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舍不得放不下 > 第80章:藏器待时

第80章:藏器待时

舍不得放不下 | 作者:沈纾帆| 更新时间:2019-09-02

他弓起身体,青蓝色的光芒交织着缠绕在他的身体上,在其表面重组构成新的身体机构,减小与空气间的阻力,强化自身的力量。

谁说是要分开很久才想念,有种刻骨的相思,才一转身就会开始在身体里发酵。

郑皓月心头一颤,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乖……小姨知道你最乖了。时间不早,快点睡觉吧。”

所以说呢,容析元现在深有体会——千万别惹怒了女人,尤其是自己的老婆,否则,可够你受的!

但这已经足够了,双方交流到的重要讯息传递完毕,翎姐挂断了电话,脸色越发沉重,眼底藏着一缕慌乱。

一天之内进了两次医院,这一次是硬生生痛得晕了过去!那种头痛欲裂的感觉带给她的折磨是会令人绝望的。

店长也感觉出来郑总不待见尤歌,她当然懂得讨好上司,于是也时常将刁难尤歌的事当成功课在做,反正只要郑总开心就好。

不巧的是,女洗手间也开了,出来的人,差点撞到容炳雄身上!

vip候机室的环境清静优,容析元安静地坐着,在看今天的报纸。

这话听着很让人头晕,尤歌之所以会出现,是因为昨天那一封匿名邮件里说了容析元今天要带走那个在照片上的人。但尤歌没有追问容析元,她就是要来看看,究竟是真是假。

尤歌嗔怒望着他,小嘴扁着,软糯的声音,软软的地问:“你是不是无赖?”

……尤歌只好又依着他,谁让他是病号呢。

尤歌气得牙疼,她是打算要跟许炎讲的,可容析元这种态度也太伤人了,伤的是她的朋友啊!

容析元浑身张扬着霸气,俊脸一片冷沉,隐忍着怒火紧紧箍着她的手腕,冰刀似的视线却落在许炎身上。

容析元是真心为翎姐高兴,他说得也很对,何家,虽然现在是由翎姐的父亲在掌管,但何宏森还健在。何宏森才是何家的最高决策人,只要他说翎姐是何家人,就没人敢反驳。

容析元这回是彻底愣住了,想不到翎姐会这么说,前段时间她不是还渴望着早点找到害她的人然后回到亲人身边么?难道是对何家失望了?

奕宝贝也不甘落后,两手抱着笔记本的屏幕,小嘴凑上去,奶声奶气地喊麻麻。

混血儿帅哥欧斯一改先前的轻松,神情严肃,眉头紧锁,聚精会神地专注于手上的工作。他拿着戒指,像是对待*似的温柔,加上他本身外貌出众,具有异国风情的浪漫气质。不少女人已经开始将注意力转移到他身上……

霍骏琰正头疼,这次去澳门,他不能大张旗鼓的,尤其要注意别被媒体盯上,否则只会让事情变得更加棘手和复杂。

尤歌气呼呼地说:“你看到容析元了吗?别说你在这里是巧合,哼!”

身后传来郑皓月的冷哼,她早就过来了,见到尤歌手里的扣子,郑皓月眼中闪过一丝淡淡的诧异,随即嘲讽地说:“不就是一颗扣子,我还以为你发现了什么大不了的东西。”

尤歌于是很老实地数羊,一只两只三只四只五只……

这可把容析元给呛到了,原来还觉得难以解释,现在看来压根不用解释,人类本能的反应就足够了。

这是一顿丰盛的早餐,容析元吃饱了,搂着尤歌在休息,想要再补个回笼觉,但耳边却传来一个异常的声音……不是吧,哪来的狗叫?

许爸爸和苏郴,两人跟另外几个朋友在一起打桥牌,分开两桌,在一个豪华大包间里,两拨人都玩得很开心,时不时发出阵阵笑声,其中以许爸爸和苏郴的声音最大。

这时候,许炎也正走进来,瞬间成为了大家瞩目的焦点。

只见苏慕冉笑盈盈地挽着他的胳膊,声音甜甜地跟众人打招呼,在她父亲和许爸爸的热切眼神中,苏慕冉凑近许炎的耳边低声说:“在外人面前只能演戏了,不然我和你的老爸都会很没面子的……没看到他们现在笑得多开心吗配合一点嘛……”

收了容析元三百万订金,这并不是郑皓月紧张的原因,实在是由于这次容家订购的珠宝首饰关系着宝瑞集团今后在香港的前景拓展,郑皓月不得不加倍小心。

容析元却像是没听到一样,淡淡地说:“我现在不饿,不吃。”

确实是何炬派来监视她的,但她更没想到的是尤歌他们也来了……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尤歌以前没想到这个问题,现在想想,不禁感觉太奇怪。

唐虞梅早就准备好了手铐,她和佣人联合一起,一人一边,将容析元的手腕锁住固定在chuang上,他想跑也不可能了。

尤歌无奈地笑笑:“许炎,这次展销会还没结束,我还不能走,容析元也还要留下。如果我不跟他回一趟容家,容家的人能消停么?该来的始终要来,容家是我必须要面对的。”

尤歌红润的脸蛋露出甜甜的微笑,礼貌而又不卑不亢:“老爷子好,大家好,我是尤歌,以后请多关照。”

“这不是折腾,听说女人在例假的时候,这里不是会胀痛吗?我帮你揉揉。”某人一本正经地说着,肆无忌惮地大手果真又开始揩油了。

容析元或许也是很疲倦,没有吵醒尤歌,洗澡之后就安静地躺下来休息。

这个女人就是被容析元带来m国的翎姐,她在七年前离开孤儿院的时候乘坐一辆大巴车,中途发生意外,车子在大桥上坠海,全车的人除她之外无一幸免遇难,而她也在那次事故中脑部被插进一根细如钢针的金属,后来虽然被救活,可医生却不敢为她做开颅手术,没有把握将那根金属取出来,稍有不慎还可能损伤到她的神经造成永久的遗憾,所以,她就顶着这根金属活到了现在。

容析元果然有着当奶爸的高潜质,看过两次孩子换纸尿裤,他就已经学会并掌握了基础技能。喂饭这样棘手的事,他都能想出不少花招,极快地融入到两个孩子中间。

说到翎姐去了澳门之后的生活,佟槿每每都很欣慰,感叹翎姐终于是苦尽甘来了,还说过几天去澳门要专程去看看翎姐。

尤歌暗暗松了口气,还好只是佟槿去澳门……从尤歌内心来说,她对翎姐始终有种戒备。或许是女人的直觉吧,她是不愿容析元去澳门看望翎姐,除非有她自己陪同去。

尤歌很想装作凶狠的表情威胁一下香香,但她做不到,每当看到香香这招人喜爱的萌物,她的心都萌化了哪

“嗯嗯……”尤歌鼓着腮,嘴里不停咀嚼,拿起咖啡喝上一口,俏丽的脸颊露出陶醉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