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舍不得放不下 > 第74章:鳌鸣鳖应

第74章:鳌鸣鳖应

舍不得放不下 | 作者:沈纾帆| 更新时间:2019-09-02

容析元不耐烦了,干脆一把搂着她的腰:“你好啰嗦,信不信你再废话我就在这里吻到你晕过去。”

“这里是……”尤歌指着屏幕上的位置,她太熟悉那里了……一个让她忘不掉却又揪心不已的地方,瑞麟山庄!

“赫枫,难道你还不了解我做事的风格?”容析元犀利的眼神扫过来,懒洋洋的语调里含着几分不容置疑。

做完这一单,龙晓晓开心地拉住尤歌的胳膊,兴奋又感激,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眼睛都红了。因为,从小到大,除了父母,没人会对自己这么好过,而尤歌仅仅是认识几天的朋友就如此推心置腹对待她,她怎能不感动?

说着还忍不住在馋馋的脑袋亲了一下,这个可爱的小东西立刻欢腾地伸出舌头舔舔尤歌的手指,像是在说:“我就知道你最好了,你不会扔掉我的。”

尤歌和容析元之间的互动,流露出来的情意与默契,瞒不过许炎的眼睛,他看在眼里,痛在心里,他越来越沉默,一下午都很少说话,最多就跟佟槿聊几句,跟小奶狗玩玩,许炎的心情变得很沉重。

只是卖茶,满足不了这家伙对茶叶的钟爱,他还兼顾着开茶室茶楼,有时兴致来了还亲自沏茶招呼朋友。

这是个精明的女人,她跟赫枫之间仅仅是表面偶尔亲密,可她不会真的傻到将心放在赫枫身上。只不过跟帅哥*一下,气氛会更融洽。

霍骏琰亲自负责这案子,可他也会感到头疼,这医院进进出出的人太多,就算能展开调查,但需要时间啊,在不确定是谁下手之前,谁又能预测容析元现在是死是活?

尤歌圆圆的眸子忽地闪了闪,神色一变,像是想到了什么,望着眼前这放大的俊脸,她嘴里小声呢喃:“容析元,你当年对我那么狠心,现在你为什么又要娶我?为什么要让我住进来?四年前,你为什么会救了香香?”

“没,没有。”尤歌立刻否认,但她憋笑的样子已经不打自招了。

会议室里一派和谐的气氛,大家都对容炳雄尊敬有加,知道这位的来历,谁还敢表现得不敬?一个个堆着笑脸,连晚饭都还没吃,就坐在这里聆听“教诲”了。

霍骏琰到底有没有猜对,这还是个谜,不过他起码能肯定的是,提到感情纠葛,唐虞梅就不像先前那么平静了,看来,这可以作为一个突破口。

话是这么说没错,但霍骏琰才不会顾虑这么多。对他来讲,破案本身比任何事都重要,惩歼除恶伸张正义,本就是他当警察的初衷,其他的事情,都不是他会在意的,也不能阻挡他查案的决心。

每次补汤的食材都会不同,但都是美味可口,让人吃了之后还意犹未尽。

电梯在往下移动,里边只有尤歌和许炎两人,本就是要好的朋友,自然而然的偶尔会有亲密的举动,就好像闺蜜之间也有拥抱那般平常。

“麻麻,我要跟麻麻一起睡……”

苏郴两眼一亮,兴奋地冲女儿招手:“冉冉快来……”

尤建军脸色一变,却丝毫不觉得惭愧,嘴硬说:“我那是太忙了没时间陪尤歌,但不代表我不关心她!你说,为什么要将尤歌交给容析元,你这是羊入虎口!”

呼啦呼啦,人们全都跟着往鉴定区去了,想看看究竟是什么结果。

容析元狠厉的目光一沉,伸手抓过那人手中的电话……

尤歌有点郁闷,难道就功亏一篑了吗?好不容都追到这里了,她脑子里,想要弄清楚事实的念头越来越强烈。

女人的直觉告诉尤歌,赫枫说不定就是跟容析元一起在这里鬼混!因为,尤歌已经看到赫枫身后有一家店——濮海茶庄。

容析元暗笑,他能看穿尤歌这强硬的态度下那颗柔软得心,她如果真狠心,现在怎么还会任由他靠在她怀里?

还有,容析元到这里来做什么?为什么纽扣会掉?他是与郑皓月藕断丝连呢还是来谈公事?

“啊……”苏慕冉惊呼,差点跳起来,而同时她右边身子也瞬间像触电似的麻了,手臂上起了一片小小的鸡皮疙瘩。

看到尤歌,尤建军第一个反应就是笑。笑得很亲切灿烂:“尤歌,你怎么来了?”

尤歌去洗手间换了泳衣出来,身上披着一条长长的毛巾将她上半身遮住。

这一切都是发生在短短几秒,好像电影里的场景那般震撼,带给人的是深深的恐慌和极度的惊恐!

“不行,你必须告诉我。”

由于正式回归何家,现在应该叫她何碧翎了。

郑皓月这女人,由于容析元的威慑,她不敢太过明目张胆地对付尤歌,可心里一直没甘心,寻思着要找什么机会抓住把柄将尤歌赶出宝瑞。

尤歌就坐在郑皓月身边,是开会前从医院接到这里的。

群情激愤,拍桌子瞪眼儿,说话全无顾忌,前所未有的嚣张!

尤歌被这会议室里的气氛给吓到,她好想离开这里,她不想看到这些人如此愤怒的嘴脸,以前那么和蔼可亲的叔叔阿姨们,现在就像是要吃人的猛兽。

说完,他已经有所行动,霸道而不是温柔地捏住了她纤细的腰肢,在她还没反应过来时,他的浴巾已经扯掉,彻底地攻城略地。

容析元看着陌生的面孔,急忙问:“你是谁,这是哪里?”

尤歌茫然地望着他,眼底不经意就泄露了她此刻的心情。

第二天,继续相安无事,尤歌不问,而容析元也什么都没说,两人好像都特别忙,早上一起吃过早餐之后直到晚上十点才又见到。

这就是尤歌以不变应万变的结果,她终于等到了匿名邮件再一次出现!

“这么早就起来了?”轻飘飘的声音宛如空谷黄莺,柔软悦耳,带着浓浓的关切。

确实璇宝贝有点胖,脸蛋像苹果,一捏全是肉,但这样也显得肉肉的,很可爱,如果穿个公主裙那更像个洋娃娃了。

这个消息,让人很不安,假如何炬因无法离婚而恼羞成怒,会不会使出什么手段对付唐虞梅?而容析元还在唐虞梅手里,会不会受到伤害?

既然如此,这做干爹的就不要瞎掺合,有些事还是等许炎自己告诉尤歌吧。

尤歌心痛得无以复加,凄惨的叫声穿在房间里回荡,让他在那么一霎会感觉胸口被人用力锤了一下,他仿佛也感受到了她的痛苦,但是他却停不下来,他无法忍受她会跟别的男人做那种事!

见不到他,这日子好难熬,她在澳门的时候就体会到了什么是相思之苦。但那时她没有选择,只能回去澳门。之后,好不容易跟何宏森争取到了这个机会,重返隆青市。她的目的

容析元嘴角噙着一抹惨烈:“难道真的结束了吗?不跟我回去了?你要在这里继续住下去?你舍得跟我永远的一刀两断?”

郑皓月这些话只能在心里嚷,不敢真的说出口。确实,外界对容析元有了一些难听的传闻……有的说他可能是弯的,有的说他xing无能了。否则,怎么解释他四年都不跟未婚妻结婚也从来没见他在外边找个任何一个女人。

...此次的奢侈品展销会的地点定在湾仔会展中心举行,这里是香港建筑中的代表之一同时也是世界最大的展览馆之一。此处曾举办过诸多世界性重要会议,例如香港回归时的盛大典礼,是国际瞩目的焦点,独特的造型极具时代感,从空中俯瞰,犹如一只展翅欲飞的巨禽。

许炎平时嘻嘻哈哈的惯了,容易让人忽略他自身的精明,此刻,脸色不好,看起来也颇有几分严肃的。

尤歌察言观色,看出霍骏琰的不悦,以为他还是反感被人牵线,赶紧地又转换了话题……

除了容析元自己,没人知道他在想什么。人们看到的是一个事业成功名利双收的男人与一个美貌精明的女人在订婚,看到的是容家老爷子笑得合不拢的嘴,谁能看到这层喜庆之下的暗流汹涌?

香香立刻钻到尤歌怀里,两只小爪子抱着尤歌,小脑袋仰着,嗷嗷直叫,像是在诉说自己刚才多危险,差点就要跟小主人永别了!

“沈兆,调头追。”男人淡淡的吩咐,语气中难掩一丝急切。

尤歌气得咬牙,他还不承认!

一向自诩潇洒的许炎,这回也不得不服软,罢了罢了,谁让他那么在乎尤歌呢。

但尤歌却说:“你慢慢说,说仔细,我听着。”

“嫂子,我们来之前已经仔细研究过别墅的平面图了,这两间现在亮着灯的地方应该是主人房,而不是佣人房,但是有点奇怪的……别墅是唐虞梅一个人住的,顶多也就是有佣人在,可怎么两间主人房的灯都亮着呢,难道今晚这里有其他人住?”佟槿的声音很低,但由于现在是夜晚,安静,尤歌和沈兆也能听得清楚。

确实太震惊了,这意外的惊喜简直能让人疯狂!

容析元无视她的激动,冷酷的眼神不带一丝温度:“你是宝瑞的总裁,有你去那边盯着,我有什么不放心的?澳门的专柜就交给你全权负责,连你住的地方都安排好了,是高级公寓,租金已经先付了一年的,你就安心在那边打理专柜。”

可是,在这种时候,郑皓月却在狂笑,如巫女的魔咒般,指着容析元:“你……你们……哈哈哈……你们将我赶走,总有一天你们会有报应的!”

“什么?马马虎虎?”男人瞪着两只眼睛,脸色黑了,颇有一种想要教训人的前兆。

早茶的点心品种繁复多样,能满足不同口味的人挑剔的需求。尤歌不挑食,加上胃口好,吃了还不容易发胖,所以她这样的人是有口福的。来到香港,不去试试早茶,那就是行程中的美中不足了。

“好喝么?”他沙哑的声音饱含**,是她熟悉的。

两人之间的默契,尤歌一看他这神情就能觉察出一点什么。

苏慕冉气愤地接起电话,一开口就没好气:“许炎,许大爷,求你饶了我行不行?既然你都已经明确地表示态度了,为什么还要来招惹我?明天中午吃什么,那是你的事,跟我无关。”

霍骏琰愣了三秒钟,忽地神情一变,猛地冲上去:“小心车!”

霍骏琰也不知有没有注意

到龙晓晓的眼神,他现在忙着点蜡烛。

两女有说有笑,没留神外边进来了一个穿白大褂的男人……

龙晓晓见着气氛有点尴尬,赶紧地说:“许大医生,你是不是要去巡房啦?”

“你不是说想跟我赌三个月吗?这三个月之内如果我喜欢上你,就算我输,如果三个月之后我还是对你没感觉,你就再也不会纠缠我,这赌约还算数吗?”许炎xing感的嘴角扬起邪魅的弧度,像是一只诱人犯罪的狐狸。

当晚,龙晓晓转入特护病房,周丽萍还是在守夜,尤歌待了一会儿就回家了,明天再来。

没错,这个男人就是许炎,只是这货的表情怪怪的,有点冷,有点木。

这是一个站在最前排的男记者说的话,故意说得很大声,就是要让大家都听到,这样尤歌就不能回避了。

“没什么,是佟槿太紧张了,我喝了一点枇杷膏,感觉喉咙好些了,可能是昨晚没休息好吧。”

“啊?”尤歌愕然,她坐在他对面,这还不够近?但随即尤歌立刻明白过来,谈案子嘛,当然不能被第三个人听见,两人必须坐得近点。

顿时,这男人黑沉的表情瞬间阴转晴,嘴角还挂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心里暗想……嗯,看来这丫头还是有眼光的,知道他长得好看。

容析元一时间还没能说服尤歌,他是感觉两年时间太久了,现在就想办个婚礼。

到了中午,检验还没结束,所有人都不能离开,要在这里吃午饭,然后接着工作。

容析元一下车就直径往里走,保镖跟着他身边,却不见了沈兆,那家伙是另有任务去了。

许炎风骚地抛来一个媚眼,压低了声音说:“怎么样?有看上的吗?尽管说,别客气,我带了卡的。”

销售员也机灵,提高了声音说:“这是南洋金珠,极微瑕,直径15mm……”

其他商家当然气了,看着自己展区里的人少了很多,大都跑去宝瑞那边了,人家能舒坦么?但都只能表面一团和气,暗地里也不知在骂着什么。

容析元话里有话,而容炳雄父子本来就心虚,一听就知道对方是故意说给他们听的,极尽讽刺。

“你还要撒谎到什么时候?先前在车站,你说叫我先走,你男朋友会来接你,可你知不知道我要回家也可以坐那趟班车,所以我没有去坐出租,看见公车来了就上去,而我看见你一直到上车都没接过电话。”霍骏琰平静的语气却让人有种难以招架的窘迫,隐隐给人压迫感。

但龙晓晓听到霍骏琰这么喊,不但没停下反而走得更快了,生怕被逮到似的。

虽然容析元最后那句话显得很挑衅,但出奇的,唐虞梅没生气,反而是露出思索的神色,她再一次地审视着自己的儿子,衡量着他话中的真实成份,她在想,自己必须要收集到更有力的证据了,看来儿子已经开始动摇,只要证据摆在面前,他和尤歌,铁定完蛋,她到是很想看看儿子报复尤歌的手段会怎样……

容析元深深地吸了一口烟,笑意越深了,却也越冷:“她的幸福不需要你操心,况且,你许家也不适合她待,你自以为是的幸福,不过是你的臆想,自家的事自家清楚,如果不是因为有所顾忌,你也不会等到现在才下决心了。就算尤歌离开我,你就真能娶了她?恐怕就算是你想,你背后的家族也不会答应吧,我说得可对?”

一点?容析元这话更是气人,许家的家事,不是外人轻易能打听到的,特别是关于他话中隐隐所指的问题,那确实是许炎最大的心病,可那是许家的秘密,容析元怎么知道的?

短暂的惊喜,被愤怒所代替,容析元沉淀了四年的内心世界又被扰乱了。

xing感的薄唇吐出迷蒙的烟圈,容析元冷得不带一丝温度的眼神飘来,只说了三个字:“我等着。”

本来香香该在chong物医院里住着养伤,可是容析元却说要将香香接回来,他总觉得香香如果不回家养伤,很可能在医院都会死掉。因为狗也需要活下去的动力和精神支柱,尤歌就是香香的一切。

枕边还有他的味道,被窝也还是暖的,空气里都是属于他的气息,可人呢?

尤歌莫名的感到一阵窒闷,盯着他的手机,她心底窜起一股不安……他不在,她可以看他的手机吗?

这只狗狗被尤歌取名为“米团”,因为长得肉乎乎的圆溜溜的还超级粘人,就跟沾在身上的饭团子似的。

又一个激情澎湃的夜晚,容析元再次享受了一把福利,第二天两人一觉睡到了中午,当他醒来时,发现身边已经空了。

尤歌感觉自己像是一叶孤舟在浪尖上翻滚,脑子停止了思考,只能跟随本能去反应了。

“哼哼,咱家少爷怎么会是同志,瞧瞧尤歌就知道了,被少爷滋润得多水灵啊,比以前还好看……都说恋爱中的女人最美,这是最有内涵的俗话!”沈兆心里碎碎念着,他真是觉得少爷跟尤歌很配,唯有尤歌才能唤起少爷那颗沉睡的心啊。

尤歌的表情瞬间变得复杂,白了他一眼……

“我是想你答应我,除非我允许,否则你不会卖掉香香和她的宝贝们。”尤歌还是清醒的,没有提出他不会同意的要求。

“意思是可以将香香的老公卖掉?”

被容析元带走的女人,就是那个被人以为早就死去的翎姐,是容析元和佟槿以前在孤儿院里的伙伴,比他们大几岁,却是他们视如亲人般的一位大姐姐。

“嘻嘻……咯咯咯咯……帅哥,干嘛这么凶……温柔点,温柔点嘛……”尤歌笑嘻嘻的,脸蛋红红,带着几分酒气,娇憨的模样太可爱了,噘着唇,有一丝撒娇的味道:“我听说……听说男公关都是很会逗人开心的,嘻嘻……你别拘束,我们走过去唱歌……嗝……唱歌……唱《小酒窝》嘛……”

两位便衣面面相觑,恍然大悟,原来尤

容析元踹在裤袋里的手,攥得很紧,他温和的笑意中,掩藏着的是忧心忡忡……谁都不能保证手术能成功,而翎姐已经到了必须动手术的时刻。

詹琦和龙晓晓都傻眼儿了,第一次见尤歌这样,太积极太大胆了吧?怎么能直接就挽住人家的人?

容析元勾唇冷笑,他当然知道孙洪青的意图了,挖墙脚是其次,最主要是孙洪青想证实戒指出自谁的手,从而找到自己那位神秘的小师弟。

许炎没有吹牛,说得很中肯。确实,何家在澳门那是神一般的存在,但是,在公海开赌船,这可不是在陆地啊,除了需要自己人,还需要一批熟悉海上作业的熟手,而许家就是海上的霸主,如果能得到许家派去的精英,无疑是何家的得力助手。

无论他们怎么想,他们都不可能是尤歌,他们习惯了在已经画好的圈圈里被限制和束缚,所以注定他们看不到尤歌走出圈子后领略到的风景。

人的消费心理就是这样的,只要一个牌子的某一件东西打响了名号,那么紧跟着就会产生连锁效应,将其他系列的商品也带动起来。

“还好我没买,不然可能要被坑,造假技术也太高明了,乍一看还分不出到底是人工钻还是天然钻!”

尤歌刚想说话,只听一个熟悉的男声响起,是容析元来了!

美女店长媚眼一抛,娇滴滴地笑着走过去,乖巧地照赫枫的话做。

有人来了,但却不是他,而是郑皓月。

紫蓝色的勿忘我!精美的包装,新鲜的花朵,让女人们都露出艳羡的目光,纷纷看向尤歌。

俗话说,不招人妒是庸才。尤歌从进公司的第一天起就引起了不少关注,在经过泰华酒店的收购之后,公司里更多的人眼红了,风言风语不断,有的还说怀疑尤歌是老总的亲戚,有的甚至说尤歌可能是靠出卖色相上位。

而可悲的是,她自己竟然不知道怎么变成关系户的,她根本毫不知情!

对于一个职场新人来说,锦程集团开出的条件优厚,并且表现得十分真诚,加上这家公司本身就实力不错,尤歌没有犹豫,直接选择了将这作为自己的第一份工作,加入了锦程集团。

尤歌抱着奕宝贝,容析元抱着璇宝贝,这么温馨有爱的镜头,足以让人看呆。

此女果真是火辣辣的,看来许炎要保持心如止水,并不是那么容易了。

“……”苏慕冉无语,这男人真不是一般的傲娇。

他冷冽如刀的眼神有着令人胆寒的威慑力,天生具有上位者的气场,带来强烈的压迫感:“我是谁,你们不必知道。你们是谁,对我来说更没意义。我只是警告你们不要再出现在尤歌面前,更别企图去伤害和欺骗她,否则,你们将会为自己愚蠢的行为付出代价。”

终于,某个从洗手间出来站了好半晌的男人忍不住咳嗽了几声,黑着脸说:“你们这是在干嘛?想分我的财产呢?真想的话,也该找个没人的地方商量啊!”

也难怪许爸爸会这么大反应,许炎都三十出头了可还没结婚,以前就只知道他喜欢尤歌,可尤歌是有老公有孩子的了,跟许炎不可能,现在好不容易出了个苏慕冉让许爸爸满意的,但许炎又一点不积极主动,身为父亲,许爸爸这捉急的心理是可以理解的。

吃过中午,许炎就到了病房,苏慕冉也在。

许炎现在穿着医生袍,他就是只谈公事

兴许是郑皓月这几天也将尤歌的伤心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对于她父母的事,她只能抱歉,但她也想用一种方式弥补一下尤歌……那就是,叫来尤歌以前的同学,陪她玩,这样,希望能让尤歌的情绪尽快好起来。

一霎间,满屋生辉,满满抽屉的珠宝发出灿烂耀眼的光亮,让夏晴雪和乔馨瞬间惊呆了。

很快,尤歌的注意力就被吸引了,聚精会神地盯着电脑屏幕……大约半小时后,尤歌关了电脑,脸上的表情比先前显得愉悦一些,眉头也舒展了。

可以看出,她的身材真有料,虽然才95斤的体重,但比例完美,线条更是惹火,尤其是她雪白的颈脖下那一片诱人的风光,足以令人血脉喷张想入非非……

怎么会是她?她不是该在隆青市吗?怎么在加州来生孩子了?!

许炎可以很幽默风趣,心情好的时候就是暖男一枚,还可以带点儒的气息。苏慕冉看得痴了,心想啊,下次见到许炎的时候会不会他又是冷冰冰的对她?

先不管许炎说的是真是假,若换做别的女人,说不定就知难而退了,因为这明显就是在避开她。

这……话题已经上升到睡觉的高度了,两个宝贝更是激动,台下的人肚子都笑疼了,就差没原地打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