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舍不得放不下 > 第168章:咽苦吐甘

第168章:咽苦吐甘

舍不得放不下 | 作者:沈纾帆| 更新时间:2019-09-02

可又练习了几个月后,易峰发现,自己只能将准备十系融合领域的时间缩短到十息时间,之所以会如此,最重要的原因不是自己对这个过程不熟练,而是自己的魂力修为还不足够。

就这么,梦嫣仙子却是飞快地在易峰的记忆海洋里畅游,易峰的过往也一点点被梦嫣仙子看到,就像是放电影一样清晰。

大鸟的状态比易峰想象的还要严重很多,面对易峰与裂天镰的行为,大鸟除了悲鸣不止外,并没有半分动作,全似失去了气力。

伤势大好,易峰又去了那片海域,想要找那九爪紫金神龙再比斗一次。

不过,愧疚也比不了性命重要,所谓的廉耻在此时根本一文不值,活下去的机会才更加重要。

那些方才向易峰等人扑来的空间波动,此时却是向四周蔓延而去,十几根高大无比的阵旗宛如小树在狂风骤雨之中一般,显得难以支撑太久,随时都可能随风而去。

此番阵法的作用已经不能左右胜局了,一切都悬于两把长剑的拼斗结果上,故而大家的注意力更是被两件长剑所吸引。

十几位帝级高手眼见阵法已经无力为继,在通报了刘一川知道后,便将阵旗收了起来,阵法的威势顿时消失不见,易峰三人的压力也在这一刻化为无形。

刘一川之所以放弃阵法,也是很自信,他自己带着十几位帝级后期高手,以易峰几人目前的状况,绝无可能逃走。

三十年一晃而过,然而修真问道的凌灵仙子却依然芳容不变,依然那般清秀美艳。

凌灵听此,面色一凛,问道:“道友真要杀我侄儿?”

不管怎么说,不杀了那恶毒的公子哥,易峰心中实在不甘!

嘭……

众人见此,已经是有人当即发动,向那密室之中夺去。虽然那三件法宝是奖励前三名的,可大家觉得若是自己能够抢到手,也算是自己的本事。

而且,若是那煞罡星上的老变态来此,应该早认出了自己,肯定会来打个招呼,这个老头早就看到了易峰,却没有一点情绪流露出来,二者很显然不是一个人。

人类一方的祖神为赢得胜利,也付出了比较惨重的代价,目前只有四位祖神化身存在,其中就有了那剑祖,还有一位浑身缭绕黑云的暗黑祖神,与一位手持白色十色光剑的光明祖神,还有一位身形朦胧的令人看不清样子的虚影祖神。

这晚,漫天星斗如激战正酣的棋盘一样,密密麻麻。

以前沙鼠妖有着颇多顾忌,现在见麒炎兄弟都要离开了,自己难道还要傻乎乎的等在这里,继续煎熬着浪费时日?沙鼠妖也不是愚笨之辈,相反它很聪明,它可以听出来,麒炎兄弟所言的离开理由,完全是一厢情愿并未得到主人的应允,但他们就是坚定决心要离开,自己何苦继续等候下去?

连续传送了一段时间,一直都是在神界低级星球上行走,没有遇到强人,也没有遇到什么有意思的事情,易峰与那霞衣女子宛如两粒神界的尘埃一般四处飘荡着。

一段时间过去后,易峰郁闷的发现,想要在茫茫神界之中寻觅到南宫家族实在太难,就算是要找到神界大陆都不简单。问过无数修士,居然没有一个知道神界大陆在哪里的,更别提是南宫家族了。

斩天剑就要削中大个子怪物的肩膀时,那魔剑却是横着挡住了斩天剑,一声铿锵之声顿时传出来。

没有思量太多,易峰的魂力也扑向了丹田,不断涌入剑婴、星辰金丹与九系神灵之力金丹之中,三种能量的暴乱也开始缓缓消敛。

本来易峰就准备要快速离开这里的,见到此番占了上风,便按下心中的惊悸,继续与那黑水玄蛇拼斗,斩天剑则是在沧哴一声剑鸣后飞射而去。

当空那位曾与易峰有过一面之缘的不死主宰,此时展开的双臂合起,那血肉模糊的脸上,隐隐可以看到两片腐肉在颤动,像是嘴巴在念诵咒语一般。

韩烟儿毕竟是有着金丹初期的实力,易峰抱着她也不会使出功力来,故而在感受到易峰大手已经触及自己臀部时,她发力挣脱了出来。

而这千年的时间里,易峰要一直控制火势,对镇天诀中的所有简单的控制禁制都能熟练运用,对那风火两系的珠子也有了更深刻的认识。

小黑从易峰袖口后,身形蓦然变大,受到易峰提醒后,它并没有发出畅快的龙吟声。

行走在灯火辉煌的街道上,寒风更冷。他大爷的,桃花运没有撞上,反倒被美人儿讹诈,吃了那么长时间苦头不说,还赔了一件可能是仙器或神器的玉镯,这事儿闹的实在是让易峰忍不住大骂老天无眼!

来到平时乞丐们聚集的地方,那位邋遢的老乞丐,见了易峰就嚷嚷道:“哇!小子!哪来的这一身衣服,听说你小子今天被请进了凌王府,运道不错呀!”

“去死!”易峰鄙夷地看了一眼一脸意淫的邋遢乞丐,一腔怒火蓬勃而出,忍不住要踹上人家一脚,想要自己在凌灵那里吃的亏从这里找回场子。

想起自己是穿越者,想起了带着自己过来的那把银色小剑,易峰忍不住将之取了出来,放到手心中,默默祈祷道:“我知道你是仙器,哦,不,你是神器!可您老人家把小爷带来,总不会是为了看小爷笑话的吧!求您老行行好吧,赶紧献身,传我神功,盖世神功!”

半晌后,银色巨剑周身竟是有几个大字在环绕飞舞,由于速度太快,易峰却是看不清楚那几个字倒低写的什么。

当易峰再次睁开眼眸时,斩天剑的本体忽然一阵紫光闪耀,没有放出任何剑芒或剑光,却是本体化作流光呼啸而出,而且是边飞边涨,在须臾之间就宛如擎天巨剑一般横扫而出。

“几位师叔与师伯自那一战后,一直都闭关不见客,估计也是一样。”一位看着比较稳重的弟子谨慎地回了一句。

只是让众弟子疑惑的是,到底会有什么事情呢?如今神界自那些年的**后,已经安静了许多日子了,也没有什么大势力突然崛起,更没有什么惊天事件,更是没有什么惊采绝艳的高手出现。难道是要有逆天法宝诞生?可若是有的话,神界应该早有预兆才是。

这个世界的主宰级高手有多么强大,易峰并不清楚,但既然是主神之上,那么实力应该也在天尊之上。易峰虽然是天尊中的超级高手,但也不敢断言自己就能胜过比天尊更高等的修士。

当易峰收回拳头时,炎傲立时疲软下去,身形下坠不到一米便化为一蓬血雾,落得个魂飞魄散的下场!

那朱雀也没有任凭易峰主动攻击,它在一声清越的凤鸣之后,全身火焰猛然高涨,而后一道凝化成为凤凰一般的火浪扑向了易峰。

上一次说是易峰重伤击杀一位仙君,可若是属实的话,那么重伤的易峰也有实力再杀一位仙君,要么就是易峰重伤之后可以快速恢复。这两点,都让大家无比震惊,自然是不敢再行动。就连赤都华府的仙君提议大家集中兵力一起杀敌,也被拒绝。

这一记横扫速度奇快无比,那妖兽大军前锋的千丈宽全部都是小黑尾鞭的攻击范围,只是一记横扫,便是霎时就将扑上来的几百只有着合体期以上修为的妖兽全部震飞。修为稍弱,肉身品质稍低的妖兽,直接就挂掉跌落在当空中。

难怪小黑会化成人形,因为它在本体状态下不能使用法宝,而在人形状态下却可以。

而斩天也给易峰指了一条路,那就是吸收一些天火玉净瓶里的火焰,从头至脚逐步淬炼。被淬炼的部分肯定要受到伤害,但那灵酒却是还可以助他修复受损部位。

要真是动手,易峰可不怕,冷依依本来就干了那么多年强盗,自然也不会怕。

对比极品仙器而言,易峰的肉身品质就显得太过脆弱了。

“看来你们是铁了心在城中动手了?”融城主眯着眼睛问道。

易峰离开不到百息时间,之前追逐六劫散魔的三位散仙就回转,但是,从他们的模样可以看出,与那六劫散魔的争斗似乎没有占到什么便宜,一身战甲都有几处裂开。

可让易峰万万没有想到的是,那神符一边飞驰,一边提聚威势,可刚到半道上,就忽然在一阵空间波动后消失不见。

“呃……你这小子撞了什么大运,居然有了如此实力?”斩天很意外地问道。

易峰虽然很想将韩烟儿留下来,但人家毕竟是父女,就算自己可以不顾及这些,可韩烟儿似乎不愿忤逆自己父亲的意思,易峰也就只能松手了。

“我们现在前进的方向对吗?”韩烟儿又问道。

********

而这只是星辰法则的一种神通体现,接下来的一千年里,立身在这步台阶上,易峰可谓是见识了无数种星辰神通,他那深刻于灵魂记忆中的关于星辰之力的天典书页画面也渐渐由模糊变为清晰,直到最后完全消失。

果然如裂天之前的猜测,这座天宫的主人,即便不是创世级高手,也是天级高手中的佼佼者。

小芙也是怒极了,双臂当即环绕向易峰的另外一只胳膊,强装笑意地道:“夫君,我们俩的关系应该比你和她的关系久远多了吧?”

鉴于此,易峰便开始只用逐风剑诀与季常平争斗,同时也将速度再降半分,保持着比季常平慢了半拍的水准,可每每季常平要击中自己时,易峰就会“狼狈”地躲过去。

拿着令牌,四劫散魔连连告谢后方才出了议事厅。五万极品灵石,对于一位身份平凡的四劫散魔而言,确实是一笔不小的数目。

“没错,是在我这。”没等易峰说完,血焰魔帝就已经开口答道。

血焰魔帝方才的速度,就是斩天都为之惊讶,那中期仙帝几乎是毫无反应的情况下就身首异处。整个过程太快,易峰根本没有看清楚一丝一毫,甚至连方才血焰魔帝是不是用了什么法宝都没有看到,只能目瞪口呆。

可易峰清楚地记得,自己在提到云空天尊时,云邪的表情有点奇怪,而且之后云邪似乎很不愿意与自己多说一句话,又像是有意回避着……

不过,易峰却是不止这么点手段,他抡起斩天剑便对那龙龟发动了星辉剑诀。

“你居然没有在九幽深渊陨落?”班德惊恐失措的问道。

见易峰已经被折磨得差不多了,再闹下去恐怕会出人命,凌灵这才道:“化灵丹价值高昂,用在你这凡人身上委实可惜,不过,在你手腕上有个玉石炼制的手镯,看样子还有点价值,我便以这化灵丹与你交换。如此你便可解除苦痛,我也能够得些补偿。你说可好?”

不过,易峰也是光明磊落之人,很自然地将镇魂神符又收了起来。

仰望半空,天机老者正握着一根歪脖子木杖,一脸冷峻地看着对面不远处的暗黑祖神,虽然身材矮小,却宛如一座万丈神山一般,岿然不动的身姿,令人敬佩之极。

易峰又取出斩天剑,以自己的能量灌注其中,神剑顿时迸发出强烈的威势波动,还真能够劈开那些扑面而来的无色波动。

扫过一眼后,易峰就不得不后退几步,洞穴边上的疾风与高温实在太过强盛。

“这是什么石头?”看了半晌,易峰在心中默默对斩天问道。

元畅被易峰的十系融合领域挤压着全身,感觉有点不自然,扭了扭身子后,回道:“看来易公子是没有心情听我多说废话了,那就直言了吧。易公子,在你于康州城中大发神威时,我被几位天尊请到了别处。”

距离如此之近,自然是谁都能看得清楚谁,又是片刻不到,就有一位看似年轻的雪人族女子有点忐忑地靠近过来,却是被一位同样看似年轻的雪人男子拉住。

由主宰级高手控制的某个神界大陆,一片远古大山之中,有着一片终年被雾气朦胧的山谷,此时山谷上空正电闪雷鸣,一个漆黑的漩涡正在高空飞速旋转。

黑袍老召唤法师此时将易峰弄到了他的住处,就在祭台不远的一个山洞里。

那修士则是冷冷一笑,说道:“你们俩在这个修真界制造出如此祸端来,自然是都要受到惩罚,你如今是我徒儿,为师去了上界自然是会为你说情,至于他嘛,就灭了吧。”

“呵呵,厉害、厉害,居然是一个仙阵,那些人竟然也敢进去,不是找死吗!”斩天在易峰识海里笑着说道。

感受到那战刀的强大气势波动,小芙那轻松中带着笑意的表情凝重了许多,而她的双手之中也蓦然浮现出了一个透着寒气的白色珠子。

一直传送了整整一年时间,期间经过了数百个神界驿星,易峰才算是在花了数十万块神晶后,将各系领域的布置要领弄齐备了,都刻录在玉简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