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舍不得放不下 > 第102章:无罣无碍

第102章:无罣无碍

舍不得放不下 | 作者:沈纾帆| 更新时间:2019-09-02

方继藩总算心里有了一些安慰,大人们都不懂事啊,还是孩子知道好歹,晓得我方继藩并非是一味作恶。

谁晓得下一刻,方继藩自袖里取出了两锭银子来,在他们的面前晃了晃,才道:“怎么样,接受不接受侮辱,若是接受,这银子就给你们。”

一下子,弘治天子脸色有些不自然了,他将文章搁到了一边,又变得不露声色起来:“斟茶。”

“不用,家……”方继藩本想喊家父,可猛地身躯一震,不对,不该喊家父,差一点就露馅了,他便龇牙,露出豪迈的样子:“理那老家伙做什么,本少爷说了卖,就得卖!”

方继藩心里惊喜交加,这个皇帝,挺有意思啊。

自己虽是南和伯的世子,这宦官也不能拿自己怎么样,可怕就怕家里有什么变故,备不住人落井下石。

见那孱弱的背影去远,方继藩下意识地取出湘妃扇摇了摇,心里一阵叹息。

见这大夫美滋滋的走了,方继藩才松了口气。

到了这个份上,败家已成为本能,做人不能忘本。

方继藩早就受不住这邓健了,从前嫌自己不够人渣,自己稍微正常一些他便通风报信,让人来扎针,现在本少爷恢复败家本色了,你哭个什么!

刘健三人来到行了礼,此时天色要晚了,差不多到下值的时候,此时陛下突然召唤,倒是让他们觉得有些蹊跷。

很快,他就明白咋回事了。

他为政数十年,自然晓得朱厚照所言,确实如此。

弘治皇帝和刘健此刻面面相觑。

给自己这样的待遇,可我只是一个国公啊。

这啥意思?

他摇摇头……

“这……这是何故?“

“还没出来,不过……想来很快就要出来了。”陈彤怯怯的看着弘治皇帝:“陛下……不必…不必担心,这些日子,我们……我们节省了不少……不少的银子。”

“是……是……”

和他同来的有十几个人。

这来客总觉得弘治皇帝眼熟的很,不过……却也没有多想。

他到了书房,取了笔墨纸砚,亲自手书了一封亲笔的书信,随即郑重其事的交给了自己的儿子张金生。

北燕人这一次没有凑热闹,所以某种程度而言,罪不至死,可天下既将一统,怎么可以留下一个北燕呢。

谁不知道,梁萧曾是项正的心腹,陈凯之却对他信任有加,那么……连梁萧的罪责都不去追究,其他人还担心,陈凯之会因为他们曾是楚臣,而秋后算账吗?连梁萧都给予了如此的信任,那么……其他人,在皇帝陛下心里,又为何要担心自己会被疏远呢?

慕太后也只是苦笑罢了,他心里清楚,在座的文武大臣,没有人希望楚军入城。

无论如何,她也要等陈凯之回来,即便天塌下来,她不过是一介女流,也希望坚守下去。

他眯着眼,沉吟了良久:“修一封书信吧,老夫亲自来写,到了子时,你让来福,借着去犒劳城头上将士的名义,将这书信,想尽办法射下城去,信得用帛布来写,包扎严实了,无论怎么说,等楚军杀入了城,只要楚人看过了书信,自然晓得,我们张家,心里还是向着他们的,不至对我们张家有什么侵害。”项正向后疾退几步,身后,便是帐篷厚厚的篷布,而他身后突然被猛种尖锐的硬物一顶,是一根长矛,在这篷布之后,显然……也有人。

方才,这个人还战战兢兢的匍匐在自己的脚下,而现在,显然气度完全不同了。

梁萧大喝:“陛下,够了,这些话,已经没有了任何的意义。”

梁萧叹了口气:“臣是陛下左右肱骨之臣,就算能得到陈凯之的赦免,怕今夜之后,也只会被废黜为庶人,臣能吃他什么迷魂汤呢,臣自知,只有陛下,才能使臣成为公侯,可现在,都到了如此地步,臣这样做,只是因为陛下不能活下去了,大楚已经结束了,千百年之能后,能记得起大楚的人,只能从史册中翻寻这些过往的云烟,大楚既已亡,陛下是不能活的,国破人怎么可以留呢?臣送陛下上路吧。”

越是因为如此,官兵们的不满和怨气就越大。

直到……陈凯之带着凯旋之师抵达了这里。

“这是因为,对陈凯之而言,一个梁都督,不会影响到战局,也即是说,大陈的皇帝,不担心楚军之中会不会多一个梁都督,而大楚数十万兵马,不过是他案板上的鱼肉,只要进攻,便可摧枯拉朽!”

项正目中充血,几乎陷入了癫狂:“陈凯之杀的了朕?陈凯之有什么资格杀朕,朕乃大楚皇帝,乃是天子!”

楚军的官兵,开始思念起自己的家乡起来,他们这时竟开始意识到,或许自己一辈子,都无法回到家乡去,那凶名赫赫的陈军,虽只有五六千人,却给予了他们无以伦比的恐惧。

已有快马朝着那民夫所聚集的地方去,马上的骑士大吼:“陛下有命,尔等不必惧怕,陛下已率陈军班师回朝,今陛下讨胡,已使胡无人矣,而诸国背信弃义,勾结胡人,残害百姓,杀戮陛下子民,血债终究血偿,尔等尽都回家吧,安心回到本乡中去,告诉父老,不必畏惧,不必害怕,一月之内,可保尔等百年太平!”

“这不可能!”项正咆哮:“陈军不过区区十万,所谓新军,不过是紧急征召的新兵罢了,绝大多数人,都未经历过战阵,他们怎么可能,击溃六十万胡人,这绝无可能,绝不可能!”

这一路东来,他们看到了许多的流民,这些流民因为楚军和越军的进攻,从而背井离乡,男人们一脸慌张,女人们哭哭啼啼,还有那孩子绝望的面孔。

长刀出鞘。

一次次的战斗,一次次的杀戮,早已使他看淡了许多事,甚至,连愤怒都已渐渐忘去了,他身子随着战马的起伏而起伏,马蹄溅起的泥水溅的他的马裤都沾满了泥浆。

那催促他的楚人士兵面上露出犹豫之色,毕竟,人心是肉长的,楚越本就是在南方,那里水网密布,河水泛滥的事,他们不是没有见过,所遭受的损失,他们更是记忆犹新。

可后头,还有人在不断催促,不得已之下,只得一次次的尝试。

吴燕骤然间明白了什么,忙道:“陛下的意思莫非是,修筑水坝截水,而后再放水,水淹洛阳?”

而对于蜀人,项正倒也表现出了宽容,愿意给予蜀人一些好处,对他而言,楚国想要灭陈,势必要分出一些利益。

其实有五千人足够了,五千精锐勇士营,打各种他们绰绰有余的。

朱寿左右四顾,许多官兵个个凝神屏息,不敢多言一句。

朱寿对于这样的人,往往假装不闻不问,并不会制止,因为他很清楚,营中这样的人实在太多太多,真要问罪,可能引发众怒。

“大汉胜了!大汉胜了!”

“陛下还命人,前去了西凉方向,要向西凉的军马,带去陛下的旨意,他们若是归顺,便也罢了,只诛那该死的国师;倘若不从,只怕休整之后,还有死战……”

赫连大汗口里高呼着,也加入了战团,数之不尽的汉军朝着他的方向冲杀,使他身边的护卫越来越少。

而附近的胡人,亦是拼了命的涌来。地上到处都是在蠕动的人,许多人只剩下了最后一口气,在shenyin,在呼喊,在嚎叫。

这些……其实已经不重要了,因为站着的人,似乎和地上躺着的人不会有任何分别,他们最终的归宿,似乎也只是步地上人的后尘。

胡人们杀的心惊胆跳,他们甚至开始意识到,原先在面对枪林弹雨时,其实也不过是开胃菜而已,真正短兵交接了,他们才知道什么叫做真正的恐怖。

甚至有被削掉了半个脑袋的人,发出了最后的怒吼,朝着最近的人直接扑过去,将人扑倒,直至彻底没了呼吸,那双手却依旧将人箍着,无论如何,也不肯撒手放开。

一字排开,宛如长蛇,龙旗猎猎,这些旗甲鲜明的汉军,突然出现,他们是顺着交错的壕沟而来的,可当一个个人爬出了壕沟,随即,有人大吼:“刺刀!”

直到这时,大家才意识到,胡人铁骑,比自己想象中要强大的多,而更可怕的却是,这宛如飞蝗一般遮天蔽日的骑兵,更是使人生出了无力的感觉。

哒哒哒……

而在壕沟之后。

想来是哪一个紧张的新兵,一时冲动,还没有得到命令,便率先开始了射击。

陈凯之知道接下来,多米诺骨牌效应出现了。

陈无极身侧,一个士兵直接被飞箭射中了肩骨,整个人呃啊一声,瞬间的仰倒,陈无极见状,口里大呼:“军医,军医……”

陈无极其实早就从参谋部那儿,得到了这个命令,这次决战来之不易,一定要等胡人进入了最有效的射程,在组织射击,只有这样,才可最大限度的杀伤胡人,免得让这些胡人,仗着自己的马快,又逃了。

大汉的皇帝,平时是根本不会亲征的,即便是亲征,那也是被里三层、外三层的中军、左右两翼,前军和后军包围的死死的,而这一次,陈凯之所表现出来的勇气,无疑是鼓舞汉军,同时,也表现出了对胡人的轻蔑。

“立即将苏学士请来,传旨,三军暂时休整一日,命前锋营不得贪功冒进。”

不忠,在这个时代,是极严重的事,所以苏叶此番虽是背叛了西凉,跑来这里,见到了陈凯之第一句话,便是惭愧。

苏叶随即认真的看了陈凯之一眼:“可是……胡人也知道,各国未必敢轻举妄动,除非……各国能知道确切的消息。”

陈凯之的中军大帐以及参谋总部各自抄录了一份。

过不多时,外头有人呼喊道:“陛下驾到。”

陈凯之淡淡道:“传令新五营,将他们所射杀的胡人头颅俱都割下,悬挂在营房,不只如此,派出小队的人马,袭扰附近的胡人部落,胡人无论是放牧还是作战,俱都是带着家眷,不必讲任何的规矩,朕不但要他们男人的首级,还要他们妻儿的首级。”

胡人尚武,而且历来爱逞能,现在本来就被胡人的大汗约束着,因而憋着一口气,现在陈军将他们族人的头颅悬挂起来,袭扰和烧杀他们的营地,甚至直接对赫连大汗进行侮辱。

“狗一样的东西。”首领怒斥道:“便是你这狗一般的东西,在大汗面前,教我等处处忍让,我们白狼的子孙,从不知畏战二字,也只有你们这些汉……”

“杀!杀死他们!”

“禀大汗,陈军杀了回马枪,朝赫连大松部而去。”

前锋营总会在他们留下的驻扎地点,留下他们打好的水井,甚至会留下一些他们所遭遇的小股西凉军马,由人看守,只要陈凯之的中军一到,立即便有人将其押解至中军大帐。

等他进入了大帐,立即便有人押着一个俘虏的西凉千户送至大营来。

“故意?”陈凯之一挑眉。

千户面带哀痛之色:“卑下是西凉之臣,世世代代,都为西凉国镇守,可是……可是……天子竟向胡人称臣,自称为儿,他是胡人的儿子,那么臣……祖祖辈辈,都随列祖列宗们抵御胡人,岂不成了胡人之孙?卑下是汉人,自五百年前,一千年前,世世代代,便都是汉人,祠堂里的祖宗牌位书的都是汉姓汉名,族谱里写着的,也都是祖宗们自汉武帝时,便奉皇帝谕镇守开拓河西之地的事迹,一千年来,俱是如此,臣不忿为虎作伥,因而故意拖延了归期,一直在此,恭候陛下,陛下若要痛击胡人,臣可以做前锋,即便是死了,也不愧对祖宗。”

陈凯之微微一笑,道:“果然,他们打得就是这个算盘,决战的地点,就是在天水,引朕孤军深入,却又坚壁清野,与此同时,袭击粮道,胡人的计谋,不过如此,不过……说起来这个计划得以成功,倒是极为有效。”

于是长身而起,快步而去。

陈凯之皱眉:“噢?这是什么缘故?”

何秀心里想,这些喝醉的胡人,还是少惹为妙,他忙是想要折身避开,可那胡人却不肯放他走,勒马疾行着挡了他的去路,其他武士也纷纷勒马而来,哈哈大笑。

其他武士也骂做一团,一个武士破口大骂:“什么,他还娶了咱们的女人为妻子,畜生可以娶人为妻的吗?这是冒犯了我们白狼的后裔,杀了他。”

何秀很认真的摇摇头:“大汗,此言差矣,贱奴收集来的情报之中,这陈军,绝非只靠冲阵就能击溃,想要击败他们,非要将他们吸引至关外,方才能一战而定。”

大汗对自己倒还不错,可下头那些部族的首领,以及胡人中的贵族们,却大多对自己不屑于顾,若没有一个足够的功劳,如何能令他们臣服。

而那何秀却是正儿八经的拜倒,三跪九叩之后,方才用胡语道:“奴才何秀,不辱使命,特来回禀大汗。”

“妥了。虽然各国也未必可信,可是贱奴以为,各国与大陈之间的矛盾,在于他们绝不愿意一个强大的大陈出现,所以,只要大陈越强,他们才最有可能落井下石,这一点,通过贱奴与各国的接触来看,显然是绝不会错的。”

“陛下。”步撵停下,一个英武的少年郎一身队官服,腰间配着长刀,这贴身的新军军服裁剪的极合身,将他的挺拔的身材显露出来,他的脸依旧还不脱些许的稚气,可眼底深处,又带着不同寻常同龄人的稳健。

“是啊,陛下是有大雄心之人,他所想的,实是前无古人之事,而我等,也算是蒙受了他的恩德,既如此,还是尽心竭力吧,老夫卖了这把老骨头,也需得将这五千万两银子的国债给卖出去,赵王殿下,你乃宗亲王,这宗室之中,也有不少皇家宗亲身价不菲吧,此战关系的何止是朝廷和陛下,和宗亲们,也有极大的关系,想必,这兜售国债之事,也需赵王殿下分担一些,尽力让宗亲们,踊跃购买一些。”

户部拟定了钱粮的章程,再进行分配。

虽然这几个方案,到了实际战场上,却未必能做到按计划实行,可是无数的方案、预案,却随时可以因为战场的变化,随时做出各种的调整。

这种人的思想,他真的无法理解,将千万的生死竟是能说得如此云淡风轻,如此的冠冕堂皇。

晏先生吁了口气:“而今与胡人胜负未分,却引发了各国的疑虑,并不是好事。”

他很担忧,面容里竟是露出丝丝的虑色。

晏先生一说除非,陈凯之眉梢微微一挑,目光变得暗沉起来,似乎……陈凯之也察觉出了什么,竟是不自觉的接上了晏先生的话。

他顿了一顿,脸色越发的紧张了:“倘若……老夫说的是倘若,倘若此时此刻,他们和各国已有了联系,可单凭一些细作,想要缔结任何的约定,怕也是不容易的。各国君臣,绝不会和一些见不得光的细作们谈,因为他们根本没有资格,代胡人大汗,答应任何的条件。所以,这便有了这一次的国使来访,各国的君臣,绝不愿意公开的和胡人的使者有任何的接触,毕竟,这太容易招致天下人的非议了,既然不能公开,那么必须得有一个赫连大汗身边深受信赖的人进入关内,表面上,是出使大陈,对大陈做最后一次和平的努力,实际上,却是暗中,和各国驻在洛阳的使臣,暗中达成某种约定。陛下,老臣的这些猜疑,或许,不过是杞人忧天,事情,可能并没有的糟糕,可老臣却又以为,凡事,都不得不有所防备。”

宦官早有准备,取出了名册,这名册,往往是出使的一方,要向礼部报备的,陈凯之接过,看了一眼,随即交给了晏先生手上。

许多人顿时哀嚎起来,这服徭役可不是好事,男人被拉走了,妇人和孩子们留家,无依无靠,这倒也罢了,这若是死在了路上,就成了无定河边骨,家破人亡,许多人涌出诸多痛苦记忆,一个个噤若寒蝉。

一下子,许多人倒是激动起来。

“而对读书人而言,对士绅们而言,陛下此战,事关国运,更是关系到了名教,这是伐狄夷人,说穿了,这便是他们常说的攘夷啊,谁敢对此多嘴,这春秋大义,且还要不要了?这是要被人戳脊梁骨的,何况,真要胡人杀了来,陛下败了,他们能有几个好?”

当陛下问出这一句的时候,文武百官们,心里却咯噔了一下。显然……陛下若是同意了这个方案,自然会顺水推舟,最终说此事就作罢吧。可依据还询问靖王,显然,陛下很不甘心,不愿意就此罢手。

钱穆正色道:“我听说,陈国与各国会盟,缔结盟约,却见西凉排除在外,想来,陛下是希望借此机会,吞灭西凉吧。可是陛下可有想过,若是大陈对我大凉开战,各国,肯对大陈施以援手吗?臣看,这并不尽然,各国都有自己的利益,断然不希望,大陈灭凉,因而,在臣看来,陛下让陈军出关,与我大凉一决死战,不但使生灵涂炭,百姓颠沛流离,而且,这不过是蚌鹤相争,使渔翁得利而已,陛下这是何必呢?”

想当年,大凉的立国,是大凉的太祖皇帝,带着数百铁骑出关,一刀一枪,从胡人手里,打下来的天下,他们收复了河西走廊,建立了西凉国,聚拢了那里的汉民,在那儿繁衍生息,渐渐强大,最终奠定了六国分立的基础。

关乎于这一点,陈凯之并不在乎,他很清楚师叔,人家就是靠这个吃饭的。

陈凯之却是眼中忽明忽暗,随即道:“朕已昭告天下,在各州府选秀,就不劳妖僧挂心了。”

陈凯之娶荀氏为妻,即日,敕皇后位。

几乎可以想象,原有的武官,可能俱都解散,因为新军本就是传统武官们完全陌生的存在,大家对于新军的了解,可谓是一无所知。

刘傲天叹了口气,却不由道:“只是陛下,老臣有一言,不知当讲不当讲。”

生杀夺予,不过是一念之间。

所以他愤恨,既恨陈凯之,又恨天意弄人。

他面带凄然之色,shenyin着道:“不,不,老夫不信,在海外……”

他们大多都是附近的脚力,年轻力壮,因为济北大量的货物出入京师,因而像他们这样的人,才得以被雇佣,都在附近的码头里做事,他们大多是从附近乡下涌进来的,在这里虽还是贫苦,可至少能挣到现银,比在乡下做佃户的日子好一些,能吃饱喝足。

直到刘傲天等人进了殿,七八十个军将鱼贯而入后,拜倒在地:“臣等救驾来迟,还请陛下恕罪。”

“已拿下了。”刘傲天道:“外头,几个贼首,也已押解了来,就在殿外。”

一声令下,立即便有人押着张昌等人来了。

张昌心底,已是五味杂陈,他抬眸,看到了绑在了柱上的杨正,却无奈的叹了口气。

杨正身子想要挣扎,却是挣脱不开,最后只是冷笑,厉声大骂:“狗一样的东西,成王败寇而已,而今,输了便输了,求饶什么,你们以为,你们将一切的罪责泼在我的身上,便可逃过一死吗?哈……哈哈……”他大笑,笑的眼泪都出来。

那叛军们一个个看看前头的勇士营,再看看身后杀来的勤王军马,终于……彻底崩溃。

慕旭已是大惊失色,他乃国舅,此番将羽林卫暂时调至肴山,名义上是暂时撤换,让羽林卫在肴山操练的意思。

他红着眼睛,冲入了败兵的阵中,身后是数百个亲卫,他手提鞭子,疯狂的抽打,口里大呼:“逃去哪里,都逃去哪里,上天无路,下地无门,尔等可以往何处逃?死战,非要死战不可,到了如今,唯有死战,谁敢逃,立杀无赦,想一想你们的父母妻儿,想一想那陈凯之,历来谋反者,会有一个人有好下场吗?你们今日若是畏死,明日,便有无数刀剑悬在你们一家老幼的头顶,你们逃去何处?”

越来越多的败兵,被他聚拢起来,逃出了意大利炮的射程范围之后,败兵们虽是心有余悸,可至少,还能勉强缓口气,这也给了张昌等人收拢余部的空间。

张昌眼眸发冷,他似乎在打一个主意,叛军们若是暂时不发起攻击,先将这些人围住,再伺机而动,这……似乎已是他唯一的方法了。

刘傲天目瞪口呆,老半天都回不过神来,他见许多人低头踟蹰,有人萌生退意,良久,他才道:“我们若是在藩地,京师叛乱,我等鞭长莫及,倒也是罢了,毕竟……远水救不了近火。可现在我等在京师,这叛军就在我等的眼皮子底下,跑?诸位,我们能跑,可跑了,和朝廷,和皇家的君臣之谊,可就至此断绝了啊,诸位,咱们这些人,摸着自己的良心说,哪一个,不是世代蒙受了皇恩,朝自己往上数几辈子,哪一个不是阖族有享用不尽的富贵,朝廷无事的时候,咱们吃香喝辣,噢,现在有事了,我们却临阵退缩,只因一己私念,逃了,天下人,又会怎样看待我们,我们从前镇守藩地,尚且可以跟自己的子民们说,我等是奉旨节制一方,是为大陈皇帝牧守本镇军民百姓,这些话,你们没少说罢,可现在,我们该怎么说,我们说,我们怕了,所以逃回来了,天子?天子该怎么办?吓,天知道!”

“可是陛下要削藩……咱们……哎……”

所谓的意大利炮,其实并非是炮,只是外形像一门小炮而已,而且火力异常的强大,在飞鱼峰上,经过了无数次秘密的训练,而结果,却令人咋舌。

那都督听罢,也是一头雾水:“或许……有其他原因吧,又或者……他们的弹药不足?”

陈凯之眼睛眯成一条线:“朕记起来了,此人……是靖王的亲家,想不到,这张昌……竟……也叛了。”

好在新老夹杂,有沉得住气的老兵们作为表率,新兵们总算也定下神来,虽然平日里,一遍遍的操练,可事到临头,却不免显得手忙脚乱,于是乎,自然有身边的人教导他们,搬运弹药,建立防线,检查枪支弹药。

身为皇帝,作为天子,陈凯之甚至是无力的,因为他一而再、再而三的要求军中进行新政,一再的下旨,又一而再再而三的命人抄写邸报发出去,在内阁里,他三令五申,对着六部部堂的面,他着重的强调,可结果呢……虽是每一个人都说遵旨,都说圣明,偏偏……执行不下去。

铿锵一声。

陈凯之的心情已经渐渐的平复了下来。

“……”

大营里,早有数十个上下武官候命于此。

这一声大吼,顿时镇住了所有人,骤然间,所有人都安静下来。

今日的事,实在有太多蹊跷。

起初,他们虽觉得陛下的话,有些离奇,可陛下言之凿凿,似乎……不像是空穴来风。

吴孟如吓得脸色惨绿。

汝南王,乃大陈宗室之中,硕果仅存的近支宗王,却辈分极高,一旦大陈出现了权力的空挡,那么百官势必要寻觅一个这样德高望重之人出来主持大局,即便是不让他登基,那至少也该是摄政,而到了那时,自然而然的,汝南王将掌握大陈军政,无数似吴孟如这样的人,便可趁此机会,凭借着这从龙之功,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死字出口。

汝南王一声不吭,只是冷笑。

“于是,朕越想越想不通,汝南王有粮吗?有银子吗?有兵吗?可就为何,太皇太后会如此忌惮这么一个人呢?似乎,还到了寝食难安的地步。”

可怕啊。

污蔑……这如何污蔑。

事成之后,最大的受益者,难道不是你陈义兴?

难怪这些日子,自己奉旨仔细寻访,一次次的排查,却总是摸不到头绪,陛下总是说,京里有乱党,可锦衣卫费了无数的功夫,依旧是一无所获。

可就在这时,陈凯之突而厉声道:“朕何时让你们拿靖王?”

陈凯之一笑:“如此,甚好,既然现在生员们疑虑,想来,是害怕新政推广,来,传朕的旨意,就如皇叔所言,朕暂无推广新政之念,这新政,只在济北,这是朕的许诺,使他们不必疑虑。”

这个案子,许多人都有耳闻,飞鱼峰上竟出了窃贼,而且窃取的还是火药,这本就令人猜疑。何况,倘若只是寻常的小贼,要窃取火药做什么?数百斤的火药,需要有人搬运下山,那么势必不可能是一二人所为,定当是团伙作案。

他四顾左右:“卿等,也是这样想吗?难道就没有人生出异议?”陈一寿捋须,一脸感慨:“所以,陛下必须明白,陛下是依靠什么治理天下,又是和谁一起治理天下,天下有百姓,可在老夫的老家,官家能依靠的,却只有这四姓,至于其他人,老夫斗胆进言,其他人,其实是不在陛下思虑范围之列的,当然,臣所说的这些,只是想告诉陛下,这天下的现实,即是如此。”

安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