我就已经观察过丹凤家里面的地理位置了,丹凤家换算成正常的楼层是在九楼,而朝南的客房一面的窗户正好可以对着丹凤的家。

待张会长离开以后,我想要对张兰兰说出我的疑虑,但是我还没有机会出口,屋里又进来了一个年青的小伙子。

听张兰兰这么一说,我赶紧加快了脚步,对张兰兰说道:“那我们快点回去吧,早一点做出这药,我们也就能更加的安全一些。”

小镇很小,如果我们不是心中有事的话,走走逛逛的很快也能回到酒店,但是由于我们都急于早点做出八毒赤丸子,因此我们招了一辆代步的马车,有了马车的代步,我们不到十分钟就回到酒店。

我见过了那么多的买家,却还真没见到过有这样的情况。正当我还在上下打量着他的时候,他就已经开口了,“你们,是来干嘛的?”

我已经不知道应该用什么话来说了,张兰兰皱着眉头说道:“你犯的罪。竟然要你夫人来帮你承担。”

只是当我们停了下来之后,即惊异的发现我们已经置身于森林深处,刚才回头还可以看得见的巷子的出口早已没有了影子。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好在此时张兰兰就在我的身边,这让我安心了许多。

飞机平稳的飞上了天空,我看着窗外的白云,觉得人真的是很奇妙,早晨还在地球的这一边呢,晚上就有可能去到了地球的另一边。

似乎一切正常。

我听到自己的笑声的时候,才恍然醒悟过来。转头看向我旁边的女鬼,发现她周围的气场比刚刚更加阴沉。长长的头发遮住了她的脸,然后又突然在不知道从哪传出来的风里猛地散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