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舍不得放不下 > 第24章:亲贤远佞

第24章:亲贤远佞

舍不得放不下 | 作者:沈纾帆| 更新时间:2019-09-02

可看看人家王守仁,看看方继藩的弟子。

每一个人,拿着这计划书,拼命的研究。

于是忙是拜倒在地,惶恐不安的道:“这……这……”

这些人哪怕是臣服了,也是牛气的很,脾气还大,总是咋咋呼呼,觉得自己如何如何勇猛,瞧不起大明的文弱风气。

对他而言,眼前的这个皇帝,不过是瓮中之鳖,和自己相比,一根手指头都及不上。

墨镜遮住了王守仁半张脸。

方继藩:“……”

弘治皇帝一笑,朝萧敬看了一眼。

王守仁想了想,摇头:“哪怕是礼部愿意更改,只怕陛下,也未必愿意,恩师,陛下极看重此事,他要展现我大明的威严,也要展现我大明也有如盛唐时的胸襟,有怀柔的手段,若是将这些部族的首领,隔绝开,陛下只怕心中不喜。”

方继藩道:“倭语和鞑靼语呢?”

弘治皇帝吁了口气。

“就是那个身家千万纹银的王老爷啊。”

人们啧啧称其。

这王不仕老爷,他如此高调,生怕别人不知他有钱似得,这样真的好吗?是不是太高调了。

可现在,看到王不仕来了,许多人心里有了底气。

小宦官忙是下了金銮,小心翼翼的捏着墨镜送到弘治皇帝面前。

他愉快的从袖里,掏出几副墨镜来:“儿臣随身带着三款,这一副,叫蛤蟆镜……”取了两个夸张镜面的墨镜,方继藩随手戴上,笑嘻嘻的道:“陛下且看,是不是十分适合儿臣的气质?”

“还有那脖子上的链子,金灿灿,眼睛要晃瞎了。”

邓健这时端来了茶水,开口想要解释:“老爷,这茶水乃是……”

方继藩所提及到的后果,令他有些食不甘味。

他信奉的是人无远虑必有近忧,一想到如此,便觉得自己的头发都要愁白了。

“元朝的时候,蒙古人对于商贾颇为放任,尤其是回商,更是大行其道,他们遇到了灾年,就联合士绅,囤货举奇,兼并土地,且个个绫罗绸缎,蓄养的家仆,数千上万,数不尽的珍宝,糜烂在他们的仓库里,而寻常百姓,却要承担沉重的徭役,一遇天灾,便是颗粒无收,最后沦为奴隶,这也是为何,莫道石人一只眼、跳动黄河天下反的原因。

这做皇帝的,要杀人头容易,可是要让人掏出银子来,却是难上加难。

转悠了老半天,才寻到了西山,见着了方继藩。

方继藩森森然的瞪着他,一字一句的顿道。

股票的涨跌,本就和铁路的修建和未来的运营息息相关。

干爷爷的恩情,赛过咱的亲爷爷。

王文玉见过金刚石。

而这铁路,则是以京师为中心,向外辐射。

虽然绝大多数人,家境还算殷实,可这单单买房一项,就几乎把大家的家底清空了。更不必说,还有那该死的房贷了,压得大家,透不过气来。

这种敬畏,比之那些叽叽歪歪的翰林们,更加透彻。

“一边儿去,我回京,是办大事,你们这些妇人,别碍事儿。”

弘治皇帝倒吸了一口凉气。

卧槽……

“儿臣知道,儿臣恭喜陛下,陛下的眼光真好。”方继藩钦佩的道。

只是这外行厂……

这王不仕乃是财经专家……偏偏,他和刘文善不同,刘文善乃是方继藩的门生,若是牵涉到方继藩的事,弘治皇帝更倾向于,向王不仕问策。

“此时,这富商和寻常百姓,手里捏着银子,却不知该如何是好,陛下……臣以为,齐国公和欧阳志所推出的这个,倒是有几分意思。现在人人都知道,投资生产,是有利可图的,因而不少的富商,都愿意将银子投入进作坊里,与人分红。只是可惜……这里头有两个问题,其一,是投资作坊,需要足够的财力,没有几千几万两银子,是不敢去想象的。其二,易引起纠纷。这铁路局,却将股份和分红,直接放到了台面上,任人去购买,十两银子,可以买十股,一百两银子,也可以买,若是有十万、五十万两的……更不必说了,可谓是老少咸宜,大小同吃。买的人多了,便可共同分担风险,而与此同时,大家买了这股,便可支持保定府将铁路修建下去,保定府修通了路,带来了便利,使无数的匠人,可以得到薪俸,无数的作坊,有了订单;而将来若是铁路能够盈利,又可使这些购买了股份之人牟利,这是一举数得,于国于民,都有诺大的好处。”

杨彪大手一拍,安慰他:“不要害怕,一般情况,死不了的。”

朱厚照忙道:“快,快坠落,本宫寻寻他去哪儿了。”

紧接着,所有人又开始散开,开始寻找着刘瑾的踪迹。

弘治皇帝眼睛一亮:“说来听听。”

弘治皇帝:“……”

在这里,颇有几分佛朗机的风情。

于是,血水开始泊泊的顺着手腕流出。

紧接着,一个衣衫褴褛的人匆匆进来,是王不仕。

那位公爵觉得头已有些眩晕了。

欧阳志带着一群人,拼了命,如履薄冰的摸索着,他们在走的,是一条从未走过的路。

本来以为,太子殿下会越来越疏远他,这样自己就成了殿下身边的放心人。

第二章送到,今天争取五更吧,求保底月票。这刘家管家尴尬的点点头:“是。”

刘管事便行了礼,还想说什么,欲言又止。

两个儿子乖乖的道:“是。”

反而在宫里,更能静下心来,好好的读书学习了。

他似乎觉得有些粗俗,便忙是噤声,良久,才道:“那狂风,甚至可以将人刮起来,一到了夜里,再厚实的褥子,也抵不住严寒,这一路,两千余人,就冻死冻伤了七八个,至于那所谓的黄金洲,更是遥不可及,卑下人等,自是劝说王文玉,不可再走了,再走,咱们,可都要死在那里,陛下,非是卑下畏死,只是……这根本就是一条死路啊。那王先生,手指头,都冻掉了一截,却还是固执的很,说是……一定快了……快了……就要快到了,卑下不敢隐瞒,卑下和王先生,发生了争执,最终,卑下……卑下……”

“朕知道了。”弘治皇帝道:“卿知难而退,自去兵部,请兵部处置吧。”

这个王文玉,当初还曾在科学院里当值。

“呀……”

刘家人……这是自己找死啊。

自己的女儿,竟当真有这样的本事,是了,我梁储的女儿,当然非同一般。

若是在后世,一个大夫,不但需要系统的学习,想要寻到给人治病或是手术的机会,对于一个经验不足的人而言,是极难得的事。

方继藩,终究是一个有良心的人啊,他心里只有苍生社稷,断然不会,真去害一个女子的名节。

刘健、李东阳、谢迁三人道:“臣不敢冒昧,自是陛下圣裁。”

弘治皇帝便抬着头,不禁道:“朕是左右为难,只是徒呼奈何啊,朕若是言而无信,天家威严,荡然无存。朕若是违逆祖宗之法,此例一开,只恐后世子孙效尤,无功不封爵,异姓不封王,这是我朝定律,就怕开了这个先河啊。”

他抚案,目光落在方继藩身上:“方卿家,可有主意?”

他与刘健等人对视一眼。

方继藩道:“殿下以为呢?不然,朝廷要钦天监做什么?”

这也是她们在闺房之中,永远都体会不到的。

萧敬乖巧的跟着张皇后,给张皇后递了一盏茶。

张皇后有些印象。

张皇后朝他轻声说道:“将刘家这位青年才俊,诏来,明日清早,预备见驾。”

只是遗憾的是,这梁家之女,居然如此伤风败俗,虽然梁家身份高贵,可对于诗书传家的刘家而言,却不得不忍痛割爱了,刘家是体面人,无法容纳那样的女子,何况,自己在都察院里公干,乃是清流,万万不可自己的名声,有所毁伤。

在见了梁储目光投来的一刻,刘文华立即将自己的目光,错开去,对梁储,视而不见。

因为……太皇太后确实已停止了呼吸。

可是……

梁如莹倒也爽气,上前将弘治皇帝推挤到了一边,边道:“无关人等,还请让开!”

这时,天色已经很晚了,萧敬蹑手蹑脚的进来,给弘治皇帝点了灯,弘治皇帝便将这章程轻轻一合,搁置到了一边。对萧敬道:“萧伴伴,张皇后那儿,好吗?”

这宦官匆匆道:“陛下,方才,太皇太后娘娘觉得心疼的厉害,好端端的,突然就不省人事了。陛下……”

在她看来,要将一个知识点记牢,单靠背诵是不成的,需动笔去写,如此,才可记忆深刻。

好了,言尽于此,你们行囊都收拾好了吧,我送你们入宫。”

马车滚滚,就在此时,梁如莹的身躯顿时定格住了。

两个兄长也急的满头是汗,不断的推开,那些拥挤的人群。

方继藩也是头皮发麻,几个护卫已是警惕起来,正要打马,将人打开。

梁储好歹也是吏部左侍郎,为天官副手,未来前途,不可限量,是将来入阁拜相的热门人选,这样的人,位高权重,且有着远大的前途,注定要名垂青史,可现在……哪里有半分大臣的气度,只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中年人,显得苍老,无力,什么读书人的斯文,什么高位者的威严,此刻一扫而空。

紧接着,便是让她们进行坐馆。

“你没听到外头的流言蜚语?”朱厚照同情的看着方继藩。

至年前,方继藩上了奏疏,大抵是说,女医已有小成,可以入宫值守了。

这一下子,许多人炸了。

哼!

女婿来了,弘治皇帝的脸上,红润了不少。

…………

黄金洲就在眼前,相隔万里之外,非大忠、大智、大勇之人,不得镇守,新津郡王方景隆,承列祖列宗之命,镇守黄金洲,此为大明万年太平之根本……

西山足彩,现在可谓是门庭若市,这玩意价格便宜,花不了几个钱,却也让自己枯燥的生活里,多几分乐趣。

周刊的编撰美滋滋的得了文章,低头一看,却是一愣。

卧槽……

之所以欣赏,在于这梁如莹有一个有趣的灵魂,她比其他的女医,胆子都大一些,也极聪敏,比别人学的更快,凡事都能举一反三,心灵手巧。

他穿着冕服,行动笨拙,待又行过大礼,而后,率百官至东配殿,东配殿里,香火鼎盛,弘治皇帝目光,落在了方景隆的神位上。

“齐国公只是性子暴躁而已,并非十恶不赦,他若非脑疾,想来,不至如此。我瞧他不发病时,还是挺和气的。”

天大的事,有祭祀重要,冲撞了祭祀,这可不是闹着玩的,里头是什么场合,岂容闲杂人等乱闯。

李东阳皱眉,这通政司,怎么这么没有规矩。

这一看……

在幻海浮沉中,混了大半辈子,没遇到过这样的事啊。

李东阳随即,将纸卷蹑手蹑脚的塞进了刘健的手里。

刘健和李东阳心里只是苦笑,他们当然知道这个后果,二人拜倒:“陛下,臣……得急奏……”

人……活了。

刘健忙是取出了羊皮卷儿,上前:“陛下请看,这是送黄金洲送来的快报。”

接着,他眉头皱起来:“刘卿,你怎么看待?”

弘治皇帝便背着手,开始在殿中踱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