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舍不得放不下 > 第166章:林寒洞肃

第166章:林寒洞肃

舍不得放不下 | 作者:沈纾帆| 更新时间:2019-09-02

只见,另外一颗银色脑袋露出嘲讽之意,说道:“尔等以为,凭借区区时间源头就可压制住吾”

“没用的,我乃此界掌控者,尔等杀不死我的。”掌控者三千颗脑袋齐齐开口说出这样一句。

拜谢每一个帮助过小妖的兄弟朋友,小妖在此献上最真挚的感谢与祝福。

那个女人显然还是担心会伤到肚子里的孩子,所以不敢太用力挣扎。

“怎么了?不会是连你也不知道吧?”夜无痕没有听到他的回答,忍不住再次问道,身子也愈加的绷紧,若是连叶寒都不知道,那这整个天下,只怕就再没有人知道了,那她会不会有危险?

或者,这是她最后的一点的希望,希望他能够相信她这一点,那怕只是这一点也好。

而且,这样一来,也会彻底的粉碎了蓝岚对他的所有的幻想,也算是一举两得。

向来冷静的她,这一次也不由的惊住了。

而第二方面,她装做一副完全没有听出她就是昨天的那个女人的样子,完全不知道她是谁的样子,暗示着,昨天晚上,凤阑绝根本就没有提起过她,不过,凤阑绝昨天晚上回去后,也的确没怎么提到她。

但是玲妃却不是那种善罢甘休的人,玲妃费尽心机,用尽了一切办法,甚至给他设下的陷阱,让他跳,让他最后,不得不帮着凤阑锐。

只是,他没有想到,他与凤阑锐,最后还是落入了凤阑绝的圈套。

随即快速的转身离开。

“绝,这就是你今天娶的女人吗?”那个轿子里的女人听到上官云端的话后,再次轻声说道,淡淡的声音中,似乎并没有太多的情绪,似乎只是简单的讯问。

而他的那句,从来不会瞒着她,也让她的心中多了几分信任,是的,她是了解凤阑绝的,凤阑绝不是那种乱用情的男子。

“是呀,若是换了一般人,那么短的时间内看都不可能看到那么多,更不要说记了。”另一个大臣也忍不住的惊叹,这样的记忆速度的确是让他们太过惊讶了。

“王爷,那两个丫头买了东西后纷纷回了南宫府。”恰恰在此时,隐用千里传言向他回复道。

他的眸子再次扫过房间内的每个角落,仍就没有发现什么,这才转身,离开。

会不会是凤阑绝的调虎离山之计呢?

“你?”皇上语气,脸上的怒火却快速的满开,一双眸子直直地望向上官云端,狠不得直接的将上官云端给焚烧了。

“是呀,绝王还没有说要如何的鉴定呢,若真是按绝王说的那样,要算出这些数字只怕也不是一时半会的事吧?”皇上再次开口说道,而听到了凤阑绝先前说的规律时,心中便暗暗的松了一口气,这样的问题,任谁都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答出来,更不要说是那个傻子了。

此刻的他的心中的担心可以说是已经完全的放下了,所以,心情也明显的好了很多。

门外的护卫认的凤阑绝,所以犹豫了一下,并没有阻拦,而是连连的进去禀报,只是,这位公主却已经紧跟着人家闯进去了。

上官云端微愣,唇角微微的轻扯了一下,这丫头说话还真是……不过,她也有些奇怪,夜无痕在这个时候来,到底是什么意思?

这儿有主子的朋友?

依琴与流萧此刻已经惊的无话可说的,隐隐的还有些心虚,他们虽然刚刚打劫了张府,但是,这南宫世家可不是一个张府可比的,更何况这性质也不一样的呀。

不是南宫逸,难道是南宫小姐?

“哼。”凤阑锐微微的冷哼,眸子深处更多了几分狠绝,“凤阑绝想用这种掩人耳目的手段来骗朕,朕岂会那么轻易上他的当。”

那一次,母妃受了风寒,加上早就承受不了那样的冰寒,生命危在旦夕。

“王爷是真心的要娶,所以,我必须要嫁?”凤忆希自然感觉到他那些许的不满,心中不由的暗暗的冷笑。声音中也多了几分嘲讽。

皇上的眉头再次的皱起,显然也觉的夜无志说的话有道理。

而与此同时,月儿扶着上官凌雨慢慢的向着外面走去。

“时辰到,请新娘上轿。”恰恰在此时,外面一人突然高声喊道。

“是,所以,她的心中是有你的,既然她心中有你,自然就不是真心要嫁给绝王的,而且,我也已经告诉她,我不是你的女人。”秦思柔按照自己的思绪下了决定。

“柔儿就麻烦神医了。”夜无痕极为客气地跟叶寒打过招呼,便直直地向外走去。

秦思柔微惊,突然想起,在外人的眼中,她可是夜无痕的女人,必须要用这个身份来掩饰自己的真正的身份,遂沉声道,“不管你的事,你不是来看病的吗?干嘛那么多的费话。”

“哈哈哈,好,太好了。”她正在暗暗担心呢,叶寒却突然放声大笑起来,还连连喊好,弄的秦思柔一脸的迷惑。

“呵呵呵,既然绝王特别提到了你,到时候,你只要好好表现,这事情应该就十拿九稳了。”老夫人看到上官凌雨一脸的羞涩,心情终于好了一些,微微的轻笑。

“天呢,见过不要脸的,还没有见过这么不要脸的,她的脸皮到底是什么做的呀……”另有一女人故意大声的惊呼。

“你不会明白的。”秦思柔转向他,看到他脸上的怒火,微愣了一下,随即喃喃地低语。

只要太上皇还没有醒过来,他就能够利用太上皇对付凤阑绝。

凤阑绝听到他的话,脸色也微微的一沉,神情间隐过一丝愧疚,当年,的确是他不小心,遭成了凤阑锐的受伤。

凤阑绝的话语微微的顿住,双眸微转,望向了凤阑锐的双腿,再次微微的一笑,“凤阑锐,你还想要装到什么时候?”

而且,他有一点仍就不太明白,凤阑绝明明一直都十分的相信他,而且因为当年的事情,一直觉的愧疚他,凤阑绝怎么会突然的怀疑到他的身上。甚至突然来查他?

不过,凤阑锐的速度倒是极快,只是一瞬间的功夫,便闪出了房间。

“传本太皇的命令,拿下他,若是反抗,杀。”太上皇再次冷声下着命令,想到他竟然控制了他,让他下旨传位给他。

她一直都感觉看不透夜无痕,猜不出他下一步的动作,但是那人却能够将夜无痕的心思算的这般的准确,而且能够在这短短的时间内,便安排好了一切,果真了得。

那个侍卫虽然被当场捉住,但是脸上却并没有太多的害怕,只有一种义无反顾的绝裂,到底是什么,会让他这般的义无反顾?!

恰恰在此时,秦思柔的身子突然一软,竟然无力的向着地下滑落。

这件事,似乎就这么结束了,只留下那丫头的尸体还僵硬的躺在地上。

而且,二夫人的意思明显是想让他去玷污了娘亲的,但是,他为了二夫人,为了对自己感情的忠诚,竟然没有起丝毫的邪念。

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不由的沉声道,“你不是小晚。”

只有老夫人是一脸的愤怒,一双眸子狠狠的瞪着那个男人,“没有想到,没有想到,我们将军府中,竟然藏着这么一个男人,可恶,真是太可恶了。”

“好了,你不必再说了,你的男人都已经全招了,你现在想抵赖也没有用了。”老夫人怒声打断了她的话,望向她的眸子中更是那快要将她焚烧的怒火,特别是在说到你的男人时,更带着咬牙切齿的愤恨。

难道到了现在,她还不想跟他离开?

这一刻,他的心,完全的死了,冰了,硬了,这么多年的付出,换来的竟然是不配。

“这……”皇上此刻的脸色可以说是难看到了极点,一双眸子中也尽是懊恼,或者还隐着几分狠冷的怒意。

话语在污蔑两个字上刻意的加重的语气。

女人绝美的脸上愈加的漫开几分轻笑,唇角微启,再次一字一字慢慢地说道,“那个女人先前就被夜无痕休过一次,这一次,我会让绝更快的休了她,一个女人,若是被休了两次,不知道还会不会有男人要呢?”

对上她的眸子,凤阑绝的脸上多了几分轻柔,也更多了几分珍惜,揽在她腰上的手,愈加的收紧,似乎想要将她揉进自己的身体内,直直地望着她,再次一字一字慢慢的说道,“云端,我说过,我的人生中只有一个女人,那就是你,今生,今世我娶的,我爱的只有你。”

上官云端展开了第三张。

她的身子本就虚弱,此刻似乎有些经受不住这样的打击,一张脸,更加的惨白,身子似乎也微微的有些摇动。

南宫雪的母亲与上官云端的母亲是堂姐妹,只不过因为关系不怎么好,嫁了人后就没有再走动了,后来上官云端的母亲死后,这事,就更没有人提起过了。

所以南宫雪这张脸与她倒是有着几分相似,特别是那双眼睛更是相似,这也正是,她进南宫雪的房间的最重要原因之一。想来个以假乱真。

刚刚出来的人,是南宫小姐无疑,那么房间内?

月儿便再次移动脚步,走到三夫人的身边,继续奉茶。

只是,蓝岚听到凤忆希的话,再看到凤阑绝的表情,脸色却是更加的难看了几分,大约也知道凤阑绝猜到了她的心思,不由的暗暗懊恼。

这几天,她一直在忙着希儿的事情,凤阑绝也一直在处理她中毒的那件事,所以,她跟凤阑绝除了每天早上去给太上皇请安,陪陪太上皇外,其它的时间,她都没有进宫。

“恩。”上官云端微愣了一下,然后微微点头,这种时候,她的确需要帮忙,而夜无痕是最好的人选,所以,她此刻也就不再跟他客气了。

若是她没有记错的话,这个时候,每天都会有宫女过来接送东西。

今天这种特别的情况下,一般的宫女可能也出来,但是御厨中来接菜的宫女,一定还会来,毕竟,再怎么着,都还要吃饭。

上官云端与凤忆希却是越听越是心惊,那个还真是谨慎,竟然连宫女与太监都不让随便走动,而且发现了还要处死,还好,她们刚刚没有冒然的进去,否则的话,只怕现在可能没命了。

“可是,你现在去那儿,若是被发现,你。”皇后突然的伸手,紧紧的拉住了上官云端的手,似乎生怕,她真的去了,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再次说道,“云儿,母后不求别的,只希望你跟绝儿能够平平安安的,皇位没了不要紧,但是母后不能让你有任何的意外。”

“先不要问那么多了,先按我说的做吧,时间不多了。”上官云端这个时候也不能跟她解释,只是连连的催促着。

“恩,我知道了。”凤忆希连连的应着,只是,望向上官云端的眸子中,却是满满的担心,“皇嫂,真的不要我陪你一起去吗?”

凤阑绝明白他的意思,遂将上官云端拉的更靠近了一些,轻声道,“皇爷爷,就是她,你的孙皇媳。”

那些人,微微的惊住,似乎都微微的缩了一下身子,很显然还是害怕他的。

只是,太上皇却一直不让立太子,还显然是想让凤阑绝当皇上,所以,这么多年,众人对凤阑绝一直都不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