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舍不得放不下 > 第126章:敷衍搪塞

第126章:敷衍搪塞

舍不得放不下 | 作者:沈纾帆| 更新时间:2019-09-02

慢慢的拉下麻袋露出了里面的人。

在安统的暴力震压下,官差即使有所不满也不敢表现出来。三天过去了,他们没有找到任何逃犯,不管是安统还是他们压力都很大,现在有个希望摆在面前也好。

要搁现代,顾千城绝对一脚把人踢飞,可此时她只能忍,身份地位没人强,靠山势力更不提,和秦寂言硬碰硬,顾千城只有吃亏的份。

“当然怕。可殿下要是不信我,我一样要死不是吗?”这世间还有不怕死的人?那他一定不知道死是什么滋味。

因查到与案宗上完全不同的东西,顾千城脸上的表情不免有凝重了几分,接下来的检查就更严谨了。

这是经过顾千城深思熟虑才决定的,也是目前对她最有利的选择。

“看不上侍妾的位置?那你看上了哪个位置?太孙妃?皇后……”秦寂言知道顾千城故意逗他的,不由得恼怒。

江南表面上看起来风平浪静,可实际上所有的主事者,都变成了景炎的人,只有顾三叔与焦向笛幸免于难。

没有兵马,就是武功再高强也别想占地为王。

两条路都是一样的危险,走支灵川只有这一段路危险,走其他的人沿途能让人埋伏的地方,多达十几处,每天都要走得提心吊胆,以防自己一不小心,就被“意外”掉了。

“怎么可能?”武定和暗卫都不相信秦王殿下会在这个时候走小路,那不是找死嘛。

快到顾家,顾千城这才想起,祥云客栈的案子还不知如何呢,攸关自己的小命,顾千城不能不关心。

“破就好了,今晚可以睡个好觉了。”顾千城拍了拍心口,悬在头顶上的那把刀,总算是消失了。

七个人一拥而上,也顾不得会不会引人注意,抡起在拳头就朝顾千城砸去,暗卫看得胆战心惊,生怕顾千城带伤回去,殿下会怪他们保护不力,几次想要冲出来帮顾千城,却被顾千城拦住了。

是以,当倪月抬起苍白的脸,讨好似的冲着龙宝叫太子殿下时,唐万斤没有多想,只是厌恶地瞪了她一眼,“难看成这样,还出来吓人,吓到太子殿下怎么办?

不过,秦寂言并没有急着大开杀戒,说了两遍“叫你们老大出来”,秦寂言便不再言语,提剑站在甲板上,等船老大站出来。

“秦寂言,你终于来了。”顾千城也在第一时间看到了他,眼眶泛红,眼泪“唰”的一下就流了出来。

这年头,谁家没有一点龌龊事,要是受了委屈的人都和顾千城一样,不管不顾的宣扬出来,以后还如何在京城立足…赵王府有没有知难而退,顾千城现在也不知道,但她知道……

秦寂言抽手匕首,后退两百余米,一个冲刺,离冰墙百余米时提气跃起,在跃到一百来米的高度时,手中的匕首狠刺入冰墙里,可是……

“好。”顾千城别过脸,暗暗偷笑。

“皇爷爷,孙儿的为人你还不知吗?”秦寂言抬头,眼神平静,在皇上的威压下依旧坦然自若,一脸自信的道:“皇爷爷,孙儿能看上的人,又岂会差。”

老皇帝看自家大孙子真不高兴了,见好就收:“时辰不晚了,你今天就别出宫,去东宫休息吧。”

“这,这……”副将一脸纠结,秦寂言也不愿意与他多说,只道:“你们下去,将人安排好,明日出征。”他并不需要程将军拿下赵王,只需要程将军拖住赵王即可。

公平、公正就是不能偏向顾国公府了,大理寺的人绝对是人精,收了状纸当天就派捕快去核实情况。

大秦特使丝毫不以为意,被人“请”下去时,脸上依旧带着笑,因为……

领头的将领很快冷静下来,与长生门的人谈判,“你们要进去?我们可以合作?”

她快撑不住了,她必须给自己强烈的暗示,才能坚持下来。

随着太监一个字一个字往下念头,朝臣的脸色越来越扭曲,可却没有一个人敢出声打断,只是悄悄地看向封大人。

暗卫无所畏惧,手持炸药包,如同最勇猛的战士,一路高歌猛进,在火光的映衬下,他们的身形无端得高大起来。

顾千城一问话,黑衣人立刻答道:“小人奉庄主之命,保护顾姑娘。”

“庄主?”她认识的人中,被称为庄主的就只有一个。

“我们庄主姓景,是江南景庄的主人。”黑衣人的回答,证实了顾千城的猜想,“果然是他。”

“九输一赢吗?你来与朕对一局。”秦寂言示意封似锦在他对面坐下,同时将白子递到他面前。

以猪头六为首的一干土匪,吓尿了。离猪头六最近的一个汉子,扯着猪头六的衣服,颤抖的求证,“老老老大……我刚刚听到了什么?朕?朕是什么?是我听错了吗?”

不,是比死了老娘还要悲伤,因为他们就要死了。

看到弟兄弟依赖、信任的眼神,猪头六刚弱下去的勇气,又蹭得冒了出来,“有什么走不了的,这地方我们熟,皇帝老儿可不熟。赶紧的小上船,我们跑,跑掉一个是一个。”他们没有退路可以走,别说他们绑了当今圣上的女人,就是没有这出事,皇上要碰到他们这种人,也不会放过他们。

秦寂言知道,皇后会出手更多的为了她自己,因为皇后绝对没有办法接受,以后要靠讨好顾贵好过活,可秦寂言仍旧很满意。

“唔……”顾千城呼吸一窒,拍掉秦寂言的手,正想说什么,却突然跳了起来,“啊……之前你肯定也捏了我的鼻子,害我没有办法呼吸,是不是?”

强忍着烦闷,顾千城又过来把顾老太爷扶到矮榻上休息。

显然,封老爷子是不会主动醒过来了,甚到太医来了他也不一定会醒过来。

“备马!”秦寂言将景炎的信丢在地上,大步往外走走。

秦寂言挥退天牢里的官差和随时的侍卫,独自走在长而狭窄的通道里。通道两旁全是牢房,不过此时全是空的,只有最里面的三间,才关押了犯人。

“许是打不了了。”承欢一张俊脸绷得紧紧的,握刀的手动了动,却没有后退一步。

别说秦殿下这方的人,就连赵王身边的幕僚亦是一脸不安,“王爷,这么做我们的名声可就坏了。”

不过,这已经很快了,至少顾千城就觉得这些人快逆天了,这么复杂的数字,他们居然也能算得出来,简直了!

她为什么要回头去找风遥?

“她自己有办法。”秦寂言冷酷的说道,转身上马时,正好看到顾千城正跌跌撞撞的,朝那匹拉车的马走去。

“闪瞎了我的眼。”焦向笛惊得后退数步。他虽是文人,可也知受了惊的马,有多难安抚,顾千城露的这一手,真正是把他震住了。

秦寂言看了他一眼,顺着摄政王铺的台阶下,“本王与太后娘娘相谈甚欢,以至于忘了场合与时间,还请摄政王见谅。”

顾千城坚定的点头:“我没事。”

骗老皇帝是必须的,可面对秦寂言,顾千城不需要编谎言,经过这件事,顾千城很明白,她和秦寂言是一条船上的人,她必须坦诚。

“你是说,风遥极有可能,真的是凤家人?”顾千城的脑子还算清醒,尤其是刚刚发泄一通,情绪得到了缓和……

锦衣卫首领想了想,重重点头:“如果顾姑娘知晓这是科考试题,就不会将手稿随意丢在桌上,事后也不会冒险揭露此事。”

果然,怕什么来什么。

“你真得肯去?”平西郡王妃没想到顾千城这么好说话。

平西郡王妃幽幽地叹了口气,打起悲情牌,“千城,你帮我好好劝劝他,我和他父亲都不明白,他好好的跑到西北去做什么。他要不想呆在京城,可以去京郊大营。跑到西北那么远、那么乱的地方,这不是让我担心死吗?我和他爹都老了,我们就只有这么一个儿子,他要有个三长两短,这叫我们夫妻怎么活?难道这世间,还有比父母更重要的人吗?”

“我没用力。”秦寂言禁锢住顾千城的双手,将人固定在怀里。见顾千城一点也不配合,仍旧乱动,秦寂言没好气的道:“什么痛?我看你就是故意的。”

他们要是不把这事办好就走了,估计圣后会气得派兵追他们。在海上,他们还真不是长生门的对手。

而且,最后还是他出手,那太监才保住一命,不然他早死了。

狼牙山离军营有十几里路,一来一回,等到暗卫带兵抵达狼牙山脚下,天已经亮了。

一人一貂踏入寺庙,小雪貂越发的兴奋了,小脑袋探来探去,一副很忙的样子。

还来不及细看,就到霹雳啪啦,像是下大雨一样,滚圆的金珠从屋梁中间落下,落在地上弹得到处是。

秦寂言暂住在城外,今日又是由摄政王亲自接了进来,身边并没有带多到人。宴会到一半,他愤然离席,北齐肯定不会安排人送他。这种情况下,秦寂言要在京城遇到“宵小”,出一点意外,再正常不过,就是放到大秦也说得过去。

此刻,顾千城终于明白,北齐太后和摄政王听到秦寂言那般无耻的话,心里有多郁闷!

“他的目标一直都是建功立业,在战场上博出一条血路。我曾告诉他,武功练得好,在战场上杀敌勇猛,只能成为一个成功的武夫,打仗要用这里。”顾千城指了指脑子,“想要建立功业就要有别人没有的本事,成为独特的一个。如果有一天,他能做到杀敌勇猛的人中,没有他懂兵法;懂兵法的人中,没有他杀敌勇猛,他就成功了一半。”

“是。”顾千城大大方方地任对方打量。

“胆子够大,进去吧。”守门的两人并没有多说,他们拿钱办事,管他是男是女。

看样子,顾家还是欠教训。

“千城姐姐!”

“不是,莫名的觉得闷,你别管我了,快吃。”顾千城哪里敢告诉景炎,她是想到秦寂言了。

秦殿下不敢多说,乖乖认错,同时奉上温水一杯,“来,喝口水润润嗓子。”

顾千城确实愣了一下:“回京?今天就走?”

知道她不会顾念姐弟之情,连姐姐也不叫了。

吵吵吵……底下的人越吵越激烈,彼此抹黑也越来越凶残,秦寂言一直没有吭声,他倒要看看这些人能吵到什么时候?

都是面前这个贱人害的,顾千城毁了她女儿的未来,就别怪她下狠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