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舍不得放不下 > 第33章:如饮醍醐

第33章:如饮醍醐

舍不得放不下 | 作者:沈纾帆| 更新时间:2019-09-02

将臣死前发出了一声恐怖咆哮,双目望着残碎的大宇宙之中,那里有一道朦胧的人影在沉睡。

“这可是如今能够证明李公子清白的最好方式,李公子若是拒绝,那……”上官云端故意欲言又止,双眸刻意的扫过夜无痕与尚书大人。

皇上气结,脸色微沉,但是当众却也不好再说什么,只能转向凤阑绝,说道,“真是让绝王见笑了,选亲现在开始吧。这些都是夜阑国众位大臣的千金,个个优秀。”

后宫中,却是绝对不能没有女人的,到时候就算他不想,凤月国的那些大臣们也不会答应呀。

老夫人的身子明显的僵了一下,脸上也微微的多了几分慌张,只是,却更多了几分怒火,再次愤声道,“你就知道问她怎么死的?你为何不问问她到底做了些什么?她……”

那个侍卫没有再阻拦,而是又带了几个侍卫,跟在上官云端的后面,保护上官云端。

“奴才也不知道具体是什么事,不过看太上皇的样子,事情应该很严重,二皇子还是先快点进宫吧。”那太监再次急急地说道。

“皇兄收到母后的信,知道自己要做父亲了,还不知道会惊喜成什么样呢,肯定会马不停蹄的赶回来。”凤忆希也一脸轻笑地说道,她知道皇嫂怀孕时,都兴奋的几天睡不着觉,皇兄能够不开心吗?

皇后说这话时,声音中,是掩饰不住的欣喜,毕竟,她们都不知内情。

或者,这是她最后的一点的希望,希望他能够相信她这一点,那怕只是这一点也好。

低沉的声音中,却有着一种让人惊颤的霸气与狂妄,他做事,向来都不会理会任何人。

皇兄说来提亲,但是刚刚却劝她放弃凤阑绝,很显然不是为了她来提亲的,那么便是为了皇兄自己了。这个声音正是昨天晚上,她听到的那个轿子里的女人的声音。

这小丫头虽然天真,但是心思却也十分的慎密,懂的如何的处理这当前的情况才能不让大家尴尬,却又能够不让上官云端为难。

姑娘在这古代就是极为普通的称呼了,小姐都算是比较尊贵一点的身份。

“的确不容小视,看来,传言果真不可信。”与他并排的男子的眸子微闪,低声接道,声音中,似乎有着些许的异样。

而昨天凤阑绝更是把玲妃都找出来了,他的夫人也跟他说了上官云端的话,他便明白,凤阑绝什么都知道了。

“回太上皇,微臣年事已高,身体已经大不如从前了,所以,想要回乡下老家休养。”丞相听到太上皇的语气,便更清楚,凤阑绝与太上皇都已经知道了,心中不由的多了几分苦涩。

“你不必在这儿费尽心机的挑拨我们的关系,我们之间若是连这点信任都没有,今天就不会走在一起。”上官云端的脸色微沉,望向她的轿子时,眸子中也多了几分冷意。

只是,他那声音中,却有着怎么都控制不住的激动,她的这一番话,让他怎么不感动?

而凤阑色的眸子更是猛然的眯起,直直地望向蓝岚,眸子中的那让人惊滞的冰冷真是毫不掩饰地直直的射向她,唇角微动,一字一字冷冷的说道,“你若想死,请便,没人拦着你。”

“这。”蓝岚语结,严大人刚刚已经说过,那本书,事先绝对没有人看过,而且也正如凤忆希所说的,那本书是丞相大人与皇上决定的。

显然,她的酒量不错,三杯下肚,她竟然并没有醉倒。她也暗暗庆幸先前改了赌注。

对于上官云端的这一提议,她却是更加的迷惑,这个时候,上官云端怎么会进宫呢?

就在她感觉到自己的胸口就要爆开时,上官云端这次慢慢的放下了手中的茶杯,一双眸子慢慢的转向了她,蓝岚以为,上官云端一定是要答应了,或者刚刚她是在故意的拖延时间,想一个对自己最有利的比试的方面。

“依本王的意思呢,为了彻底的让他们信服,云儿就暂时依了他们的意思吧。”轻笑,他再次淡淡的说道,此刻的声音中更多了几分异样的纵容。

众人再次的愕然,连绝王都没有加到过,这个女人到底是怎么知道那么多的,这,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

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再次说道,“不过,这么多的数字,可能的确需要点时间。”

众人纷纷的愣住,夜无痕在这个时候来,是什么意思?

昨天晚上他留下处理那件事,而让凤阑绝去找她时,这一切,便已经成了定局了。

但是,他知道,她跟在凤阑绝的身边,会比跟在他的身边安全。

难不成,她对夜无痕的爱已经到了这种疯狂的地步,为了夜无痕开心,可以为他留下他心中的女人?

“有那么神秘吗?”凤阑绝眉角微挑,有些不满的抗议,不过却也没有再继续追问,而是揽着她,走出了房间,看到她那一脸的轻笑,还有她此刻对他的那份自然的亲密,他心中便也不再担心什么了。

他不想医的人,你怎么求,他都不会理会,但是他想医的人,就算不让他医都不行。

他的唇角狠狠的抽了几下,突然有一种无语问苍天的感觉,他!夜无忧,聪明绝顶,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夜无忧竟然被一个傻子骂做笨蛋?!

叶寒找到秦思柔时,秦思柔正在收拾行礼。

现在,她的病已经医好了,而且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幸福,他当然要祝福她。

蓝魅辰微愣,刚想要对说什么,只是双眸微转,望向前方时,微张的唇却突然停住,身子似乎也微微的绷紧了些许。

“王爷有什么事吗?”凤忆希知道自己逃不掉,便只能停下来,不过身子却微微的向后退了几步,刻意的与他拉开了些许的距离。

他都为了她做到这种地步了,她到底还有什么不满意的,他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为那个女人,这般的费心思,一直以来,都是那些女人主动的靠近他的。

特别是李贵妃,毕竟那毒是她亲自下的,那个傻子此刻当众喝下这么多的茶,肯定会中毒吧?

这个女人背叛了他不说,竟然还把所有的罪名推到一个傻子身上,欺骗他,真是可恶。

“小姐被王爷休回家后,我以为,这根链子再也用不上了。”李妈微微的叹了一口气,再次继续说道,“哎,我可怜的小姐呀。”

“不用,不用,哪敢麻烦天下第一神医的叶公子呀。”秦思柔自然看的到他的嘲讽,也明白他的心中是怎么想的,遂一脸轻笑地说道,她的声音中,也带着毫不掩饰的嘲讽。

那几个黑衣人明白了他的意思,但是却都纷纷的惊住,二皇子这意思,是让他们诬陷绝王?

上官云端本就倔强,骄傲,听到老夫人的话,眸子中明显的多了几分冷意,她,上官云端岂能容人这般的羞辱。

所以,她知道,这一次,她的选择没有错。

上官凌雨有些疯狂的大笑着,很显然,她还不知道,凤阑绝已经找到了上官云端,而且更不知道叶寒已经救了上官云端。

凤阑锐没有从正门进皇宫,而是悄悄的从一边的高墙翻进去的。

不过,此刻这儿的侍卫,都已经换成了凤阑绝的人,刚刚跟着凤阑锐进宫的,并没有几个侍卫,所以,他那话,也只不过就是为自己长长势器,而且他此刻,也不可能浪费时间在那个侍卫的身上。

“是吗?”只是,恰恰在此时,门外传来一声略带轻笑的声音,随即上官云端带着一个大约四十七八岁的女人走了进来。

上官云端惊住,突然明白了,凤阑锐之所以这般孤注一掷的原因,只怕所有的一切,都是因为这个女人。

说话间,手快速的抬起,不知道何时,她的手中已经多了一把锋利的匕首,她没有丝毫的犹豫的猛然的举起了手中的匕首,狠狠的向着自己的胸口刺了下去。

凤阑绝的脸上,似乎微微的隐过几分凝重,只是,却也并没有说什么,毕竟,凤阑锐做的那一切,的确是无法原谅的。

那人此刻的声音中带着几分急切,却有着更多的轻柔。

那人的声音中,带着几分甜蜜,思绪也微微的飘远。

二夫人见他不语,更加的着急,再次恨恨地说道,“你倒是说话呀,你为何要诬陷我。”

只是,凤阑绝的唇角却是微微的轻扯,那双璀璨的眸子中隐过一丝了然,原来她先前准备的那一切,竟然是为了这个原因。

“绝王,这本是游戏,大家娱乐一下就算了,何必那么认真,不如这事就算了吧,总不能真的让夜阑国的大臣都做出那么不的事情吗?”皇后看到如此的情况,心下也是暗暗担心,遂略带陪笑的开口求情。

“绝王总不会是想让我朝这么多的重臣与朕一起学狗叫吧?”皇上此刻是真的怒了,虽然仍就害怕凤阑绝,但是心知,此刻若是再一味的退让,只怕真的要学狗叫了。

“王爷,本相真的没有污蔑王爷的意思,王爷一身正意凛然,自然是不会做出那样的事情,本相相信,这朝中所有的大臣也都相信。”丞相的脸上已经明显的多了几分害怕,连连的说道,声音中已经多了几分恳求。

依琴暗暗的吞了口口水,一双眸子极力的圆睁,目瞪口呆的望着自家的主子。

其实,上官云端就是来借她的床用一下,她想,那人肯定没那么快离开,她也不知道那人什么时候离开,所以为了保险起见,她还是多待一会的好。

她可不会一厢情愿的认为那人已经离开了,因为她知道,他绝对是那种不达目的绝不放弃的人。

以前南宫雪可是没少欺负上官云端,而且还差点害死她,这次利用她一下,也不过分。

这有可能是那个女人的金蝉脱壳,也有可能是她的调虎离山,当然也有可能她真的是南宫家的小姐,只是吩咐丫头出去买东西。

“是。”外面几个丫头都纷纷恭敬的应着。有两个丫头向前扶着南宫雪。出了院子……

只是,上官云端看到月儿脸上那鲜明的五指印,以及唇角渗出的血丝,微垂的眸子中隐过几分寒意。

“虽然还不曾成亲,但是,本王妃已经是绝王选中的王妃,你竟然当众污蔑本王妃,而且还鼓动大家脑事,该当何罪?”上官云端也根本就没有跟他开口的机会,突然沉声喊着。

“那么你爱过吗?”上官云端再次开口,打断了她的话,但是却并没有追究她的口出不敬。

而她只感觉到此刻自己的胸口似乎有着一种什么要冲出来般,竟然有些控制不住了,快要发狂了。

“没有太上皇的旨意,任何人都不准进宫。”一个侍卫一脸生硬的将上官云端的轿子拦了下来。

等到那两个宫女从她们的隐藏的地方经过时,上官云端与凤忆希同时冲了出去,一人捂住了一个宫女的嘴,将她拉回到刚刚藏身的地方。

王妃其实完全可以命令她们,根本就不必跟她们商量,但是王妃现在,却在征求着她的意思,她们还有什么理由拒绝呢。

“希望如此,我们快点去看看吧。”凤忆希却仍就不放心,有些急切的向着皇后的宫院走去。

“母后,我想借这个机会,进太上皇的寝宫去看一下,或者能够发现点什么。”

她是一个母亲,有着一个母亲最伟大,最无私的爱,她可以不要那的荣华富贵,她可以放弃一切,但是,却不能让自己的孩子受到伤害。

太上皇突然反握住了上官云端的手,很紧,很紧,紧的不像是一个八十岁的老人,更不像一个重病虚弱的老人。

听到凤阑绝的问话,便纷纷的望向床上的太上皇的,等待着他的回答。

那略略带笑的声音中似乎带着几分纵容,只是,没有人知道,他此刻的心中,到底是什么样的心情。

只是,丞相大人的眸子却是微微的眯起,眸子深处快速的隐过几分深思。

一行人,很快到了郊外,上官云端看到前面的景色,快速的飞跑了过去,看到面前山水环绕的美丽的景色,不由的一脸陶醉地说道,“好美呀,真的好美呀。”在现代,可是很难看到这般天然的景色了。

只是凤阑锐一个大男人,若是给她下那种毒,会不会太过变态了些?她一直觉的,能够给她下那种的毒,会是一个女人,而且应该会是一个对凤阑绝有感情的女人。

“是豹头,属下让他去跟踪绝王的,难道有情况。”凤阑锐不曾开口,书房中的那个侍卫,突然惊声说道。“对了,我刚刚好像听到,谁要把你赶出去?!敢赶我的人,希望这后果,他能承受的起。”明明是赤果果的威胁,他却仍就是一脸的轻笑,一脸温柔的望着她,而那声音亦如刚刚的那般轻柔。

“那本丞相就放心了,有些刁民,若是故意闹事,可万万不能轻饶。”丞相大人冷冷的扫了上官云端一眼,意有所指地说道。

不过,好在,夜无痕到目前之止,应该还不知道,她就是上官云端,夜无痕终于将目光从上官云端的身上移动,望向尚书大人,冷声吩咐道,“那就继续吧?”

而那针,很显然,先前就是对着那个丫头的方位的,而那丫头刚刚被打伤了,又不可能移动太大的位置。

当时,他也是在场的,所以,那几个侍卫,根本就没有动手的机会,不可能是他们发动的那弓弩的。

“属下会让人暗中监视刚刚那几个侍卫。”隐还真是凤阑绝肚子里的蛔虫,听到凤阑绝的话后,便随即低声说道。

“奴婢,奴婢不怕……”那丫头倒也十分的乖巧,听到上官云端的话,小声的说道,只是那微微发颤的声音,却泄露了她此刻心底的害怕。

毕竟审这个丫头是假的,想要找到那背后的真凶才是真的,这一次,凤阑绝就是想要把敌人的注意力,引到尚书大人的身上,他们才有更多的机会,找出破绽。

她已经把话说到了这种份上,上官云端知道自己已经没有选择的余地了,便只能拿过她手上的衣服,心中却在暗暗想着,最好是这件衣服不合身。

因为,她深知,这个女人背后的那人,不是她能惹的起的,而且,她也只有去了大殿,才有可能知道那人是谁,是何目的。

他慢慢的踏步走来,那淡淡的阳光映在他的背上,神彩风扬中更多了几分飘逸,那绝世的容貌,配着那淡淡的轻笑,瞬间便让世间万物黯然失色,偏偏那如仙的飘逸却丝毫都不影响他那天生的霸气。

好,很好,凤阑绝……

她知道,娘亲的死肯定是跟老夫人有关的,就算当年的事情,不是她的阴谋,但是娘亲绝对是被她逼死的,所以她不会那么轻易放过她的。

她此刻的声音,仍就极为的轻缓,但是那话语却是让人毛骨竦然的惊颤。

话语微顿,她突然的望向夜无痕,问道,“王爷,府中有狗吗?”

“好了,不要再说了。”凤阑绝却是快速的打断了她的话,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还沉声解释道,“成亲的日子,可以再延缓几天,这事,本王会跟父皇与母后说的。”

不管上官凌雨犯下了什么样的错,毕竟是他的女儿呀,做为了父亲的他,怎么能够不心疼呀,那就是本能的爱。

“来人,将她的舌头给本王割了。”只是,恰恰在此时,夜无痕却突然冷声命令道。他不会再让这个女人这么骂云儿。不过,他也不会让这个狠毒的女人这么轻易的死了。

他先前说,会让她生不如死,她知道,他绝对做的到,所以,她现在,真的想直接死了算了,不要再受那无尽的折磨。

他们痛恨上官凌雨的残忍,都想要处置上官凌雨,但是却不能不顾及上官傲天。

凤阑绝的眉角微蹙,看到没有看她一眼,只是,专注的望着上官云端,他要的人,从来就只有一个,而他从来就没有想过要选,而是从一开始就认定了她。

他现在总算看明白了,这将军府中,除了上官傲天,没有一个人是向着她的,不难想像的出,以前的她在这将军府中,特别是上官傲天不在府中的时候,肯定受了很多委屈。

“是。”那个侍卫恭敬的应着,然后一只手,快速的伸向上官凌雨的几个重要的穴位,然后回道,“回王爷,她的确会武功。”

老夫人也是惊的全身轻颤,满脸的沉痛,却又带着几分怒火,突然的转向上官傲天,“傲儿,你好狠心,好糊涂呀,雨儿可是你的亲生女儿呀,你为了上官云端那个野种,竟然连自己的亲生女儿都不顾。你,你?”

死人有什么可怕的,更何况她又没有做亏心事,就算真有鬼也不会来找她。

“小,小姐……还是先……”月儿也不由的愣住,一脸错愕的望着上官云端,王爷让小姐过去,小姐不马上过去,要是王爷怪罪下来,“好饿,好饿,我要吃东西。”上官云端一脸恼怒的打断了月儿的话,极为无理的吼道。

“好,好,月儿马上去准备吃的。”月儿终究还是抵不过自家小姐,连连的答应着,便出了门,去准备去了。

“哼,你违抗王爷的命令,还敢打我,看我不去告诉王爷,你等着。”那丫头一脸的凶狠,气冲冲的吼完,便快速的离开。

而那些原本虽然为上官云端暗暗紧张,却是认定上官云端不会赢的大臣们更是一个个惊的目瞪口呆,特别是丞相与严大人,他们一个正看着那本书,而另一个早已经将那书上的内容牢记脑中,所以,他们最清楚上官云端背的情况。

她的双眸微微的一闪,然后示意站在她身边一人小宫女为她倒茶,那小宫女原本也正听的专注,刚开始并没有注意到她的示意,她只能拉了那个宫女一下,再次示意那宫女给她倒茶。

她的牙齿紧咬,狠不得将上官云端咬碎了,吞下肚子。

凤阑绝的心中微微的多了几分欣喜,按她所说的,那么她现在已经爱上他了?

她说爱了,就一定是爱了。

上官云端听到她的话,心中有些微怒,这个朝代的女人真的是悲哀,连自己都看不起自己吗?

这个朝代,因为从小的教育,女人是不能顶撞自己的夫君的,夫君说什么,说是什么,不管是对的,还是错的,你都只能应着,所以,一个男人跟自己的妻子,特别是一个胆子懦弱的妻子说话间,的确像是有自言自语的。

“哈哈哈。”凤阑绝突然的放声大笑,那笑声没有丝毫的掩饰,极为的爽朗,极为的开心,一直传出很远,很远。

只是,那不是他的脸皮后,而是他的诚意。

只是,那些抬轿子的人,却突然的感觉到一股猛然升起的冷意,似乎还带着几分杀意。

只是,这笑声传到某些人人的耳中,却不是那么回事,后面的轿子中的人,此刻只怕快要气炸了。

“我的唇上根本就没有涂唇红,月儿是清楚的,而你却知道,你还想狡辩?”上官云端扣着她的手腕的手猛然的用力,冷冷的笑道。

却没有想到,上官凌雨的目的竟然是想要偷梁换柱。做了两件一模一样的嫁衣。整个皇宫中,却是一片冷清,连个宫女都没有看到。

“太上皇病重,所以皇上与皇后都守在泰和殿。”那个太监小声的解释着。

“回皇上,太上皇只怕撑不了多久了。”刚刚为太上皇检查过的太医走到了皇上的面前,低声说道。

所以,二皇子这么多年来,一直想要争夺这太子之位,当然其它的皇子也都明争暗斗。

只是,听到突然推开的房门,她快速的转眸望去,看来突然闯进来的,而且还是一脸呆愣,似乎还有些惊愕的凤阑绝时。

她的眉角微微的轻挑,脸上多了几分疑惑,不由的脱口问道,“你怎么来了?”

这么晚了,他怎么会来了?而且还这么直接的闯进她的房间?

直到她快要透不气来,整张脸都微微的涨红时,他才放开了她,似乎还有不解气吧,再次在她的唇上轻咬了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