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舍不得放不下 > 第81章:沐露梳风

第81章:沐露梳风

舍不得放不下 | 作者:沈纾帆| 更新时间:2019-09-02

同时,蓝弦有机会全程参与片子的宣传,全球宣传时,她亦可以出席,如此来说,她在剧组中的地位仅次于女主了……

莫庭同时跟了起来:“不用了,我帮你送客,你看你都累成这个样子了,快去洗澡,早点休息……”

这眼神太他妈的给力了,观众一看就明白这是一个苦恋女配,绝对有看点……

呜呜,蓝弦向来坚强,可此次被墨云天这么一折腾却有一种想哭的冲动,这个圈子什么时候这么多变态了,一个莫庭她已经够头痛了,好在她现在不用在莫庭面前装……

莫庭是不是疯了,她正在沐浴,身上就一条浴巾,怎么可能给莫庭开门,她又没有暴露狂,更没有兴趣与莫大总裁来一个现场版的ooxx。

“既然过敏为什么不早说,你不会让替身拍吗?”莫庭心中纠结放下,心情大好的依在浴室的门柱上,一副蓝弦要么就这样出来,要么就这样僵持着。

星娱一姐一听这声音,立马收起脸上的嫉妒,一脸妩媚与讨好的转身:“王总,人家这不是给你拿酒去了吗,今天你可以好好陪我……”

前面,传来两人的嬉闹声,声音很小听不太真切,隐隐只知道和电影节有关……

蓝弦一身古装,站在人群中还真是的有几分穿越的感觉。

不过,对于蓝弦与莫庭这一对,顾子寒是不看好的,蓝弦的演技的确和融柳有的一比,但在这方面却不如融柳那般聪明……

公关部的经理摇了摇头,这个世界的人都很怪,先是莫总直接点明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艺人当代言人,紧拦着就是这个艺人挑剔整份合约最有利的一条,偏偏这条还是莫总特意加上去的。

可是蓝弦不介意并不代表别人不介意。

喜的是墨天王回来了,有新闻可以抓了,恨的是他们怎么不知道墨天王出国呀……

邵阳让他告诉蓝弦,要么接受公司的安排去和制片人、导演沟通,要么等着被公司冷藏。

“下面请记者提问。”

开机仪式总得来说是相当的圆满的,虽然因为没有墨天王的出席而颇有几分失色,好在蓝弦与莫庭的八卦弥补了这一个缺憾。

咦,以往莫庭看到她出现,都会出来的,今天这是怎么了?

虽说依融柳的名声根本不用担心被潜,但是融柳的经纪人爱惜融柳的名声呀,与国际张扯上关系的女星,虽然红可那名声……

不然蓝弦还真的好几天都没法工作,这损失可就越来越大了。出场,要的就是一个震憾,既然决定去恋爱了,既然已经找了一个身份,这么显赫的人去恋爱了,那么就要把这份恋情发挥到极致——蓝弦

总裁呀,你可千万别吓傻了呀,你要知道r&m集团数万人还指望着你发工资呢。

当星娱通过莫庭的关系,找到人,将罚款减免,把相关拿回来时,蓝弦已经到了美国。

……

刚一坐下,墨云天的经纪人立马打开一瓶水给墨云天递了过来,同时小声的寻问着:

看着这样的莫庭,蓝弦心中冷笑,果然是男人都受不了女人的诱惑,即使阅女无数的莫庭。

机场大批的记者侯在暗处,可惜蓝弦走的是特殊通道,这些记者就是有再大的能耐,也没办法闯入特殊通道。

而她又不敢问莫庭,你是不是知道我是融柳了?

莫庭低下头,用脸颊亲昵的摩擦着蓝弦的脸颊,带着几分低沉与嘶哑的道:“只要不影响我们的感情,我不介意,允许你心中有一个小秘密……”

而这个圈子里不怕大金集团的恐怕只有墨云天了,可是白雪没有墨云天的电话,只能打给他的经纪人。

这两人真的关系不一般呀,可为什么是莫总缠着蓝弦呢?

“白雪,我对国际市场的野心不大。”蓝弦很平静的道,好莱坞那个角色,蓝弦是很期待,那对她来说是一个跨越,但是……

呜呜呜……好心痛呀。

台下,众人哭成一片。

“总裁?”绽放的总经理也立马从椅子上弹了起来。

蓝弦这种云淡风轻的态度再次惹怒了沐菲。为了打压蓝弦,大把洒钱拉拢剧组的人,一至将蓝弦排除在外,除了男主任宇泽偶尔会和蓝弦说几句话外,其他人都想而不敢。

这样的举动引得几位主持人的好感,新人就应该有新人的样子,一个新人却和老油条一般,这只会让人觉得防备。

叶灵吓了一跳,立马缩回手,心里更加的不甘了,这个蓝弦居然入了颜总监的眼……

蓝弦的心忍不住噗通噗通跳的厉害,蓝弦暗暗恼着。强压下心中的悸度,有着冰冷的语气对莫庭道:

记者招待会后,蓝弦就被闲了下来,她之前的工作通通都被叶灵取消了,而她的新纪人也没办法这么快就帮她接工作。

白雪呵呵一笑,一副流氓相做出这个动作实在猥琐,好在蓝弦并不在意,耐心的等着。

蓝弦,你是不是偷偷躲来激动去了鸟?

要不是他的形象太糟蹋了,他要来蓝弦的公寓梳洗一再去,此时他已经出现在那皇家大饭店,幸亏蓝弦回来的快,不然,哼哼……

不过现在不是寻问这个的时具了,蓝弦不追究脸上真虫子的事情就好了。同一个剧组的,没出事导演只想大事化小,小事化无。

以前,他对于融柳来说,只是老板。

很明显的道理,如果她在台上会有很多台词和镜头,导演组上怎么敢不给她剧本呢,外一出了事谁负责?

蓝弦身边的制片人和导演一个个两眼放直。

艺片,虽说叫好不叫座,但在参奖方面,却很有优势。

〈神之子〉在邵阳与颜末的推动下,早早的就送上去参奖了。

蓝弦摇了摇头:“不,与blue无关,只是蓝弦。”

那么短的时间内,办出一场那么大新闻发布会,请到那么多主流媒体,那可是手眼通天呀。

第二天,那家报社就破产了……

“大少他和蓝弦的交往,眼见就要到三个月了,大少还没有腻味的意思,看样子大少是认真的了,另外……”

一个是他精心培养的女神,一个是他最好的朋友……

给读者的话:

不过她蓝弦只是平民小百姓,她不想和这些豪门贵子多接触,同样也不屑把自己身上小老百姓的习惯给改了。

相处一年多,白雪自认了解蓝弦。蓝弦除了在剧组勤快外,其他时候就是一个懒女人。

“蓝弦,你别难过,日子该是怎么过还是要怎么过,现在的局面对我们大好,以后只会越来越好的。”

众人惊讶的看着今天的蓝弦。蓝弦还是那个蓝弦,可总感觉有什么不一样了?

“灵姐,我只知道身为艺人,我们的时间很宝贵。”

而且这经纪人也很没素质,跟在这样的经纪人手下,估计出息不大,难怪这个组合里三个女孩子各俱特色,经营两年了还是这种三流状态……

这条短信一出,几个评委脸上同时变了变。

这是怎么一回事,怎么改了又改?可他们却是不敢多问,虽然短信没有显示电话号码,但他们却是明白传信的人是谁。

“好好好,知道你蓝大小姐厉害,天生的演员,把那些金牌导演制片人哄的一愣一愣的。这下好了明天的广告约不用推掉了。”白雪哈哈大笑一声,明天蓝弦终于有进账了。

更何况工作可以换的吗,现在蓝弦入了几个大佬的眼,日后从政可就容易多了。

面对莫老爷子的夸奖,蓝弦不知道说什么,原本以为会遇上刁难或者警告,却不想老爷子除了最初的下马威外,挺和善的。

悄悄的吸了口气,蓝弦努力让自己保会温婉的语速:“莫总,我没带钥匙。”

“这是?”莫庭不解的看着地上的拖鞋,这东西干吗用的?

“不是什么人都请得起佣人,莫总别忘了我只是一个三流小明星。”话虽如此说,但蓝弦却丝毫不见自卑,说完也不理会莫庭自己走了进去。

“简大,你也知道的,最近实在没有什么好的剧本,不知道简大你有没有好的剧本介绍……”对方抛出橄榄枝,蓝弦也顺势接上,一脸请求的看简大经纪人。

“真的?”蓝弦的脸色微变。

“boss,我不收钱,让我再拍一组,就拍一组好不好,我想要拍东方仕女,让我再拍一天,就一天好不好……”

墨云天不知蓝弦为何这般郑重,只当她是感激自己给她手机号码,于是大方的摆了摆手:“无妨,蓝弦你打通一下我的电话,我手机里没有你的号码。”

说完,墨大神的耳朵微红,只不过墨大神演技好,表面上依旧是一事从容优的气度,比起莫庭的贵公子气度生生多了一份底蕴,估计这就是英国贵族的从小教育吧……

距离上次莫庭公开说追她之后,她就再也没有见过莫庭,看样子莫庭纯粹是无聊吓一吓她,所谓的追她也不过是逗她玩罢了。

而唯一冷遇蓝弦居然是墨云天。

“我会,谢谢。”蓝弦客气道谢,看上去待人和气,实则疏远,有点儿像莫庭。

“是吗?”蓝弦明显的没信,但言谈中却没有一丝的强硬,很是温柔的任莫庭带着她往外走。

一面温柔似水,一面冷硬似铁,侨恩痛心疾首的看着渐行渐远的蓝弦……“呜呜呜……boss的娘呀,你下次还来法国不,还拍绽放的宣传照不……要不我去z国吧,我去z国给你拍下一季的宣传照吧……”

对于《神之子》的宣传,天皇是相当大手笔的,在全国二十几个大城市进行了铺天盖地的宣传,蓝弦当然也跟着剧组不停的辗转了。

然据说有人将这照片编成贴子,发在某涯的论坛……

国庆快乐,国庆快乐!就在蓝弦不停的上节目、接工作时,莫庭也接到了莫老爷子的电话。

两集结束,导演站起来宣布。

要知道那是r&m集团呀,全球十大企业之一呀,可不是什么五百强之类的……

(下面会有一个影的番外,算是个小故事吧,影是我很喜欢的一个人物,所以,我万分想写一个关于他幸福的故事,呵呵,亲亲们如果有喜欢的人物可以单独q我,我可以考虑看看能不能写出来哦。)这话传递给皇后的信息便是只许成功不许失败,皇后严肃的点了点头,她明白如果失败后带来的后果是什么。

“姐姐,与太子无关,太子没有跟我说什么,这是我自己想说的,我的真心话。”在知心还未开口之前,婉如就提前解释着,她笑,笑的温柔,她就知道这个姐姐在想什么,有时候呀,觉得她挺聪明挺灵透的一个人,可有时候觉得她真是笨的可以呢,真想把那脑子敲开看看,秦府的事和她有什么关系呀,那一切不过是爹的咎由自取,如果不是爹野心勃勃,又怎么会招此灾祸呢。

知心整个人既疲累又难过,整个人像抽干了一般,憔悴不堪,黑衣人实在看不下去了,他走进来点了知心的晕穴。

话说,要是闻人靖暄知道站在自己面前的这个男子是影的会如何?估计会气的很伤吧,那个不怎么说话的男子,居然这么厉害。

从知心与轩辕晗的方向看去,只看到城墙上满是士兵与那黑色劲装人的对打,黑色劲装的人虽然武艺比士兵高强,但士兵们胜在人多,战况惨烈。

知心也明白了轩辕晗脸上的沉重,他让他的部下为引,吸引众士兵的眼球,借机出城,但那些部下,要能全身而退,实在不易。

“爷”

“本王没事,派人去大将军府与皇宫,告诉外公与母后,让他们加快速度,本王的腿有站起来的可能。”

“是,爷”

司徒将军摇了摇头,“不是,那两个人,我的人马不认识。”

儿子?现在在皇后的眼中,那个人不是她的儿子,而是阻碍司徒家族得到更大的权势与荣耀的绊脚石。

知心一个人坐在那天她醒来的小屋子里,焦急的等着,这几天晚上,轩辕晗每日都要出去打探消息以及收集资料,她坐在这里,真的很担心,虽然知道影以轩辕晗的名义出了这益州,益州的防守会减弱很多,但轩辕晗要做的事还是很危险。

泪不受控制的掉了下来。“还说没事,你看你自己一脸惨白的,怎么会没事呢。”

用这条小伤口换来这么重要的信函值了,有了这些东西,足够份量了。

“双腿不能走已是遗憾与缺陷了,我又怎么能容忍我的腿枯瘦如柴呢,怎么能容忍心这样一双难看的腿陪着我呢。”轩辕晗的声音悠远和低沉,低低的让听着的人心痛,心痛他所受的一切。

日子就这么不知不觉的过着,一眨眼过了三个月了,寒冷的冬天都快过去了,院子里碧绿的花草提示着春天的脚步就要来了,而轩辕晗的腿还没有什么进步,只不过这个冬天,寒毒最易发作的季节,在秦知心的控制在只发做了一次,而且很快很快,那痛就过去。

不知道该说轩辕晗戒心重,还是说他太无情,他不知道吗?他现在越对秦知心表现他的满腔爱意,日后秦知心所受的伤越重吗?而且他的腿快好了,那么秦知心离心碎的日子也就越近了。

“娘怎么想到今日来看知儿呢?”虽然没有说不让母女见面,但嫁至皇室的女子要和家人见一面还真是不容易的,即使是王妃也一样。

“知心,知心,你怎么?”靖暄满脸担忧的问着,这样的知心感觉好遥远呀。

“你,好好休息吧,我要走了。”知心一个不稳,显些跌倒,好在后面是桌子,只撞倒了一个茶杯,便站稳了。

“你是说,朕的儿子,一去就遇上了天灾。”恶狠狠,只要那大臣点头,那大臣的头可能立马就保不住。

“瘟疫,益州怎么会好好的有瘟疫,而且还在这个时候传来。”听到闻人靖暄的话,知心六神无主,显些跌倒,怎么可能,瘟疫?

黑衣人很明白轩辕晗所说的这段时间,抬头看了一眼轩辕晗,什么也没说,一丝表情也没有,眼珠都没有转动一下,就只是看了轩辕晗一眼,整个人便消失了,就那样,在这个房间消失了,找不到来过的痕迹。

“是,是,是”郑国以无奈,他倒是想了解事实真像,倒不是为了还怜心一个公道,反正公不公道对怜心来说已经没差了,他只想从怜心的口问出什么来,好还郑国公府一个公道。

“不跟他们走,难道凭你带路,我们出的去?不仅不能救知儿,还会把我们搭在这里。”这是轩辕晗的话。

更显然的是他明白,如果不是事情真的很严重,黑言舒这人怎么会惹来他与闻人靖暄,他提的条件,黑言舒到时定会答应,现在没有必要逼他做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