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舍不得放不下 > 第5章:狂龙刚

第5章:狂龙刚

舍不得放不下 | 作者:沈纾帆| 更新时间:2019-09-02

“punch!”

怎么会这样呢,不过是才一天没见而已,便已经如此想念了?

“你对翎姐的成见太深了,我和翎姐之间没什么见不得人的,坦坦荡荡的相处,为什么你总是会想歪?你知不知道,翎姐时常说我该对你好点,叫我要珍惜你,他是个善良的人,可是你竟对她这么容不下吗?这就是你所谓的信任?如果真的信任,就不会为昨晚的事跟我闹别扭了。”容析元冷冷的语气,显示着他也动了怒火。

尤歌受不了米团这可怜巴巴的眼神,只要投降了,将排骨拿了一小块出来,放在手里,给米团吃。

这真是个好消息,尤歌觉得许炎简直就是自己的福星。

尤歌不清楚许炎内心真正的想法,她只以为许炎的失望仅仅是从朋友的角度,因为担心她又一次受伤害,所以才会一次次劝她,而现在看出来她和容析元的感情,许炎不再劝了。

“大叔……上次我被小姨带回家了,大叔找不到我,是不是会着急啊?我没有不乖哦,我每天都有在茶楼等大叔,那天我看到大叔的车了,可是大叔没看到我……大叔,我想每天见到大叔……”她软糯的声音带着一丝兴奋和祈求,她不懂什么是低姿态,她只知道顺着自己的心意说话,她还不知道那次就是他给郑皓月打的电话。

许炎愣了一秒之后立刻

===========

“这条怎么样?”苏慕冉问许炎

经过这件事,许炎发现一个问题……苏慕冉真的硬件条件挺好的,即将去参加婚礼的那个新郎,以前居然错过了苏慕冉,真是可惜啊,那男人没眼光,却似乎又有点不甘心吧。不知道在婚礼上会有什么好戏发生,他向来不喜欢八卦,不过这次,他有点期待去看戏了。

“嘿嘿,知道什么叫天生吃货?就是本少爷这样儿的,不用节食和减肥也能保持黄金比例的身材。”此人又开始自恋了。

尤歌惊呆了,难怪在餐厅会遇到那么奇怪的事,原来竟是容析元搞鬼!

容析元是真心为翎姐高兴,他说得也很对,何家,虽然现在是由翎姐的父亲在掌管,但何宏森还健在。何宏森才是何家的最高决策人,只要他说翎姐是何家人,就没人敢反驳。

三个大人两个小孩子,全都看着容析元,这货终于有种不详的预感……自己这么俊美无双,难不成当奶爸之后就成了?这货脑海里突然浮现出几年前网络疯传的“犀利哥”造型。

容家到此为止,才算是真正的消停了,那些怀着一点小心思的人也都不敢轻举妄动,生怕惹祸上身。就算容析元成了植物人,他们也很安份,因为老爷子又从乡下回来,重新执掌容家。

“……”

婚礼上的服务员也都是经过精心挑选的,堪比五星级酒店的水准。

一袭浅粉色礼服穿在身上,很仙,恰到好处地展示出了晓晓的好身材。不看不知道,原来晓晓也是很有料的,曲线优美动人,修长美腿更是足以令男人目不转睛。

“我……我又不是故意的,现在鉴定出来是真的那就算了呗,道歉?没门儿!”贵妇趾高气昂的,转身就想溜。

容析元微微一愕,紧接着顺手搂住了尤歌的肩膀,低沉略显沙哑的声音说:“你来得正好,我需要你。”

孩子的眼睛遗传到了尤歌的基因,水灵灵的又圆又大,可皱眉的样子却是像极了容析元。小宝贝肉嘟嘟圆乎乎的脸蛋像苹果,谁见了都想去亲一口,加上还都穿着相同的黄色衣服,戴着毛茸茸的帽子,如果尤歌不说,别人几乎是分辨不出两个孩子的区别在哪里。

“好啦,我们只是去一趟就回来,不会耽搁很久的,走吧。”

这话,十足的冷意!

容析元脸色沉重,直到看不见何矩的身影了,他才转身。

尤歌犹豫了,心想啊,男人那个地方确实是命根子,她刚才力气是不是很大?会不会真的伤到他了?

她就象是一座美丽而无法设防的城堡,被他轻易攻陷,她不知为何这般难耐,浑身发麻、无力,却又好像被什么蛊惑着要去靠近这团火热的危险。

尤歌一手抱着香香,一手拿着户口本,心里犯堵,又酸又涨……容析元确实很吸引女人,难怪郑皓月如此不甘心了。只是不知道除了郑皓月之外,还有多少女人想要得到容析元的垂青?假如外界都知道她与容析元结婚的消息,又有多少人会想要占据她的位置?

“什么?”尤歌失声惊呼,她居然见过容析元的母亲?

就连香香都忍无可忍,使劲咬着夏晴雪的裤腿不松口,惹恼了她,干脆一脚踢过去……

说时迟那时快,实际上从刚刚撞车的一秒开始到歹徒成功逃离,全部过程只用了两分钟!

“我不信!”

他没有站出来反对股东们的意见,已经说明他的态度是什么了。只不过碍于面子,他没有像其他人那么嚷着,可他知道这次郑皓月是被逼到墙角了,尤歌的地位难保。

尤歌被这会议室里的气氛给吓到,她好想离开这里,她不想看到这些人如此愤怒的嘴脸,以前那么和蔼可亲的叔叔阿姨们,现在就像是要吃人的猛兽。

小小的摩擦就这样过去,没有影响彼此的感情,这是因为两人都没有硬碰硬了,得饶人处且饶人,尤

唐虞梅早就准备好了手铐,她和佣人联合一起,一人一边,将容析元的手腕锁住固定在chuang上,他想跑也不可能了。

“我又搞错了,不好意思啊馋馋,谁让你跟你双胞胎妹妹长得太像了!”佟槿轻笑着,弯腰将脚边那只狗狗也抱起来……这才是馋馋,刚他怀里抱的是跟馋馋一起出生的狗狗,也是只母的,俩姐妹呢。

许炎的手,修长而骨节分明,但鲜少有人知道他手上有茧子,不只是常年拿手术刀的原因,更重要是的他从小就会使枪。

他这两天锲而不舍的,只为打动她,取得她的原谅,他做的一切她都看在眼里,就算是昨晚他趁她喝了酒之后做了那个,但仔细想想,她和他又不是第一天做了,他如果跟翎姐之间有点什么,他就不用来这里睡而是睡在翎姐的房间了。

容析元却摇摇头,灼热的双唇吻在她的颈脖,密密麻麻的吻,一路蜿蜒而下,嘴里含糊地呢喃:“不是你想的那种,这次我们玩个新游戏……”

尤歌一阵无语,往他胸口捶了一拳,娇嗔地说:“你就只知道折腾我,下次不准再想什么新花招了。”

佟槿正对着电脑,飞快地敲击着键盘,眼里露出兴奋的光芒。他自己设计了一款游戏,正在测试,他自己就是第一个测试员,刚刚打通关,难怪这家伙那么开心呢。

佟槿说了声谢谢,几口就喝光了。

黄总经理是负责任之一,但最终拍板最决定的还是泰华酒店的老总罗永昌。

可尤歌就纳闷儿了,容析元什么时候开始派了保镖的,从没听他说过。

卢老先生的专机是一架小型私人飞机,里边的布置就像是五星级酒店似的高大上,美女帅哥各有一个空乘在为机上的人服务,除了专业之外,更有着养眼的外型,一路上也是一道美丽的风景。

苏慕冉也一直都很坚定,一直都用自己的耐心和行动去融化许炎那颗冷硬的心。

管家在容老爷子身后已经站了三个小时,提醒了老爷子几次,但都没用。

容析元那双深邃的墨眸里染上了哀伤,语气里带着从未有过的祈求:“还不肯原谅我吗?你要折磨我到什么时候呢,我都已经来接你了,你就不能消消气?”

车窗外的阳光透进来,笼罩在她奶白色的肌肤上,几乎看不到她脸上有毛孔的痕迹,柔嫩的脸蛋比起四年前更加美得动人心魄。尤其是那双会说话的眸子,水汪汪的,笑起来眼角微弯,纯美明媚,自信飞扬,有着令人目眩神迷的光芒。

今晚的郑皓月,表面上看起来还是跟平常一样,但如果仔细观察就能看出她眼底藏着的一丝不安。

这次,是容家的一位至交,慈善名家卢老先生出面,承办的慈善酒会,凭着德高望重的美名,请动了容析元这尊神。

“呵呵……好久不见,我该恭喜你拿回宝瑞了,当初你跟容析元结婚,果然是对你有利的选择。”郑皓月语带嘲弄,话中更是明显的讥讽。

容析元深邃的黑眸里掠过一丝无奈,翎姐会等着他回家,可是尤歌呢?她是不是还在那道墙内?他这个时候才回来,尤歌也不会过问一声么?

见她生气,他又再来添把火。

尤建军在进来那一刻就被熟人拉住了,问东问西地寒暄,一时没留意尤歌,他也是觉得既然都来这里了,尤歌不会有危险的,她爱做什么就随她去。

尤歌紧紧贴着香香爪子上的肉垫,哭得肝肠寸断,她想起了在车上香香被人踢了一脚,如果不是受伤了,香香不会这么虚弱的。

豪宅里,灯火并不是很亮,只有客厅和两个房间才有灯光,花园更是黑乎乎的一片。

“哼,我一定会!”

高管中也有跟郑皓月一条战线的,见状,硬着头皮说:“展销会如此重要,现在似乎不适合外人来……”

“……叫我许医生!”

“这……暂时还没查到。”

“是我太粗心了,下不为例。”尤歌低头,认错的态度还是很诚实的。

苏慕冉捂嘴偷笑,但在回过头的时候又装着很严肃:“凭什么你几句话就把我哄回去了?没那么容易。除非你回答我的问题,你到底要不要当我男朋友?快点说啊,登机时间到了。”

龙晓晓忿忿地说:“你就不能好好说话吗?非要对我这么凶?今天是你的生日,我做了水果蛋糕给你送来……我不求你说句好,可你也别这么欺负人啊!算我自作多情行了吧?当我没来过行了吧!”

家里第一次这么多人一起庆贺新年,同时也是祝愿彼此的情义能长长久久,一直这么和谐的相处下去。大家都知道年后尤歌和容析元要返回香港,因为现在宝瑞已经有了一个总裁在坐镇,那就是容析元的恩师——彭楝。

尤歌却佯装不悦地说:“你是因为想见孩子才这么说的,又不是想见我,哼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