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舍不得放不下 > 第23章:赏心乐事

第23章:赏心乐事

舍不得放不下 | 作者:沈纾帆| 更新时间:2019-09-02

“鸾儿是清白的,云儿是我的女儿。”上官傲天的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然后再次一字一字慢慢的说道,声音中,没有丝毫的犹豫,更没有因为老夫人的有任何的怀疑与动摇。

所以,他原本是打算事后找个机会,将上官凌雨解决掉的。虽然那看起来,似乎有些不太光明磊落,但是却是最好的结果。

那个侍卫没有再阻拦,而是又带了几个侍卫,跟在上官云端的后面,保护上官云端。

那个女人看到那个侍卫离开后,自然更是害怕,便突然的转身,向着外面跑去。

突然记起,先前太上皇便说身体有些不舒服,早些离开了,只怕就是因为此事。

“恩,好香呀。”她把花微微的靠近鼻子,闻了一下,一脸陶醉的说道,然后望向那女孩,轻笑道,“小妹妹,谢谢你。”

双眸再次望向那些不断涌上来的百姓,脸上更多了几分激动,再次说道,“看百姓们都这般的积极,说不定真的能把皇兄超了呢。赢过皇兄呀,那是多么让人激动的事呀。”

“曾经的花前月下,曾经的甜言蜜语,曾经的柔情缠绵,难道你就真的全部忘记了吗?”那女子此刻的情绪似乎微微的变的有些激动,声音也不由的提高了几分,只是,却更多了那种让人情动的心痛。

上官云端再次的愣住,今天晚上的凤阑绝真的好奇怪,先前的没有任何的反应,到后来的模棱两可,再到现在的怒吼?

这次的声音,已经没有了先前的轻柔,音量提高了些许,声音中,似乎多了几分怒意。

“回皇上,刚刚印出来,今天微臣带来了一本就是想要让皇上过目的,刚刚进宫的路上,跟丞相大人听过这件事。”严大人站起身,沉声回答,他这回答,可以说是极为的圆滑,既解释了丞相为何知道的原因,又说明了,他今天就是来禀报此事的。

凤阑绝看到上官云端那轻松,随意的神情,而且,看到她竟然又翻过了一面,不由的微愣,他虽然知道她的聪明,但是却也不敢相信,她竟然聪明到这种地步,竟然过目不忘?

“皇嫂就记住了,这是事实,你输了就是输了,就不要再找借口了……”凤忆希瞪了蓝岚一眼,愤愤地说道。

双眸微微的抬了一下,她的唇微动,一字一字沉声道,“对不起,本王妃那没个兴趣,所以只能扫了公主的兴致了。”

只是,恰恰在此时,上官云端突然再次开口说道。

就那么直接的坐了上去。

门外的护卫认的凤阑绝,所以犹豫了一下,并没有阻拦,而是连连的进去禀报,只是,这位公主却已经紧跟着人家闯进去了。

老夫人听到凤忆希的话,完全的惊住,这丫头竟然是凤月国的公主,那她刚刚。

“恭喜绝王。”夜无痕直接的走到了凤阑绝的面前,沉声说道,一句恭喜,便也完全的表明了他的态度。

难道她是南宫世家的人?

上官云端进了王府,直接的走进了一个院子,院子里,到处弥漫着花香,极为的幽,一看就不像是男人的住所。

皇上的命令,谁敢违抗,只不过三两下,王府的大门便被撞开了。

秦思柔的眸子中,慢慢的盈满了泪水。

只是,想到皇兄都要娶王妃了,她的心中,更多了几分凄凉,就连皇兄都找到自己喜欢的人了,但是自己呢,喜欢这么多年,疯狂的追了这么多年的男人,今天却突然发现,这一切,都只是自己的奢望,那个男人的心中,根本就没有一点点她的位置。

还真是可悲,可笑呀。

那时候,很甜蜜,很幸福,那怕那只是个梦,但是这一刻,她的心中,却只有痛,或者,在这之前,她一直都有着这样的梦,特别是在两年前,但是,那美好的梦,却在两年前,让他毁了,这两年来,她每次都是哭着醒来的。

“王爷是真心的要娶,所以,我必须要嫁?”凤忆希自然感觉到他那些许的不满,心中不由的暗暗的冷笑。声音中也多了几分嘲讽。

双眸微转时,恰恰看到夜无痕与叶寒正向着这边走来。

皇后想要害她,还想要置身事外,那有那么好的事呀。既然要玩,就不如大点玩。

这个女人根本就是傻到家了,还说什么装傻?而且,仅仅是这雪凝,便证明,这茶跟她没有关系,她是绝对不会有雪凝的。

而且,看到此刻李贵妃与夜无志一身狼狈,衣衫不整的样子,便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了。

而且这古代有一种说法,若是错了这时辰,就不吉利了。

而皇上的脸色也微微的缓和了些许,只是却再次沉声道,“朕问你们话呢,为何不回答?”

“你们说没人指使?”太上皇也不指望皇上了,望向那几个黑衣人,冷声问道,声音不是很大,但是却让那几个黑衣人纷纷的惊滞。

只是,老夫人怎么都没有想到,事情的发展完全的出乎她的意料之外,当然,也是出乎所有的人意料之外。

上官云端的双眸微沉,唇角微微的扯出一丝冷笑,今天算她们运气好,她不想跟她们计较,不过这笔帐,她会好好的记的,有机会,她会一一讨回来。

叶寒再次的愕然了,这个女人到底是怎么想的?她的脑子到底正不正常呀。

这个男人,不会是为了她报打不平吧?

他原本是抱着很大的决心去抢亲的,却没有想到,抢回来的竟然是假的,而在她最危急的时刻,是凤阑绝救出了她,而不是他。

只是,恰恰在此时,床上的上官云端突然微微的动了一下,虽然很轻微,但是一直紧紧地盯着她的凤阑绝还是发现了,不由的急声喊道,“云端,云端。”

以前,她冷漠对他的时候会喊他绝王,而每次生气或者着急的时候,她会喊他凤阑绝,他怎么都想不到,她这次醒来,竟然会喊他绝,而且,还是一脸的轻笑。

“累了,去休息一下,行吗?”秦思柔一脸无辜的望向他,心中却更多了几分好笑,这个男人,有时候真的挺可爱的。

他若是现在进宫,再将太上皇控制了,就算那些大臣都帮着凤阑绝,也不敢违抗太上皇的命令呀。

原先站在他身边的那个侍卫自然是快速的跟了上去,而其它的侍卫看到凤阑锐竟然离开了轮椅,而且还会武功,一个个都纷纷的惊住,回过神后,才急急的跟了上去。

而且,他有一点仍就不太明白,凤阑绝明明一直都十分的相信他,而且因为当年的事情,一直觉的愧疚他,凤阑绝怎么会突然的怀疑到他的身上。甚至突然来查他?

“那天起,我开始习武,目的只有一个,就是保护你,其实,我从来没有想过奢望得到你的青睐,我只要能够守在你的身边就可以了。”

“不,小晚,这一次,我一定要说。”果然如上官云端所料的,他一脸坚持地说道。

二夫人很快便被带来了,她一进房间,看到那个男人时,脸色便瞬间的僵的惨白,很显然意识到了什么,只是,却仍就存着一点侥幸心理,只是望了那个男人一眼后,便快速的转开了眸子。

二夫人的眸子这才再次的望向那个男人,那个男人的眸子中有着几分愧疚,更有着太多的心疼。

“你还敢要我相信你,难不成我被你骗了这么多年,还没被骗够吗,我是瞎了眼,才会相信你,哼。”老夫人微微的冷哼,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再次怒声道,“没有想到,霜儿跟雨儿,才是你跟别的男人生的野种,而鸾儿才是被冤枉的,当年,我不应该相信了你,害死了鸾儿。”

这么多年,他真的累了,人累,心更累,或者说,心已经死了吧。

“小晚,你?”那个男人的身子微微的一僵,原本脸上的欣喜也快速的隐去,特别是在对上二夫人一脸的愤恨时,身子更是愈加的绷紧。

“你,都是你,都是你害的。”二夫人听到他的话,脸上更多了几分狠绝,一只手指着他,狠声说道。

众人惊滞,万万没有想到,这个二夫人竟然会这么狠的,那个男人那么的对她,她竟然忍心杀了他。

如今这局面,便明显的对玉儿不利了,看来,他倒是小看了这小子了。

她的眸子,慢慢的转向刚刚凤阑绝与上官云端离去的方向,月光下,一脸的宁静,不带半点的怒,也没有半点愤,似乎刚刚的一幕只是过眼浮云。

而且他说的这叫什么话?什么叫做她刚利用完了他,就一脚将他踹了。这话怎么听,怎么别扭,明明是他自己硬要跟着的。

上官云端的唇角微勾,双眸微微的眯了一下,但是仍就什么都没有说,而是继续打开了下一张。

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再次望向叶寒,略带担心地说道,“对了,云儿她最近身子有些弱,什么都吃不下,看到东西就恶心,还请叶神医想个法子。”

现在,最重要的是想办法摆脱暗处的那人。

她可不会一厢情愿的认为那人已经离开了,因为她知道,他绝对是那种不达目的绝不放弃的人。

她不可能在他没有离开前出去,因为,她知道他的眼睛太毒,就算她再怎么伪装,都瞒不过他。

两个人顿时扭打在了一起,正应了仇人见面,分外眼红那句古话,此刻两个人可是丝毫都不留情,都狠不得将对方置于死地。

有那么一瞬间,似乎都不自觉的想要臣服于她。

而此刻那些百姓也是完全的被惊住,望向上官云端的眸子中都多了几分畏惧,这样的气场,只怕要胜过那些男子。

或者,也只有这种魄力的女子才能够配的上绝王。

“来人,将那个捣乱之人,给本王妃拿下。”上官云端的眸子仍就直直地望向刚刚顶撞她的那个男子,看到那男子神情间的害怕,心中暗暗冷笑,突然对着身边的侍卫命令道。

“是谁规定的,女人嫁过人,被休后,就没有权利再追求真爱了?”上官云端的眉角微蹙,一双眸子再次扫过全场的人,一字一字坚定地说道。

所以,虽然此刻那些侍卫是在执行着太上皇的命令,却也不敢得罪了上官云端,弄不好,她就是将来的皇后呢。

另一个宫女年纪小一些,不过看到自己的同伴似乎并不害怕了,便也松了一口气。

那些侍卫见两个宫女带着一个卖菜,都没有太在意,也没有过多的检查,便放她们进去了。

想到此处,上官云端微微的扫了一个冷颤,不敢再想下去了,不行,她不能让太上皇有危险,绝对不能。

她的神情间,微微的多了几分担心。

“本王答应了云端带她去郊游,本王就先走了。”凤阑绝听到凤阑锐的话,仍就没有太多的反应,仍就一脸平静的说道,话一说完,没有等到凤阑锐开口,便直接的转身离开。

这么多年,他走过的地方不少,有很多地方的风景比这儿更上美上几分,他一定要带她一起去看看。

“怎么样,今天他又去哪儿玩去了?”此刻坐在轮椅时的凤阑锐一脸的阴冷与狠绝,此刻书房中,没有外人,只有他最信的过的侍卫,他也不必再伪装了。

“好。”上官云端自然是连连答应,她知道,这已经是尚书大人最大的妥协,而十人对她而言,也足够了。心中对他也多了几分感激,没想到,这个人的用处倒是不小。

看到公堂上的情况,微滞,一双眸子望向上官云端时,漫过嗜血的狠绝,只是在看到凤阑绝时,似乎有着些许的诧异。

凤阑绝一脸灿烂的轻笑,他自然知道夜无痕已经认出了他,便也不再隐瞒了,只是他那刻意的话,却将上官云端的身份称的更加玄乎。

凤阑绝仍就唇角带笑,神色未变,只是心中也有些好奇,她接下来,到底会怎么做?此刻的她只怕已经被吓的魂飞魄散了,那还顾的上其它呀,此刻她这个时候,也断然不可能会再说谎了。

刚刚,他们根本就没有发现任何异样,还正为王爷的举动感觉到奇怪呢,没有想到,这一眨眼的功夫,这丫头就在他们面前中毒死了。

那些侍卫,连连应着,随即相继离开。

他的眸子中,却更多了几发沉思,是他吩咐隐当时守在密室附近的,连隐都没有发现可疑的人,便证明,那个杀害那丫头的人,当时根本就没有靠近这密室的附近,有可能离这密室很远。

“刚刚那个丫头已经死了,是被人害死的,我们想让你假扮成她的样子,来迷惑敌人,你能配合我们的计划吗?”上官云端再次轻声的解释着。

只是,这选亲马上就要开始了,现在再回去换衣服,怎么都来不及了。

众女子也都想到这一点,纷纷露出或多或少的得意,然后幸灾乐祸的从上官云端的面前走过。

那宫女快速的倒了杯茶,递到了她的面前,上官云端也顾不得其它了,快速的拿过,喝了一口,才将那点心咽了下去。

“奉命,奉谁的命令?”上官云端再次略带疑惑的问道,她是奉了谁的命令。

那宫女见上官云端起身,便向前走去,上官云端也没有再多问,而是跟在她的后面,“你要带我去哪儿?”看她走的方向应该不是去皇后或者去大厅的方向,上官云端再次问道,在这皇宫中,她并不想让其它的人发现她的特别,所以还是极力的伪装着。

她说奉命行事,但是她却知道,绝对不会是奉了皇后的命令,因为皇后此刻根本就没那心思管她的事。

她现在的样子就已经够引人注目了,再让这丫头化个妆,只怕……

“那好吧,时间也差不多了,请上官小姐跟我去大殿吧。”那宫女也不再勉强她,顺着她的意思说道。

“绝王到。”

她刚想要骂贱人,只是,在对上上官傲天投过来的那冰冷的眸子中,不得不改口道,“她的事与我无关。”

凤阑绝在听到老夫人的话时,脸色也是瞬间的阴沉,一双眸子更是猛然的眯起,唇微动,刚想要说什么。

她此刻的声音,仍就极为的轻缓,但是那话语却是让人毛骨竦然的惊颤。

“云端,你没事吧?”凤阑绝走到上官云端的面前,略带担心地问道。

只是站在他身边的凤忆希却是不由的愣住,皇兄平时可是最讨厌这些了,凤月国丞相之女琴技,舞技都十分了得,三番五次的想要在皇兄面前表现,可是皇兄根本不给人家这个面子。

而一想到云儿因为她差点送了性命,他的心中更多了几分痛,同样是他的女儿,手心,手背都是肉,要他怎么做?

“哈哈哈。”上官凌雨突然的大笑出声,那笑声极为的刺耳,极为的恐怖。

“你,你到底做了什么?”上官傲天微微的回神,虽然双腿仍就没有力气,但是却仍就艰难的向前迈去,望向上官凌雨,一脸愤恨,却也一脸沉痛地说道。

他现在总算看明白了,这将军府中,除了上官傲天,没有一个人是向着她的,不难想像的出,以前的她在这将军府中,特别是上官傲天不在府中的时候,肯定受了很多委屈。

“她到底会不会武功,一试便知道。”夜无痕的唇角微扯,望向上官凌雨的眸子中,更多了几分冷意,随后转向一边的侍卫,沉声吩咐道,“给本王检查一下。”

她快速的转向上官傲天,如同抓到了最后的救命稻草般,急急的喊道,“老爷,老爷,你为雨儿求个情吧,雨儿可是你的亲生女儿呀,难不成你真的眼睁睁的看着雨儿被废吗?老爷,臣妾求求你了,你救救雨儿吧。”二夫人一边说,一边哭,她知道,现在只有上官傲天能够救的了雨儿,夜无痕或者会给上官傲天一点面子。

这话,也真亏她说的出,上官凌雨差点害的她没命,她还要为上官凌雨求情?

双眸一亮,突然想起了什么,夜无忧微微靠近夜无痕,一脸神秘地说道,“四哥,听说你昨天晚上捉了夜狐的人,那人怎么不见了,我想应该没有人能够从我伟大英明的四哥中的手中逃走吧?”

“月儿,我快要热死了,我们回去吧,王爷肯定是睡着了,或者是喝醉了,等他醒了会去将军府接我的。”上官云端的声音再次从轿子中传了出来。

上官云端并不在意,看着他离开后,才站起身来,吩咐刚刚走进来的月儿,把地上的血痕清理干净了,然后简单的洗刷了一下,便上床睡觉。

房间内的上官云端暗暗好笑,呵呵,夜无痕还真的来了!好……

对,她是不能捂住上官云端的嘴,不过,她可以……

几个大臣的脸上多了几分失望,或者还多了些许的懊恼,原本王妃说不定可以超的过那蓝城公主的,就算背的跟蓝城的公主一样的多,但是王妃背的却是明显的比蓝城的公主更顺畅。

上官云端却突然伸手按住了她,示意她不必着急。

只是,皇上却显然并不相信她的话,唇角微微的扯出一丝嘲讽,低声道,“好了,先不必说的那么远了,赶紧的背吧,大家都拭目以待等待着结果呢。”

她这次是接着刚刚被蓝岚打扰的地方背的,恰接的一字不差,而且仍就是那般的流畅,不带半点的结巴,甚至没有太长的思索。

似乎那些字就在她的眼前,她是一个字一个字的读出来的。

丞相大人随着上官云端背的,一张一张的翻动着页面,整本书已经翻过了三分之一,到了上官云端刚刚看到的那一面。

上官云端听到她的话,心中有些微怒,这个朝代的女人真的是悲哀,连自己都看不起自己吗?

凤阑绝却是暗暗的摇头,只是唇角的笑却是愈加的浓了几分,这个女人这些话,可以说是句句惊世骇俗,她这不是在明显的鼓动的着女人造男人的反吗?

而与此同时,一个极为幽的阁院中。

一个弹琴之人,却不懂的爱琴。

她身为将军府的大小姐,以前若是不傻,断然没有人敢传她是傻子,所以现在便只有一种可能,就是叶寒医好了她。

那些学武的女子多半都是逼不得已的。

只是,他的声音中,却是满满的笑意。

上官云端暗暗思索着如何让外面的人知道这儿的情形,或者等依琴快点回来,依琴回来后,自然不会管那些吩咐,会直接的进房间。

有段时间,甚至有人暗中传言说当今的皇上,只怕也不是太上皇的。

咳声猛然的止住,一双眸子也闭了起来,而握着上官云端的手也无力的垂下。

她的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再次说道,“你想要维护自己的儿子,也不是这么维护的呀,大家都亲眼看到的事情,岂容的抵赖,别人又不是瞎子。”

“恩,有一点。”上官云端微愣了一下,一点都不谦虚的说道。

“这里面还有毒吗?”凤阑绝知道再跟她继续说下去,也只会是他一个人生气,只是突然想起了另一个问题,低声问道。

“也就是说,他还是想过要对你。所以,脸上的浓妆是在那个时候除去的。”只是,凤阑绝听到她的话时,身子微滞,直直地望着她,沉声道。

他有时候,是真的想不明白这个女人的脑子里装的是什么,难道他表现的还不够真诚吗?

难道,她到现在还以为,他会跟其它的男人一样,在意的会是她的外表吗?

此刻那微微僵滞的身子,还是泄露了他的情绪。

众人莫名其妙的望着她,不知道她在做什么,王爷问她话呢,她怎么数起手指来了。

“王爷,我有一件东西想要送给王爷。”上官云端心下暗暗着急,她明明是想要逃开他,但是却没有想到事情竟然会发展到这种情况。

“是呀,是呀,我还做了很多,若是绝王喜欢,我以后再送绝王。”上官云端见他并没有伸手接,心中微喜,看来,这香囊也让他讨厌。

想了一下,唇角微微的扯出一丝轻笑,然后慢慢的开口道,“对了,这么用膳实在太沉闷了点,不如大家来玩一个游戏。”

上官云端的身边微微一僵,心底深处似乎有着什么突然的被挑动了一下,隐隐的有些轻颤。他竟然这般的纵容她,不管出了什么事,都由他罩着!

“属下不敢。”李勇微怔,连连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