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舍不得放不下 > 第15章:火冒三尺

第15章:火冒三尺

舍不得放不下 | 作者:沈纾帆| 更新时间:2019-09-02

这位月族仙子,心系时辰,可惜后者就是一个毫无情感波动的强大存在,也不知道她那份深情最终能否得偿所愿(未完待续。)林逸放弃脱机会,不愿意离开,那样自己就算真的脱出去了也不会心安,那种脱,要之何用

“这个女人也太可恶了吧,真是睁眼说瞎话,人家什么时候要杀她了,明明是她的不对,竟然这般的颠倒是非。”凤忆希看不下去了,那张小脸上,是满满的愤怒,只狠不得冲下来,扇夜如梦两巴掌。

此刻,夜无痕站的位置,离她并不远,她想要悄悄的逃走,根本是不可能,更何况,她若是在这个时候逃的话,只怕更加引起夜无痕的怀疑。

“那还有什么事?需要这么的隆重,而且还这般的神秘?”那个刚刚说话的大臣,更多了几分不解。

带着几分让人误会的暧昧,众人便很自然的联想到,夜无痕原本是写给她的或者是情书之类的东西,却被她误会成了休书。

上官云端唇角的笑慢慢的绽开,一双眸子却仍就直直地望着她,唇角微动,一字字慢慢地说道,“这话,好像是应该本王妃问你才对吧?”

“你一会说是,你会又说不是,我怎么知道,你哪一句才是真的,所以,我现在是宁肯错杀,也绝不放过。”上官云端听到她的求情,却仍就是一脸冷冽的说道,“更何况,若他不是绝王的孩子,你却冒称他是绝王的孩子,单单是这一点,就够死上十次了。”

上官云端心中微微多了几分不解,虽然他这些的誓言让她感动,但是他在这个时候,说出这样的话,却让她感动有些怪。

蓝岚或者是已经完全的绝望了,一双眸子虽然仍就望着凤阑绝,但是却并没有再开口说话,只是那望向他的眸子中,却有着一些自嘲的冷笑。

其实凤阑绝根本就没有说那样的话,她也没有跟凤阑绝打赌,她这话就是故意说给某个女人听到。

低低的声音中,仍就带着几分轻笑,更有着几分略带着暧昧的坏笑。

“曾经的花前月下,曾经的甜言蜜语,曾经的柔情缠绵,难道你就真的全部忘记了吗?”那女子此刻的情绪似乎微微的变的有些激动,声音也不由的提高了几分,只是,却更多了那种让人情动的心痛。

他此刻的声音中,已经没有了刚刚的怒意,似乎微微的多了几分冷意。

“上官云端。”只是,凤阑绝不但没有松开她,反而更加的揽紧了她,双眸突然的转向她,突然喊道,这次的声音中,带着明显的怒气,似乎还隐着几分伤痛。

蓝岚虽然先接过那书,但是却并没有翻看,像她那般高傲的人,是断然不会先看了,她要赢,而且还要让众人心服口服。

相对的,蓝城的公主就看过的就少了很多。

他真的很怀疑自己刚刚听错了。

凤阑锐的眸子微微的眯起,眸子深处,有着几分沉思,却也隐过几分怀疑,上官云端的话,到底是真是假?

不过,大家此刻都已经没有刚刚的那般紧张与担心了,毕竟让一个傻子写出那样的答案是绝对不可能的。

凤阑绝心中那叫一个满意呀,这个女人难得的这般的乖顺,这么的听他的话,这是不是说明了,在她的心中,已经开始信任他了。

上官云端之所以对这儿这般的熟悉,是因为她以前的确来过这儿,不过,那时候,是以前傻傻的上官云端,她的脑中有着些许上官云端以前的记忆。

上官云端极为‘认真’的看过王府中所有的房间后,在那侍卫装似无意的推荐下,半推半依,装做一副不太情愿的选了一个离夜无痕的房间最远的一处阁院——翠菊院。

所以,他这么做,肯定是猜到了柳如絮正在受折磨,而且,他也知道,柳如絮做出那样的事情,凤阑绝对柳如絮的折磨绝对是残忍的,狠绝的,所以他现在,求的应该不凤阑绝放柳如絮。

“夜无痕,你一定会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的。”上官云端听到他的话,微微的有些心酸,终于开口说道,她知道,现在的夜无痕,还不能忘记她,但是她知道,时间久了,他会慢慢的淡忘,就算不能淡忘,也会将她慢慢的藏在心底的某个角落里。

叶寒突然再次抬起眸子,直直地望向上官云端,如同看到怪物般的望着她,“她是夜无痕的女人。”

秦思柔的眸子中,慢慢的盈满了泪水。

再后来,便有了秦思柔,只是秦思柔一出生,便有先天的疾病,他为了给秦思柔医病,才带着她回到了夜阑国。

只是,不知道皇兄,是从什么时候喜欢上凤忆希的?

上官云端猛然想起,刚刚那侍卫放开那丫头时,他的手,似乎碰到了那丫头的嘴巴。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皇上的眸子猛然的转向一边的李贵妃,冰冷的眸子中再次满过嗜血的杀意。

这个傻子就更不可能会有了。

既然已经不管她的事了,她还是先回去,要不然?

在上官云端的记忆中,自从她的娘亲离开后,一直都是李妈在照顾她。

“是夫人害怕将军看到链子会伤心,所以吩咐奴婢不要让将军看到,说是等小姐长大了,找到自己的心上人时,再让小姐的心上人给小姐戴上,今天是小姐出嫁的日子,所以。”李妈可能也是想到了死去了夫人,脸上也多了几分伤痛。

“不,爹爹要把它交给绝王,让绝王给你戴上。”上官傲天却是一脸坚持的回绝了她。他要确认一下,绝王是不真的爱着云儿。

坐在花轿里的上官凌雨此刻的心情那叫一个兴奋呀,特别是悄悄的透过帘子,看到外面那些人的羡慕,或者是妒忌时,心更更多了几分得意,她现在就是世上最幸福的女人了。

只是,理智告诉他,不能那么做,但是,他感觉到,那份理智,已经快要压不住他心底的冲动了。

“哈哈哈,好,太好了。”她正在暗暗担心呢,叶寒却突然放声大笑起来,还连连喊好,弄的秦思柔一脸的迷惑。

老夫人气的半死,身子都气的发抖。

“雨儿,一定要争气,为我们将军府争光呀。”老夫人再次叮嘱道,脸上是满满的期待,唇角也绽开满满的轻笑。

“奶奶放心,雨儿记住了。”上官凌雨的唇角微微的扯出一丝得意的冷笑,只要有老夫人这句话,她做什么都不怕了。

府中的那些女人,都是主动的贴上来的,当初夜无痕为了掩饰她的身份,才勉强的让她们进了王府的,但是她们进了王府后,夜无痕却并没有去过她们的房间。

“我不明白?到底是我不明白,还是你在自欺欺人?你若真的爱他,就应该去争取,就应该让他的眼中只有你,若是他的心中永远只装着别人,你就应该放手,不是这么一直傻傻的等。”叶寒的怒火愈加的升腾,不由的再次低声吼道。

“什么特别的通道?”凤阑锐微愣,眉角紧蹙,有些疑惑的问道。

如此看来,上官云端说的就是真的了,他们现在是真的去了皇宫了。

原先站在他身边的那个侍卫自然是快速的跟了上去,而其它的侍卫看到凤阑锐竟然离开了轮椅,而且还会武功,一个个都纷纷的惊住,回过神后,才急急的跟了上去。

其它的女人,都是一脸的嫉妒,但是谁也不敢多言,也都跟着急急的离开了。

那个男人完全的惊住,双眸快速的扫过上官傲天,然后落在上官云端的身上,惊声道,“小晚,你?”

二夫人彻底的惊滞,知道那个男人是真的出卖了她了,遂再次急急的说道,“不,不是的,老夫人,我不认识那个男人,一定是她们找了那个男人来诬陷我的,老夫人,你要相信我,你要为我做主。”

“小晚,我们。”那个男人确定了上官傲天并不是开玩笑时,然后才转向二夫人,轻声的喊着,声音中也再次多了几分激动,还有着太多的感激,他明白,上官傲天这么做是为了成全他的。

众人惊滞,万万没有想到,这个二夫人竟然会这么狠的,那个男人那么的对她,她竟然忍心杀了他。

如今这局面,便明显的对玉儿不利了,看来,他倒是小看了这小子了。

双眸扫过凤阑绝时,微闪了一下,今天不管是谁,都无法阻止他带走这个女人,他倒要看看,这个女人到底是何方神圣?

凤阑绝的眸子再次望向皇上,沉声说道,不给皇上任何回避的余地。

毕竟,就算那答案不是他告诉上官云端的,此刻也不好证明他的清白,更何况上官云端是傻子这一事实,更加让他无话反驳。

恰恰在此时,凤阑绝突然的开口说道,他唇角的笑仍就灿烂,声音也仍就轻缓,只是,一双眸子快速的扫过众人时,眸子深处隐隐的闪过几分锐利的狠绝。

她的语气很无辜,似乎还带着几分淡淡的同情,但是她的心中到底是怎么想的,就没有人知道了。

上官云端虽然成功的回击了那个女人,但是心中却仍就有着些许的担心,总是感觉那个女人不是那么简单的,而且,也隐隐的感觉着,凤阑绝跟那个女人之间,肯定是有着什么的。

在那个女人的面前,他没有去解释,但是回到了王府,面对上官云端时,他还是想要解释,因为,他不想让她对他有任何的误会。

对上她的眸子,凤阑绝的脸上多了几分轻柔,也更多了几分珍惜,揽在她腰上的手,愈加的收紧,似乎想要将她揉进自己的身体内,直直地望着她,再次一字一字慢慢的说道,“云端,我说过,我的人生中只有一个女人,那就是你,今生,今世我娶的,我爱的只有你。”

“李公子可要想清楚了,若是有人敢在这公堂之上说谎的话,尚书大人与王爷可是不会轻易的放过的。”上官云端此刻的脸上,已经完全没有了刚刚那种云淡风轻的随意,而是换上了那种咄咄逼人的气势,以及一种让人无法抵挡的攻势。

只是,他万万没有想到,上官云端想要的就是他的这种答案。

“皇嫂,太好了,连叶寒都说一切正常,现在你就可以完全的放宽心了。”站在一边的凤忆希一脸欣喜的笑着。

“这边的事情,已经处理的差不多了,就交给你们了。”

南宫雪用力的点着头,却仍就不敢出声。上官云端心中暗笑,你也有害怕的时候。

他微依在一端的树枝上,悠闲而舒适。

月儿虽然挨了打,她仍就紧张的将上官云端护在身后。这下意识的动作,让上官云端的心中,多了几分暖意。

“哎呀,好好的怎么打起来了,快住手呀。”四夫人回过神后,假装担心的向前劝架,但是那声音中,却有着掩饰不住的幸灾乐祸。

众人听到那个女人的话,这才又记起了上官云端曾经被休的事情,再次望向上官云端时,又都多了几分犹豫,一个曾经过嫁过人,而且还是被休了的女人,的确是配不上他们的绝王。

“那么你爱过吗?”上官云端再次开口,打断了她的话,但是却并没有追究她的口出不敬。

“皇兄,现在皇嫂可是比起更受百姓的爱戴呢。”凤忆希望了凤阑绝一眼,半真半假的笑道,说话间,走到了上官云端的面前,亲切的挽住上官云端的手腕,一脸自豪地说道,“皇嫂可是我们所有女人的骄傲。”

刚刚皇宫外的那些侍卫,都还是平时的一些侍卫,他们仅仅是得到了太上皇的命令拦着她们,所以,她解释了一下后,还能蒙混过来,但是,若是在这皇宫中,遇到了那人自己的侍卫,她们只怕就不会那么顺利了。

好在,出了太上皇的宫院后,侍卫就少了很多,一路上,她们两人又都十分小心的避开了那些侍卫,所以,倒也没有被发现。

“云儿,不如先等一下,等大殿那边有了消息再说吧。”皇后生怕上官云端坚持,不由的再次劝道。

好在,后来又出了一个凤阑绝,听说,凤阑绝从懂事起,太上皇就将他带在身边,教了他所有该学的东西,虽然他贵为皇子,却是从小吃很多的苦。所以,凤阑绝在十几岁时,便已经威慑天下。

凤阑绝陪着她一直玩到天黑才回了城。

“我把那种毒,给那几只小老鼠服下后,那几只小老鼠的身体都有了变化,而且,也正是怀了孕的变化,但是,我却发现了一种很奇怪的现像,那些老鼠的身上,似乎还有一种不同的变化,我不敢确定是因为毒性不同,还是因为物种不同的反应,所以,我必须要再多做几个实验,用不同的动作再多做几次。”叶寒的眸子也微微的望向那几只小老鼠,沉声说道。

“西域的毒?”叶寒微愣了一下后,不由的低声惊呼道,“对呀,我怎么没有想起这一点呢,昨天看到那个西域人,我就应该想到这一点的,西域的人研制的毒跟我们中原都是不同的。而且,我手中也有专门记载西域的毒药的书。”

而坐在公堂上的尚书大人听到那略略带笑,极为轻缓的话语,却是惊出了一声冷汗。

此刻的凤阑绝也没有再开口,再是略带轻笑的望着上官云端,他是真的很想知道,接下来,她到底会怎么做……坐在公堂上的尚书大人与丞相听到喊声,便连连的站了起来,急急的向外赶,只是恰恰在此刻,夜无痕已经走了进来。

而丞相大人的唇角微扯了一下,心中冷哼,这个年轻人,看来也不怎么样,以他这种问法,对他可是一点威胁都没有。只要,这年轻人找不出证据,就不能拿玉儿怎么样。

不过,不得不说,那个人还真的计划的万无一失呀。

也或者,那人还想让这丫头继续诬陷蓝岚,或者也相信这丫头不太可能背叛她,所以,才会冒这个险。

毕竟,对于一个高手而言,要在远处,将那待放的弓弩中的针射出,也并非难事。

并且放话出去,一旦立案,不管凶手是谁,都绝对不会手下留情。

凤阑绝与上官云端此刻正坐在大厅中,不过,他们不是坐在主位上,坐在主位上的,是刑部的尚书大人。

毕竟审这个丫头是假的,想要找到那背后的真凶才是真的,这一次,凤阑绝就是想要把敌人的注意力,引到尚书大人的身上,他们才有更多的机会,找出破绽。

隐已经安排好了一切,此时可以说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

而她的记忆中,成亲前,爹爹还是让月儿给她量了尺寸,给的裁缝师傅,做了几套衣服,因为月儿毕竟不精通这些,所以衣服还都略略大了些。

上官云端越想越惊,这个女人真的不简单,她的背后之人便更加的可怕。

刚刚那些算计上官云端的女人看到上官云端竟然又进来了,而且还换了一件这么漂亮的,这么独特的衣服,脸上都漫过明显的妒忌。

“是呀,就她那样子,是个男人都不会选她,更何况是绝王呀。”有人低声的附和。

就算他易了容,她也应该想到的。

众人虽然都痛恨上官凌雨,但是看到她现在的样子,也都有着几分不忍,被自己的娘亲,亲手杀死,那会是怎么样的伤心与沉痛呀。

而对上她眸子中的绝裂时,老夫人更是暗暗的心惊,当年,的确是她逼死的鸾儿的,她一定都瞒着傲儿的,当然,她就知道就算傲儿知道了,也不会把她怎么样,毕竟她是他的娘亲,但是上官云端现在的这个样子,却是真的让她害怕。

虽然说,这件事过去这么多年了,要查起来,只怕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但是,她在现代可是有名的律师,这种事,还是难不得她的。

王爷的意思显然是不想让人知道他来南宫世家。

而南宫雄的眸子却是望向凤阑绝,脸上微微的隐过一丝了然的轻笑。

女人怎么可能会仰慕女人,而且还特意的跑来?这多半是凤阑绝的意思。

南宫雪的这双眼睛,与他印象中的那双眼睛,真的很像。

他知道,她太多变,所以在她的眼中,看到任何的表情,都是可能的。

此刻,她那扭曲的脸,再加上那恐怖的伤疤,真的让人感觉到有些害怕。

上官云端的眉头紧蹙,此刻的上官凌雨只怕已经疯狂了,根本就不想事情的后果了,她在这个时候若是服个软,说不定,还有条生路,但是,她却……

一个侍卫已经拿了刀子走到了上官凌雨的面前,那个侍卫如同夜无痕一样,一脸的冰冷无情。

她知道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上官凌雨不仅想要替她出嫁,还残忍的想要害死她,所以,她不可能会这般轻易的原谅了上官凌雨,她不是圣母,没那么伟大,相反的,她向来都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十倍偿还的宗旨。

“爹爹,雨儿。”此刻的上官凌雨再没有了刚刚的张狂,怯怯的说道,声音中,微微的带着几分轻颤,只是,她做的事情,却是无法跟上官傲天解释的。

众人惊愕,这个女人,她凭什么认为,绝王要选的人是她呀?

“这,怎么会这样?”急急赶来的老夫人看到这一切也是完全的惊住,她可是向来都是以上官凌雨为骄傲的,一时间,根本就无法接受这样的残忍。

“娘亲,雨儿竟然瞒天过海,想要替云儿出嫁,而且还给云儿下毒,想要置云儿于死地,这样的罪行,够不够。”上官傲天也怒了,她们一来,不问清事情的真相,便都纷纷的指责云儿,对云儿真的太不公平了。而且,当绝王从将军府中,找出云儿的时候,她们就应该猜到是怎么回事了。

“王爷,不可以呀,不能这样呀,你就饶过雨儿吧,她已经知错了,她以后不会再做傻事了,不会再伤害云儿了,而且云儿现在也没事了,王爷就放过雨儿吧。”老夫人听到夜无痕的话,猛然的一惊,连连的为上官凌雨求情。

但是,她知道,现在的夜无痕是真的爱她的,而且是那种很深的爱,甚至为了她的幸福,甘愿放弃。

“你,本来就是你做错了。你竟然还怪到傲儿的头上,傲儿说的对,你就不应该偷偷的让人教雨儿武功。”老夫人望向二夫人时也是一脸的愤怒,在这种情况下,她可是绝对的维护自己的儿子的。

废了雨儿,或者会让雨儿恢复正常,既然雨儿说以前,他不够爱她,那他以后就补给她,也算是对她的补偿吧。

折腾了大半夜,她快要累死了,只想安静的睡一会。

那丫头被她打愣了,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等过回过神时,便只感觉到脸上火辣辣的疼痛,又急又怒,急声道,“我没有打你,明明是你这个傻子……”

上官云端的唇角却是微微的扯出一丝轻笑,她就是要她回去告状。

月儿很快便端来了饭菜,看到那丫头已经离开了,不由的疑惑地问道,“咦,那丫头走了吗?那王爷?”

“你这架子倒是不小,本王都请不动你了?!”过了片刻,夜无痕出现在翠菊院,未进房间,他冰冷而危险的声音便已经传来,只是,这次却更带着几分压抑的怒气。

蓝岚也微怔了一下,唇角也随即扯出一丝略带嘲讽的冷笑,眸子中,却隐过几分不曾掩饰的得意,这下,她是赢定了,就算上官云端背的跟她一样多,可是也是她先背出来的,算她赢。

上官云端的眸子猛然的眯起,眸子深处隐过几分冰冷,好一个残忍的暴君,就因为这小小的过错,就要杀那宫女,而且,根本不问清到底是怎么回事。她刚想开口阻止。

皇上此刻也没有说话,或者,反正事情已经这样了,他再说什么了。

她此话一出,众人更是彻底的惊住,在这个古代,向来都是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嫁的好了,就自己的幸运,嫁的不好了,那就是自己倒霉,也只能认命,从来没有人想过要反抗自己的婚姻,更不要说什么不字了。

“李兄这比喻还真是贴切呀。”另一个男人微微带笑的接过他的话。

“他没有帮她?”房间里的人听到她的话,声音中的怒火明显的少了几分,似乎更多了几分希望,只是却随即再次问道,“既然他没有帮她,为何还让她进了京城?”

她身为将军府的大小姐,以前若是不傻,断然没有人敢传她是傻子,所以现在便只有一种可能,就是叶寒医好了她。

“是,那主子自己小心点。”那女子恭敬的应着,似乎终于暗暗的松了一口气,毕竟她这次没有完成任务,主子没有惩罚她。

所以,她现在要做的就是调节好自己的心情,来对付自己的敌人。

说的跟真的似的。

凤阑绝此刻正紧紧的将她抱进怀里,自然感觉到了她的异样,虽然他以前没有碰过女人,但是并不代表着他不懂男女之间的事情。

上官云端的唇角多了几分轻笑,成亲已经是早晚的事情,早点或者晚点都没什么了。

一切都随他的意思吧。只是这种情况下,他们真的能够顺利的成亲吗?

“我突然想到,你刚刚不是给我擦了唇红吗?现在若是喝水,肯定会擦掉了,所以还是不喝了,更何况我现在也不渴。”上官云端将手中的茶递到了她的面前,一脸轻笑地说道。

凤阑绝的眸子微微的沉,果真如他所料,太上皇病重,父皇与母后都去了,会不会?

上官云端的心中却是暗暗一惊,她也听说过关于凤月国的太上皇的一些故事,传言中,这位太上皇可是一个不简单的人物,当年凤月国的江山就是他一手打下来的。

更没有一个国君该有的魄力,平时做事就优柔寡断,喜欢听别的奉承,有这样的皇上,朝中便很容易奸臣当道。

难怪这次朝中发生了**,原来是太上皇病重了。

他的声音极为的虚弱,似乎有些力不从心般,而且说几个字后,就微微的气喘着。

凤阑绝看到太上皇的表情,惊住,皇爷爷这一生经历了太多,太多,所以,已经没有人什么事,能够让他惊讶的了。

他显然是想要说什么,只是,不知道是因为太过激动,还是怎么着,你了半天,却并没有说出来。

是惊愕,不敢相信?还是否定,还是。

太医微怔了一下,连连的向前为太上皇检查,只是,他的脸色却是越来越沉重,片刻后,才转向皇上,沉声道,“回皇上,太上皇已经走了。”

“哼,你这个狠毒的女人,一进皇宫竟然就杀了太上皇,你到底是什么意思?难不成是夜阑国派来灭我凤月国的。”刚刚那个男子冷冷的望向上官云端,再次厉声喊道。这罪名还真是越来越大,这男人含血喷人的本事,还真是了得。

“她根本就没有理由杀太上皇,而且,谁会傻到当着这众人的面,杀了太上皇?”皇后的脸色微沉,声音中也多了几分冷意,沉声反驳道。

那一瞬间,他似乎感觉到自己快要窒息了,似乎心中有着一种无法控制的害怕,但是一双眸子还是直直地望去。

微眯的眸子突然的一闪,难道?

“恩。”上官云端很配合的轻应了一声,此人正在火头上,还是顺着他比较安全。

“其实他当时看到我的样子几乎吓个半死,恶心的要死,根本就不可能会做什么的。”上官云端微微的呼了一口气,再次说道,刻意的强调着她此刻的样子,怎么着,这个男人,总应该有点反应吧。

“你这个脑袋到底在想什么?”凤阑绝的手再次敲了一下她的额头,“以后就这样吧,除去那一脸的浓妆看起来舒服多了。”

她自己在那儿玩命似的,想着人家要是提亲,就怎么怎么的拒绝。

她当时并没有在意,因为靠近这个位子的下面,坐的就是丞相之女李容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