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舍不得放不下 > 第73章:沂水舞雩

第73章:沂水舞雩

舍不得放不下 | 作者:沈纾帆| 更新时间:2019-09-02

见状,方继藩眉眼带笑,连忙拜下了,大声道:“当时儿臣就在父皇咫尺的距离,眼看着那突兀要发难,儿臣已吓得魂不附体,鼓起勇气,想要救驾。可谁曾想到,陛下居然气定神闲,挡在了儿臣面前,转手之间,便将那突兀打了浑身筋骨俱裂,儿臣还看到,陛下那时候,身上竟隐隐有光,这光华夺目,令儿臣竟睁不开眼睛。”

为啥自己要装晕呢。

他似乎想要让其他的酋长,群起响应:“我们千百代来,都栖息在这草场之上,哪里容的这些汉人,在此放肆,现在汉狗就在眼前,还愣着做什么,难道你们忘了,你们身上流淌着的是谁的骨血?”

卧槽……这到底什么情况。

而就在此刻,在这电光火石之间,匕首……竟是凝在了半空。

“就怕不能成功。”有人不禁担忧。

去你大爷的方继藩……

第三更马上送到,求月票。刘瑾看看方继藩,再看看一旁忙碌的萧敬。

他把朱厚照从刘瑾的怀里拽出来,朱厚照却如烂泥一般,摔下地去,方继藩不甘心,装的,一定的装的,你大爷,我方继藩ri了狗啊,这是误交了匪类,他努力的用手撑开朱厚照的眼皮子,眼皮子撑开,里头的瞳孔黯淡无光,这厮……他……

“萧公公,让王守仁穿戴上。”

方继藩:“……”

这鞑靼人拜下,勉强用汉话道:“小人鞑靼部皮货商人祝人杰,见过齐国公。”

“小人,是来预警,此次,各部汇聚于大同城外,这牵涉的部族极多,小人听说,这各部之中,有人想要图谋不轨。”

方继藩进去的时候,差点打了个踉跄。

方继藩一听喀山、阿斯特拉罕、克里木和西伯利亚等汗国的名字,这些零散的所谓汗国,最初乃是蒙古人的所谓四大汗国之一的钦察汗国,他们一路西征,占据了极北之地和东欧,也曾强大一时。

这大明,谁若是开口就让人滚,说实话,除非这人是皇帝,或者是你爹,是人都会热血上涌,自觉地自己受了侮辱。

后来,邓健又想请人来舞狮,还是被王不仕拒绝了。

说着,回头扯着嗓子吼:“给本总管将所有的主事和账房都叫来,这宅子,是咱们王老爷该住的吗?看看这砖,看看这石头,看看……丢人哪,王老爷名动天下,那是何等样的人哪?来,来人哪,将这些不值钱的家具,统统的搬出去,莫要碍了老爷的眼睛,统统丢了,不……送给西山书院的那些穷书生罢,那些穷书生真讨厌,咱们王老爷,最见不得就是这些穷人,还有这些字画……搬走,全部搬走。”

一个主事吓着了,抖索着道:“金箔?邓总管,这……这不成哪,金子,它是黄色的,这和宫里犯冲,这是大逆不道,要杀脑袋的。”

脑海里,满是各种各样的数据。

王不仕照旧去当值,似乎……风平浪静,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为啥自己的所有思想和人生经验,都在这几年,不断的被颠覆。

方继藩拉着他的袖子:“殿下,正事要紧,有啥事,以后再说。”

弘治皇帝心里,还是略有几分担心。

方继藩所提及到的后果,令他有些食不甘味。

时代变了,玩法也变了。

对于这些各种的报表已经统计数据,萧敬心里是极为忌惮的。

方继藩讪笑,他不敢问。

方继藩微笑道:“陛下,正是,否则,极有可能发生滞胀,到时,只怕要万劫不复了。”

尤其是刘瑾,这等人,简直就是佼佼者。

“……”

他清楚这意味着什么。

他们哪里知道,这第一段铁路,是万事开头难,而现在,已经经过了新城和旧城的铁路,培养出了一支工程队伍,技术人员,也有了现成的经验,本以为没有三五年,甚至七八年时间,都别想贯通的铁路,却飞快的开始进展起来。

第一段铁轨,已经开始铺设。

从筹建处得到的消息是,现在采取的,乃是分段开工的模式,这就意味着,可能一年时间,就足以贯通。

一年之后,甚至就有盈利的可能了。

这意味着啥。

翰林院里,沸腾了。

唯一不同的是,他现在下值,在这翰林院外头,是一队的马车等候着他,五辆马车,二十五个护卫,加上五个车夫,四辆车是空车,王不仕会随机的选择其中一辆,如此一来,就算是遭遇到了歹人,歹人也无法确定,他在哪一辆车上。

王不仕的车队,徐徐而动。

以往的时候,大家也还想要点体面,好歹买辆马车,雇个车夫。可发现,这车夫的价格,越来越贵,人力的成本,太吓人了。

对他而言,银子……不过是身外之物,挣的越多,越是烫手。

这种敬畏,比之那些叽叽歪歪的翰林们,更加透彻。

少爷……已经有数年没有给过自己一丁点的消息了。

也就是说……

倒是有人见他见驾回来,便有几个翰林来,笑吟吟的道:“王学士,不知陛下召见,所为何事?”

弘治皇帝背着手,踱了几步:“这铁路的修建,可要赶紧,可不能耽误,朕是投资人,朕是花了银子的,若是怠慢,朕不轻饶。”找着刘瑾的时候,是在担架上。

方继藩笑吟吟的看着刘瑾。

“不。”王不仕摇头:“臣不这样认为,正因为是齐国公,齐国公的心很大,铁路局挂牌出来,这是大局,他绝不会因为区区如此,而砸了自己的盘子,所以,他必定成功。”

“何止看得起,臣略有一些薄财,所以打算购买三百万股,所需的花费,乃是三百万两,用着三百万两,来支持铁路局,那么陛下认为,臣是否对铁路有信心呢?”王不仕轻描淡写的道。

刘瑾已经可以确信,大祸临头了。

刘瑾:“……”

杨彪给他嘴里再塞一根肉干。

…………

王细作躬身回答道:“这是一群强盗,一群疯子,他们残暴,无礼,是一群恬不知耻的异教徒。不过……他们的舰船,却大多,没有配备足够的火力,他们的火炮,粗制滥造,他们的水兵,衣衫褴褛,面黄肌瘦……是的,阁下,他们不堪一击,而且……他们的行政体系,宛如一只臃肿的泥足巨人,看似庞大,实则,却只以皇帝为中枢,谁控制了他们的皇帝,谁就可以令他们屈服。”

这一次,口子极大,以至皮肉直接外翻,那本是渐渐凝结了血液的旧伤口,一下子,又如河水泛滥一般,新鲜的血液,翻腾而出。

公爵对书记官道:“请以我的名义,给国王修一封长信,他需要立即了解这里发生的一切,还有……这一份地图……”

镇国府里。

…………

见朱秀荣正带着香儿读书。

朱秀荣道:“夫君可有心事吗?难道……”她极力想要看破方继藩的心思,便猜测道:“莫非……是当真如外间所言的那样,和女医有染?”

且整个刘家,统统遭殃,子侄们,又失去了科举的机会,那么……这刘氏一门,岂不是……完蛋了。

弥补过失……

梁储心里放心了许多,拜下:“臣……多谢陛下恩典。”

真是……

刘文华欲哭无泪,却很无奈,只能如实道出真相:“草民……草民其实……其实……已经退婚了。”

此时,这梁如莹已是女医院医正,又得太皇太后的宠爱,是太皇太后的恩人,他哪里敢说半个不是,于是乎,他期期艾艾,竟是不知说什么是好。

可是,举人的功名没了,甚至……这永不叙用,就意味着,自己一辈子不允许参加科举,自己…………完了。

外头,梁储的两个儿子,早就到了,却不敢进来,一听到梁储要动身去寻方继藩,吓着了,冲进来,一人架住梁储的胳膊:“爹,爹啊,不能去啊,去了就是肉饼子打狗,有去无回啊。”

感谢‘爱我所爱’打赏一百万起点币,成为本书第四位白银盟,小虎子在此拜谢土豪哥。太庙里,祭祀虽还是进行,可接下来,却发现了百年难一遇的神奇景象。

整个太庙,竟是多了几分欢快的气氛。

不久之后,内阁大学士以及各部的部堂,纷纷到了奉天殿里。

呼……

方继藩道:“殿下以为呢?不然,朝廷要钦天监做什么?”

太皇太后挣扎了一下,脸色开始徐徐的红润起来,她终于张口,显得虚弱:“方才……方才哀家,看到了……看到了先皇帝。”

眼看着,太皇太后停止了呼吸,失去了脉搏,可在这女医的急救之下……

梁如莹缳首:“正是,小女子受方……”

“噢。”张皇后抿嘴笑了,她笑吟吟的道:“岭南刘氏……”

他有些心热,却自知地位卑贱,不敢上前给太子殿下行礼。

外头,却传来宦官的声音:“皇上驾到。”

“草民不才,名列第三。”

梁如莹努力的回忆着。

很快,其他的女医也有了印象,随即张口道:“不错,心室骤停的原因有多种,似太皇太后这个年龄,十之八九,就是血管堵塞,当然,现在还不能确定成因……”

他现在满心悲痛,心情极差,不禁勃然大怒,萧敬在后头,察言观色,自也明白陛下的心理,便厉声道:“都住口!来人,将这些不知所谓的人赶出去!”

可若是过去了四五分钟,那么……哪怕能够救活,也会产生不可逆的伤害,再久一些,就是真正意义的死亡了。

那叫小环的女子听罢,哪里还敢怠慢,噢了一声,面带羞怯,她居然张开了樱桃小口,而后……径直一手捏着太皇太后的下颌,竟是一口……贴了下去。

次日一早,她入了宫。

朱秀荣便将方继藩告诉她的事,说了一遍。

这时,天色已经很晚了,萧敬蹑手蹑脚的进来,给弘治皇帝点了灯,弘治皇帝便将这章程轻轻一合,搁置到了一边。对萧敬道:“萧伴伴,张皇后那儿,好吗?”

弘治皇帝抬眸,他凝视着宦官。

这个时候,天色虽已黑了,不过却只是在亥时一刻,宫里静的可怕,可女医院这里,却燃起了许多的烛光。

梁如莹坐在车里,与她同车的,乃是另一个同学。

行至半路,突然……外头传来嘈杂的声音。

方继藩咬牙切齿:“传我的令下去,凡是我的徒子徒孙,谁敢议论这是非长短,不管其他的,先打了再说,不打他个半死,就别说是西山出去的,若是对方敢还手,立即来报我,我看看谁不长眼睛!”

虽是气势如虹,可方继藩却还是深深皱起眉。

世道艰难啊。

方继藩道:“有什么话,赶紧说,少来啰嗦。”

这钦天监的人,说话很好听。

弘治皇帝便微笑:“是是是,卿家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当然,你也不必来谢恩,要谢,就谢列祖列宗吧,敕封你的父亲为郡王,这是列祖列宗的意思,非朕本意。”

人们纷纷在打听,这保育院,怎么也加入了这一场决赛中来了。

方继藩心里咯噔一下。

“哎,看看刘公,刘公也是悲痛欲绝,方才差点昏厥了。”

于是,忙是擦了擦眼里的老泪,定睛去看。

那礼官像是见了鬼似得。

既然不能祭祀方景隆了,那么,就祭祀祭祀这东配殿里的其他勋臣吧。

看着朱厚照以及李东阳、谢迁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