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舍不得放不下 > 第122章:潮鸣电掣

第122章:潮鸣电掣

舍不得放不下 | 作者:沈纾帆| 更新时间:2019-09-02

把自己的身子给他,换来她想要的。

曲耀阳看了眼躺在病床上陷入昏迷的弟弟,“我只想知道,现在还有什么药物可以控制住他的病情。”

所以他帮她拿了主意,在郑惠华女士的这场慈善拍卖会上,放飞她的“梦蝶”,也算是对于过往记忆彻底的放逐,因为她已不再需要它们。

曲耀阳转过头瞥了一眼这自作聪明的餐厅经理,在电梯就要往上升的中途,突然转向下行,按了个“1”。

她说完了话他就皱眉。

扬手一喊:“豪哥,这边!”

她也不明白自己当时到底是怎么回事,可也似乎就是那一瞬间,她开始明白这几次见到他,那个盛气凌人的男人怎么会动不动就红了眼睛,以及,大多数时候她会想,当他在同芽芽说那番话的时候,会是怎样的心情?

裴淼心咬唇,“也许是那时候,我还没有从前一段被背叛过的感情里边走出来,所以当我……当我在酒店里边撞见你跟汤蜜……我以为,其实你可以不用跟我一起离开,所以留下一张纸条……”

裴淼心的笑容有些僵凝,她不是第一次面对媒体,可是总觉得今天这样的情况有些怪异——那些记者的问题一个比一个刁钻,一个比一个问得狠,甚至有过激的记者,话筒都快杵到她脸上来了。

vivian缩手一躲,脸上阴晴不定的,咬牙望着裴淼心的方向。

夏之韵的左手边正挽着一个看上去邪里邪气的年轻男人,那男人从头到脚的armani春夏高级定制版,左手腕上一只patekphilippe,两个人从店门外走进来的时候有说有笑的,而那男人看着她的模样也是满含了情欲。

裴淼心的眼角倏然一跳,还是继续保持平静,“所以……所以我不再爱你了,耀阳……我好累,我也笨,原来有些道理要真的经历过了我才会明白,不是我跑得不够快,也不是我追得不够努力,而是你……根本就不需要我追上你……”

她微微吃了一惊,睁大着眼睛看着面前的男人,刚才,他是不动声色地教了她一招谈判技巧?

曲婉婉点头,扯了下有些尴尬的唇角道:“我跟他已经有好长一段时间没有见面了。他醉心于自己的事业,总想趁着年轻做出什么成绩,就算我不去找他,他也不会来找我。我……早就习惯了。”

才红着眼睛挂断电话,手中的电话又大作起来。

也就是这瞬间,她的腰被他从身后提起,翻转之间与他面对面坐在一起。

她轻声在他的耳畔说抱歉。

确信裴淼心自己一个人可以搞定,她先到负一层的停车场去拿车。

有佣人尾随着冲进了书房,正要去拉,却见裴淼心不知从曲耀阳的书房里面拿了什么便转身向外狂奔。

两个人重新将车开上了高速公路,裴淼心就坐在洛佳的车上将手中的件袋拆开。——一瞬间的瞠目,所有的不敢置信,好像都像映衬着聂皖瑜先前在商场同她说的那般话一样,原来这世上,真的有这样一份报告的存在。

“你!”曲母一口大气没喘上来,差点就这样被夏芷柔弄得背过气去。

作孽啊!可这一切,到底都是怎么回事啊?深吸了一口气,不想与曲母发生争执。

餐厅里的裴淼心起身,几步迎到跟前,唤一声:“爸!”

裴淼心疼得一声闷哼,他早就抓着她的小手向下去摸他所有热情的源头。

“爸,我想说几句话……”

曲耀阳抓着裴淼心的手,也能感觉到从她身上传来的寒意与颤抖。

她轱辘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来回梭巡过他双眸以后才道:“臣羽,其实我一直想问你来着,你说你刚从瑞士转院回a市的时候忘记了很多从前的事情,可是刚才在医院的时候我还听到你说起很多小时候的事情,我只是不明白,你究竟是丢了哪一部分的记忆?”

快速过去蹲身将她从地上扶起,拧了眉去望同样摔坐在一边地上的裴淼心。

“‘青苗会’从前的干事王燕青,她同我说了一些和你有关的事情。她说,当初你曾经牵线搭桥帮她老公的公司拉过一份过亿的订单,对吗?”

聂皖瑜狼狈的哭声将裴淼心唤醒,她赶忙在曲耀阳彻底发火以前一把将他拉住。

万晓柔几步走到她跟前道:“你放心,过几天我就会去监狱里探望我妹妹,她也不是不聪明的人,只要你给的钱够,想救你儿子不是不可能。”

“可是法院该判的都已经判了,若不是‘宏科’的公关团队之前做了那么多的事情,这事儿可能到现在都没个完,子恒就算出来,又能怎么样呢?”

她眉眼一恸,“奶奶您又乱说话了,您长命百岁,您还要看着我变老变丑。更何况,不是还有我替您照顾着他吗?您要不做他的奶奶,那就给我做好了,以后我都让他管我叫奶奶,我愿意招人疼!”

裴淼心扯了扯唇角,“不介意。”

有照看架子的超市工作人员看了看她,又去看他,笑的时候只说,现在愿意陪老婆逛超市的好男人真是越来越少。

曲四小姐曲婉婉去打了电话过来,“我妈让我代她跟我爸向爷爷奶奶道声节日快乐,让大家今天都吃好喝好,不用担心他们,他们很快就会回来。”

“那就好,那就好。子恒,快别玩手机了,好好吃饭。”

“嘿,这小姑娘怎么说话来的!”曲子恒伸过手就去揪妹妹的小脸蛋。

她起身拿过自己的小包,往肩上丢的时候仰头看他,说:“谢谢,这里没人,你不必做戏,我自己回去就行。”

她喉头有些哽咽,“不吃了,我刚才好饱,已经吃不下去。”

曲耀阳侧过头去看女儿,一向懂事听话的小东西,怎么会突然说出这样的话来。

“……那是我送给你的东西,既然是送出去的东西,我从来都没想过要收回,裴淼心你出来,把它们拿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