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舍不得放不下 > 第140章:稳步前进

第140章:稳步前进

舍不得放不下 | 作者:沈纾帆| 更新时间:2019-09-02

饿得头晕眼花,又因为淋了些雨的关系,在她最憔悴最崩溃的时候,是突然出现在身边的曲臣羽,远远踏着雨雾冲上前来,用自己手中的外套将她从身后一裹。

只是,他的眼眸在接触到她的那一瞬间,状似轻描淡写地瞥过了,却冲着她身旁的郑惠华女士点了点头。

“见过父母那是不是要到谈婚论嫁的地步了?”洛佳窃笑着去看。

“你知道我说的不是这个!”她漫步走了上来,眼睛望着他的眼睛,“我只是想问我们之间的事情,你已经多久没来看我了?我是因为这段时间太不开心了才会多喝一点,早上起来又遇上堵车……可是你都不来看我了,耀阳。别人说你看上了那位新晋的小明星苏菲,我却以为以着我们两个这么多年的情分,你应该不至于对我……”

大脑“嗡”的一声,裴淼心有些莫名其妙地睁开眼睛。

一说到这事陈副总便开始沉吟,仔细回想前段在公司里与裴淼心相遇时的情形。

所有人都睁大了眼睛,等到电梯门真正打开,果不其然看到一位身材颀长,穿着意大利高级定制版浅灰色西装的英俊男人领头从电梯里走了出来。

曲耀阳见裴淼心低着头不说话,赶忙低头吻了吻她的额头,“我刚才弄疼你了吗?”

虽然现在这个所谓的“家”还不是他的家,可是推开门就看到正系着个围裙站在门边的小女人,那种温暖,却凭的让他觉得心安。

一听夏芷柔这样说话,曲婉婉整个人内疚到不行,紧拧着眉头犹豫了半天,还是道:“嫂子,你想太多了,我怎么会不帮你呢?你是我嫂子,而且又是军军的妈妈。”

……

夏芷柔的话里带着或多或少的试探,曲耀阳怎会听不出来。

“最近这个michellepei好像在珠宝界很红,上次我跟朱太太还有郑太太几个人去‘迈凯薇’做头发的时候,看见好多杂志上都在提她设计的珠宝。就连香港富豪榜前十名,在东南亚地区主营旅游业的何爵士夫人郑惠华都把自己的宝石交给她设计。”夏母唏嘘不已。

“裴淼心你干嘛!你又没有做错什么,干嘛要跟她说对不起!”苏晓气得都快要疯掉,“她妈刚才还打你了!你脸都肿了,她们还想要冤枉你是不是啊?!凭什么你还要跟她说对不起……”

怎么儿子走的时候,她都没有好好抱一抱他?

“没有,怎么了?”

“咦,我没眼花吧?裴淼心!是不是你啊!”陆离惊喜地瞪大了眼睛,上下将裴淼心打量了个遍,“哇塞,你现在也变得太不一样了吧!我就记得当初我认识你的时候,你还是个屁大点的毛孩,成天地跟在我们屁股后面打转,没想到这么多年没见,你居然也会变得这么有气质有女人味!”

而揽着她的曲耀阳也是绷直了身子紧紧盯住门口,待到看见那门扉已经被人从外面打开,正缓慢地朝他们推过来时,他正好屏息静气,好好想想眼下应当如何应对。

曲市长手中一只香烟,状似无所谓地吸了一口以后才道:“那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她低了头去看屏幕上的来电显示,知道是他,可是并不想接。

他说:“你一定是去参加梁老太太的寿宴。”

她说:“曲耀阳,你觉得这样我就会满意了吗?你是这样想的吗?可是怎么办呢?这个世界上真的有些东西就是覆水难收,你在我爱你的时候没有爱我,现在我已经不爱你了,早就不爱你了,你现在做这一切也只让我觉得可笑而已!”

他说完了话便站在那里笑看着,裴淼心心想这世上哪有这么嬉皮笑脸的坏人。

这下裴淼心总算是明白了,这其实就是一个闲得发疯的公子哥,已经是‘发疯’,早不在‘发慌’这个级别上了。

苏少突然从人群中过来,“翟俊楠那个不要脸的已经跑了,我看啊,晚上的饭局他也不打算做东了,取消。”

裴淼心便慌忙过去拉了苏晓的手臂一下,“你干嘛?这是谁?怎么谁的车你都敢让我上啊?”

她前前后后翻遍了所有报纸,那些报纸上的新闻关于她的一切全部都是负面的消息,可是提到她曾当过小三的事情却极为隐晦,只有几句话简单地一提,说其实当年曲市长家的大公子是结过一次婚的,不过素来稳重低调的市长公子一直隐着没提,所以外界才以为他根本就没有结过婚,是这位“中国卡米拉”痴情守候了多年才终于有情人终成眷属。

餐厅里的裴淼心起身,几步迎到跟前,唤一声:“爸!”

可是这之中的哪一种都不是今天发生的事情。

“嗯,先吃饭,吃完我们就谈。”

所有人一怔,就连曲市长跟曲母都是一僵,转头愣愣看向正在说话的裴淼心。

曲臣羽似乎兴致高昂,他说:“那就买一盘吧,露天太热了,又多病菌,咱们带回家吃去。”

他脱下了身上的衬衫,那从腰腹一直盘亘到他尾骨以下的疮疤却看得裴淼心一怔。

她还记得他去瑞士滑雪时发生的事情,当时的目击者只是称,他当时从很高很高的山峰上直冲而下,若不是运气好正好砸在还算厚实的雪堆上面,他也许早就已经见阎王去了。

“提点自是不敢,你是苏晓的朋友,我帮你就是帮她,更何况能卖个人情给‘宏科’的曲耀阳,我何乐而不为呢?”

万晓柔弯唇一笑,“您这是想让您儿子听见呢,还是您那位所谓的儿媳妇?”

曲耀阳洗完澡后打开浴室的房门,迎面就撞见裴淼心正在给躺在自己那张床上大睡的小家伙盖被子。

感激和爱意交缠,他很快便再无法控制一般将昏昏欲睡的思羽接过,放在大床上,并将被子为他盖好。

她绷紧的神经就快要断开弦来,却还是拼命笑笑,“不骗您不骗您,嗨,我什么时候骗过您啊?我有多喜欢他多爱他啊!他想放手我都不答应!”

她穿好鞋起身,抬头冲站在客厅里的男人笑笑,“不用了,没关系,我喜欢做东西给奶奶吃。而且不过是碗白粥,谁熬的粥味道都是一样,我知道,她不过是想跟我说说话罢了。”“不行。”曲耀阳言简意赅。

爷爷奶奶家里过了一个开心简单的端午。

“我妈说暂时没什么大碍,下个礼拜动了手术,再休养一段时间就能回来。”

眼角鼻尖好像有些酸痛,他正习惯性地眯了眯眼睛,在彻底失控以前赶忙抬手揩过自己的眼睛。

她深吸了一口气道:“有什么就在电话里说……”

曲母恰在这时候回头,果不其然一眼望住来人,正尴尬得不行,尤嘉轩也在这时候放开了她的手。

她不觉弯唇笑了起来,这时候被他勾住下巴扭过脑袋,唇便覆了上来。

曲耀阳盯着她的背影看了一会儿又去看曲母,“妈,我以为这些日子,你与她应该相处得不错。”

“可是都说婆媳关系是这天底下最复杂也最需要学问的关系,更何况我妈的脾气又一直不大好,我怕她给你气受。”

他回身看了那小姑娘一样,揉了揉有些酸痛的眉心才道:“嗯……廖小姐,我结过婚,而且不只一次,你把心思放在我身上似乎是有些浪费了。”曲母走到曲耀阳跟前,令跟在身边的育幼师将芽芽从地上抱起。

却听曲臣羽道:“哥,今天我很高兴,高兴你能来参加我同淼淼的婚礼,高兴到今天,我盼了这么久,才好不容易拥有了自己的家庭。”

她虽不大情愿,但还是将电话翻出来接起,是平日里与她往来密切的何太太。

“行,我不操心就不操心,只是你现在不是怀孕了吗?你当真确定你现在还需要那个东西,万一要是对你肚子里的孩子不利……”

他说话的声音让她呼吸一窒,竟似他周围空空荡荡的,到处都只余他说话的回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