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舍不得放不下 > 第38章:堆金积玉

第38章:堆金积玉

舍不得放不下 | 作者:沈纾帆| 更新时间:2019-09-02

源头在哪,其实林逸并不清楚,只知道逆着时间长河追溯即可到达时间的源头。

突然,一道人影莫名浮现,站在盘古身前,两者直直的看着对方,一言不发。

如此美事,自然要高兴,而且,更高兴的是女娲也成功出世了。

这个女人竟然敢说这样的慌。

凤阑绝带着上官云端快速的回到了王府,这段时间内,有些客人都已经被他们的下人带走了,但是,绝大多数的,都还没有离开,毕竟,这么段的时间内,一个个都醉成那样,也的确不好离开。

“谢谢。”凤阑绝极力的让自己冷静下来,一双眸子微微的扫了叶寒一眼,唇角微动,低声说道,那声音中,并没有太多的情绪,没有喜,也没有怒,只是,却有着几分压抑的冷意。

她的声音,微微的提高,一字一字,都直直的击入百姓的心中,一番激情的讲词,一番感动心心的肺腑之言,让全场的百姓无不动容。

那些侍卫再次的愣住,不过看到上官云端一脸的坚定,还是不敢违抗她的话,最后留下了两个侍卫保护上官云端,其它的人都去帮忙了。

“本王跟你之间,从来就没有什么。”凤阑绝的的眸子仍就直直地望着轿子的方向,唇角微动,一字一字慢慢地说道。

所以,上官云端与蓝岚也都绝对没有看过。

这也太不给蓝城的公主面子了。

就算她仅仅是凤阑绝的王妃,她都不能坐视不管,更何况,她现在真正的身份,还不仅仅是凤阑绝的王妃,而是太上皇的后人。

然后递到了上官云端的面前,轻声说道,“云儿,把下面的数字都接上来,证明给他们看。”

“哦,听你的意思。”上官云端更绝,只是随意的,心不在焉般的轻声的应了一声,火光烛天淡的回道,明显的是可有可无的态度。

恰恰望向她的叶寒,微愣了一下,随即撇了一下唇。

上官云端便与秦思柔单独去了房间。

“皇兄,你说她们会不会在里面打起来的呀。”凤忆希看到凤阑绝那略带紧张的神情,故意说道。

这次,却是换成上官云端愣住,她这是什么意思?难道她不是夜无痕的女人吗?

“她跟你说了什么?”凤阑绝绝非八卦之人,但是现在却忍不住问道。

“啪。”突兀而响亮的声音响起,二夫人尖锐的骂声也愈加的嚣张,“你一个奴婢竟然敢顶撞主子,好大的胆子,今天我就替那傻子好好的教训你。”

只是,他却没有等秦思柔说一句感激的话,便快速的转身,离开了。

“皇上,臣妾是无辜的,若臣妾真的要给李贵妃与王爷下毒,也不可能会有雪凝呀,臣妾再怎么着也不会那么笨,只是是有人存心想要陷害臣妾。”皇后也一脸委屈的望向皇上,低声的哭诉着。

只是心中却暗暗疑惑,不是说,皇后想要要害上官云端吗?怎么看这个样子,倒像是皇后与李贵妃之间的争斗呀?

都怪她,先前应该给小姐准备些吃的东西的。

“恩,本王也相信她。”夜无痕的唇角却是微微的扯出一丝轻笑,低声说道。

夜无痕的脚步微微的停住,但是却并没有转身,只是,一字一字坚定地说道,“抢亲去。”

“竟然敢偷盗国库,好大的狗胆,这样的人还留着做什么,还不快点推出斩首。”二皇子听到皇上的语气,微愣了一下,随即快速的回神,也连连愤声吼道。

那几个黑衣人明白了他的意思,但是却都纷纷的惊住,二皇子这意思,是让他们诬陷绝王?

“干脆直接把她打晕了。”另有人恶毒的说道。

“不行,我爹爹十分疼她,若是让爹爹知道了,这事就麻烦了。”上官凌雨连连的阻止,因为上次的事情,爹爹已经对她不满了。

站在他身边的秦思柔,看到他的表情,暗暗的摇了摇头,脸上多了几分无奈,她知道,这一次,夜无痕只怕是真的想要放手了。

凤阑绝的身子明显的僵了一下,然后似乎又微微的颤了一下,随即整张脸上漫过无法控制的狂喜,是因为她终于醒了过来,更是因为她那特别的,亲切的称呼,她竟然喊他绝。

“随便你怎么喊,只是这个称呼,以后除了云端,谁都不能用。”凤阑绝一脸坚定地说道,话虽然是对叶寒说的,但是一双眸子却是直直地望向上官云端,她对他的称呼,就应该是独一的。

“夜无痕,不要以为所有接近你的人,都是有目的,都是恶意,这样的你,注定交不到朋友,而也注定会错失。”凤忆希再次沉声说道,只是说到此处时,话语是却是微微的顿住,突然想起了夜无痕与上官云端的事情,她这样的话,只怕会直击到夜无痕的痛处。

而就算真的有人来抢,也要看她会不会跟人走呀,他有必要担心成这样吗?

“来,本王抱你。”凤阑绝没有阻止她,而是直接的抱起了她,然后向着房外走去。

凤阑锐听到他的话,脸上也阴沉,也微微的敛去了些许,若是那样,他就还有机会,更何况,如今丞相也在里面,也可以帮他。

不过,此刻这儿的侍卫,都已经换成了凤阑绝的人,刚刚跟着凤阑锐进宫的,并没有几个侍卫,所以,他那话,也只不过就是为自己长长势器,而且他此刻,也不可能浪费时间在那个侍卫的身上。

“凤阑锐,绝儿他没有对不起你的地方,你自己心中很清楚,当年绝儿那么做的本意是为了救你,当时,若不是绝儿推开了你,你被那块石头砸住,只怕命都没有了。”太上皇的微微的摇头,脸上似乎多了几分失望,当年的事情,绝儿并没有告诉任何人,默默的承受着所有的人误会,连他都没有说,但是后来他亲自去山上查看过。

“但是朕的腿就是因为你而残废的。”凤阑锐的眸子猛然的眯起,眸子中的狠绝更是直直地射向凤阑绝。

说话间,手快速的抬起,不知道何时,她的手中已经多了一把锋利的匕首,她没有丝毫的犹豫的猛然的举起了手中的匕首,狠狠的向着自己的胸口刺了下去。

“嗯。”突然听到一声闷哼,随即便看到,那侍卫的口中滴下了几点血来。

二夫人很快便被带来了,她一进房间,看到那个男人时,脸色便瞬间的僵的惨白,很显然意识到了什么,只是,却仍就存着一点侥幸心理,只是望了那个男人一眼后,便快速的转开了眸子。

二夫人怒喊中,突然从怀中拿出一把匕首,直直地向着那个男人刺去,那个男人先前就受了伤,现在站都站不稳了,根本就躲不开,而且就算躲的开,只怕他此刻也不想躲了。

所谓的墙头草两边倒,只怕就是他这个样子的,刚刚还一心向着丞相,如今夜无痕来的,便立刻倒向夜无痕了,毕竟丞相再大也大不过王爷。

“丞相说的也有几分道理,你可还有其它的证据?”尚书大人毕竟也不敢与丞相大人对抗,遂再次转向上官云端,沉声问道。

“这话可不是本相说的。”

毕竟,就算那答案不是他告诉上官云端的,此刻也不好证明他的清白,更何况上官云端是傻子这一事实,更加让他无话反驳。

他在这个时候说这句话,表面上看来,似乎是顾及了凤阑绝的面子。

惹到了他,岂能就这么算了,这个老狐狸也想的太美了吧,真以为,他是那么好欺负的。

凤阑绝揽着她,不急不慢的向外走去,而那些人,一个一个自始直终都没有再敢动过,包括那强抢百姓的恶霸——张大旺。

“本公子当然看清楚了。”李玉回答的十分肯定。

站在一边的夜无痕,一双眸子也是直直地望向叶寒,等待着他的回答。

上次的指婚,只怕就有预谋。

她亦是如此,她的唇角微微的扯出一丝轻笑,棋逢对手的较量才是真正的较量。

所以南宫雪这张脸与她倒是有着几分相似,特别是那双眼睛更是相似,这也正是,她进南宫雪的房间的最重要原因之一。想来个以假乱真。

“按我的吩咐去做,我自然会给你解药,若是你不配合,那就不要怪我了。”上官云端一边擦拭着手中的匕首,一边慢幽幽地说道,只是那轻飘的话语,那云淡风轻的姿态却是更加的让南宫雪害怕。

那双眸子直直地望着下面的房间,平静下隐藏着不为人知的专注。

她此刻的示弱会让她们掉以轻心,更在一定的程度上满足了她们的虚荣心,那么,此刻的她,在她的眼中,就成了一只,笨笨傻傻的毫无危害的小白兔。

“哈哈,还真是名副其实的傻子,看看她那样子,真是丢人。”看到上官云端的样子,众人再次的嘲笑出声,只是这次已经没有了先前的妒忌,而多了几分幸灾乐祸的愉悦。

此刻的声音中明显的多了几分冷意,望向那个男人的眸子中更多了几分狠绝。

而且更是快速的去执行命令,就如同接到了是凤阑绝的命令。

百姓原本都被她刚刚的气势震住,都有些害怕,只是听到此刻她这略带商量,而且又亲和的语气中,心中都暗暗的松了一口气,而且也都是本能的从心底里,对她多了几分好感。

众人纷纷的沉默不语,这里面很多是已经嫁了人的,在这种以男人为尊的社会中。

她的眸子,慢慢的转向上官云端,那眸子中的怒火,似乎狠不得立刻将上官云端给焚烧了。

或者。

上官云端看到那侍卫神情间的犹豫,自然猜到了他的心思,遂冷声笑道,“你确定,真的要拦着本王妃?若是让王爷知道,你拦着本王妃,这后果,只怕是你担不起的。”

好不容易进了宫,上官云端可不想再被赶了出去。

“从不管朝中的事情,而且腿上还有伤,不能行走,竟然也进宫了?”上官云端的眸子中多了几分沉思,一个不理朝事,腿上有伤的王爷,这个时候进宫?

所以,太上皇还可能是被人挟持,为人威逼,而且,她甚至怀疑,会不会去大殿的那个太上皇是假的,而真正的太上皇,还在自己的寝宫中。毕竟这古代的易容术可是十分的了得的。

不过,却也知道了母后没什么事,刚刚的担心便也少了些许。

太上皇一直最疼他,如今病重,他怎么能够不担心。

传言中,太上皇在位时,一直都没有皇后,而且后宫中也没有几个女人。

一个能够让绝儿动心的女子,绝对不会是一个平凡的女子。

而且身边也没有带太多的侍卫,只有隐与素容跟在身边。

“王爷,丞相大人说,在福龙客栈等王爷,直到等到王爷去为止。”站在王府外的一个男子,见凤阑绝要进去,不由的有些着急的说道,很显然,他就是丞相大人派来的。

可见,那跟踪他们的人,轻功个个都十分的了得。

只是凤阑锐一个大男人,若是给她下那种毒,会不会太过变态了些?她一直觉的,能够给她下那种的毒,会是一个女人,而且应该会是一个对凤阑绝有感情的女人。

上官云端暗暗一惊,其实,她也早就想到过这种可能,而且在刚刚听到凤阑绝的话后,便更怀疑这一点了。

接下来的几天,凤阑绝仍就带着上官云端到处游玩,甚至连隐跟素容都没有带了,只有他们两个人。

而丞相大人的神色间,却随过几分担心,谁都知道,夜无痕向来冷面无情,六情不认的,若是让夜无痕知道了那件事,只怕……

“我家公子来告状,我来护着。”

凤阑绝一脸灿烂的轻笑,他自然知道夜无痕已经认出了他,便也不再隐瞒了,只是他那刻意的话,却将上官云端的身份称的更加玄乎。

“请问李公子看的什么书?”上官云端神色未变,再次紧跟着问道,对李玉的话,似乎没有丝毫的怀疑与质疑。

“没事。”上官云端并没有感觉到任何的异样,毕竟,凤阑绝刚刚的速度那么快,就算有什么危险也一定躲过了。

凤阑绝可能也是想到了这一点,快速的站起身,打开了密室的门,走了出去,看到那几个侍卫,仍就站在外面,很显然还不知道密室内发生的事情?

而那针,很显然,先前就是对着那个丫头的方位的,而那丫头刚刚被打伤了,又不可能移动太大的位置。

那人肯定是在她与凤阑绝来这密室之前,就已经准备好了这一切。

上官云端的双眸微沉,她绝对不是一般的宫女?!心下不由的多了几分防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