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舍不得放不下 > 第55章:相视莫逆

第55章:相视莫逆

舍不得放不下 | 作者:沈纾帆| 更新时间:2019-09-02

凤轻尘没有半分的局促,王锦凌回过神来狂笑一声。

来到玄霄宫下,暄少奇早已在等候,一直跟在他身边的李玄月却不在,凤轻尘问了一句,得知玄月宫出了事,李玄月赶回玄月宫了,便没有再说。

“公主要是忘了说什么,那再想想,等想起来再告诉我,我们以后见面的机会很多。”凤轻尘后退一步,准备绕过明微公主,却被明微公主挡住。

豆豆的拳头,与曲惜花的指甲相撞,崩发出“嗤嗤……”的火花。

好在,翟东明很清醒,不与任何一个皇子结交,面对太子也是公事公办,让皇上很是放心。

是夜,打发请安的文武大臣,略作收拾后,九皇叔和凤轻尘把奶宝召到面前。

语气轻柔,透着一股亲切,半截手腕伸至凤轻尘的面前,衣袖下的手臂,枯瘦如柴,凤轻尘很惊讶,堂堂侯府夫人,怎么会瘦成就个样子,这里面怎么可能没有文章,晋阳侯夫人却是不在意的一笑。

九皇叔若有所思地看了花田一眼,心里明白,这些花能生得这么娇艳,想必没少用鲜血灌溉。

花丛里还有不少小花蛇,它们隐在花朵中,缠在花茎上,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安全起见,九皇叔索性一剑将面前的花割下来。

三王爷并没有回答,审势地看向蓝九卿,好半天才道:“这么说来,你果真是前朝蓝氏的后人?”

“先用膳。”

“其实,我想把整个夜城买下来,可惜九皇叔不给我机会。”苏文清的语气,那叫一个哀怨,那叫一个遗憾。

“地板,我要铺地板。”

“啊……”南陵锦凡痛得大叫:“凤轻尘,你给我滚出来。”会用这种暗器的人,放眼九州大陆,只有凤轻尘一人。

那两人拿着玉盒,匆匆进洞。

“殿下。”受伤的护卫,将玉盒捧到南陵锦凡面前。

灼热的温度,好像要将皮肉烤熟,小小的玉粒不停地颤动,似乎在与天争辉。

“我不懂殿下在说什么。我什么时候问殿下借过人了?殿下说的是刚刚被九皇叔踹死的侍女吗?”凤轻尘故意装迷糊,看西陵长公主气得眼睛通红,凤轻尘露齿一笑:“殿下,这事可不能怪我。九皇叔习惯别人不知,长公主你还能不知嘛。你让那种下三滥的货色给九皇叔倒酒,九皇叔怎么会喝。下次殿下要请九皇叔喝酒,还得亲自倒才好。”

他的书房里是苏府守卫最严的地方,除了他以外,也只有打扫之人,每天可以进去半个时辰。

说了半天,依旧没有挑起凤轻尘的追问,更没有挑起九皇叔的怒火,这让敏夫人很不满,而她也确实不敢做得太过,万一把九皇叔惹急了,真不管不顾把连城灭了,她也会很头痛的。

镜月一听,连忙竖1;148471591054062起耳朵,对凤轻尘也多了几分敌意,凤轻尘压根儿不知,这小姑娘直接把她当情敌了。

“大哥,文杭不怕,文杭要看,凤姐姐答应我的。”苏文杭挺了挺小胸膛,这孩子也算是一个异类,站在停尸房还能谈笑自如,要是凤轻尘那个学法医的师姐在,一定会赞道:学法医的好苗子呀!

九皇叔让一个管事模样的人跟随,嘱咐凤轻尘有事派人去叫他,便回书房处理公务,从头到尾也不提之前折腾这两人的事情,半丝歉意也没有。

凤轻尘带赤炼水和郭保济进来前,就知道孙思行在手术房里做什么,她是故意挑这个时段,让这两人进来的。

凤府,他今天是没时间进了。007威胁,皇后忘恩

唉,造化弄人呀!

不过,景阳并没有就此放弃,讲学结束后便登门拜访,可惜凤轻尘早一步收到消息,约崔浩亭和王锦凌喝茶去了。

“有两个是,你挑地的眼光很一般,那些地方不适合种植,所以下面的看在清王的面子,也就卖给你了。”崔浩亭趁机打击凤轻尘,不过凤轻尘完全不在意,她买地又不是种粮食。

崔家仇要找对人报,找崔浩亭报仇,只会让仇者快,王锦凌不希望凤轻尘和崔家闹翻,现在凤轻尘还没有和崔家叫板的能力。

轰……暄菲的脸瞬间胀红,一脸羞愤,含恨地看了九皇叔一眼,却在对上九皇叔冰冷的双眼时,慌忙低头,眼中的泪水再次滑落。

“皇上是明君。”王锦凌摆明了不会妥协,见符临不让道,又补了一句:“符大人想要请功,现在赶出去也许能捞到一些好处。”晚了,就只有一地血,连俱尸首也捞不到。

“大殿下的暗卫不好当呀。大公子和皇上斗法,他们能好过嘛。”同伴亦起哄,然后又说到萌宝。

可他现在什么都不能做,无法掌控的感觉对他来说很糟糕,他厌恶这种不受控制的意外发生。

九皇叔生死不明,所有的矛头都直指皇上,别说南陵、西陵和北陵了,就是东陵的官员,也认为这是皇上的手笔。

面前这个男人可信吗?

大步朝崔浩亭的院子走去,佟珏和佟瑶面面相觑,苦着一张脸,崔公子的院子她们进不去。

没有九州地图做倚仗,她只有死路一条。

她现在没空去想,蓝九卿怎么知道她手中有九州地图,她只想着要如何活下去。

凤轻尘低下头,不知为何,就是不敢辩解,面对九皇叔就好像面对自己的上司,她除了听从命令外,什么也不敢。

外界对他的评价,太不真实了,她想看到真实的东陵九,这样她才能知道,自己喜欢上的这个人实际是如何的。

现在,凤轻尘这个年轻的女大夫说有办法医好他的病,那些大夫要是不关注,那才叫奇怪了。

孙太医果然学坏了,忍住笑,凤轻尘板着脸道:“既然如此,我们这就走吧,以免耽误了苏绾小姐的病情。”

当然,最主要是让这位公子家的母老虎生气,这话他不敢说,怕说出来会死在这里。

可惜,没有人能选择自己的出身。

“两位给皇上医治时,可有发现皇上的身体有什么不妥?”凤轻尘不答反问,双眼闪着狡黠的光芒。

婉音就是她的下场?

凤轻尘的话,是对仵作的一种挑衅,这仵作当然不满了!

凤轻尘心里已是波涛汹涌,可面上却不表露半分,有些事情哪怕是对九皇叔也不能说。

“是吗?本王拭目以待。”九皇叔像是听到什么笑话一般,扯了扯嘴角:“凤轻尘,李想这个工具已经引得四国窥视,你以为你还有机会能除了他,你以为你把李想弄成残废的秘密还能一直隐瞒下去?”要不是有孙正道,凤轻尘根本做不到。

还有太子,虽然与太子接触不多,但凤轻尘却明白那是一个坚韧的主,如果不是身体不好,这东陵的皇帝是谁还真不好说,把老子拉下位的事情可不少。

“出什么事了?”凤轻尘一脸迷惑,她知道事情肯定和蓝九卿有关,但具体什么事却不知,看翟东明这个样子,难道是宫里出事了?468为女倾城傲色,为妇媚色无边

昨天那件衣服,不就是九王妃正服嘛,小姐怎么突然要穿九王妃正服了,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吗?

凤轻尘一惊,吓得连呼吸都停住了,九皇叔见凤轻尘这般反应,直接顺着她的耳垂往下咬……

凤轻尘乖乖地坐在一旁听着,可听了半天,她发现自己完全不懂,凤轻尘眼中闪过一抹羞愧,摸摸鼻子,乖乖地退了出来。

呃……谷主弟子不敢吭声。

“是,所以你不要乱跑。”为了吓住小萌宝,师兄说得一点也不含糊。

凤轻尘吸了口气,在心中默道:“蓝九卿,我也可以做到!”

难怪锦凌会说,凤轻尘身上有着世家子弟没有傲骨,有着现在皇族没有的骄傲,她身上有一种不容人侵犯的尊贵之气。

北陵民风彪悍、气侯恶劣,安平公主要去北陵和亲,和送死没有什么两样。

九皇叔这一退便是表示,今天这事还有得谈,九皇叔不打算对邰城赶尽杀绝。

十万大军对上凤离忧手中的五万人马,打了四天五夜,硬是没有攻进邰城。消息传到南陵皇上的耳朵里,差点没把南陵皇上气炸。

“不会是消息错误吧?”

达达达……耳边传来细微的脚步声,九皇叔耳根微动,却依旧保护着跨立而站的姿势,一副万物都入不了眼的孤傲模样。

“本王没有闲情教导你,你没事也别来吵本王,本王不耐烦见你。替本王转告你父皇,他从本王手上拿走的东西够多了,本王的忍耐也是有限度的,别逼本王。”

他很期待,皇后和皇贵妃斗起来,和那群女人斗起来。

门口,有四个护卫侯在那里,东陵子洛一出去,指着左侧二人道:“你们二人守在这里,替本王照看九皇叔。”

“那好,记住你今天的话……如果本王骗了你,你只能把本王踹下床。”除此之外,什么都不许再做。

“嗯……”瞌睡袭来,凤轻尘根本没有听到九皇叔说的是什么,非常配合的应了一声,九皇叔却不满足,在凤轻尘耳边说了一句:“要记住你今晚说过的话,不许忘。”

九皇叔看了一眼,便收回了视线。这一天奔波下来,别说凤轻尘,就是他们也累了,凤轻尘这个时候能睡着,也是好事。

护陵鬼兵没有数十万,至少也有上万,暄少奇不认为,他们能一直打下去,找到鬼将,让鬼将命令鬼兵退下,是最好的法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