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舍不得放不下 > 第17章:杀鸡吓猴

第17章:杀鸡吓猴

舍不得放不下 | 作者:沈纾帆| 更新时间:2019-09-02

果然,他这话一出,其它的几个人也都跟着催了起来。

说真的,他倒是真的没有想到,她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竟然会这般的主动,补一个洞房之夜,这意思,可是明显的不能再明显了。

夜无绝更加的郁闷,高高的兴奋一下子被熄灭,这小丫头醒的还真是时候呀,这话也真够惊人的。

那时候,她还没有跟北尊大帝相识,公主的身份还没有明确,而且,当时孟冰对长公主是完全的信任的,所以,她当时自然不好说什么。

不要,她的宝儿千万不要出事呀。

她觉的有些不太可能。

他了解父亲的个性,明天父亲肯定会时时的盯着他,不会让他离开他的身边半步的。

所以,他只能今天晚上来了炎武战神。

孟冰猛然的惊住,一双眸子再次微微的圆睁,直直地望着他,一时间,似乎有些回不过神来,嘴然微微动了几下,似乎还想再说什么,但是,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

对李老夫人,她是从心里的尊敬,不仅仅是因为跟李逸风的关系。

孟冰完全的愣住,身子也瞬间的僵住,一双眸子有些错愕地望着李老夫人,唇微张了几下,似乎想要说什么,但是最终却是什么都没有说出来。

而月无双应该刚好会这种功夫。

此刻,孟冰拿李逸风来跟蓝宁辰比,的确是对蓝宁辰的一个打击。

“哦,对了,他是蓝城的城主呀,靠着家族的势力来炫耀,这也叫本事呀?”孟冰的眸子微微的扯出一丝冷笑,更多了几分毫不掩饰的嘲讽,若不是因为蓝城是他家族的传下来的,他可能会成为蓝城的城主吗?

不得不说,李逸风真的是有气死人不偿命的本事。

要比斗嘴吗?

他的意思,反正不管怎么样,都要把李逸风送进新房去,只是李逸风去了新房,事情就好办了。

“大哥,我们去喝酒。我想喝酒。”李逸风听到李赢的话,似乎松了一口气,然后突然说再次说道。

“老爷,老爷,大少爷跟二少爷正在喝酒呢。”李老爷子派去的人将看到的情形回报给李老爷子。

对于这一点,她只是用来安慰老头子的,她觉的,那种可能性不是很大。

秦敏儿的话问完了后,便有些紧张的望着李逸风,等待着他的回答,因为,她实在是太想知道这个答案了。

而李赢的眸子也一转不转的望着李逸风,他此刻的心情,只怕比秦敏儿更加的紧张,因为,他知道这里面可能隐藏着太多的事情。

“她是谁呀?”秦敏儿双眸微睁,神情间更多了几分疑惑,他说的是谁的,隐隐的听这意思,他说的成全,应该是指成全他心中所爱的女子吧。

“是呀,是这么说的,而且听说,正是北尊大帝一直在找寻的皇后所生的,对了,这件事情,你不是知道的吗,北尊大帝十九年前,跟他的皇后失踪,这么多年来,他一直都在寻找他的皇后,现在总算找回事了,而且还顺带着找回来一个女儿。”秦敏儿听到他的话,连声应着。

那就是,若是对方不是同样的爱他,或者是对方发生了什么事情,那么,他只怕会痛苦一生。

秦敏儿是真的想不通了呀,就算要成全她,那也不是这么成全的样,总是给自己争取一个机会吧。

而且,他爱的越深,那么他就痛的越深。

“恩,我知道了,我会尽量的瞒着父亲的。”秦敏儿这一次,却是回答的极为的爽快,因为,她此刻也明白了李赢的心思。

李赢听到李老爷子的话,嘴巴紧紧的抿着,半个字都没有说,生怕自己多说一句话,便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我的伤都已经好了,没事了,不用休息了,我今天来,就是看看逸风今天比试的结果怎么样?”只是,没有想到,李老爷子又重新的将话题饶回了李逸风的招亲的大选的问题。

“啊。”那些宫女看到花断尘所做的事情,不由的惊呼出声,一个个也都快速的蒙住了眼睛,不好意思再看了。

只怕用不了多久,整个京城都会传遍了,花断尘喜欢男人,花断尘见异思迁,花断尘花言巧语骗人的传言了。

白容也没有再理会他,甚至没有再赶他,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此刻众人都是这样的反应,相信脸皮再厚的人都待不住了吧。

所以,他此刻完全的可以肯定,那个男人是会武功的,而且武功只怕还十分的了得。

她到底是不是他们的女儿管他什么事?

但是,这也不能说明,她就不是她的女儿呀。

而第一次,她好像一直都坐在书房里,只是跟他说了几句话,并没有太多的动作,更没有向他伸出手呀。

“皇上,尸体现在已经在皇宫外。”花断尘见北尊大帝并没有做出反应。

此刻,这样的神情出现在他的脸上,真的让人感觉到有些难以置信。

那个侍卫原本以为,他要逃出去,或者是他要攻击他。便下意识的想要拦住他。

夜无绝的身子微微的僵滞,这个男人还真是够无耻的,竟然处处拿女人做威胁,此刻,若是可以的话,他真想直接的把她化为灰烬。

而李赢那边,这么多年了,也就只有一个女儿,他想要抱孙子的那个心情,现在是急的无法形容。

虽然说,李逸风的事情是大事,她也着急,但是也不能这么以死相逼,更何况,十天的时间,也的确是太短了些,这么短的时间,让他去哪儿随便的找个女人回来呀?

只是,坐在她的身边的秦敏儿,唇角却是忍不住狠狠的抽了几下,这样的话,也只有娘亲说的出,而且,还能够说的这么的认真严肃。

而李逸风听到李老夫人的话,更是彻底的无语。

呃?!秦敏儿彻底的无语,什么叫做娶个媳妇回来,那就是自己的了?就是亲的了?这话怎么听着这么别扭呀?

那神情,似乎根本就没有把花断尘放在眼里,根本就没有把他当回事。

这个月无双可是十分的神秘,没有人知道,他的武功到底有多高,因为,根本就没有人真正的见识过他的武功。

事情来的太过突然,让孟千寻的神经也一下子绷紧了,微微的瞥开头,避过了他那刚要深入的吻,下意识的惊呼问道。

“想?你今天宣布招亲大选正常进行?”只是,没有想到,夜无绝却突然的转变了话题,声音中,明显的多了几分不满,而且咬着她的耳垂的贝齿故意的突然的用力,带着几分刻意的惩罚。

“怎么?不说话?”夜无绝没有听到她的回答,眉头却是微微的一蹙,声音中似乎更多了几分怒意,“是无话可说,还是那本就是你的打算?”

“宝儿很乖。”夜无绝直接的插开了那个话题,将注意力转移到了宝儿的身上,提到宝儿时,那神情间也不由的多了几分兴奋,宝儿的确是一个好孩子,一个值的他骄傲的女儿。

果然,花断尘的眸子再次的阴沉,脸上也更多了几分冰冷的狠绝。

李老夫人的身子微僵了一下,因为知道她的心中喜欢别人,所以,决定成全她。

他觉的,此刻自己受着这火,真是太委屈了。

这一次,他保证不是装的,而是真的不明白是怎么回事。

“你?你?你这个臭小子。”李老爷子突然伸出手指,指向李逸风,微微的点头,可能是因为太生气,直狠不得过去,点着李逸风的头。

所以,应该不会泄露出太多的情绪,所以,他才眼睛一眨不眨的注意着李逸风的神情的变化。

夜无绝的脚步微顿了一下,然后没有直接的从书房的正门离开,而是饶到了窗口,又跟来时一样,从窗口跃了出去,只见他的身子一闪,一下子便没有了影子,不知道去了哪儿。

“你别大白天的做梦子,花公子那么优秀的男人,怎么可能会看上你呀?”另一个宫女一脸嘲讽的笑道。

“他最厉害的,可不仅仅是他的表演呢。”夜无绝的眉角一挑,声音中略略的带了几分神秘,他要做的事情,自然不会那么的简单,今天,他肯定不会那么轻易的放过那个男人。

不过,众人惊愕过后,却又不得不默认,正如北尊大帝所言,孟千寻的确有着那样的能力。

父皇跟娘亲好不容易才能够重新在一起,却没有想到,竟然又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毕竟,她只是一个女子,在这古代女人可都没有什么地位的,更何况,她才刚刚回到北尊王朝,这个公主也只不过才几天的时间,有很多人,心中只怕都还未必承认她这公主的身份呢?

这可能也正是引发了他的旧疾的一个原因。

让她小小的年经就承担起那样的重任,她实在是不忍心呀。

“当初,我下昭书,试探夜无绝是一个原因,还有另一个原因,就是为了让夜无绝离开凤阑国,依当时的情形来看,夜无绝再继续的留在凤阑国,肯定会越来越被动,毕竟这一年多的时间,夜无绝为了千寻的事情,疏忽了太多的事情,让二皇子等人钻了不少的空子。”北尊大帝不亏是北尊大帝,虽然他不曾到凤阑国,但是对于凤阑国的形势却是十分的清楚的,而且,他做事,向来都是一针见血的。

至于她怎么处理,那都是她的事情,他既然交给了她,就绝对不会再加干涉。

“关于这件事情,相信明天早朝的时候就会有结果了。”北尊大帝的脸上仍就是淡淡的轻笑,神情间更带着几分期待。

“一个优秀的首领,最重要的是什么?就如大将军自己,你觉的你今天能够成功的坐上这个位置,最重要的是什么?”孟千寻倒也并没有生气,脸上反而微微的淡开了一丝轻笑,不过,反问的话语中,却是带着些许的冷意。

所以,刚刚他真的很担心,真的以为她会做出错误的决定,好在,她并不是那种感情用事之人,也不会置北尊王朝于不顾。

“路将军,这件事情,可是已经积压了三年了,你此刻竟然搬了出来,你这不是为难公主吗?”丞相大人的神色间明显的多了几分不满,声音中也多了几分怒意。

那件事情,皇上处理过,后来,他们这些大臣,可是商量了无数次,都没有结果,因为,连续三年的干旱,那问题可是越来越严重和表姐同居的日子。

所以,要想彻底的解决这个问题,最根本的就是确定,朝廷派去的东西,都能够送到百姓的手中,不能被人贪污了。

顿时,大殿中所有的人的目光都望向了她手中的小册子,暗暗猜测着,她会让人去。

“你这是做什么?”守门的侍卫看到他的举动,有些奇怪。

“刚刚又有人送了一些花了,我让人拦住,想问一下是谁送的,但是那些人死活不说,那都是一些平常百姓,只说是受人之托。”那个守门的侍卫眉头微蹙,略略思索了片刻,再次说道。

可见那人是如何的用心,如何的认真,也足以证明那人对公主的心意。

“我说过,我现在爱的人是你,跟他,不可能再有任何的关系了,你何必还要去吃他的醋。”孟千寻再次慢慢的说道,声音中,微微的带着几分异样,她知道,他之所以生气也是因为太在意她了。

“不是这儿的人?”夜无绝愣了一下,略带疑惑的望向她,“你的意思是,不是北尊王朝的人,也不是皇浦王朝的人?”

不会是这样也让他误会吧?

首先,这早朝的时间就不会耽搁的。

看来,北尊大帝想的还真够周到的,有时候,这种气势还是很重要的。

更是为了防止外面的大臣跟宫中的太监想勾结。

刘公公再次的愣住,望向孟千寻时,神情间微微的隐过几分异样,唇角微动了一下,但是这一次却并没有再说话,通过昨天的事情,他便知道,公主不是那种毫不见主任人摆布的主,相反的却是那种果断,睿智,雷厉风行的。

“好,大将军有什么事,请说。”孟千寻倒也不意外,明白他不可能就那么罢休,自然会再给她找麻烦的,只是不知道这一次,他又要拿什么事情来为难她?

他知道,今天丞相是摆明的要跟他硬碰硬了,而那些跟丞相站在一起的大臣,若是一个个都附和丞相的意思,那么他的情况就会十分的被动。

她跟他,已经一年的时间没有见面的,此刻,他就在外面的,她的心中自然是忍不住的激动。

“若是慢慢的静养,按我的药方来医治,倒也不是无法医治,不过,却不能着急,不能操劳,所以,朝中的事情,以后定然是不能再管了。”李逸风此刻的脸上也是少有的凝重,不过,听他的意思,只要静养,北尊大帝的身体应该还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而且,娘亲本来就是十分聪明的女子,也是懂的一些医术的,她一进来,便看了雪太医开的药方。

“对呀,对呀,宝儿刚刚真的见到爹爹了。”宝丫头脸上的笑也更加的漫开,更加的灿烂。

她的父亲会骗她吗?

孟千寻看到他的样子,双眸微闪,心中惊颤。

夜无绝的身子却是猛然的僵滞,突然感觉到脑中一片空白,一时间,似乎无法思考了,又有着一种不知身在何处的感觉,这一切来的太突然,让他一时间真的无法接受。

至少,要给那些人一个交待吧。

这意思,连起来,她也看懂了,但是,她却觉的,自己应该没有看懂,肯定是看错了,理解错了都市堕天使。

“娘亲。”宝儿小手慢慢的伸手,轻轻的在孟千寻的面前微挥了一下,似乎是想要安慰孟千寻,不过,她小小的脸上此刻也是一脸的怒火,“外公这次实在是太过分了。”

那侍卫的脸色微僵,小心的望了宝儿一眼,但是却是什么也不敢说,什么也不能说。

北尊大帝总不可能逼着她去选那些男人吧?

孟千寻的唇角微微的扯了一下,其实,她的心中也正是这种打算,不过前提是,她要尽快的跟夜无绝碰面才行。

李灵儿语气,是的,其实她也是担心的,毕竟现在的夜无绝跟当年的他真的太像了。

只是,孟千寻一进了皇宫,便直接的奔着大殿而去。

“千寻,不可以,你等皇兄下了早朝再去找他不行吗?”孟冰刚想再去拦着她,但是此刻孟千寻的速度却是十分的快,已经进了大殿。

此刻的宝儿因为是第一次进宫,毕竟是小孩子,所以,什么都感觉到新鲜,便自己跑去玩了。

“是我先问你的,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小宝儿眼睛微眨了一下,再次反问道,望着他的眸子中,却更多了几分打量。

夜无绝再次的怔住,明明这样的要求对他而言,实在是无聊到了极点,若是平时,他根本就不会去理会,但是,这一刻,他却并没有离开,而是若有所思的望着小宝儿,思索了片刻道,“你为何会在皇宫里?”

不过,看到小丫头一脸认真的样子,听到小丫头说是喜欢他,心中又忍不住的开心,只是,不明白,这小丫头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想法,再怎么着,也不能看到她喜欢的男人就介绍给她的娘亲认识呀。

“是呀,是呀,北尊大帝身边连个女人都没有,哪儿来的公主呀?”

夜无绝的眉头微微的蹙起,神情间多了几分疑惑,这跟有没有正妃有什么关系,他们这是什么意思,是要去北尊王朝吗?

他本来对于跟自己无关的事情,从来就不会多管,更何况,他现在,一心只想着千寻的事情,其它的,他更是没有心思去管了。

并不是他对自己没有信心,而是,他绝对不会让自己的女儿去被其它的男人亵渎,绝对不允许。

“所以,我担心,我担心会不会是夜无绝出了什么事?”孟千寻的脸色却是微微的一沉,其实,她也知道,父皇不可能会害她的,所以,她心中一直担心的其实是这个。

“千寻,要不我再去问一下皇兄。”孟冰怔了怔,然后略带犹豫的说道,其实,此刻,她的心中倒是有些矛盾,不知道该不该去问,若是真的是那样的,她就算问出来了,也不知道要怎么跟孟千寻说。

孟千寻正想着要到什么地方能够更快的打听到消息。

但是,这样的情形下,那些死士发了狂般的不断进攻,而且她什么都没有,所以,包扎伤口,都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梦千寻看到快速的向着大殿赶来的侍卫,突然转身,向后跑去。

“若是你们这么多人都保护不了朕,那朕就是白养你们了。”皇上的眸子猛然的眯起,冷冷了望了那侍卫一眼,狠声说道。

一个侍卫听到皇上的命令愣了愣,但是看到皇上此刻的脸色时,快速的明白了过来,随即快速的向前,卡住了惠妃的人中。

第85章被抓,包扎伤口对惠妃而言,此刻孟千寻这样的站在她的面前,只怕比恶魔还要恐怖上十倍,百倍。

能够跟那个女人长的那么像的,只怕除了她的女儿就不可能有别人了,而且,此刻夜无绝还站在身边,足以证明,眼前的这个人,其实就是以前那个一无是处,长相丑陋的死丫头。

而惠妃看到他一脸的伤痛,微愣了一下,但是却并没有说什么,此刻,她只要能够达到自己的目的就可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