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舍不得放不下 > 第69章:儿女英雄

第69章:儿女英雄

舍不得放不下 | 作者:沈纾帆| 更新时间:2019-09-02

许了不好有所偏颇,也只能哼了几声,算是赞同了老师意见,在他玉鼎天更呆不下去,只是做了两日,就自离开。

“你要做的事就是在件上签字。”

许炎的话,实际上是敲醒了尤歌的头脑,让她首次这么勇敢地面对内心的想法。在她走向容析元身边时,她挽着他的手,静静凝视着他的眼睛,轻颤着声音说:“我决定了,公司还是由你当老板更适合。”

“……”

尤歌粉嘟嘟的小脸皱着,低声在他耳边说:“你怎么来了?”

但她看着许炎那张脸时,直冒红光,花痴状,两眼都忘记转了。

尤歌愣了几秒之后才反应过来,紧接着就像乳燕投怀似的一头扎进了容析元怀里。

蓦地,他长臂一紧,将她娇小的身子牢牢禁锢在怀中,狠厉的眼神锁着她:“隐婚?你觉得跟我结婚是件很丢脸的事?”

这份定力和强大的心里质素,足以令男人都感到汗颜,这该是有多么坚强的毅力才能扛得住蜂涌而来的诋毁?那些人总是爱站在道德的制高点去评论,褒奖与谴责都是他们在说,一下将尤歌捧到天上,一下又用言论将她踩到脚底,而最让他们窝火的是,当事人对此毫无反应,不管他们吵得口沫横飞,尤歌从不开口申辩半句,就像以前被人们夸上天的时候她也不曾说过什么。

对方显然是通过变声器发出来的声音,听着很怪异……

尤歌一惊,下意识地看向茶几,上边摆放着今天的报纸,立刻冲过去拿在手里一看……

场面有些热闹,人们都在议论着,主持人又来了一句振奋人心的话……

这时,门口有个身影一晃,是科室里的另外一个医生,见状,顿时愣在原地,紧接着挥手笑笑:“不好意思啊许医生,你们……继续……”

刚上班的第一天,很不愉快,龙晓晓的信心被打击了,不过在尤歌的鼓励下,她也没灰心,还是坚持做下去。

霍骏琰狠狠瞪了一眼龙晓晓,严肃地说说:“你没事儿干啥那么激动?下次没看清楚别乱说。”

对方挂电话了,容析元将手机交给眼前这个目瞪口呆的男人,还不忘“好心”地叮嘱一句:“回去告诉你老板,下次想玩花样,最好是用用脑子。”

霍骏琰正头疼,这次去澳门,他不能大张旗鼓的,尤其要注意别被媒体盯上,否则只会让事情变得更加棘手和复杂。

沈兆今天看起来也是满腹心事,居然没察觉被盯梢了。

容析元咬牙切齿地望着怀中这凶巴巴的女人,墨眸里露出得意:“就一道门还想拦住我?你太天真了。”

“我们过几天就能拿到首饰了,大溪地无暇黑珍珠,虽然比不上澳洲白珍珠那么贵,但是,每个人的喜好不一样,我就喜欢黑珍珠,够特别,让我选择的话,我更青睐这个。”

许炎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苏慕冉太放肆太大胆,他就是要教训她一下,让她知道,敢这么“*”他,就要付出代价!

许爸爸和苏郴,两人跟另外几个朋友在一起打桥牌,分开两桌,在一个豪华大包间里,两拨人都玩得很开心,时不时发出阵阵笑声,其中以许爸爸和苏郴的声音最大。

郑皓月已经出门了,早早地就去了公司,她惦记着为容析元做首饰的事,亲自去制作部监工。

r />

...客厅里,老友相见甚欢,气氛和谐融洽,尤歌作为女主人,亲自去挑些水果来招待。在厨房里她都能听到外边爽朗的笑声,可以想象那个女人此刻是有多开心?

佟槿一听,顿时来劲了,开心地连连点头:“有兴趣,兴趣大着呢!谢谢嫂子!”

在香港,对于豪宅的概念主要分两种。一是以地点为首要标准的豪宅,如山顶,中半山,九度山等地。另一种是以整体包装为标准的豪宅,称为新兴豪宅。

“我给你揉揉或许能快些缓解疼痛。”

“你啊,成天都在屋子里,也该多出去走走,比如去周围跑步也行啊,男人不光是要身体好,还要健康才行。你如果很少运动,那么你的身体很可能是处于亚健康状态。”翎姐一番话,透着浓浓的亲情,像长辈。

佟槿松了口气,可还是觉得不放心……这时的佟槿已经忘记刚刚叫翎姐唱歌的事了,一心只担心翎姐的身体。

说着,罗永昌冲尤歌伸出手,意思是要握手表示一下歉意。

翎姐的善良,是孤儿院里每个人都知道的,容析元更是深有体会,可是翎姐的命运太崎岖了,一次次从鬼门关闯过来,现在又要再面临一次与死神的博弈,她无论是身心都已经被折磨得透支了,如果不是容析元在她身边,她或许会任由自己自生自灭,人生,对于这个女人来说,太过惨不忍睹。

龙晓晓见到一群人进来,又惊又喜,原本有点困意,现在一下子来了精神。

许炎将尤歌送回瑞麟山庄之后才回家,临走时只是寻常道个晚安再见,尤歌心里默默想着,明天去医院看望龙晓晓的时候也该去看看许炎的父亲。

那只最粘人最爱撒娇的小奶狗哪会放过这个机会,赶紧地使劲跑,到尤歌面前仰着头索取拥抱。

“放心吧,这么重要的事,忘不了!”许炎像发誓似的说。

还好下午两节课,完了之后跟健身房的同事一起吃晚饭。这样又是大半天时间过去,好不容易挨到了8点,苏慕冉准时出现在电影院门口。

这段时间风平浪静,尤歌甚至都没看见过翎姐来家里,容析元也没去孤儿院。这是不是说明上次她跟容析元说的事情引起了他的重视,所以他和翎姐之间的距离就回归到了正常的尺度?

在宝瑞,尤歌又一次完成了她人生中一个重要经历与转折,她珍惜这份工作,现在都在考虑当休产假时,工作要交给谁去打理呢?

天啊……龙晓晓犯晕了,脑子一片空白,但她还没那么糊涂,眼下明摆着就是尤歌不想让“老总”进去,她要帮尤歌!

尤歌与泰华总经理的接触洽谈中,最为她加分的举动就是她后来戴上了口罩。

越成熟的女人越是风情万种,郑皓月到了这个

以他的财力,还有什么值钱的东西是他那么宝贝的吗?

尽管他不想引起太多注意,可与生俱来的光芒还是吸引了不少人。尤其是女人。

容析元感受到翎姐的这份心思,就像是长辈的关怀,让他倍觉亲切,仿佛又回到了孤儿院的日子,翎姐总是会为大家着想。

“秘密。”

检查报告很快出来了,结果良好,让尤歌和许炎都大大地松口气,这说明尤歌的脑伤痊愈的情况更加巩固了。

“……”尤歌愤懑,是啊,她怎么忘记了,香香在这里生活了四年,都是容析元在养着!

这种心如刀绞的感觉,深深地折磨着容析元,想到自己从没见过孩子长什么样,没有照顾过孩子……他这心,一片片被撕得血淋淋的,将他原本的痛苦不断放大,加倍!

“小姐,你还是喝一点吧……其实是这样的,台上那位容先生派我来招呼你,他说现在请你不要去打扰他,十分钟后他会去找你。在后边休息室,已经为你准备好了你最喜欢喝的香蕉牛奶,请吧……”侍应生依旧面不改色,笑得很自然。

“汪汪汪汪……汪汪……”香香跳出来使劲

嫉妒……如火烧般的嫉妒在郑皓月心里肆虐着,五指收拢紧紧攥着,指甲嵌进肉里,压抑着的怒火找不到出口。

生离死别,即使是狗狗都感到了绝望和悲痛,它不顾自己的伤,使出身上仅剩的一点力气在奔跑,冲着面包车的方向,一边跑一边嚎叫。

许炎突然变得很老实,本着坦白从宽的指望,他开始说起自己的家庭……

沈兆不乐意了,很不客气地说:“你来做什么?来泼冷水的吗?我们救人是我们的事,你凑什么热闹?还有啊,谁不知道你跟少爷是情敌?你现在来,是安的什么居心?”

可该怎么拒绝郑总的要求呢?龙晓晓真为尤歌捏了把汗。

“太好了,我把手上的工作交代一下就可以出发,明天是吗?”郑皓月难掩兴奋,说话声音都提高了。

“我是可以休息,你运动就行了。”

一双勾魂摄魄的墨眸闪动着异彩,趁尤歌还没回过神的时候,堵住她粉嫩的双唇,将酒渡过去。

“去你的,还敢打报告?我刚说什么来着?我说这件事不能让其他人知道!”

许炎走了,怀着复杂的心情离开了民政局。走的时候看似很洒脱,不吵不闹甚至连一句叹息都没有,可是他真的能这么快就平静吗?尤歌跟容析元结婚了,带给许炎的震撼,岂是一点点而已?

尤歌又惊又羞,他该不会是想要在车子里对她?

晚上八点钟,苏慕冉已经在机场了,九点半的飞机。

这时候,广播里传来了提示声音,提醒乘客们该上飞机了。苏慕冉起身,拿起行李走向登机口。

许炎攥在裤带里的手紧了紧,表面上还是一副不耐的样子走过去,垂眸凝视着她泪痕未干的脸,他感到胸口有一缕淡淡的疼痛……没见她哭过,此刻她眼角的晶莹,湿湿的睫毛,令人禁不住产生怜惜,这个女金刚也会有脆弱的时候,而他就是造成的原因。

“你……哈哈哈,许炎,你吃醋了?还不承认你心里有我?怎么样,快点承认吧,快承认我就不走了。”苏慕冉心情大好,破涕为笑,说话也恢复了直白。

“嘿嘿……元哥,她生气的时候也说过一次拉黑我,不过也只是说说而已。”

“你……”苏慕冉气愤地举起了右手手臂,冲着许炎的脸就揍过去!

“许炎,后天星期天,你有空的话,咱们约会吧?不是说要给我机会吗,我们得约会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