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舍不得放不下 > 第12章:酸甜苦辣

第12章:酸甜苦辣

舍不得放不下 | 作者:沈纾帆| 更新时间:2019-09-02

商贾是贪婪的,他们犹如一群流着浓疮的怪物,他们生在这个世间,便是最丑陋的面孔,他们总是为了利益,敢于践踏律令,甚至敢于在灾年时,为了私利,而害人性命。

留在宫里,这所谓的东厂掌印,就形同虚设。

弘治皇帝皱眉。

这太子和方继藩,一个是陛下的儿子,一个是陛下的女婿,他们若是栽赃在自己身上,自己是百口莫辩哪。

首领们,或是面带喜色,或是忧心忡忡,却又不敢轻易上前,突兀距离大明皇帝,实在太近了,近到他们清楚,若是突兀发难起来,这大明皇帝,便要死无葬身之地。

天坛上,鸦雀无声。

…………

他们行了十数步,随行的禁卫自是浩浩荡荡的尾随,一时之间,旌旗招展,乌压压的人群,随‘皇帝’走上了祭坛。

这是自己的门生。

“你再后退十步,细细看看。”

第三章送到,恳求月票。这一番话,倒是……像极了方继藩。

…………

“若是对方用兵刃呢?”朱厚照挠挠头。

说到此处,他两眼泪水汪汪,磕头道:“还请齐国公明鉴。”

他冷笑:“学便是了,再多,本宫也学的来,这学习语言,可是有诀窍的,每一种语言,都有其语法,先懂其法,再背诵它的常用词句,寻几个土人来,让他时刻在你身边,你每日与他对谈,用不了三五个月,便大致可以正常交流了,怎么,你想学?来,喊一声师父,我教你。”

这一次,他唧唧哼哼,用的乃是梵语,这梵语,说穿了,就是天竺语。

而今,大明国运昌隆,这大漠和辽东诸部,具都仰仗大明鼻息,说穿了,就是靠大明赏一口饭吃。

萧敬趁机,碎步进来。

最好全天下的人,都不认识自己。

虽然大明不知其底细,可是……既能股票上市,就足以见其深厚的背景。

来的商贾有不少,虽然此前,铁路的股票连续暴涨。可对于四洋商行,所有人的心思,还是很复杂的。

方继藩忙道:“儿臣不敢,这只是儿臣的一点心意,还请陛下笑纳,若是陛下不喜欢,那么儿臣,也戴不了,只好将其销毁了。”

妇人连忙打断道:“你……别提他们。”

是啊,太祖高皇帝,虽然啥都给子孙们想到了,将子孙后代的事,安排的妥妥帖帖,可是万万也没想到,会有丧尽天良的狗东西发明墨镜和大金链子,所以,依律而言,王不仕这一身装扮,实在太合理不过了。

这天一大清早,王不仕家来了不速之客。

回到府里,邓健对他点头哈腰,口里叫着老爷,一脸敬重,其实……这家伙倒是嘴甜,挺舒服的。

这到底杀了多少头猪啊。

一副一百五十两?

王不仕摘下墨镜,仔细看,卧槽,还真有。

国家大事,焉能如此儿戏?

…………

幸好方继藩立即回过神来,朝弘治皇帝娓娓说道:“陛下,儿臣并没有诽谤太祖高皇帝。”

“太祖高皇帝的前事,确实让商贾们生出了疑虑,他们害怕显露自己的财富,担心有朝一日,自己的财富,会给自己带来灭顶之灾,因而,他们虽然起初时,冒险挣了大笔的利润,可一旦财富到了一定阶段时,他们反而变得谨慎起来,他们开始效仿士绅们一样,想要将那巨大的财富,藏匿起来,这样下去,可就糟糕了。”

“这些该死的……”邓健说到此处,又沉默了,接着笑吟吟的道:“少爷怎么看?”

方继藩道:“本少爷我心怀天下,为此,甚是担忧,所以我左思右想,不成如此下去,社会的风气,需要有人来引导,得让人敢于花银子,也舍得花银子,就说当下,京里有个叫王不仕的家伙,他就很有银子,他有银子倒罢了,竟还穿着几件旧袍子出入,这叫个什么事啊,你老家伙,他做的是有钱人做的事吗?连他都是如此,那么其他人,就更不必提了。”

弘治皇帝低头看着案牍。

弘治皇帝便瞪了二人一眼,旋即,他沉吟起来:“奏疏中所言,不无道理,这些年,朝廷为了下西洋,投入了无数的人力物力,再不能重蹈新津覆辙了。这战略保障局,就效锦衣卫吧。谁来领头的好。”

何况,这海外之事,并不牵涉大明内部,自是不疑有他了。

这样的情况,王文玉此前就遭遇过,因而显得格外的镇定。

却在此时,他的眼睛,一下子一动不动了。

所谓穷**计、富长良心,想来,就是如此了吧。

外头,几个护卫听罢,正待要进来。

王不仕忙道:“齐国公,我想,是不是我们之间,有什么误会。”

“误会,你想有什么误会。”方继藩凝视着他,尖锐的质问道:“你送银子给我,是什么意思?你明明知道,我方继藩在鼓励大家多买股票,也知道,我方继藩在鼓励私人的投资,将这银子,投进作坊里,投进股票和楼市,你居然在这个时候,要送我方继藩股票,你当我方继藩是什么人,我方继藩是那等丧尽天良,巧取豪夺,看着谁的银子多,就会暗中打他主意的人?。”

快马,至兰州。

他心里难受呀,自己像是被人抛弃了一样,无人问津,更没人管自己的死活。

这近一年的辛苦,一下子……王文玉觉得值得了。

远处,是无数承载着希望的沃土。

“呀,那个?那个不就是,姓方的还有欧阳志,借机勒索百姓财货的东西,这方继藩,搂银子的手段,还真是层出不穷,哈哈,谁买谁傻。”

而后,王不仕淡淡的道:“老夫买了……”

他心里,却在想,这只是纸面上的财富而已,只所以暴涨,是因为世面上流通的股票稀少,都被大庄家给买了去了,陛下有本事,五百万张股票一股脑的统统卖了试试看,保准能跌的陛下立即下旨,杀我方继藩全家。

刘瑾突然想起了什么来,呸的一下从口里吐出肉渣。

不过……显然,这从高空降落,挑战性却是更强。

让保定府去死吧。

于是,血水开始泊泊的顺着手腕流出。

尤其是提到大明时,王细作一副咬牙切齿的样子。

那公爵沉默了片刻,他眼皮子,几乎要抬不起来了。

理发师表情凝重,他取出了他的剃刀,锋利的剃刀,血迹未干,可在下一刻,这剃刀狠狠的在公爵的手腕上,又切开了一个口子。

他的脑海里,开始浮现出一幕幕幻觉,他看到了光,看到了无数的舰船,驰骋于洋面,看不到数不尽的财富,看到……

教士点头,他抱着圣书,对此,表示认同。

梁储仿佛一夜之间,老了十岁一般,摆了摆袖子,只剩下了苦笑。

…………

方继藩坐下,呷了口茶,淡淡道:“秀荣,明日,你要入宫去见母后吧。”

可是……

致仕是主动退休,罢黜是被革职,虽然都是不做官了,其意义,却完全不同。

因而,他稍有犹豫。

卧槽,这还是人做的事吗?

古代的世家大族,是最重视名声的。

这刘家,不是有几个人在朝为官吗?

不可能,不可能的,梁储就在此,他若是站出来揭破,那么自己就是欺君大罪。

“草民,并非是梁如莹的未婚夫。”刘文华觉得自己要疯了。

可话到了喉头,他住口了。

他不禁吞了一口唾沫,期期艾艾的道:“陛下,我………草民,草民不敢隐瞒,这梁如莹,她……去学医,引来人口舌,草民……草民怕他侮了家声……”

革去功名,永不叙用!

却很快,他发现弘治皇帝的目光,严厉的朝自己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