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舍不得放不下 > 第66章:正直无私

第66章:正直无私

舍不得放不下 | 作者:沈纾帆| 更新时间:2019-09-02

“哈哈哈,你说我想怎么样?”

于是,杨兴国再次把自己招揽人才的招数使了出来,让他们全部加入国防军。

谢明曦淡淡哦了一声:“什么缘故?”

“我自四岁起学音律,迄今已有二十六年。这里所有的乐器,我无一不精通。公主殿下想学击鼓,我定会让公主殿下如愿以偿!”

谢明曦下意识地转头,却见六公主也在认真鼓掌。绷着俏脸鼓掌的样子,分外可爱。六公主似察觉到谢明曦的目光,飞快转过头来,冲谢明曦眨眨眼。

建安帝心中憋着一团无名怒火,轻哼一声,拂袖离去。

总比三皇子等人慢了一步。

一旁的湘蕙从玉等人,俱都暗暗好笑。

“他们被押进官衙,说不得还要挨板子坐牢。我们要怎么办?”

这一刻的亲近,更甚相拥亲吻。

方家祖籍在山西,在京城并无族人。不过,方阁老身为一朝阁老,同僚至交门生数不胜数,今日方家嫁女,又是和李家结亲,前来贺喜的人流似潮。

陆迟和盛渲倒下不说,李默也被灌得酩酊大醉,直接抬着进了洞房。

谢明曦哄了片刻,阿萝才消停。

杨夫子目中闪过一丝复杂的唏嘘:“不瞒山长,便连我自己也没想到。”

淮南王世子守在床榻边,眉头紧皱。

此时的谢云曦,也在奋笔疾书。

永宁郡主之前送了五百两银子,允诺事成后再送五百两。整整一千两银子,便是她不吃不喝,十年也攒不出来。够在京城置一个两进的小院子,或是买一处铺子。

苏夫子见了李湘如,并未多言,只淡淡道:“身子好了,便好好读书学习,不必多虑多思。”

像谢明曦和七皇子这般曾为同窗日日相对三年之久感情如此深厚的,绝无仅有,令人艳羡。

“再者,就算我想争,也争不过三皇兄。还会像五皇兄那样,彻底惹怒三皇兄。你等着看吧!三皇兄做了储君后,少不得要给五皇兄使绊子穿小鞋。”

闽王点点头,和盛鸿连着喝了几杯。

淮南王老泪长流,连磕三个响头,跪谢龙恩。

谢明曦睡足了半日才醒。盛鸿一边喂谢明曦喝米汤,一边诉苦:“山长抱了半日,也不嫌累。我只抱了阿萝一会儿,山长就将阿萝抢走了。”

卢公公上前,恭敬地以双手接了信,然后呈至圣前。

顾山长难得开起了玩笑:“怎么?还没出嫁,便嫌师父碍眼了?”

谢明曦和顾山长对视一笑。

李湘如抿唇一笑,略略垂下头。

“有你这个亲娘看顾,芙姐儿今后的日子才能好过。否则,一个死了亲爹又没了亲娘的公主,在宫中要如何活下去?”

身为侍妾,身份其实颇有几分尴尬。谢云曦和那两个丽妃赏赐的宫女又自不同,丫鬟们索性含糊地称呼一声谢姑娘。

贪欲,是人的本性。

永宁郡主深深呼出一口气,终于稍稍冷静。

一连串的疑问,冲口而出。

听闻淮南王府众人皆死于宗人府的噩耗,穆梓琪身子微颤,并未落泪。待穆夫人说及远嫁,穆梓琪才有了反应。

永宁郡主早已饿得不耐,冷冷地瞪了点翠一眼:“怎么去了这么久?”

唯一没变的,是六公主一直坐在谢明曦身侧。

谢明曦随口笑问:“你为何总不肯脱衣?莫非怕我偷看你不成?”

那亲兵答道:“殿下命我等前来迎救诸位大人。殿下亲自率亲兵前去救皇上和诸位藩王殿下了。”

……

终于死了啊!

众少女还待议论,低头练琴的谢明曦忽地张口提醒:“待会儿杨夫子来了,大家可别多说,只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吧!”

她不情不愿地来了。却不想抬头看任何人,更不想和任何人说话。

盛鸿定定神,长长地呼出一口气:“明曦,幸好我有你在身边。”

永宁郡主久久没吭声,淮南王世子妃也察觉出不对劲了,疑惑地看了过来:“永宁,你这是怎么了?”

顾山长还没率直到将这话说出口的地步,不过,神色也够微妙了:“没想到,娘娘已经知道此事了。”

有了身孕,抬为侧妃,也是顺理成章之事。

“云娘,此次考试可还顺利?”

这一句,可谓十分高明。

坚定不移地站在谢明曦身后。

俞太后目光淡淡一扫:“平身。”

不出所料,谢云曦已被带到谢府。

谢明曦声名赫赫,以后定有大好前程。

“谢钧,你现在便领着她回去吧!如何处置,都是谢家之事,不必和我商议。”

顾山长爱屋及乌,对七皇子殿下也和蔼了许多:“殿下不必多礼。”

若瑶忍俊不禁,笑了起来:“殿下和明曦小姐情意深厚,小姐也该为他们高兴才是。”

当年,建文帝待俞皇后何等情深?

六目相对。

李默冷不丁地出声,打断陆迟:“盛渲刺杀七皇子之事,殿下真的半点都不知情吗?”

方若梦面上的阴郁之色很快褪去,笑容也变得明亮起来:“谢妹妹,你和七皇子的婚期定在了明年上元节后。满打满算,也只剩三个月了。你的嫁妆准备得如何了?”

岳尚书:“……”

可惜,谢明曦脸皮厚度丝毫不弱于未婚夫婿,半点不见害臊,悠然笑道:“准备嫁妆这等事,由祖父祖母父亲他们操心便是。我有什么可忙的。”

是啊!他暗中在做的事,堪称大逆不道……若能成功,尹潇潇便会成为天底下最尊贵的女子。可一旦事情败露,尹潇潇这个闽王妃也会被牵连!

“恭喜王兄,”临江王仿佛什么事也没发生过,笑得十分亲热:“今日阿渲迎娶佳妇进门,说不定过一两年王兄便能做曾祖父了。”

正门离正堂约有数米之遥。

谢明曦悄然进会室时,看到的便是春风满面的谢钧在众人的掌声中翩然回位的情景。

周围俱是看热闹的兴味目光。

盛鸿口舌再犀利,也依然为他所用。这就是权势!

俞皇后对三皇子和四皇子的态度之别,着实明显。

一夜过来,俞太后的面上又挂上了层层面具,喜怒莫辨,淡淡道:“有蜀王在,哀家心里确实踏实的很。还有你这个肖顺又伶俐的儿媳安慰排解,哀家心中甚慰。”

盛鸿并未推辞,敛容应下:“儿臣谨遵母后之命。”

可今日,昌平公主委实气得狠了,一张美艳的脸孔被旺盛的怒火扭曲:“母后想让瑾儿嫁入楚家。”

俞家迅速颓败,俞太后在宫中失势。帝后如日中天,顾家会如何选择,顾清心中自然清楚。

谢明曦目中闪过一丝哂然:“母后死心不息,想以瑾儿和楚家结亲。好在皇姐还不算糊涂,知道此事不可为。”

夫妻几载,朝夕相伴,对彼此的身体已颇为熟悉。少了些激越,多了水溶交融般的亲昵肆意。

昌平公主被气红了眼,不管不顾地说道:“母后要消气,只管拿我出气。不过,瑾儿的亲事,母后是休想再插手了。”

这等话焉能随意出口?

“你和七皇子殿下,有同窗之情,有这三个月的共患难之义。彼此情意相投,又有凤旨赐婚。正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淮南王暗示只要他哄得谢明曦去淮南王府修复关系,便会暗中替他活动,让他多年未动的官职升上一级。

一直没吭声的谢老太爷,气的面色铁青,用力一拍桌子:“混账!真是混账!说走就走,半点没将长辈放在眼底!”

萧语晗的唏嘘感慨,谢明曦一概全无。

三皇子能否坐稳储君之位,还尚未可知。

“今日我爹肯定来不了松竹书院了。”

当日六公主初进莲池书院,她因俞皇后之故,对庶出的六公主总存着一丝不喜。这半年来,亲眼看着六公主的勤勉奋进,直至昨日大放光芒。

最是无情帝王家!此话半点不假。她对建文帝已死了心,唯一企盼的,是儿子能够安然长大成人。

梅妃高高提起的一颗心,悄然落回原位。

没有宠爱,总算还有儿子陪在身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