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舍不得放不下 > 第86章:讽德诵功

第86章:讽德诵功

舍不得放不下 | 作者:沈纾帆| 更新时间:2019-09-02

但是为了混沌界,他必须得这么做。

“轰隆隆!”

凤轻尘想到展颜的身世,便知晓南陵锦行为何没有说出口,点了点头,又安慰了南陵锦行两句,让他和展颜放心住,凤府这么大,多住他们两个不算什么。

敏夫人心里跟明镜似的,自然不会上王锦凌的当,听到这消息还非常“可爱”的去问,连城主叫什么名字,听到姓蓝,还一脸茫然的问:“姓蓝?连城主是前朝人?四国皇陵怎么能容他?”

凤轻尘低头盘算了一下,点了点头:“让黑骑断了北陵将士的粮草,应该能做到吧?”

血,没不能洗去他心中的愤怒与不安,只有看到凤轻尘完好无损,他才能真正的安心,可这都是一个奢望。

“九皇叔果然是九皇叔,连这种事也能利用上,果然厉害,这人天生就是玩弄权术的主啊……不过,你自己也甘愿不是,你真当我不懂政治,政治不就是利益交换嘛,你不出一点血,怎么可能得到这天大的馅饼。”凤轻尘飞速的在纸上写道,微垂的眸子,闪过一抹黯然。

“快,快闪开。小心,小心。”

这个小插曲并没有影响什么,宴会照常举行,众人提都不提一句,只不过看凤轻尘的眼神,或多或少带了几分同情与幸灾乐祸。

“凤轻尘逼太皇太皇去死。”

在外界一片腥风血雨,人人都站在道德至高点,讨伐凤轻尘这个势宠而娇的女人时,敏夫人一脸憔悴的在家里等九皇叔。

凤轻尘看了一她一眼,没有说话。

她观晋阳侯夫人,似乎生产过。

一旦失败,凤轻尘将万劫不复……1304吵架,这种感觉很好

战斗中的士兵不敢分神,就怕自己一个失神,被冰冷的剑刺穿,他们把全部精力,都放在战斗上。身体紧绷,如同一张弓,时刻准备着将面前的敌人撕碎。

傲骨虽好,可敌人的傲骨于他们而言半点用处都没有。他们不需要傲骨铮铮的小兵,他们只需要听话的小兵,贪生怕死没有什么不好。

西陵天磊不死,西陵的政局就永远无法稳定下来,天宇永远不会有出头的机会,最主要他可没有忘记,当年西陵天磊是如何羞辱凤轻尘的,此仇不报他枉为男人。

不管在哪个时代,战场都是极好的渡金机会,那些上将的后人,只要去战场上转一圈,即使在营帐睡一觉,回去也能升官。

“老子查清楚了,城内只有一万兵马,其他人全部出城追我们去了,要三天才能回来,三天内我们攻下城,江南城就是我们的了。到时候我们人在城内,就是援兵来了也没有用。”

凤轻尘好奇的道:“什么想法?”

王锦凌知道九皇叔话中未尽的意思,什么也没有说,只是若有所思地看着明微公主离去的方向……

凤轻尘不给王七说话的机会,一脸神秘的道:“王七,听说外面开了赌局,赌我能医好你大哥眼睛的赔率是一赔五对不对?”

王七摇头,坚绝的表示不同意。

“地板,我要铺地板。”

皇上听到消息,也立马冲了1;148471591054062进来,厉声质问:“八皇子怎么了?”

想到这里,凤轻尘又再次开口劝说:“大公子,我的医治方案就是这样的,不是我逼你做选择,而是你的眼睛想要看得见,就必须移植别人的眼角膜,这是你唯一的机会与办法,如果你不能接受,我可以肯定,你的眼睛终生都无法看见。

“这是怎么一回事?”九皇叔和凤轻尘同是看向对方,在对方眼中看到不解和迷惑。

这个念头刚一浮现,凤轻尘就将它拍飞了。她虽然占据了别人身体,可却是不相信鬼神之说的,再说了……

凤轻尘是越发的适应现在的生活了,渐渐的已融入了进来。

狂妄!

今晚,怕是有一场硬仗要打,九皇叔既然提前告知了他,他必要提前做些准备,以免……被波及了!

凤轻尘脸色凝重,眉头紧锁,而她这个样子取悦了暄菲,暄菲一脸得意,忽视了身上的痛:“臭女人,现在明白和我玄霄宫作对的下场了吧,我告诉你得罪我的人,都不会有好下场,不过你可放心,我看大公子好像很重视你,在大公子没有娶我之前,我不会杀你,我会慢慢折磨你,没天让十个大汉轮流享用……”

三长老和四长老对峙一眼,眼中闪过一抹担忧。

“是,公子。”护卫恭敬应是,又小声请示:“洛王府的护卫呢?”

同样是老参,只要效果好就行,管谁寻来的,也就是天宇有这个闲情。

“不过,天宇要去北陵的话,让他帮我留意一下思行的消息。凤离幽歌说,思行进山后,就一直没有消息传来,就像是失踪了一样,我真担心他出意外。”

九皇叔在凤轻尘面前,说完王锦凌的恶劣后,心中的郁闷总算消散了一点:“奶宝不肯回来,朕就当是他继位前,想要多逍遥两年。两年后,朕就是绑也要把他绑回宫。”

“说出来?说出来又能如何?皇上还会安慰我不成,这伤口还能消失不成。”也许真是气性大了,凤轻尘这话夹枪带棒的,这也就是九皇叔,换了任何一个人怕是会气死。

“那个姑娘叫什么名字?”老者开门见山的问道。

对于云潇,凤轻尘并不太好看,她看得出来崔浩亭叫上云潇是另有目的,她也就装傻充愣,替云潇检查一下吧。

当初,他借伏杀受伤一事,杀了许多人,甚至威胁过皇上,现在又拿这件事做靶子,不得不说这个理由真好用。

在这电光火石间,只见那身影突然一动,寒光闪闪的大刀,突然横空出现。

“九皇叔不回去吗?”凤轻尘抬头寻问,却换来东陵九的冷眼:“本王的事,也是你能干涉的?”

进来时,凤轻尘就看到这些尸体,从血液的凝固程度来看,这些人至少死了半个时辰以上,人死了,九皇叔却不走,明显是在等什么。

喜欢归喜欢,她不能因此而失去自我,凤轻尘可以确定,现在的九皇叔,还不值得她将智能医疗包的秘密说出来。

“怎么会只加一个呢,那我启不是没有机会了,不行不行,白老头,咱们商量一下,你不是一直想要看我家传的医书嘛,我明天,不今天晚上就让人给你送过去,你把明天旁观的名额让给我。”一青衣儒士打扮的太医上前,拽住白胡子老头的衣服。

“只觉得没有必要,只是为了试探卢家,整个山东上下都为我的生辰忙碌,街头巷尾说的也是我的生辰宴,如此兴师动众,要传回京里还得说你鱼肉百姓。”即不是及笄又不是整岁,弄得这么大,凤轻尘真心觉得浪费。

歌舞结束后,众人均赞道,可此时一道不和谐声音响起:“莺莺燕燕,妖妖娆娆,东陵的女子果然个个以色侍人,真正是污了小王的眼。”

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不好。”孙正道等人一脸的疲倦、黑眼圈明显、双眼青肿,明显就是一夜未睡,这伙看到神清气爽的凤轻尘,孙正道怎么看怎么不顺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