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舍不得放不下 > 第141章:无为自化

第141章:无为自化

舍不得放不下 | 作者:沈纾帆| 更新时间:2019-09-02

我正在想着想着,希望能够想出点什么好的主意,能够安慰些宫一谦,毕竟他曾经是我爱过的男人,我也不希望看到他日日不开怀。

程秀秀抓着我的手突然间勾了一下,手指掐到了我的手心里。辛亏在梦中人是感觉不到疼痛的,可我仍然还是觉得这种尖锐的触觉让我的手一阵难受。

他连声说着对不起,然后蹲下身去捡他的那些散落在各地的物品。我看着他的一袋苹果骨碌碌的滚得到处都是。正百般无聊的我于是蹲下去,帮他一起捡。

我求助的看着张兰兰,但是张兰兰却出奇的没有望过来我这个方向。

终于,我一个不小心趄趔了一下,仰头就往外倒去。

“杨先生,你是不是见鬼了?你妹妹做不是好好的躺在床上吗?你怎么朝着外面马路上的女子喊妹妹?”我连忙伸手拦住了杨先生。

这种眼神,那是一种无法形容出来的清明,虽然是一个男人,可是他的睫毛却又细又长。仿佛天上的星星正一眨一眨的看着我们说不出来的优雅而别致。

我笑了笑说:“谁知道呢,不过就是气走她的借口吧。”

想到此,我没了轻视他们的心,也对他们多了一些同情。

“小妹妹,这个不该是你现在这个年龄考虑的问题吧,那么大哥哥问你,如果换作是你,你是愿意重新去投胎做人呢还是为了留住你的记忆而留在人间。”

说完,宫弦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看都不看我一眼,直接就转过头去。

看到他们两个人的神情,我的心情放松了很多。他们两人的眼神中清澈干静,怎么也没看出奸诈小人的模样。难道真的是刚才我看花眼了吗?

却没想到对于宫弦这样的老狐狸,我对他做的任何动作,都会让他异想天开。

我大声的说:“别装了,我们都知道里面是什么东西,快让我们进去看看。”

我是被人摇醒的。我睁开了睡眼朦胧的眼,看到阿明一边摇晃着我的身体,一边喊着我的名字。

其实我们两个人都是即饿又渴狼狈不堪,于是阿明对我说:“林梦,你还走得动吗?如果还走得动,那我们就继续往前走吧,前面不远处,就到我家了。”

张兰兰的话在我的耳边回响,我这才汗颜的对她笑笑。可是很快我就笑不出来了。可能是刚才我的大喊声音暴露了我跟张兰兰的所在地。只听到那个怪物“呵呵呵呵……”阴侧侧的笑了,说了句:“真是得来不费功夫呢,本君正好可以拿你的女人来当肉垫。”

回到了家,继母看到我,笑得直打颤。我走进去,谨慎的问她,“发生什么事情了。”却没得到回话。

三天后,婚礼。

一定是他,一定是他,张兰兰变成这个样子,一定跟他过不了关系。

虽然我的心中还是有些忐忑,可是我也还是跟张兰兰一前一后的上了车。我想着若真是有事,呆在车上跟呆在车下其时真没有什么区别,尤其是在我的脚还崴了的情况下,若是让我跑,我也跑不了几步的,一切就听天由命吧。

我不知道这是不是属于正常的现象,正想询问张兰兰时,却发现刚才觉得不像树影的影子却又是正常的,想指给张兰兰看也没有机会。

我一边往后退,一边碎碎念:“宫弦啊宫弦,什么时候过来吧。快救救我。”宫弦活了很长时间,不仅法力高强,而且懂的事情也很多。简直就是一部行走的百科全书。我感觉到自己的脸就像被火燃烧过一样,又烫又辣,甚至觉得耳后根都一起滚烫烫的。听了宫弦的话,我下意识的抬起手摸了摸嘴角。发现并没有什么可疑的液体,更没有什么黏黏的手感。

好在这些游魂看似没有什么恶意,否则他们哪有那么好的耐心至今没有动手。

一副十足的大小姐模样,我叹了一口气。这个陆雅真是没有一处是让人省心的。我放过刚刚准备要拦住的的士,走到了陆雅的身边。

我心中略感不妙,只见电话就响了两声,宫一谦就接通了电话。儒雅的声音传了过来:“梦梦?”

我和宫一谦的视线都转到了陆雅那边,只见她一脸可怜兮兮的揉着自己的脚。然后还抬头看了一眼宫一谦,一副泫然欲泣的表情。

我默默的坐在旁边的沙发上,等着曾大庆先开口。但是等了好久我才确定我的这个决定是错误的,因为我发现,曾大庆根本就是如果你不说话,他可以一直跟你沉默到底……

“陆雅那天走了以后,就一直怀恨在心。你昏迷的时候,陆雅就声嘶力竭的那里吼着,就算宫一谦不喜欢她又怎样,她依旧是宫一谦的妻子。而她总自负的认为,她跟宫一谦的时间还太多,根本不急于这一时。但怎么也没想到,宫一谦查到了陆家在抢宫家货源的这件事。让她再也不能跟宫一谦在一起了。”

都怪宫弦这张脸,都怪他我才没有去看这款宝贝,然后还以群发的方式将今早的十六款宝贝上传进网店的。没想到这才传上去没几分钟,就成交了。而且还是经我手成交的。我真是后悔极了。

我失神的手往下垂,也忘了手中还拿着张兰兰的手机。手机就哐当的掉在了地板上。

张兰兰吓得自己捂住了她的嘴,不敢再继续说下去。

“一谦,你,你,你这是在干什么?”我开口怒问宫一谦,却发觉可能是自己被气的,还是别的什么原因,我竟然结结巴巴的话也说不完整。

就在我绝望的放弃了生命的时候,禁锢着我四肢的手臂突然消失了,与此同时,我被一股外力猛地拽出了浴缸。

服务员连声应着,很快就为他端来了一杯加满了冰块的冰水。

“陈媚,我叫陈媚。梦梦的朋友。”陈媚突然出声,然后对我挤眉弄眼。我也露出了一副了然的神情,毕竟陈媚这样的身世也真的不是什么光荣的事情。

只看见他皱着眉头说:“你说,这个世界上会有除了人类以外的东西吗?”

我退回之前坐过的沙发那边,知道曾大庆肯跟我说这些,一定就是已经准备把更多的事情告诉我了。我现在要做的反而不是给自己辩解,而是要听听曾大庆会跟我说些什么。

“因为我还听见小溪说了一句‘我去学校里面找过了,并没有找到你想要的……’后面说的想要的什么东西我就没有听清楚了。反正这两件事情联系在一起,我就能感觉一定就是跟这支笔有关系的。不仅如此,就在我听见小溪说的这些话的第二天,她还让我平时晚上在家不要开灯,点蜡烛。说什么不喜欢自己在学校看完书回来,家里还是亮得刺眼。”

这个笨蛋,我只能在心里骂他,嘴上已不敢再说话,因为我发觉心底的那种舒服的呻、吟声,只要我嘴一张开,肯定就是溢出来。

我焦急的不行,刚刚听着宫弦说的话,感觉就是一副要找朱克麻烦的样子,虽然说朱克将我变成了现在这样,可是我没有办法将它直接就推入虎口。

虽然我没有法力,不能降鬼。但是我有张兰兰啊!所以这本书中介绍的各种鬼的短处还是对我们很有帮助的。

听到我的声音,小钰也跑了过来,着急的问我:“你怎么了,什么有了?”

张兰兰这么想,其实也没错。毕竟这关系到小钰的后半生。我们不能直接替人家决定一切。

等到我走进房间里面的时候,我才发现,小钰跟张兰兰已经俨然一副事外人的模样在怡然自得的逛着淘宝。直到购物车已经99+了还不满意,非要在喜欢的物品下面再点上一个‘收藏’,才知道什么叫做心满意足。

“这个啊,确实是出现了一些不符合常理的问题。”大明继续对我做着解释。只是他的话却越发的让我感不解了。同时我的心里也闪现出一抹不确定。

我对着宫一谦就是咧嘴一笑,就知道我的一谦哥哥一直都是这样,还是会一直宠着我。但是还没等我得意个一分钟,陆雅就面带讥讽的说:“是哦,一谦你没提醒我我还就忘了呢,毕竟是太奶奶回来了,我们这作为晚辈的确实是应该出来跟长辈见个面。不然就是太失礼节了,是我没考虑周道。”

我背靠着墙壁,被吓得不得了。在我转过头的瞬间,竟然看到一个倒立着的人头,长长的头发垂了下来。露出了像鲨鱼一样尖利的牙齿。

钟明见求饶不成,竟然恶向胆边生,只见他阴狠狠的看着宫弦,嘴里念念有词,就见从他的体内涌现出一股黑色的光线,那条黑色的线与宫弦缚着他的红线缠绕在一起。

误会解除了,又得知他们是警校的学员。我对他们也减少了许多芥蒂,多了一些信任。

我从来没有想到张兰兰会说出这样的话,我一直都以为张兰兰是只管抓鬼的,没想到她还会关心别人的家事与幸福。

她先将我们迎进房间里,告诉我们什么地方是客房,什么地方是厨房,我们可以做些什么?

我跟张兰兰两个人惬意地躺在了花园里的秋千上。一边观赏做花,一边荡着秋千。

张兰兰也不打扰我,任由我自己陷入到自己的思绪之中去。

我只觉得我的心哇凉哇凉的。还没从宫弦的刺激之中恢复过来,又摊上了一个宫一谦。

心咚咚咚的跳个不停,此时的我,就是这样的。

无论他们打的什么主意,至少现在他们同意与我一起先去找个酒店先住下来。

说是酒店其实就是客栈,里面的设施跟我们大城市里的家庭旅馆没有什么区别。只是越来越好战,已经是这里条件最好的一家客栈,我们也没得选。

“哦!还有这事,你细细地把这件事情给我说了。”

“嗯嗯,大妈,你看这儿都没有餐饮店,我们有钱也无处使啊,不知道大妈你能不能卖些食物给我们呀。”

“林梦,我们就在这里住下来吧,住到哪一天腻了再回城里好了。我发现我已经喜欢上这里的生活了。”

“这会不会是一家黑店?”我问。问完后就后悔了。我应该问这会不会是一家鬼店!店里卖的都是仿古或真的古物,有的货品正常,评价也很好,有的货物却是那么神神叨叨。

“她……唉,你还是来我家看吧。”王先生难受的说,然后他给了我他家的地址。

我来到欣欣的卧室,里面没有人。窗帘被拉上,让房里的光线很昏暗。在书桌上我看见有一张供台,上面摆着王先生从店里买去的雕像。

这时欣欣突然出来,站直了身体说:“不,我很清醒,是你们糊涂,你们看不清。读那么多书有什么用,只要把宝贝养好了,我想要什么就有什么!”

“嗯…我想想,倒也没吃什么特别的东西。我今天中午吃了洋葱……”

事到如今,想必是瞒不下去了,我颤抖着语调说道:“丹凤,有,有鬼。”

又开始联系客户,很快我们见到了沈小姐,据她说她闺蜜秦姑娘以前从来不听戏曲,一直走摇滚范的人,自从有了镜子之后,每天半夜内个镜子画很浓的妆,然后开始吊嗓子咿咿呀呀的开唱,很吓人。第二天一问她缺什么都不知道。每天神情恍惚,感觉就像招上了什么一样。

脚步声从远而近的走过来,我眼睁睁的看着为首的一个人严肃着脸,而他的身边不知道围绕着什么气体。

张兰兰简单的跟我讲了一句:“一会我再跟你说,现在事不宜迟。这个符纸画的也不专业,三更半夜的树林里又容易招鬼。这种自杀死掉的尸体身边的怨气也重。很容易就惹来不干净的东西。我得要赶紧把它们给处理了。”

我们大声说话的举动把老板给吵醒了,我看到客栈我们房间里的灯亮了亮。可是周围的窗户上却有个血淋淋的手印。

张兰对于我的担心很是愧疚。她收起了玩笑的表情。满含歉意地对我说:“好啦好啦,我知道我家梦梦是最善解人意的,不会跟我计较的,对不对?”

“既然已经去了天国,或者下了地狱,都会有他们自己的路要走,我们又何必,还要让他们有这份希望?去死生者对逝者的最好的祝福,就是断了他们的念想,让他们好好安心的去投胎,转世为人。”

我警惕的四处张望,却觉得有一股冷气比空气中的冷气还要冷上几分,而这股冷气正慢慢的朝我贴过来。

其时不需要手镯的预警,这一次我也能够感觉得到那个恶灵离我已经近在咫尺了。因为这一回的恶灵是挟持着冷意而来,它离我越近则这股冷意越浓,到了此时我已经开始打哆嗦了。那种感觉就像是我被人强制塞进了冰箱的冰冻室的那种感觉。

上次看见我摸了她的雕像后,欣欣就不再让我去她房里了,把房门锁起来了。

我说:“好吧。对了,你今年多大啊,怎么会做道士这行呢?”

小月哭累了,就直接睡着了。而手镯里面的女子却还是一副打坐的模样。我不敢跟她再多的僵持,也还是暂时的呼了一口气。应该是没什么事情了。

饭后,我们各自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在电梯里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今天确实是给我折腾的也很累了。所以一回到房间里我就想睡觉,可是我没想到的是,就在我进了房间以后,房门突然间“砰”的一声就关上了。

她又得意的指了指一束玫瑰花说:“看这个,男朋友送我的花。还有墙上,老师发的奖状。我在期中考试考了全班第一,其实我都是乱写的。我运气很好吧?都是宝贝带给我的好运。我们关系可好了。”说完她剧烈的咳嗽起来,脸色都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