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舍不得放不下 > 第49章:雅人韵士

第49章:雅人韵士

舍不得放不下 | 作者:沈纾帆| 更新时间:2019-09-02

于是乎,其他的高官名流们,纷纷涌上来,皇家理发师们,穿梭在达官显贵们之间,取出了工具。

一言难尽。

邓健笑吟吟的道:“幸福集团招股,我亲少爷……”

方继藩当机立断:“放出消息去,暗示宫中也有人买了,对了,还有内阁首辅大学士刘健……”

意思是,方继藩提出的构想里,王守仁可能会成为最重要的一个人。

弘治皇帝侧目看了萧敬一眼,突然道:“萧伴伴,突兀等人密谋,何故厂卫事前,毫无所觉?”

真……有人行刺呀。

弘治皇帝怒容满面,却先盯着王守仁:“王伯安,你可知道,你犯的是什么罪?”

突兀死了。

萧敬冷笑:“不像。”

萧敬打着趔趄,晃了几步:“方继藩,你以为……你以为咱不知道,到时,你和太子殿下,还有他们……”他手指着王守仁和刘瑾:“你们想要栽赃咱,是不是?”

可这念头,只在电光火石之间,很快消逝。

电光火石之间,萧公公想到了这个词儿。

方继藩却是心念一动。

陛下拍不死你。

数十辆马车,停到了方家门口。

刘瑾这孙子,还真是异想天开。

他将自己的家里,贴满了白金,号称白金府,地上的砖石,都是花岗岩,宅院之中,都是珍惜树木,家里仆从如云,连看大门的,都穿着绫罗绸缎。

一个个丫头,鱼贯而入,端着大大小小的碟碗,九九八十一个大小菜肴,直接端到了他的面前。

这时候,他心里难免有无数的疑问,于是他看向邓健,扯出了点笑容道:“邓健哪,你当初在方家的时候,也是这般伺候你家少爷的?”

觉得你mb,方继藩大怒,一脚将他踹翻在地:“狗东西,让你做什么你便做什么,你觉得个啥,你再说一句你觉得,便打死你这狗东西。”

弘治皇帝想起了什么:“还有,将这些数目,往后都要抄送内阁一份,也让几位卿家,多看看。”

“真是好东西啊,朕现在,到时很想见一见,保定统计司的统计使了,听说他在求索期刊里,还发过两篇论文,此人大才,你们啊……都学学。”

“因此,要解决当下最大的问题,是要反太祖高皇帝时期的做法,要让商贾们,安心起来,放心大胆的将自己的财富,曝露而出,要引起一个风尚,唯有如此,才可避免引发可怕的问题。”

转悠了老半天,才寻到了西山,见着了方继藩。

“所以,我才将你召回来,咱们,得让他做个表率,我已想好了,明日,将你送去王家,你呢,日夜随扈王不仕的左右,教他怎么花钱,怎么高调怎么来,不要给本少爷面子,放心,他自个儿已经答应了,一切都听本少爷的。”

弘治皇帝看完了最新的章程,抬头,看了一副乖巧模样的朱厚照一眼。

朱厚照禁不住道:“父皇,儿臣有一事启奏。”

既然太子主动请缨,那就让太子来吧。

下西洋回来的人,写过无数的海外的见闻,这些见闻,早已流传天下,他们知道,黄金洲的土人们,很是彪悍,悍不畏死,一旦滋生冲突,土人的部落,男女俱都上阵,前仆后继。

自这高塔上,林中的情况,一览无余。

“呀。”有人惊喜的道:“来了,来了,公共马车来了。”

看来有银子的人,都难免具有高尚的情操。

如今也没别的办法了。

方继藩笑嘻嘻的道:“不急,很快你就知道了,这件事,我思来想去,还需有一个人,来办才好,等我将那骨骼清奇的人才召回来,这事儿,也就妥当了。”

自己,就好似被遗忘了一般。

他豁然而起,发出大吼:“来人,来人,狗东西,给我收拾行囊,我要回京,我现在回京!”

这近一年的辛苦,一下子……王文玉觉得值得了。

那还有什么说的呢,什么通货膨胀,什么分红,什么模式,都是假的,白问,因为……碰到这种拿身家性命去支持的财经专家,你已不需去问他有什么理由了,你信就是了,还啰嗦个什么。

弘治皇帝道:“既如此,朕明白了,卿家且先告退。”

他沉吟着,咀嚼着王不仕的话,突然道:“这个王不仕,挺有意思。”

弘治皇帝道:“去西山钱庄,取一笔内帑银来,取五百万……”

不过他和翰林院,历来格格不入,倒是和对门的科学院,尤其是科学院里的一些财经院士,颇有一些共同的话题,到了翰林院,他便回到自己的值房,木若呆鸡的坐着,喝茶。

当然,这世上,历来是买涨不买跌。

这位贵客,甚至连当地的葡萄牙总督,都对他恭敬有加。

于是,一旁的教士和葡萄牙的总督,纷纷退避开了一些。

贵人便轻声喃喃道:“愿天主保佑。”

王不仕便下意识的看向葡萄牙的总督。

那葡萄牙总督,心念一动,不过很快,他就恢复了冷静。

刘家也没办法啊。

一切都已安置妥当。

他回到了府中。

朱秀荣点头。

作为孝子,陛下说一句碎尸万段怎么了?

女子若被退婚,对女子的伤害是巨大的,现在刘焱请求让侄儿迎娶刘女医,这固然是难消弘治皇帝心头之恨,可是……对刘女医,不无好处。

梁储淡淡道:“吾之女,不嫁尘垢粃糠之辈,以后,请万万不要提及这样的事,还请自重!”

弘治皇帝朝梁储摆了摆手,笑道:“卿不必谢朕,谢方卿家吧。”

许多人听了中旨,顿时明白了事情的原委。

方继藩顿时神清气爽,他喜欢这样的感觉。

“爹……妹子现在入了学,去了也是于事无补,爹你稍坐,我这就回去,看看是谁在乱嚼舌头,我去割了他们的舌头。”

朱厚照咕哝,敢情自己白安慰了方继藩老半天哪,这样一想,便觉得好似吃了大亏似得。

果然……那《猝死论》是对的。

似是激动的不能自己。

对于女性而言,这样的成就,不啻是给夫家生了一个可以延续香火的儿子。

这话,是对着梁如莹说的。

弘治皇帝扫视了御医们一眼。

这张皇后至一旁的侧殿,其他御医纷纷退了出去,女医们也顺从的,随着张皇后到了侧殿候着。

张皇后呷了口茶,定了定神,朝梁如莹道:“你叫什么?”

张皇后忙是朝一旁的萧敬使了个眼色。

呸,咱怎么会有这样的念头。

倒不说其他的,而是……似乎是因为弘治皇帝那一句没用,刺激到了张皇后。

方继藩就不一样了,显得很和气,最近房价有些缓和,他决定改变自己,免得被愤怒的人揍。

梁储似乎也看到了刘文华,想当初,刘文华几次拜见过梁储,都是彬彬有礼,很是殷勤。

午门开了。

众人鱼贯而入,至奉天殿,分班而立。

刘文华身躯一震,忙是出班,他心里虽是激动,面色,却是从容。

接着,他拜倒在了殿中:“草民,见过陛下。”

宫中特别请自己来,就为了奖励自己。

太皇太后年纪又大,她说头晕、胸闷的时候,便几乎要昏厥了,慢慢的,没有了多少的意识。

此时,梁如莹上前行礼道:“能给小女子,看看病症吗?”

梁如莹努力的回忆着。

其实……她们真的不是来捣乱的啊。

若是太皇太后救不活,那自己必会……

弘治皇帝咬牙切齿,这皇祖母的突然离世,本就令他悲痛到了极点,现在……眼看着皇祖母过世之后,竟还不能得到安宁,于是乎,愧疚、悲痛、愤怒,无数的情绪,涌上了心头。

次日一早,她入了宫。

这时,天色已经很晚了,萧敬蹑手蹑脚的进来,给弘治皇帝点了灯,弘治皇帝便将这章程轻轻一合,搁置到了一边。对萧敬道:“萧伴伴,张皇后那儿,好吗?”

这宦官匆匆道:“陛下,方才,太皇太后娘娘觉得心疼的厉害,好端端的,突然就不省人事了。陛下……”

她疾步跟着宦官出了房,十几个值夜的女医也早已准备妥当。

那些世袭的御医,真的很令人服气啊。

弘治皇帝看他一眼,却见他脸上带着真挚,和其他的妖艳jian货吹捧时的表情全然不同,弘治皇帝有些恍惚,这家伙到底是成精了,还是果真如此?

弘治皇帝颔首:“好了,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