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舍不得放不下 > 第135章:绿暗红稀

第135章:绿暗红稀

舍不得放不下 | 作者:沈纾帆| 更新时间:2019-09-02

之前她在天皇集团时,听说星娱有一个很有才华的经纪人,可却因为名字、长相和个性之类的不受艺人待见,在星娱混的很惨,而看到这能闻到厕所骚臭味的办公室,蓝弦终于明白他混得有多么惨了。

“她是?”任宇泽与沐菲同时开口,看蓝弦的样子满是不解。

莫庭强压下心中的怒火,刚刚在庆功宴上,如果不是顾忌现场的记者媒体太多,莫庭直接就发飙了,他莫大少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小心意意了。

想到莫放,莫庭的好心情没了。

值得吗?莫庭不只一次问自己,可偏偏每一次自己给出的答案,都是万分肯定的。

主持的拉着蓝弦疯狂的叫着,而蓝弦似乎还没有从戏中走出来,整个人依旧事着几分迷茫与忧郁。

主持人看着沐菲临时更改节目,心跳险些漏了一拍。

沐菲一张脸胀的紫红,满脸的懊恼与后悔之色,可惜晚了,因为主持人宣布他们可走了。

在他眼里,除非是像沐菲这种有钱的新人,一般的新人不需要教她如何演的,所以从蓝弦来这里,导演就没有告诉过她如何演,如何走位。

融柳只是一个泡沫,莫放必须从这个泡沫中走出来,他不能永远隔着网络与“融柳”联系,融柳必须成为莫放的过去。

“蓝弦,你想怎样?”邵阳气的咬牙,要不是代言要蓝弦签字,他早就签了,还管蓝弦死活,不同意也得同意。

八年,蓝弦是白雪第一个带的艺人,但是他相信蓝弦可以成为他经纪人生涯中丰碑。

墨天王低调出国,又低调的回来,墨天王的经纪人却不能低调,回国的第一时间就发布了墨天王回来的消息,同时将国外取得的成绩说了出来。

“什么?不同意?”墨云天的王牌经纪人对着电话大吼一声,怎么也不敢相信,他们开出八位数的转让费,星娱居然会拒绝,星娱是不是疯了。

蓝弦笑着说完后,便与莫庭从容进场,同时不忘向红毯两旁的粉丝和记者们优的挥手。

那一天,莫庭一辈子都不会忘掉,那一天他才知道自己的弟弟在自己面前说想娶融柳是认真。

有些东西是她的坚持,有些东西是她割舍不了的,重活一世蓝弦绝对不允许自己活的憋屈,不想做的事情她就是不做。

“莫少……”军队中肩上带杠的上校大人走出来,对着莫庭敬了个军礼,言语间颇为尊重。

虽说她习惯了时刻在演戏,可是演久了她也会累。

莫庭也不勉强,抛下了一句:“既然这样的话,我和小弦就先走了,你们今天的晚餐随便去哪吃,我付账,以后我家小弦在剧组还要请各位多多照顾。”

“哗啦”水声突然停了,浴室里的人险些滑倒……傲气不能当饭吃,傲气是自己的事,所以傲气这种东西,留给自己看就行了——蓝弦

这一部〈神之子〉十有八九是墨云天的收关之作了,为了这部戏墨云天推掉了国外那部大戏。

美人出浴、出水芙蓉……

她都快忘了这两个人有什么不同了。

让蓝弦下去换装,而在换装期间,听沐菲演唱《无可救药爱上你》的主题曲……

“阳,别……”颜末挣扎着,他这档节目还没看完呢。

他还担心那瓶总统之爱的代价会很大,如此看来这个新人很上道……

而t台上的模特厅在莫庭走近的那一刻也是眼前一亮,模特们对于有钱人可是相当的敏感的,莫庭一出来她们就怀疑了,可却不敢认,走到面前她们终于可以肯定了。

虽说有缺陷美这个词,但演艺圈的缺陷美大多是人造的,世人还是爱完美的,比如完美的融柳。

绿色的衣摆因着蓝弦的转身而随风飘起,如同舞动的精灵女王,一不心不仅入了他人的眼还入了他人的心……

难怪要给她准备套装的。

关于颜末与叶灵之间的小动作,别人没人看到蓝弦却是看得一清二楚。

蓝弦眼中的迷惑,莫庭隐隐能猜到三分,毕竟蓝弦的那个秘密,虽然他没有去查,可……

半年了,半年了,蓝弦和莫庭交往半年了,打破了所有的记录了,而莫庭还没有甩了蓝弦,不仅如此反而越粘越紧了……

切,哪里是对你笑呀,明明是对我笑。

墨云天是什么人物?那是这个圈子金字塔型顶端的人物,而她们现在不过是最底层的,墨云天怎么可能看到她们。

蓝弦转身,从饮水机里倒出一杯冰水:“喝了。”

比如,给蓝弦安排过量的工作,又或者炒作蓝弦的绯闻,说句不好听的,直接派人给蓝弦来一组奇怪的照片,也不是什么难事……

“你想怎么样?”蓝弦难得惊慌,声音没有以往的温柔,带着几分强装的高傲与矜持。

类似的评论还有很多。有不少的家长都附和这样的话,同时也有很多工作了女性观众也纷纷发贴,说蓝弦将职场女性演活了,看到lisa就想到了自己。

“说吧,发生了什么事。”蓝弦往沙发一上坐,等着白雪的答案。

是吗?是吗?蓝弦真的会因此而激动吗?个人认为……不会。“莫总,饭好了,出来吃饭吧!”蓝弦轻敲书房门,看着拿着书本发呆的莫庭颇有几分不解,自己的书应该没有什么值得让人沉思吧,她看的书向来很偏。

莫庭很想问,可却又不敢问出口。

这一刻,饶是蓝弦再怎么的静定,也无法冷静下来。毕竟莫老爷子不是一般人呀,莫老爷子那是跺一跺脚,就能让蓝弦的天抖三抖的人物呀,面对莫老爷子,拿什么傲骨来说事,那是天真……

蓝弦学莫庭,飞快的否认:“我才没有……”

“啊,蓝弦你说什么?”声音陡然拔高。

墨云天飞快的后退,不让蓝弦发现的他的存在。

蓝弦撑着黑色的大伞默默的走着,一阵风吹来,蓝弦冷的真哆嗦,眼中的泪一滴一滴的落下。

蓝弦唯一特别的就是她那天所穿的那套中国古风的礼服,而这也只能让这些记者们,更期待蓝弦今天的礼服。

最佳男配奖,被提名的是琴宵的扮演者。而最佳新人奖被提名的当然是蓝弦了,虽说邵阳和颜末认为蓝弦提名最佳女主角都行了……

今天她没有去公司,而是直接去了白雪家里,将东西丢给了白雪后便来到了《无可救药爱上你》的剧组,这些记者当然要蹲在这里等她了。

没有模棱两可似而非尔的答案,蓝弦直接给出了肯定的答案,直接否认与墨云天的关系。

我就不信弟弟是疯子,哥哥也是疯子。

她爱自己的国家,爱赋予自己名字的土地,没必要迎合外人……

“咳咳……”就在这美国肥佬要承诺什么的时候,角落里那少年站了起来,打断了他的话,用着极其标准的中道:

之前有某个不长眼的小报记者,跟踪蓝弦与莫庭,把蓝弦与莫庭同时同出的亲密照给拍了出来。

“王小姐,你的话我不懂?我从来没和什么大金集团的人接触过,那一天我和r&m集团的总裁,商谈合约中关于出席宴会的事情,毕竟我代言r&m集团旗下的绽放的合约上,曾写上了我有权出席r&m集团的商务活动,不过签约都大半年了,我却一个商务活动都不曾出席过,所以我才决定去找莫总亲自谈谈,希望能有一点点的效果。”蓝弦把后面的话说的相当暧昧,一副为了出席r&m集团的商务活动而不惜勾引莫庭的样子……

“墨大神,她叫什么名字呀。”经纪人立马抽出ipad,开始做好记录,还有十五分钟,他可以去和导演、主持人沟通,看在墨大神的面子上,导演与主持人不敢给他难看。

为什么,为什么那个叫蓝弦的运气那么好呀。

可为什么她又活了回来呢?

“蓝弦……”莫庭听到开门的声音,很是优从容的从书房走了出来,可是一出来就看到……

看着向来不与圈子里人周旋的莫庭,此时正与几个制片人和导演谈话甚欢,一时间不知要说什么了……

而做为一切事因的主角莫庭莫大人,此时正郁闷的在自己的办公室批阅着件,把最后一叠件处理好后,已是七点了……

蓝弦自己也很想知道。

蓝弦情不自禁的赞叹着,这应该是她第二次吃这家餐的白松露了,上一次吃是和顾子寒。

该死的蓝弦,你这个吃货,为了一叠白松露,你把自己出卖了。

暗暗一个深呼吸,蓝弦压下心中的惊骇,将刀叉放好,拿着餐巾擦了擦唇,巧笑倩兮的看着莫庭,没有一丝尴尬或者紧持,落落大方的道:

“不,现在不是找联合国的事情,我们得先把蓝弦小组安全的送回国。”

这是蓝弦第一次在公众场所公开专声明,她对金鸡千花奖,最佳新人奖的在意,在一阵伤心过后,蓝弦又一次的发表公开声明……

蓝弦抵制金鸡千花奖的声明,第二天就出现在各大报社的头版头第。

不然,光拿润笔费怎么活口呀,经纪公司当然也明白这一点,但对于这些无冕之王,他们也是不会轻易得罪的。

这是怎么一回事,怎么改了又改?可他们却是不敢多问,虽然短信没有显示电话号码,但他们却是明白传信的人是谁。

于是,就有今天这会面。

唉……依莫家的门弟,那蓝弦是怎么也不可能登堂入室的。

最主要的就是,他不要加班费,不要加班费呀……

“boss,我不收钱,让我再拍一组,就拍一组好不好,我想要拍东方仕女,让我再拍一天,就一天好不好……”

可惜,没有等到莫庭的电话,先等到了白雪的催促:“蓝弦,登机了……”

咬了咬牙,莫庭起身,再次开启冷水,任冰冷的水淋在自己的身上,将自己心中的欲火浇灭……

只可惜她们的多情无人欣赏,莫庭在看到模特们不专业的样子,眉头微皱。

蓝弦是侧着站的,微侧过脸才能看到墨云天,墨云天却只能看到蓝弦侧面,而沐菲的样子墨云天刚好能看得清楚。

“好了,大家回去早点休息吧,明天九点准时出现在剧组,我们一起去揭开我们第一天的收视率。”

蓝弦也是一脸凝重,重生以来什么事都在她的掌握之中,唯独这一件。

女生外向呀,心情再好也没时间陪爷爷扯,开门见山就是要东西,唉。

“呶,拿去吧。”掏出一个小盒子递给了幽韵琦,眼里满是不舍呀,心疼呀,那里面可都是万金难求的宝贝呀。

皇上的眼里,闪过一丝阴沉:皇儿想必知道是谁吧,昨晚皇儿调了那么多人进来,可惜还是让她得成了。

“太好了,我的知儿笑了。”轩辕晗笑,笑的好像得到了全天下一般。

“宇当家的要和本官谈什么呢?”他的确没想过直接把宇府弄垮了,要知道弄垮一个宇府可得瘫了轩辕王朝一半的经济,到时候还得扶持别一个宇府出来。

两人静静的靠在墙边,现他他们能做的就是等,不到一盏茶的功夫,这黑夜里不寻常的平静就被打破,众士兵哀叫与厮杀的声音从城墙处传来。

“还不快去。”天生的威严,让那门房吓的屁股尿流。

“伤口又裂开了。”这个样子,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好。

“未伤到筋骨,不碍事的。”面色平常,对那满是血的腿,看也不看一样,在他眼里,那伤口似乎就像一个小针口那样。

黑言舒一边用碎布裹着自己手臂上那长长的伤口,一边痛的叫骂,这日子真不是人活的,他们冲出了益州后,就选择了原路回去,除了第一天顺利行路之外,其他,每一天,不,应该是每一个时辰,他们都能遇到阻杀。

“那‘他’呢,联系‘他’,让‘他’出手一定成。”想到‘他’,女人如果想到救命稻草一般,‘他’的能力他们都知道,一出手,必成功。

泪不受控制的掉了下来。“还说没事,你看你自己一脸惨白的,怎么会没事呢。”

用这条小伤口换来这么重要的信函值了,有了这些东西,足够份量了。

“知儿怎么了?”看到突然笑的秦知心,秦夫人奇怪的问着,知儿这是在笑什么呢。

“娘怎么想到今日来看知儿呢?”虽然没有说不让母女见面,但嫁至皇室的女子要和家人见一面还真是不容易的,即使是王妃也一样。

“怎么回事,脉搏这么不稳?”知心皱眉看着轩辕晗,休养了一天,怎么没一点好转呢。

“痛,清,你想谋杀本宫吗?”

秦知心以为是自己还没休息够,却不想,那是因为轩辕晗给她的鸡汤里加了无色无味的带有安神功能的药,如果平时秦知心也许还能察觉出来,可是今日,一个是她太累了,二个是她太相信轩辕晗,当然,当时她太感动也是有的。因此,一夜好眠的秦知心,丝毫不知那一夜是如何的血雨腥风,她的世界因这一晚已变天了。

知心这才打量着轩辕晗与闻人靖暄、吴清三人,看三人除了神色有些倦之外,其他的倒还好,没有受伤。“看到你们平安,就好了”

再一拳,已被知心制止了“晗,算了。”

“老奴明白”看到轩辕晗的笑,吴管家的眼眶有些泛红,多久了,多久都没有看到爷这种自信的笑容了,自从爷的腿伤了后,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少了,以前的爷待人接物温和傲气,无论发生什么事总是那样云淡风轻的谋篇布局、指点江山。可自从那件事发生后,爷身上的傲气收敛了,人越发的温和了,如果说爷以前的温和是为了树造了个温儒、知贤礼下万人敬仰的好皇子,那么爷现在的温和却是因为低沉或者是为了迷惑对手,以前的爷越是温和就越表示爷掌握住了全局,冷静清醒,随时等着给对手致命的一击,可现在爷的温和让自己有些看不透。

“真的有那么美?”知心没亲眼见过大片的枫林,无法想像那样的场景。

“可是,你们才呆了一天就要走了吗?不能多留一下吗?”婉如也不明白为什么,突然对知心这么依赖,总之,就是舍不得她走。

“幽韵琦,你会后悔的。”临行前不忘放一句狠话,他今天在这里丢的脸可大了。

经过一个半月的调养,宇敏之,是的,影他现在渐渐适应了这个身份,重前他只是一个影子,现在有个真实的身份,虽然一时半伙接受不了,但经过这一个半月的适应已让他完全了解了这个角色,虽无法与他相融合,但却可以用这个身份生活下去,直至他找到另一种生活为止。

路很短,却也很长……为了不担误时间,在交待了吴管家如何帮轩辕晗泡药浴,泡多久,要多少的温度之类的事情后,吃过午饭,秦知心便带着干粮在吴清的陪同下往断崖的方向走去,一路快马加鞭,快把知心的骨头都颠散架了,好在,好在知心不晕马车,要不然,到了日的地的知心可就是酸累能解决的事了。

接过水的知心,猛的喝了一大口,也不顾身后吴清诧异的眼神,立马起身,猫着腰,在这崖底上一寸寸的找了起来。

看着越走越远的闻人靖暄,轩辕晗转身,坐回了书房的龙椅上,他要想着,如何在知心醒来之前把这些女人处理好,知心能接受,他的后宫里这些女人存在吗?

“你们总算回来了”黑言舒看到眼前这四人,立马上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