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舍不得放不下 > 第6章:超级天

第6章:超级天

舍不得放不下 | 作者:沈纾帆| 更新时间:2019-09-02

宫弦如愿的坐在了我的旁边,漫不经心的吃着粥。然后对我说:“晚餐跟宫一谦吃顿饭。”

我在宫一谦的眼中看到了一丝失望之情,可是我不能心软,我知道一旦心软的后果,很难保证不做出出格之事。

直到空姐又重复说了好几次,才让我反映过来。

“我……”我愣了一下,我还真的想不出什么好的办法来。

就在我低头看向阿明躺着的位置的时候,“林梦!”

打定主意后,我对张兰兰轻轻的说:“嗯,买了一个两百块钱的毛笔就非说他的孩子用了以后性情大变。”

他们真的杀了人,而被他们所害的人就藏在汽车的后备箱里吧。然后他们现在让我跟张兰兰下车,不会是又要继续他们的杀人灭口的行径了吧。我露出了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现在一切事情都办妥了,只要汪雪雪跟陈车峰不乱作死应该起码是能够坚持到我们回来的。

程秀秀就像看不见我一样,一句话都没有过问过。离子木看了我一眼,直接钻入水底。

我对他做了一个鬼脸,抓住他的手,拉起他就准备回家。虽然宫弦现在法力是提升了,但是对于这样大白天的在外面游荡怎么的都还是不太好。

好在这一回,我并没有被困在迷阵里。想想也是,哪来那么多的迷阵,能够不下迷阵的人还是鬼,都需要很高深的功力。

“张兰兰,你在哪里?”我要继续四面不见人烟的山谷里乱喊,希望在张兰兰能够听到我的呼喊声。

“林梦,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不知不觉中就走远了,所以回来的路程也就浪费了许多时间。”

我微微一愣,这还是我认识的宫弦吗,什么时候这么的理性跟有人情味了,我还以为他就是不把黑雾拍得魂飞魄散,也不会让他好过的。没想到仅仅是让他守护这一块地方的安全而已。

走在乡村的田间道路上,一路上不知名的野花似乎在向我们招手,又仿佛是在对着我们点头致敬。

我心中略感不妙,只见电话就响了两声,宫一谦就接通了电话。儒雅的声音传了过来:“梦梦?”

陆雅这走来走去的样子一点都看不出是扭到脚没法走,反而觉得比我这个身心健全的人都要有活力。很久没有这么逛街了,我早就乏力的不行。

黑黝黝的过道就显然是没有外面的街道那么友好,只有一个或者几个声控的灯在顶上。

面对这样的不确定,我不能也不敢发出声音,只能是死死地咬住了自己的下唇,死命的稳住自己的身形不往下看。

金龙一眼很是嫌弃的表情,将我从头到尾的瞄了一眼,这种审视着我的身体的感觉让我一阵不快。不仅如此,金龙却还不嫌事大的说:“我跟你做个交换吧,棺材里面的女主人的身体早就被毁掉了。你要是肯将你自己的身体给她,那么她就会将解药给你。”

金龙哈哈大笑,眼睛里是止不住的欣喜和狂热的色彩:“我就喜欢你这么爽快的人,那好,一个小时后的子时,你就将身体给她。”

就算我有了白玉镯,但是一谦也有了陆雅。唉,不过为什么没有白玉镯,我反而更没有这样的信心去面对宫一谦呢?

“啊,竟然还有比宫一谦死了更让你绝望的事情,那是什么事情啊,你快说。”

我正要对他说让他快过来,我受伤了。但是此时电话那头却传出来了陈媚的声音,我可以清楚的听到陈媚在那跟宫一谦撒娇着说:“谁啊?有完没完了,一谦你怎么还不挂电话啊。”

劫后重生的喜悦,还未占据我的大脑。我就已经先趴在浴缸的壁上,企图把肺腔里面的水给呛出来。

餐厅里坐着的人仿佛被我吓到了一样,试探的问了一句:“梦梦?”

就在冰冷的镊子放入我身体的瞬间,突然间周围的蜡烛忽闪忽灭的。张兰兰说了一句:“不好,你们准备一下。”

说完,宫一谦就挂了电话。留下我一个人在风中凌乱。宫一谦知道我这里是在哪吗?

“对不起,林梦,虽然你说得是对的,可是我却不能离开你,起码不能离开你的视线。”大明对我摇了摇头,只是走得离我又远了一些,可是却如他所说的,我们彼此都在对方的视线里。

我立即觉得我不对劲,因为我自知自己还不是那么一个不知轻重的。

但是张兰兰却不一样,她永远都是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甚至我就眼睁睁的看着张兰兰开口说道:“您应该怎么称呼呢?”

“这么荒谬的事情,你都能相信?”我目瞪口呆。

他们很是生气的瞪着大明跟小功,道:“你们是什么人,这里是检查重地,你们为何把大门推开。这万一里面的射线泄露出来,别说我没有提醒你们。”

从那黑影的身形来看,依稀可以看得出来是一个女人。难道是那个磨盘山上山路上的那灵体跟过来了吗?

却没想到那个老板却直接走过来,然后对我们挥挥手说:“走走走,你们不要坐我这里。我今天有事情,我要关门了。”

女鬼邪恶一笑,然后说:“嗯,你会觉得我跟着你,不过是我们要去的地方一致罢了。你只要不打搅我,我也就不打搅你跟曾大庆在一起玩。”

而要是宫弦真的那么阴魂不散,我是个男人都不放过的话。哈哈,我越想越邪恶。心情也随之放松了不少,甚至还噗哧一声笑了出来。

“没有啊,林梦,你是不是在做梦啊,我做的事情怎么可能被第三者看到,那不是等于自己告诉陆雅我对她动了手脚了吗?”

没错,他手上现在正一手一个的人正是我的两位同伴兰兰跟蓝先生。

不知道为何,我不希望宫弦受伤,甚至是不愿意看到他受到手下背叛的模样。这个钟明,若是有可能,我定不会象原谅变幻兽那样原谅他。

“不,不,不,殿下,殿下,小的知错了,知错了,求殿下饶过小的,放小的一条路吧,小的就是做牛做马来报答殿下也万死不辞。”

“你怎么啦,没事吧?”站在我身旁的大明探头的看着我,满脸的关心。

我看了一眼张兰兰,她的神色也好不到哪里去。估计也跟我一样被吓到了吧。

原来如此,听了小功的介绍。我手摸着自己的胸口,心有余悸。这次被吓的也太没有技术含量了吧,太冤枉了吧。竟然是被一个假人所吓到,还引发了我对他们的误会。

这个张兰兰真奇怪,刚才还跟我站在统一的战线声讨宫一谦呢,现在又替他说起话来。

小功这个时候买了水回来,我有对他们说道:“盲目的寻找也不见得是一个好主意。”我知道我这样的说法特别的残忍。如果不是因为我收到了张兰兰让我尽快回到墨盘镇的消息,也许我还会跟他们一直在磨盘山上寻找张兰兰她们。

只是我又不能把张兰兰跟我联络的消息告诉给他们。因为张兰兰还特意提醒过,在他们当中有可能会有不对劲的人。

“好的,我们去试试看,顺面也找他们看看能否提供交通工具送我们过去。”我想着不就是多出些钱吗,有钱走遍天下这个道理我觉得还是很灵验的。

那只老实的水牛还以为主要是想要它跑得快一些呢,于是撒足了脚力就开跑起来。此时又恰好是下坡的路上,随着水牛的急奔,差点儿没把我给甩了出去。“怎么会这样,会不会你女儿本来就不正常,跟娃娃没关系?”我说。

王先生说:“你要走也可以,但务必求你帮帮我们家欣欣。她还是个孩子,大好的前途不能毁了!雕像是从你家买的,你应该知道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