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舍不得放不下 > 第118章:蹄间三寻

第118章:蹄间三寻

舍不得放不下 | 作者:沈纾帆| 更新时间:2019-09-02

好强地杀气,这是准备杀儿子的节奏吗?

“会有……危险。”

秦寂言一直都知道,他太祖父不是什么好人,要真是好人也不会抢昭仁太子的皇位不是。

景炎从来不是一个贪心的人,他绝对拿得起,也更放得下,得知五皇子失去自由,景炎第一时间通知手下的人停下来,什么都不要做,潜伏下来,将线索引到北齐人头上去。

江南表面上看起来风平浪静,可实际上所有的主事者,都变成了景炎的人,只有顾三叔与焦向笛幸免于难。

是的,完全不可能。

“皇爷爷,顾千城是可用之人。”秦寂言面不改色的撒谎。

“寂言有心了。”换言之,周王和赵王的礼就是无心了。

说话间,两人已走出了六扇门,秦寂言扶顾千城上了马车,从案卷房借了案卷,则被他随手放在马车上。

顾千城心狠,她对自己都能狠下心来,可看着老太爷颤抖的手,顾千城却无法装作看不到。

龙宝想了想,重重点头,“父皇,你要记得来找宝宝哦,不要丢下宝宝一个人。嗯……宝宝会害怕。”为了证明自己真的会害怕,龙宝很用力的瘪嘴,以表现自己的委屈。

给顾承欢同伙的那份,自然和顾承欢的装在一起,看上去份量很大,平西郡王妃收到时候,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对。顾千城是个有心的,还给平西郡王带了一份,加上言倾那份,份量也差不多,可是……

“顾姑娘请稍等。”官差转身出去,不多时就有人送来热茶和点心,至于卷宗则需要再等一等。

远远地,顾千城就看到顾夫人挑衅而得意的笑,隐约还有那么一点扭曲。顾千城知道,顾夫人是把千雪的事,算在她头上,可是……

“殿下英明,赵王果然带兵朝英州城的方向跑了,程将军定能拦下赵王等人。”副将想到能把赵王捉住,就一脸激动。

封似锦听到几个副将来问他粮草的事,着实是愣了一把,得知是言倾叫这些人过来的后,在心底暗骂言倾狡诈。

听到几位副将不断的夸封似锦,秦殿下一脸满意,直言封似锦在军中做后勤一事,着实是浪费了才干,于是秦殿下大手一挥,封似锦便成了军中类似军师的存在,暂时辅助言倾的工作,必要时则负责与赵王交涉,日后凡是涉及到与赵王有关的文书,全部由封大人接手。

当天晚上,皇上就看到御史弹劾顾贵妃恃宠而娇,娘家人行事张狂,不将王法放在眼里的折子。

只是告知一下,不问他们同不同意就直接前来,这不就告诉他们北齐人,他秦寂言要来,谁也挡不住嘛。

大秦来使有恃无恐,各国都有约定,即使是交战时也不斩来使,更别提和平时期。

这段时间,不断的派人伏杀秦王殿下,已是损失惨重,要再让人来做无用功还是小事,要是秦王使的是调虎离山之计,恐怕上面的人不会放过他们。

摘星楼大厅还不显,里面却是富丽堂华,极尽奢华,回廊的柱子与栏杆全贴上了金箔,用刀子一刮,就能刮出一堆金粉。

密室入口没有什么台阶走道,只有一根长长的绳子,顾千城用衣袖包着绳子,轻轻一跃就跳了下去。

仿制前朝古画有那么简单吗?

“发现一些作画用的颜料。”

……

呵呵……太上皇知道了,会气得吐血的。不过,今天发生的事足够太上皇吐好几次血,所以吐着吐着也就习惯了。

秦寂言无事人一般坐在床塌旁,端过太监递来的碗,很贴心的给太上皇喂汤,“皇爷爷,你好好养伤,其他的事我自会处理好。”

太上皇一脸颓废,张了张嘴却发不出声音。

秦寂言无示封大人的请求,斩钉截铁的道:“这个谥号,是朕定的。”所以,任何人不得更改。

轰隆隆的爆炸声一路响起,固若金汤的天牢在暗卫不要命的轰炸下,生生撕开了一道口子,可这也引来了京中人的注意。

顾千城能猜到季诺为什么把她推出来,她会好好记住季诺“这份情”,要不好好回报一番,她这个“顾”字就倒过来写。

顾千城心里虽然也担心,可面上却不显露,冷笑道:“别高兴太早,鹿死谁手还不知道呢。”

封似锦现在哪里有心情喝。

秦寂言早上出来时,已经探了一次路,背着顾千城直接踏着树梢而过,完全不在地上留痕迹,一路凭借卓越的轻功狂奔,到中午时,两人已经到了山谷的底端。

“太上皇在说什么,民女不懂。”顾千城低头,装傻。

“一!”秦寂言数完,同时抽出腰间的剑,可就在此时,景炎飘然而到,在秦寂言面前停下,“圣上,我来了!”

可是,这些人却没有第一时间执行命令,领头的将领更是凑近道:“少主,这是一个好机会。”一个拿下大秦皇帝的好机会。

这把剑代表暗风楼,代表江湖最厉害的杀手组织。虽然暗风楼已落没,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余下的杀手虽然年纪大了,可要杀几个人对他们来说还是很容易的。

“唉……夫人,你看我们是休息,还是去试一试,这组数字对不对?

长生门的人睁大眼睛看着顾千城,或者说看着第九道门。

躲在暗处的顾千梦看到这一幕,半天都移不开眼。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这话虽然有一棍子打死人的嫌疑,可是……

想了半天,顾千城发现还是树上最安全,而她之前呆的那棵树上,还有一条腰带在,她要回去的话,把腰带绑在身上,那就不容易掉下来了。

“再帮你一次?”秦寂言听到这话愣了一下,随即嘲讽的道:“凭什么?本王凭什么一而再,再而三的帮你,你是本王的谁?本王有帮你的义务吗?”

“她自己有办法。”秦寂言冷酷的说道,转身上马时,正好看到顾千城正跌跌撞撞的,朝那匹拉车的马走去。

“本王的婚事不急。”秦寂言冷冷淡淡的说了一句,便转身看着湖面,凭栏瞭望……

北齐太后不长眼,触了秦殿下的逆鳞,只能自认倒霉了。

“本王一向很好,太后看上去倒是不怎么好了,要不要本王宣太医给太后娘娘看看?年纪大了的女人,还是当心些好,万一有个意外,可就再也醒不来了。”秦寂言反客为主,一脸淡漠的说着刻薄的话。

双眼红红,声音哽咽,可确实是平静了下来。可是这样的顾千城,更让秦寂言担心。

他真得没有想到,顾千城居然遇到这么多危险……

“我们宁……”三人当中最小的子诺开口,可他刚说三个字,就被子羊打断了,“我们喝,但我们可不可以约定,事成后给我们解约。”

“唉……那个孩子。”平西郡王妃都不知道怎么说自己的儿子,蠢成这样难怪不讨女子欢心,平西郡王妃决定帮自己儿子一把。

“小人会原话转告。”灰衣人作了个揖,弓身退下,可还没有转身,就听到秦寂言道:“有一件事忘了提,朕父皇的骸骨好似在长生门。替朕转告圣后,朕次再来取回。”

底牌?

他除了真的有忠心蛊的解药外,什么底牌也没有。不过是故意摆出胸有成竹的样子,骗骗圣后罢了。

“嗯。”顾千城抬手擦了一把汗,平静的眸子没有一丝波澜,只静静地跟在长生门的人身后。

窦氏听到这话,心里发苦,可面上却乖巧的应是……

“想剿我们,先摸上山再说吧。皇帝老儿的人可娇贵了,昨晚那么好的机会都不见他们出手,就凭那群大爷,能摸上山,做梦吧。”

猪头六在外面绕了几圈,没有发现异常,终于安心了,“兄弟们,走……回寨子,好酒好吃摆上来,我们压压惊。”

“精兵,够了。”暗卫言简意赅,收起令牌后就如同一个桩子站在原地,只等将领点齐兵马。

当然,将领不敢透露他们这次是去为皇上办差,只说是朝廷机密任务,要立了功重重有赏。

半个时辰吃早饭加休息,对当兵的来说是一种奢侈。半个时辰后,他们脸上已不见奔波十几里的疲劳。

为了掩盖疾行的声音,精兵们脚下都缠了一层棉布,虽说仍不可避免发出声响,可脚步声却弱了不少,山里的飞鸟也不会惊得扑腾乱飞。

“咚咚咚……”寨子里的战鼓,被人敲响了,“快,快起来……朝廷的兵马来了。朝廷的兵马来了。”

猪头六虽然喝醉了,可战鼓一响他就醒了。裤腰带一提,抄起家伙就往外走,沿途不忘把睡死的人踹醒,“还不给老子起来。睡睡睡,睡死你们。”

还来不及细看,就到霹雳啪啦,像是下大雨一样,滚圆的金珠从屋梁中间落下,落在地上弹得到处是。

没有目标,一切计划皆是惘然,那人只得折回去禀报给太后和摄政王,好让他们另做安排,可是……

他有这个想法,却没有这个命!

“啪……”寂静的夜空,突然发出了一声闷响,只见一枚石子“嗖”的划过黑夜,朝那探子的眉心射去。

一路抱着秦寂言,顾千城看到秦寂言如同丛林之王一般,从容的游走北齐内城,一个个追上那些探子,在他们毫无反应时,将其一一灭杀!

“小人并无恶意,还请殿下原谅。”来人一上来,便抱拳告罪。

无论是追踪还是隐藏的功底,都不如对方,要不是最后时刻,对方故意露了行踪,他根本找不到人,甚至什么时候跟太后派来的人一样,悄无声息的死掉都不知。

连亲爹都不帮他,顾千城这个侄女却肯帮他,他怎能不感动。

他不是皇爷爷,他们的孩子也不会和他父王一样。

话还没有说完,马车突然停了下来。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顾夫人做得太干净,也会留下证据。

顾千城说得很大声,可在场的众人依旧当作没有听到,顾夫人甚到一脸和善的道:“怎么说也是大小姐的奶妈妈,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一口薄棺府上还是出得起的。”

“不许动。”顾千城挡了一下,那几个婆子直接无视,把人撞开,幸亏顾千城反应快,一个闪身避开,才没有摔倒地:“顾府的下人,越来越嚣张了。”

“孙妈妈,别去。”顾千城厉声呵道,孙妈妈吓了一跳,只个人都僵在门口,呆呆地转身:“小姐?”

“小姐,这是……”孙妈妈指着床板下的木盒,一脸诧异。

封老爷子说起道理来,可以说三天三夜不重样,可惜今天没有时间给老太爷讲这么多了,当老太爷讲到兴头上,讲到棋艺有多高雅、多不容亵渎时,丫鬟在说了十遍没有得到回应后,不得不提高音量道:“老太爷,午膳摆在哪里?”

封老爷子虽然没有说尽兴,可顾千城的“乖巧”却让他很满意:“我说这些也不是要你怎么样,你回去好好想一想,想明白自己要什么才是最重要的。”

“城门口这么多人,不会出事吧?”有胆小的官员,见百姓进出城都成问题了,担心的道。

她不敢保证,坛中人会不会害他们。

她们很可怜,顾千城同情她们,可并不会因为同情就失去判断。

“我随便说的,哪里知道就真成了。”顾千城发誓,她真的是随便说的,并没有抱多大的希望。

承欢说封似锦很贤惠,这话倒是没有错。

秦殿下自认不是小气的人,所以……

不是他不想尽快离开,实在是没有力气,而且身上的伤一动就流血,为了不让自己失血而死,他还是省点力气的好,左右景炎的人品虽然不怎么样,可还算守信,把水师谴走了,就绝不会再让他们杀回来。

明明该是狼狈逃跑的那一个,可秦寂言却没有一丝紧张,半躺在小舟上,惬意的看着不远处的火海……

虽然没有亲眼所见,但他也能想像景炎被困在火海中的狼狈样。

“秦寂言一定是故意的。”景炎气得真想骂娘。

顾千城又陪承欢说了一伙话,见承欢面露疲累便出去让他好好休息。

“封口!我不希望这件事有其他人知道。”虽然军中的人都知道承欢受了羞辱,但不能再扩散。

子车说得虽然不多,可却足够让秦寂言明白顾千城的处境有多糟糕。

“辛苦了华大夫。”老太爷上前,朝华大夫作了个揖,华大夫连称当不起。顾二爷不甘示弱,也郑重的向华大夫道谢。

换言之,顾家上下没有一个关心,顾承欢的随是为什么断的。

“大管家,派人去军中查清楚,我要知道承欢的腿是怎么伤的。”不管出于什么原因,伤了她弟弟,她都要对方付出代价。

秦王府的老太医说,秦王让人给他传信,让他快马加鞭赶过来,不得耽搁半分……

“这么说传言不是真的了?”那他就放心了,至于放什么心?

作为帝王,秦寂言哪里不懂圣后的用意,这招他早就用腻了,圣后把这招用在他身上,一点效果也没有。

“不必,圣后想必等急了。”秦寂言脚步不停,越过带路的人往前走。

“好身手!难怪秋离带了那么多人去,也无法拿下你。”一道清冷的女声传来,像是从殿内传出来的,又像是在耳边说的,声音或远或近,竟是分不真切。

“秦皇来得不巧,顾姑娘她为了寻解寒毒的火焰果,随船去了活火山。”圣后似很享受秦寂言的低姿态,并没有为难他。

龙宝根本用不上。

一个个围着顾千城像是什么样子?

看到一众捕快,一脸惊奇地看着顾千城,秦殿下即郁闷又骄傲。

此人领兵天赋一般,大局观还算不错,最大的优点就是对西胡皇帝忠诚,所以他被丢进大军,用来辅佐风遥,也有监视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