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舍不得放不下 > 第64章:身价百倍

第64章:身价百倍

舍不得放不下 | 作者:沈纾帆| 更新时间:2019-09-02

我的朋友根本不多,能联系上的人更是寥寥无几。除去宫弦宫一谦,还有张兰兰陆雅的手机号,剩下的几乎全都是解决淘宝差评的时候客人给我留下的联系方式。

我仔细一听,果然是刚刚那个男人的声音。

我看了一眼蓝先生,这个时候他的眼神,还是那种没有焦距的。

这个房子的构造,看起来特别的实用。光是一楼就有四间客房。我跟张兰兰一间间地查过去。却一无所获。

“那我们现在去哪里找那个女鬼,我也真是奇了怪了,竟然还主动去寻找女鬼的,平时我们要是知道哪里有鬼,那还不是有多远躲多远啊。”杨先生无奈的开口。

“那位姑娘的想法也不错,要不然你就试一试吧!”说这话的是那个被我们从蛇月月腹里面把他给救出来的男子,想不到他也来凑热闹。

我闭了闭眼,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一下子就将房门打开。

司机说完之后,又往前开了几段,然后停下车,把我放了下来。跟我说十谦别墅已经到了。

我不可思议的看着这一变化。忽然我的脑海中灵光一闪,是不是这些游离魂会对某些人界的东西有着需求,如果我们能够满足他的要求,他就会消失呢。如果这个判断是真的,那么还剩下的两个游离魂也只能用同样的办法去让他们离开了。

不对,等等!我还有感觉!这是不是就是说明,我其实还没有死?

“别担心,梦梦,别担心啊。”张兰兰此时也跑了过来,帮我一左一右的扶住了宫弦,并出言安慰我。

我不敢明目张胆的表达对宫建章的不满,只能在心中小声的腹诽:“都怪那个宫弦,平时那么蛮不讲理。”

看着我裸露在外的肌肤上都印上了他的印记,宫弦的眼睛里漆黑如夜,似乎有欲望的火苗在不断的跳动,随着这个欲望的火苗,还有浓浓的满意之情。

但是尽管如此,一想到自己浑身上下从头到脚,裹得跟一个高烧不退的病人一样。我惊恐的看着面前的红色雾气一边飘荡在半空中,一边不停的自言自语。

当燃烧着的符纸将厉鬼的身体引燃时,它的口中发出可怕的“吼吼吼”的咆哮声。身体不停的扭曲着,它的头时而是人头,时而又变化成气体的状态。

忽然之间,我意识到我跟他的感觉,似乎就到这里了,我忽然很害怕失去什么,可是具体是什么我也说不上来。

对对对,可以打他电话。我真是急晕了头,怎么忘了还有电话可以联系了。

“不能动,张兰兰的身体充满了怨气。在怨气还没有化解之前,张兰兰的身心已经跟怨气合为一体,她会本能的对所有接触她身体的人会出手攻击。”

离开了王鑫的别墅之后我就给张兰兰打了个电话,虽然说现在已经午夜了,但是我相信张兰兰一定还没有休息。

我娇啧的看了他一眼。这人不去做卧底真是太可惜了,他的演技了。

总是觉得这牛车出现得太过于唐突,因此大陈往它走过去时,我就一眼不眨的盯着那头牛看,就担心会发生什么样的状况。

我一时还无法接受这么贤妻良母的宫弦,甚至还忍不住的开口去打趣宫弦:“你真不会照顾人,讨厌,人家这么病殃殃的。你就这么让人家自己吃东西,真的好吗。”

可是也就是这个时候的宫弦,竟然会让我觉得很可爱。平时姑且不算,至少现在的宫弦我还是觉得挺容易相处的。

宫弦充满磁性的声音又响起在这个空荡的房间里,“老婆。注意看了。”

所以当曽小溪在犹豫的时候,我都是在心中给她捏了一把汗。不过也还好,真是辛亏曽小溪还算是有点头脑,没有非要在不该倔强的时候瞎倔强。

我瞪大眼睛,仔细的看。“我跟你姐不可能被困在这儿一辈子,我们想要你帮我们找到我躯体。我们都知道小溪你最好了,你一定要帮我们。”

又有好几个游魂站在我汽车的前面,好在灵体是没有重量的,否则有着那么多的游魂在车上游动,我们的车子早就翻下万丈深渊了。

我连忙探身过去,看到她已经闭上了双眼,不知道是生是死。于是我对陆雅说:“我就不跟你去吃饭啦。下午才吃的东西,现在都不是特别饿。逛了一天我也有点累了,想早点回去休息了。”

其实在这个时候,我的内心是一片清明的。因为我跟陆雅没有什么太大的利益关系,所以我也不用太看着她的脸色做事。当下我就回了一句:“没接电话除了有事不然还能怎么样?”

走到了头,眼前零零散散的就是几个房门。我一眼望过去,发现这些门上面的门牌号分别都是“501,503,505,507……”

暗黑色的木质棺材上面被人用心的雕出了很多不同的图案,有的是带刺的玫瑰花,有的则是光溜溜的天使。这种看起来就完全背弃了宗教文化的意识,反而给人感觉就像在昭示着些什么很不好的东西。

因为他的意愿,自己被迫跟他冥婚,自己从来就不愿意,可是结果呢?

而我也只是稍微的跟宫一谦提起这件事,没想到宫一谦这么快就找到了证据,真是干的漂亮。

等我怒气冲冲的睁开了眼睛,看见宫弦这个消失了好久的男鬼就这么坐在我的身边。他的唇边还带着一丝血迹,难道刚刚做的不是梦?

我有些纳闷,看见一个貌似宫一谦的声影跟着陆雅在病房门外走远了。娶?宫一谦要娶谁?陆雅吗。

“叮……”时钟的钟摆停止在了数字一的上面,然后周围的时间就像是禁止了一样。金龙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冒出来,手中端了一盘的白色蜡烛,口中念着一些我听不懂的话。朦胧间,我感觉金龙的身体中好象有两个魂魄在重叠着,一个是女人,一个是男人。

这款白玉手镯真的是太美了,我一眼看过去就喜欢上了,不过我们上新的淘宝宝贝。我早就已经背的滚瓜烂熟了,为什么没有看到这个白玉手镯?

这一声哐当声,分分钟就引来了张兰兰的惊叫:“梦梦!你在干嘛?”

“没有,如果是那样倒好了,我以后年年都去给他烧纸。”我咬牙彻齿的说着。

张兰兰看着这样的我,我心里想她心里面一定很恼火这样的我吧。只见张兰兰将她的手机递给了我,一副让我再重新打电话问问的模样。

打开了手机后,果然不出我所料。我移了一下里面的内容,发现又是一个差评。

见我不说话,张兰兰又说,“今天跟你做手术的应该只有一个医生,和一个护士。毕竟你的这件事情,我也不好让太多人在场,一方面是不方便我行事。第二方面是我怕有人口不言,把这件事情给传出去,指不定你我都要被抓去博物馆当生物活体研究。还有第三方面就是,人家这个周末上班,费用也是很高的,给你隐瞒这件事情,封口费肯定也是不少的。”

她倒是很镇定,将没有看出她害怕的样子。

我将车费付清,又额外地给司机100元的小费。反正也是小米报销,我何乐而不为。处理差评,我几乎都是带着泄愤的心情来花钱。

我只要装作一副倾听者的模样,那就够了。

但是理智却还是让我摇了摇头,现在还不是时候,假若我可能有一天真的会跟宫一谦在一起,那我也知道,不可能是现在。

但是为了以防万一,所以他们都备了一些必备的药物的。正好张兰兰想要的药材他们仓库里也都有,他这就去帮我们取来。

待张会长离开以后,我想要对张兰兰说出我的疑虑,但是我还没有机会出口,屋里又进来了一个年青的小伙子。

他皱着眉头,刚刚用来拍了我肩膀的手还没有来得及收回去。长的一表人才,但是眼珠子却十分浑浊。三十五岁的模样,加上下巴上还没有剃干净的胡须,就是一副成熟大叔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