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舍不得放不下 > 第112章:翼翼飞鸾

第112章:翼翼飞鸾

舍不得放不下 | 作者:沈纾帆| 更新时间:2019-09-02

哼!

突然,盘古脸色决然,像是做出了某种决定,话语中透着不容置疑的意志,令时间魔神脸上肃然。

他就是掌控者!

凤忆希没有再说话,只是脸上却没有半点的退缩与害怕,一副豁出去的表情,让皇上眸子中的怒火更加的升腾。

此刻,凤阑绝说谢谢,便是相信了上官云端怀孕的事情,相信,而且深知孩子不是自己的,他竟然还能说出一声谢谢?

也只当是绝王得知了自己的王妃怀有身孕的消息,因为高兴,所以才这么着急。

天呢,怎么会有这样的误会,难怪,她感觉到他刚刚的身子那般的绷紧,感觉到他的声音中,有着无法控制的沉痛。

凤阑绝,从这一刻起,我跟你的一切,都结束了,从这一刻起,我不会再为你做任何的傻事了。蓝岚在心中暗暗的下了决定。

她一时间真的不知道要用什么词语来形容她,美丽,妩媚,妖娆,魅惑,她的身上似乎聚集了太多的不可能同时存在的东西,但是偏偏却又不会让人感觉到半点的怪异,反而会在不知不觉间完全的吸引了他人的注意力。

小小的插曲过后,百姓对上官云端敬佩中,更多了几分亲切,也少了一些先前的拘束,而且向前捐款的人也更多了,不断的有人挤向台上,远处,还不断的有人赶来。

早知道上官云端与凤阑绝打那样的赌的话,打死她,她都不会给上官云端捐款。

当他走进阁厢的那一刻,他就已经知道,凤阑绝开始怀疑他了,他在那其间,曾经想要发暗号通知凤阑锐,但是却都被凤阑绝无意般的阻止了。

他的手,也情不自禁的在她的背上游动,绕到她的胸前,然后微微用力,扯开了她的衣衫,他的呼吸越来越急促,只是,他却仍就极力的压抑,虽然他们成亲已经很长时间,但是这却是他们的第一次,他怕吓到她,更怕弄痛了她,所以,虽然此刻他的身体中有着万马奔腾的冲动,却也要适当的控制。

上官云端的眸子微微的转向凤阑绝,只是,此刻正是黑夜,随着月光不错,但是却也不能完全的看清他脸上的表情。

“绝,这就是你今天娶的女人吗?”那个轿子里的女人听到上官云端的话后,再次轻声说道,淡淡的声音中,似乎并没有太多的情绪,似乎只是简单的讯问。

就算一切真的像那个女人说的一样,那个女人的情绪,也跟她不同,毕竟,凤阑绝今天娶的是她,而不是那个女人。

她在猜想,她进城后,那么多的事情,只怕都是这个女人策划的。

只能吩咐侍卫再去取一本来。

“援助,援助,国库中现在根本就没有多少银子,拿什么去援助?”皇上横了丞相一眼,声音中多了几分冷意。

那几个人被凤忆希堵的哑口无言,而望向凤忆希时,脸上都多了几分诧异,都有些不敢相信,凤忆希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是呀,是呀,云儿她哪懂的这些,你跟她生什么气呀。”皇上也微微的配合着笑道,只是,那话语中的意思,却是分明在暗示着上官云端的痴傻。

那几个管家虽然不明所以,但是上面吩咐的,岂敢违抗,都一个个胆战心惊的快速的算了起来。

虽然此刻他低垂着眸子,但是众人还是可以明显的看出此刻皇上的惊愕,那种无法用任何语言形容的惊愕。

凤阑绝脸上的笑明显的僵了一下,神情间多了几分紧张与担心。

难不成,她对夜无痕的爱已经到了这种疯狂的地步,为了夜无痕开心,可以为他留下他心中的女人?

“主子,我们回哪个家呀?”依琴虽然没有听到流萧的话,但是也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便也极力的压低了声音问道。

若是被那人跟着,主子怎么能回去呀?

“不如,先去拜访一个‘朋友’吧。”上官云端的双眸微闪,心中有了打算,那两个家,她都不能回,不管是回了哪一个,都会暴露自己的身份,身后的那个男人,可不是一般的人……

丞相夫人的唇角微微的扯出一丝略带牵强的笑意,低声回道,“我也不清楚。”只是,一双眸子中,却似乎微微的闪过一丝什么,而隐在衣衫下的手,也不由的收紧了几分。

“希儿?”蓝魅辰显然没有想到,她会这般坚决的拒绝他,一时间,不由的惊住,有些难以置信的喊道,“希儿,你知不知道你自己在说什么?本王知道,你心中还在怪本王,但是今天本王是真心的来提亲的,你竟然就这么拒绝本王?”

但是,她却从来没有想到,有一次,他竟然会如此的质问她?

“你?”皇后气到抓狂,但是此刻却又无话辩解,只能愤愤的吼道,“你分明是诬陷本宫。”

“这柜子里有夫人留下的东西。”果然,李妈的惊呼,只是因为想起了柜子里面的东西。

一个丫头接口说道。

这是当年他送给鸾儿的,而且是他亲自给鸾儿戴上的,她回来的时候,在鸾儿的身上并没有发现这根链子,原本以为,已经不见的,没有想到。

从小姐变的痴傻后,她以为小姐不会懂的那些情爱,所以,一直没有把这链子拿出来。

虽然她现在易容成了上官云端的样子,却也害怕被凤阑绝看出破绽,她的计划是,等拜了堂,入了洞房以后就算被发现了,一切都成了定局,反正她跟上官云端一样,都是将军府的大小姐。

当凤阑绝的手,快要握向她的手时,上官凌雨的身子突然微微的一斜,向着一边倒去。

那些黑衣人自然听的懂他的意思,一个个都纷纷的惊住,他们当然明白,今天他们犯的都是死罪,知道自己想活着出去,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误撞?皇宫这么大,你们还真会撞,而且,若真是误撞,为何会对国库的路线那般清楚,竟然丝毫不差的打开了国库的几道门?”太上皇微微冷哼,直接的击破了他们的谎言。

“你刚刚被休回府,竟然还有脸去参加选亲,你是嫌丢脸丢的还不够吗?你是想让全天下的人都取笑我们将军府吗?今天选亲的可是绝王,真正的人中龙凤,你这个样子,也配参加?”老夫人听到上官凌雨的话,脸上浮出几分明显的嘲讽,说出来的话,更是没有给上官云端留半点的情面,将上官云端贬的一不值。

所以,若是这几个女人能够想出个好的办法,能够让她不出席,她倒是愿意配合她们。

竟然敢在这个时候,跟他开这种玩笑。

他真的很后悔当初写下了那封休书,若是他不写那封休书,她就还是他的王妃,凤阑绝就绝对没有机会。

那个拦他的侍卫,微微的僵了一下,神情间多了几分害怕。

“所以,本王也可以断定,玲妃还活着。”凤阑绝再次低声下了定论,只是,他的话,却让在场的人更加的惊愕。

有几个朝中的老臣,看到那女子时,顿时的惊的目瞪口呆,而凤阑锐看到她时,整个身子更是完全的僵滞,隐隐的似乎还带着几分轻颤。

她一直都感觉看不透夜无痕,猜不出他下一步的动作,但是那人却能够将夜无痕的心思算的这般的准确,而且能够在这短短的时间内,便安排好了一切,果真了得。

事情发展到这种地步,所有的女人都不敢再乱说话。

事情还没有结束呢,老夫人这样出去只会打草惊蛇,而且现在云儿还被那人揽在怀里,老夫人这么一闹,云儿就危险了。

“不错,我不是小晚。”上官云端将脸上的面皮扯了下来,这个时候,她也不必掩饰了,毕竟想知道的他也都已经说出来了。

难道到了现在,她还不想跟他离开?

而对她,此刻他的心中更多了几分复杂的情绪,如今整个大殿上吵成这样,她竟然还能够纹丝不动的坐在那儿,单单是这份冷静,沉稳,就没有几个人能比的上。

“好,本王就证明给你们看。”

“怎么,皇上不会连这都听不懂吧?”凤阑绝的唇角微扯,不答反问,略略带笑地声音中,却是带着他那毫不掩饰的嘲讽。

到时候,若是绝王坚持,皇上也护不了他,毕竟皇上不可能不顾两国之间的关系,更何况现在的凤月国可是极为的强大,皇上是明显的怕凤月国的。

她相信他,不会让她惹上不必要的麻烦的。朦胧的月光下,那是一张足以让人窒息的脸,美,媚,妖,惑,没有一个人能够找到一个合适的词可以形容这张脸。

“对了,这件事通知了凤阑绝没有?这么大的事情,他怎么着都要赶回来呀。”正在上官云端暗暗思索时,突然听到叶寒再次说道,这次的声音中似乎隐隐的带着几分不满,上官云端暗暗一惊,这个时候让凤蓝绝回来?先不说桐城的事情有没有解决,这边的事情,还没有弄清,让他知道了,让他回来,只怕。

“前些日子,本宫已经让人给他带信去了,相信这个时候书信也已经到了,他应该知道了,说不定,很快就会赶回来了。”皇后听到叶寒的话,微微带笑地说道。

“这么大的事情,他要是不赶回来,云端不怪他,我都不会放过他。”叶寒的唇角角微扯,微带不满地说道,那话语中听着似乎只是不满的抱怨,但是似乎更隐着几分深意。

就像她此刻的假怀孕,博太医不是就没有查出来吗?

凤阑绝微愣了一下,然后快速的打开书信,双眸快速的望去,看到那书信上的内容时,身子却是猛然的完全的僵滞。“啊,啊,杀人了,杀人了。”众女也纷纷的尖叫,场面顿时乱做一团。

“哼,事情明明摆在眼前,这么多眼睛看着呢,你还想要骗皇上不成?”丞相冷冷的哼道。皇上沉思了片刻,望向上官傲天,有些为难地说道,“众人亲眼目睹,你要朕怎么办?”

上官云端不动声色,心中却是暗暗冷笑,笑吧,笑吧,看你们还能笑多久,羞辱她,打她的人,这代价希望她们能够承受的住。

“你还有脸问我,打的就是你这不要脸的狐媚子。”二夫人平时对三夫人就极为的不满,对三夫人那张妩媚的脸更是深恶痛绝。好不容易有这样的机会,她岂能放过,怒骂间再次扬起手,挥向三夫人。

她清楚夜无痕的精明与危险,她能轻易的骗的过这几个女人,但是,夜无痕,这般毫无征兆的来,真的让她有些措手不及。

百姓原本都被她刚刚的气势震住,都有些害怕,只是听到此刻她这略带商量,而且又亲和的语气中,心中都暗暗的松了一口气,而且也都是本能的从心底里,对她多了几分好感。

一双眸子微微的转向上官云端,看到她仍就是一脸的平淡,却是有着一种让人无法忽略的自信,而刚刚的那种气势也更加的明显。

以前,凤阑绝对她虽然不够热情,但是却也绝对不会这般的生硬,虽然没有回应过她的感情,但是却也没有像现在这般的绝裂。

“皇兄,原来是真的呀。”凤忆希听到凤阑绝亲口承认了,顿时一脸兴奋的喊道,“皇兄,这一次说不定你真的会输呢,皇嫂可是筹了很多银子,而且蓝姐姐还捐了一万两白银呢。”

“那要怎么办?”凤忆希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只是,她可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声音中明显的多了几分紧张。

“奴婢参见王妃,参见公主。”那宫女恢复了自由后,连连的行礼。

只是,太上皇却一直不让立太子,还显然是想让凤阑绝当皇上,所以,这么多年,众人对凤阑绝一直都不满。

“素容,隐,你们两个不用跟着我们了。”凤阑绝看到她那一脸的陶醉,脸上也微微的淡开了几丝轻笑,然后望向一边的素容跟隐,低声说道。

“王爷。”那人的脸上更多了几分着急,他可是奉了丞相大人的命令来的,而且都已经跑了几趟了,若是再不能把王爷请过去,丞相大人肯定会怪他的。

“奇怪呀,丞相竟然在这个时候,让人来请你?”进了王府后,上官云端的眉头微蹙,神情间微微的多了几分疑惑。

上官云端的双眸微闪,突然再次说道,“对了,叶寒说过,那种毒,并不是中原的毒,会是不会是那西域人带来的?”

“我还有一个请求。”上官云端双眸微闪,再次说道。

“好。”上官云端自然是连连答应,她知道,这已经是尚书大人最大的妥协,而十人对她而言,也足够了。心中对他也多了几分感激,没想到,这个人的用处倒是不小。

“是这位公子状告李公子,下官是例行公事,不过,丞相大人放心,只要李公子是清白的,下官自然会不他一个公道。”尚书大人略略陪笑地说道,丞相大人来了后,似乎也多了几分底气。

凤阑绝一脸灿烂的轻笑,他自然知道夜无痕已经认出了他,便也不再隐瞒了,只是他那刻意的话,却将上官云端的身份称的更加玄乎。

难不成,夜无痕就是得了消息,特别来捉她的?

很显然,这正是要了这丫头的命的原因。

从这丫头被关押到宴会结束前,当时,并没有人离开过宴会,而且,也没有发现任何人有任何的异样,到底是谁计划了这一切?

而那人离密室越远,便越是不可能知道密室中的情况,那么这边有奸细的可能就越大。而极有可能就是原先在密室中的几个侍卫中的一个。

不得不说,素容这速度还真够快的。

“刚刚那个丫头已经死了,是被人害死的,我们想让你假扮成她的样子,来迷惑敌人,你能配合我们的计划吗?”上官云端再次轻声的解释着。

上官云端安排好一切,才跟凤阑绝离开了那个密室,回到了房间。

“啊,她的衣服挂在树枝上挂破了。”后面的女子见此,心下更是得意,也不必再有任何的担心了,因为刚刚那衣服撕裂的声音,相信就连前面的宫女都听到了。

难道是夜无痕?

“禀报皇上,皇后,刚刚上官小姐的衣服不小心弄破了,所以耽搁了一些时间。”只是还不等皇上开口,那‘宫女’便沉声说道,却并没有过多的解释。

“绝王到。”

她的脸也是完全的扭曲,凄惨而恐怖,胸脯仍在微微的起伏着,只是那跳动的浮动似乎越来越弱了。

她死了,是真的死了,不过,至少,她离开的带着笑的,那一刻,她应该是欣慰的。

“不因为她是我的亲生女儿,我才这么做。”二夫人的脸色微沉,仍就是一脸的坚持,若是让她再重新选择一次,她还会这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