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舍不得放不下 > 第145章:出门合辙

第145章:出门合辙

舍不得放不下 | 作者:沈纾帆| 更新时间:2019-09-02

杨管事见了欧阳志三人,心里暗暗摇头,这三个傻秀才,拜了少爷为师,就当真将少爷当恩师了,也不想想,少爷这性子,还不将你们坑死,不剥你们几层皮都算是好的了。

“恩师,学生人等,现在根基不稳,还是先打好基础,这八股文,需……”江臣手心火辣辣的疼,听说恩师要让他们做题,却忍不住想要提醒。

只听宦官口里继续念着:“朕欲大治天下,因此奖掖文武贤才,方能定国安邦,使民无忧;南和伯子方继藩,校阅奏对,作‘改土归流’策,深得朕心,此谋国善言也;朕是非分明,岂有不赐之理?即令方继藩为校阅头名,赐金腰带,钦此。”

方继藩得意起来,倒是那邓健,却是愁眉不展,此刻的他胆战心惊,他见了皇帝,已是吓得魂飞魄散,也听不明白方继藩和天子说了什么,不过大多数时候,他看到的是天子对方继藩怒容满面,这令他心有余悸。

他紧张的看着方继藩:“五十两……方少爷,有多少,小人都要多少,银子……小人可以筹措,小人有布庄,有田地,在京里还有两处宅子,若还是不够,可以联合其他朋友,筹措钱粮,五十两……”

他不由好奇地深深看了方继藩一眼,这个小子……哪里学来的这些?只是他历来稳重,心里虽是震惊,却是不露声色,微微一笑道:“朕听说,你是纨绔子,不学无术,今日一见,却觉得传闻多有不实!”

张懋就等他这句话了,赶紧道:“老夫可以代劳啊!跟你说句交心的话,自听了这家伙的恶行恶迹,老夫手痒的几宿都睡不着,辗转难眠。今日不代你教训教训他,浑身就痒痒,做啥事都提不起精神!”

天亡我也,他妹的,不做败家子要被抓去扎针,安安心心做了败家子,你们特么的还揍我!

可此文章,单凭改土归流四字,便像是一下子点醒了弘治天子,弘治天子兴奋得猛地拍案:“妙哉,妙哉,哈哈……”

方家已是鸡飞狗跳起来,乱做了一团。

不多时,那杨管事便顶着大肚腩小跑而来,一脸赔笑着道:“少爷有什么吩咐?”

于是一个个提笔,兴冲冲的开始答题。

方继藩顿时露出遗憾的样子,才三两银子?罢了,本少爷是做大事的人,三两银子卖了不值当,勉强留着用吧。

他很快又笑了:“你看看,还有什么值钱的,不要客气,和本公子说。”

王金元已经吓着了,其实他想打退堂鼓,虽然这笔买卖获利可能丰厚,可还真没见过这样的败家子,他甚至不禁在想,这败家子,莫非是使诈吧。

这大夫抹着眼泪,感慨万千:“今日不必诊视了,公子的病,恢复的很好,很好……老夫蒙伯爷厚恩,收留在府邸之中,平时多受恩惠,而今能治好公子,真是大幸。好,好,好,老天有眼,方家列祖列宗有德啊……”

而谢迁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弘治皇帝,一言不发。

弘治皇帝下意识的看向了方继藩。

他太熟悉杀猪匠的手法了,杀之前,先给猪吃一顿好的,放放风,让它娱乐一下,然后捆绑起来,一刀封喉,放血。

紧接其后,朱厚照便走出了公房去。

却见朱厚照自顾自的到了公房中的大镜子面前,抹了发油,使自己的头发,油光可鉴,而后,戴着墨镜的朱厚照对着镜子摆了几个造型。

吓……

这洛阳城南门的守将,乃是新军新兵营的大队官杨霞,杨霞见有新军的同袍竟出现在城下,一开始还有些发懵,杨霞曾是勇士营出身,此后才到了新军做了教官,最后升任为了大队官,而城下来的人,口称自己是新军第一营第二大队的队官,这个人,杨霞是认得的,只听了他的名字,便在城头大吼一声:“你是赵津?不可能,赵津怎是你这模样。”

“还请陛下赐教。”洪健忙道。

陈凯之打马向前,穿过乌压压的人群,身后的护卫,显得颇有些紧张,死死的握着腰间的刀柄,不敢有半点的懈怠。

而陈凯之来到这里,第一句,便是问起杨义,这让原本紧张的文武官员们,一下子松了口气。

项正脸色已经变了。

项正似乎感受到了许多人的心理,他冷冷一笑,厉声道:“怎么,尔等怕了?朕平日待你们不薄,天下人谁都可以畏惧陈军,唯独你们不可以畏惧,杨卿家……你是丞相,你素来知道大局,你来说说看吧。”

在这里做工的日子,比之牛马还要惨,而现在……一切都已结束了,皇帝回来了。

一个又一个人拜倒,他们不敢冲上前去,向陈凯之表达什么。只是朝着陈凯之的方向,拜倒在地,口里说着无数感激之词。

吴越皱着眉:“可是听说,胡人那儿一点消息都没有了,是吗?按理而言,他们这个时候,应当急着和我们联络,只有如此,才能趁机要挟我们,尤其是在我们没拿下洛阳之前,否则,等我们彻底占了陈地,站稳了脚跟,他们便算是想要长驱直入也迟了。”

梁萧睡得迟,不到日上三竿,本是不会起的,此时一听到这动静,却是一轱辘翻身而起,他趿鞋而起,坦着大肚子,匆匆的走出大帐中去,抬头,果然看到那翻滚的乌云,仿佛将整个大地都压得透不过气。

若是成功,则楚国将占据大陈近半的肥沃土地,一跃成为霸主,而若是拜了,则万事皆空。

梁萧进了大帐,随即行礼:“陛下,越军后退了二十里结营,虽只来了数千先锋,不过以臣所见,他们的大军,想来不出半月,便可陆续抵达,臣以为,眼下当急攻洛阳,趁着越军主力未到,拿下洛阳城,到时,他们即便垂涎洛阳已久,怕也只能望洋兴叹、徒呼奈何了?”

杨义斩钉截铁的道:“陛下理应立即派出使者,送上酒水和余粮,前往越军的军营,犒劳越人先锋军马,并且告诉他们,此番三国进兵,本是因为陈军的主力已被胡人所灭,为了防范胡人借机入关,这才收复陈地,为的,乃是抗拒胡人,陈国的疆土以及州县,多不胜数,楚越二国,本是近邻,决不可为这一城一池,而失了和气,而是理应同气连枝,待攻破洛阳,再一起划地为界,互不相侵,如此,双方都可得利,同时,也好使楚越二国,继续延续秦晋之好。”

他正待前去准备和谋划。

又何至于,一个海外杨氏,可以兴风作浪?

他眼眸轻轻一眯,看着远处冲破云霄的欢呼,却已明白,局势失控了,就算是弹压了眼下的哗变,那么,接下来,他这个先锋营,就可能和汉军交战。

可现在,这些人却是一声不吭,哪里还敢出头。

何况,自那国师乱政之后,西凉上下,早已暗暗隐藏着不满的情绪,任谁都明白,钱姓天子,已是名存实亡,只是所有人敢怒不敢言罢了,这些时日以来,国师为了讨好胡人,横征暴敛,将无数的草料、粮食献给胡人,更是加剧了这等不满的情绪。

刘涛却没有给他任何的机会,冷哼着从嘴角里发出声音来:“那么,敢问朱将军,尔是胡是汉?”

正因为可疑,他决心暂时让先锋营驻扎起来,而后让人前去给中军的国师传送消息,告诉他这里的异常情况,请国师定夺。

饶命……

何秀压抑住自己内心的激动,他心里清楚,自己还有没有机会挣扎求生,就只看这接下来的表现了。

陈凯之已快步出了营帐,接着,他很快的抵达了自己的大帐,而在这里,却是灯火通明,许多文武官员,都在忙碌。

“还有一个,还有一个汉人,叫何秀的,也拿住了,据说此人死心塌地的为胡人效力,现在他就绑在了中军大帐附近。”

脚步开始加快,最终,无数根刺刀一起刺出。

赫连大汗看着眼前的一幕,他依旧是策马飞驰,看着无数人的血肉,就这般轻易的被绞杀,此前他并非没有听说过火器,甚至听说过大汉的走私商人们绘声绘色的提及到了这火器的恐怖之处,可那时候,他虽是忌惮,心底深处,却还是隐隐有些不以为然的。

所以任何秀滔滔大哭,他依旧不发一言。

他们是何其的激动,这些日子,早已憋坏了,现在一下子发泄出来,只恨不得汉军现在就在他们面前。

苏叶叹了口气:“老臣在西凉,也算是侍奉了几代西凉皇帝了,国师弄权的时候,老夫已经入了内阁,可是却不敢有什么作为,满心想着要明哲保身,说来既惭愧,又是感慨,这些年来,老臣这内阁学士,形同于傀儡,原本以为,只要耐心等待,国师迟早会自受其害,可谁知道,这国师竟是擅自做了主张,勾结了胡人,竟还命西凉天子拜了胡人为父,自称儿臣。”

“可是……”陈凯之又笑了:“这群饥不择食的饿狼,并非是犬,真的约束的住吗?倘若照此下去,确实可以勉强约束住,除非……我们有所动作。”

他现在的目标很简单,而今是万事不理,追着胡人揍就是了。

陈凯之毫不犹豫,立即后队改为前队,随后朝着赫连大松部挺进。

远处的湖泊,已经依稀可见,不过……胡人和陈军不同,胡人骑马,速度飞快,因而陈军难以追击,只能与胡人对峙。

这一战规模不大,而且时间也不长,战果自然也算不上丰盛,却令此前紧张的新兵们,一下子定下了心来。

双方争论的喋喋不休,再加上随军的文武大臣,多数也支持在此坐守,许杰自然气不过,希望得到陈凯之的支持。

“什么?”许杰呆了一下。

陈凯之和其他人不同,他很明白,兵贵精不贵多的道理,从前的所谓百万雄兵,好看倒是好看,听起来也是唬人的很,可实际呢,面对寻常的叛乱倒也罢了,真正遭遇到了关外的铁骑,根本就无法抵挡,而且,一旦有军队崩溃,就会引发诸军的崩溃,人数越多,到了兵败如山倒的时候,伤害反而越多。

“告诉你的主子,朕讨胡已决,想来,胡人也一直寄望于这一场的决战,既然双方都在磨刀霍霍,又何必在此纠缠呢,朕放你们回去,他日,沙场上见。”

陈无极正色道:“三日之内,可以抵达关中地界,可要到长安,却需十几天的路程,大军行进,总会慢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