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舍不得放不下 > 第111章:旁搜远绍

第111章:旁搜远绍

舍不得放不下 | 作者:沈纾帆| 更新时间:2019-09-02

他身子发抖,激动的不能自己。

欧阳志三人居然很欣慰,感动得眼眶都发红了。毕竟任何时代,好人只做一件坏事就不能被原谅;而坏人做了一件好事顿时就令人交口称赞。在他们心底,恩府……嗯……有点那啥,他们对恩府的阈值比较低一些,只要他不开口说怪话,就已是稀罕了,倘若还能有一点恩师的样子,勉力他们一句,这……就足以令他们感激涕零,慰藉不已。

这一次,他们本就耽误了学业,乡试无望,若再让这‘恩师’给补补课,说不定这辈子都考不中了。

果然,听张懋说起了婚配之事,方景隆便开始惆怅了。

不过想来,陛下一定对此人是深恶痛疾的吧……

新的一天……又开始了。

方继藩吓得脸都白了,爹不是将军吗?抗压能力这么差!

方家已是鸡飞狗跳起来,乱做了一团。

方继藩试了方景隆的鼻息,还好,气息还算顺畅,脉搏虽弱,却没有紊乱,心里便松了口气。

方景隆见方继藩沉默不言,还以为自己的话惹得儿子不高兴了,即道:“好好好,为父不说,不说了,为父知道你不爱去办差,不爱受人拘束,以后再不提了。”

杨管事:“……”

照例背着药箱,笑吟吟地来给方继藩见礼:“见过方公子,方公子气色好多了,学生先为公子把脉吧。”

这府邸占地极大,少说也有五十亩,栉比鳞次的屋脊连绵,三进三出,正堂、前厅、后院、厢房、柴房足足数十开间,方继藩心里很是满意,下意识的摇动着湘妃扇,唯一美中不足的是,这宅子……有点老啊,少说也有百年的历史,显得很是斑驳。

校阅的子弟,足有五百多人,分为了六个考场,他一个个检阅过,待到了最后一个考场时,穿着蟒袍的他驻足,显得格外的神清气爽,便朝诸考生道:“尔等皆勋贵,蒙受祖宗恩荫,今日校阅,分三六九等,为的便是择选英才,出众者,便要和尔等父祖们一般,从上征伐,入侍帷幄,好生拿出你们的本事来,为你们的父祖争口气,得一条金腰带。”

他转念正想着。

方景隆想说什么,抿了抿嘴,看着自己的儿子,又融化了,便忍不住慈爱地道:“继藩,你总是长不大。咱们方家,是受了祖上恩荫的,你自小不爱读书,也不习武,别人怎么看待,为父一点都不在乎,可有时候哪,为父见其他公侯伯的子弟们去参加校阅,有了差遣,为父心里或多或少也有一些羡慕,今年校阅之期已到了,为父回京的时候还在想,继藩若去碰碰运气,该有多好,可谁晓得,回来就见你卖了祖产,这时为父便再没有这盼头了,现在只望你的病大好,再不复发,一辈子平平安安的,将来袭了爵,即便没有差遣,也没有关系。”

刘健带着些尴尬,咳嗽一声道:“陛下……”

新的税制开始逐渐的试点,国库的收入不断的攀高,去岁的年入,已达到了三千六百多万两银子,当然……这还只是真正的税制没有铺开,今年的增长,多半也是喜人,只怕还要再涨不少。

陛下带着三人出宫,李东阳密告他赌约之事。

弘治皇帝念及此,本是脸色惨然,可现在,这脸色渐渐的恢复了血色。

等朱厚照忙碌回来,便见弘治皇帝对方继藩道:“方卿家,这作坊就交付给你和太子了,有你在,朕放心的很。”

方继藩轻车熟路的道:“陛下真是用心良苦,儿臣自是心领神会,请陛下放心,儿臣一定好生在此照看着殿下。”

留在这里……

陈彤匆匆而来,他见了弘治皇帝纳头便拜:“臣见过……”

“住口。”弘治皇帝厉声道:“朕现在追究的是你欺君罔上的事!”

紧接着……他露出了尴尬的样子,到了这个份上,还能咋说呢,真的是吹不下去了啊。

“能……能……”周文英信誓旦旦的道:“小人拼了命……”

朱厚照却道:“他们负责的是联络商贾,随时与商贾们打好交道,他们便是咱们作坊的脸面,吃穿花用,都是最好的。给了他们这么多的银子,这群京里最顶尖的人,才会想尽办法,在这两京十三省,罗织渠道,拉拢商户。”

而陈一寿也没了从前的老神在在。

今日,陈凯之命梁萧率楚军进攻楚国,本质上,也是一种攻心之策,既向这些楚国的降将和降臣们表达了陈凯之一丁点也不在乎放虎归山之意,倘若这些楚军复叛,陈军照样可以轻松的南下,灭亡楚国。此前的灭胡,就已证明了陈军的战力,这一次轻松让他们攻打楚国,也证明了在陈凯之心里,他从不担心楚军的复叛。

而陈凯之来到这里,第一句,便是问起杨义,这让原本紧张的文武官员们,一下子松了口气。

所谓的荣华富贵,现在已显得可笑了,而所谓的公侯,若是几日之前,还足以动人心,可现在……一切都已迟了,当陈军驻马在十里之外的时候,这一切,早已迟了。

那武官迟疑了一下,看了梁萧一眼。

项正听到皇帝万岁,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大半夜,有人无端喊自己万岁做什么。

突然,自黑暗中,一枚冷箭却是突的射出,而千户猛地瞳孔收缩,滚之后,便是一个呃字,叮当……长剑落地。他疯了似得开始捂住了自己的咽喉,原来这冷箭,一箭封喉,淅沥沥的血水,自他捂着脖子的手里渗出来,他如醉汉一般在地上踉跄了两步,接着,闷声栽倒。

无数刀剑铿锵出鞘,哗啦啦的刀剑在月色下,锋芒毕露。

而答案也呼之欲出。

帮忙……

“……”梁萧以为自己听错了什么,他震惊的看着陈凯之。放自己走?

他们加急了赶路,而在这里,他们终于遭遇到了敌军。

民夫们如落汤鸡一般的在雨水之中,他们凝神静听着那进攻的话语。

也早有人,预备好了用油布包了的火药,埋入指定的河堤,只是几次想要点燃,却发现引线受潮的厉害,竟有些无计可施。

这时,有人踩着泥泞疯狂奔来。

简直就是玩笑。

不过……近来倒是有不少附近的陈人乡勇以及附近的一些散兵游勇会组织起来进行抵抗,偶尔,楚军和越军会遭遇一些袭击,这几乎是常态,随着楚军和越军对附近的扫荡,现在这等散兵游勇,已是越来越少了。

那校尉听罢,却是忙道:“不……不是胡人的兵马,那队伍,好似打着的……乃是龙旗,是龙旗,想来……是陈军……”

一下子,一个可怕的念头在梁萧的脑海划过。

若是成功,则楚国将占据大陈近半的肥沃土地,一跃成为霸主,而若是拜了,则万事皆空。

杨义面无表情,颔首点头:“臣明白。”

至于大将军梁萧,此人乃是皇帝提拔出来的大将,对陛下感恩戴德,前几年,便是他为先锋,破了占城,一举将交趾郡的土地向南增加了数百里,此次灭陈,也是他为先锋。

“现在胡人虎视眈眈,我大楚与越国,更该携手起来,万万不可给胡人可趁之机,很好,立即下旨,就有劳卿家了,卿家亲自带着酒食,连夜去越人的营地,犒劳他们,告诉他们,到时楚越该联合一处,共同入洛阳,朕来此,乃是为了汉家的存亡,是为了大义,绝非是贪图陈人的疆土,等入了洛阳之后,楚越二国,再商计划界便是。”

陈凯之没有在三清关逗留太久,随即便挥师出发,一路东进。

可现在,这些人却是一声不吭,哪里还敢出头。

“哎……”朱寿长长叹了口气,他很明白,其实……一切都已大势已去了。

他心里冷笑。

他虽是感觉到了万千的屈辱,可心里却在安慰自己,这不过是一时罢了,等回到了大漠,迟早有一日,要报今日之辱。

可现在,他们突然意识到了。

这等残酷的战斗,虽是眼看着胜利在望,却也足以让胡人们心惊胆战。

叮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