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舍不得放不下 > 第101章:犁庭扫闾

第101章:犁庭扫闾

舍不得放不下 | 作者:沈纾帆| 更新时间:2019-09-02

看着这时间也差不多了,这月无双还没有出现。

没有想到,这个男人竟然会变的这般的卑鄙无耻,她一直以为,他虽然冷静,虽然话很少,但是至少有一刻正直的心。

虽然心中有些失落,但是却也极力的压下体内的冲动,让自己完全的恢复了过来,然后悄无声息的从孟千寻的身上移开了些许,看到宝儿听到孟千寻的话,只是微动了一下,却并没有过后,仍就躺在原来的地方。

说到这儿时,他的声音再次的顿住,孟千寻的身子微微的一僵,她突然意识到,他可能不是在讲故事,而是在讲着自己的事情。

那时候,周围没有一个人,后山离皇宫还是有很长的距离的,而且他是偷偷的爬出皇宫,溜到山上的,根本就没有人知道,所以,当时,也不可能会有揪他。

然后,又感觉到那人抱着她在暗道中穿来穿去,穿了很久,穿的她都分不清东南西北了。

她相信,夜无绝那边定然已经做好了万全的准备,正在等着他呢。

“我就以夜无绝的王妃的身份去凤阑国。”孟千寻的眸子突然一闪,隐隐的多了几分光亮。

孟冰的脸色微沉,虽然说她现在对蓝宁辰的感情已经没有了,但是那件事情对她而言,却还是一种伤痛,更何况,像那种事情,她又不好过多的去解释。

孟冰可是他的朋友,他李逸风的朋友是那么容人欺负的吗?

他的意思,反正不管怎么样,都要把李逸风送进新房去,只是李逸风去了新房,事情就好办了。

毕竟,他很清楚逸风之所以坚持不去新房的理由。

“你说,这是多好的一个机会呀,而他心中刚好又那么深爱着她,这样的机会,他都放弃了,这孩子,怎么就这么傻呀,真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呀、。”秦敏儿越想越着急,此刻真狠不得把李逸风给打醒了,让他去参加报名去。

“什么事情要瞒着我呀。”只是,恰恰在此时,一声洪亮的声音突然的传来,隐隐的带着几分郁闷的懊恼,没有想到,他这刚刚过来,就听到两个人在商量着有什么事情瞒着他。

“父亲。”秦敏儿也跟着喊道,声音却是极细,还带着几分小心,声音更是下意识的向着李赢的身后缩了缩。

只是,那个走在前面的男人,唇角却是微微的勾起,并没有任何的慌张,似乎根本就没有察觉到他那突然的动作般,仍就一摇一摆的,风情万种的向前走着。

所以,众人便对他更多了几分鄙视,刚刚的事情,可是大家都看的清清楚楚的,他竟然也抵赖。

花断尘此刻中了毒,反应本来就是十分的慢,而且那个男人此刻离花断尘又是十分的近,所以,那一拳自然是直接的打中了他。

“你不觉的你对这件事情太上心了吗?”皇上的眸子再次慢慢的扫向花断尘,冰冷中已经多了几分不曾掩饰的怒意。

毕竟,当时北尊大帝跟她到皇浦王朝时,根本就没有带其它的人,就只有他们两人,而后来,知道了真相后,北尊大帝也没有对外说过什么的。

毕竟,任谁听到花断尘那样的话,都会怀疑的,更何况这可是关系到她的亲生女儿的事情。

他的唇微靠近她的耳边,声音很低,那话,也只有孟千寻一个可以听到。

“恩。”李逸风微微的点头,一双眸子只是望着皇上,并没有望向其它的地方,似乎也没有去注意被花断尘挟持的孟千寻,似乎根本就不认识孟千寻一般。

不过,在此之间,他还是先要确定那圣旨上的内容是不是按他的要求所写的。

花断尘的眸子再次的一闪,暗暗思索着,要用哪个手去拿那圣旨,那扣在孟千寻的脖子上的手,是不可能松开的。

那么,便只能用揽在孟千寻的腰上的手去拿,毕竟,就算松开了她腰上的力道,只要他的手紧紧的扣着她的脖子,那么她也不敢乱动的。

而且,她知道,此刻花断尘也断然不敢就那么杀了她,因为,他若是杀了她,那他也不就不可能活着离开。

听说,有很多的人嫁到了夫家,都要气婆婆的欺负,受婆婆的气,但是,李老夫人,不但从来没有给她气受,平时更是连个冷脸色都没有给她过。

至于那个凤阑国的三皇子,他与他见过面,那时候,她说,那个三皇子是她现在所爱的人。

不过,随即一想,他做事,何时害怕,他做事,向来都是只要他想做的,就会不顾一切。

不过,他的话,虽然简单的,却每次都可以直击人心。

“不过,你这次进宫是要见北尊大帝,不是见她,所以,应该会简单一些,而且相信北尊大帝也不会跟她一样拒绝见你的。”段红的眸子微闪了一下,然后再次说道,“当然,今天是肯定不行了,那个女人正盯着你,时刻防着你,她是绝对不会允许你进宫的,所以,你要等一等,等到那上女松懈了,然后再想办法进宫,到时候你就直接的去见皇上,就以河渠的事情为理由进宫,到时候,应该没有人敢拦你的。”

不得不说,段红的打算的确够周到,当然,她对于这种阴谋诡计的事情,向来都是最擅长的。

“你过来。”段红突然喊着花断尘,让他靠近她的身边。

不过,关于她是怎么来的,这个问题并不重要,所以,花断尘并没有再追问。

她,她说什么?

想了想,他的脚步微迈,迈到了段红的面前,沉声道,“好,我抱你。”

只是,不知道父亲到底知道了多少?

“你这小子,就是什么态度,你明明说好了,很快就会娶人家的,你这是想反悔怎么着?”李老爷子一听他这么说,立刻急了,这好不容易有了点消息。

更何况,父亲这么去这不是分明的为难北尊大帝吗?

“娘亲,我早就跟你说过,我跟孟冰,只是朋友。”李逸风望向李老夫人,一脸的认真。

李老夫人看着他离去的身影,脸上慢慢的多了几分凝重,看来,她对这个儿子的事情,似乎了解的太少了。

她的这两个儿子,从小就十分的懂事,并没有让她操过什么心。

长大后,更是一个比一个了得,都是凭着自己的能力,一步一步的凳上了众人仰望的位置。

“这,花公子这是要做什么呀?”众人一脸难以置信的望着他,看到他这突兀的举动,都是完全的惊住了。

他做了这么多,她竟然一点的反应都没有?

“寻儿,你明明知道,我一心一意只爱着你,你明明知道,我为了你可以做任何的事情,你明明知道,我这一辈子,除了你,绝对不可能会爱上其它的人,你明明知道、、、”花断尘的眸子微闪了一下后,再次的表白着自己的深情,不管怎么样,他今天一定要打动她。

他这话一出,便顿时的,让众人的眸子都不由的睁大了一圈,天呢,这个男人真的是太、、、太、、、。

在场的,除了雪太医,孟冰,李灵儿,李逸风对孟千寻都是十分了解的,他们也都相信她的能力,若是让她打理这朝中的事情,她完全可以处理的好我的妖孽小姨子最新章节。

李逸风的话也提醒着孟千寻,此刻她答应了北尊大帝,接下来,会有很多的事情要做,而且还会有很多的麻烦。

北尊大帝的话十分的简单,声音也仍就是十分的轻缓,但是大家都明白,这圣旨一下,可能会引起的轰动。

“你呀,明明可以跟千寻说明的,但是却偏偏用这样的法子,让千寻误会了你,若是你不是突然的生病,千寻现在只怕都不会原谅你。”李灵儿微微的摇头,但是脸上却多了几分心疼,他永远都是这样,为了自己的在意的人,可以做任何事情。

至于她怎么处理,那都是她的事情,他既然交给了她,就绝对不会再加干涉。

众人此刻再没有了先前的轻视,不屑,心中都暗暗的惊讶,看来这公主不简单呢。

大将军的双眸微微一闪,隐过几分冷意,也多了几分算计,既然如此,那么他就让她自己知难而退,他倒要看看她一个小丫头能有多大的本事,真是自食其辱。

“路将军,这件事情,可是已经积压了三年了,你此刻竟然搬了出来,你这不是为难公主吗?”丞相大人的神色间明显的多了几分不满,声音中也多了几分怒意。

现在派他去,是在试探他,还是真的相信他?

大将军的脸上却明显的隐过几分不满。

都会欣慰的接受。

“本王相信。”夜无绝愣了愣,随即应道,是呀,他应该相信她,既然她说了不是,那就肯定不是了,刚刚应该是他误会了。

而很显然,夜无绝是早就知道了她跟那个男人之间的事情,所以,此刻,她也不想再隐瞒了,全部说清楚了,或者更好,因为,她真的不想让那个男人再影响到她以后的生活。

“真的已经放下了,至少对他的感情已经完全的放下了。”孟千寻却是微微一笑,说的极为的肯定,对他的感情,她是真正的,彻底的放下了,若说还有伤心,那么就是被他害死的她最好的朋友。

按理说,她是皇浦王朝的将军府的小姐,而那个男人去是北尊王朝的人,她跟他怎么会认识,又怎么可能会相爱的呢?

其实,她跟他不是早就在皇宫中相遇过了吗?

所以,他此刻的惊喜,好像太过了一点。

她现在跟他可是一点关系都没有,他的事情她也绝对没有任何的兴趣,为他生气,更是不可能的事情。

这个男人这是从哪儿得来的讯息,以为她正在生他的气呢?

“怎么?不想回答,还是不敢回答?”只是,他却再次的步步紧逼,不过,此刻他的神情间刚刚的那份紧张似乎略略的隐去了些许,反而多了那么一丝的极力压抑的欣喜。

“对不起,我实在是不明白你在说什么。”孟千寻的眉头紧蹙,她怎么突然觉的,这个男人穿越到这古代后,脑子似乎锈住了。

“上次,在皇宫中,你跟我说,你现在爱的是那个男人,那么现在那个男人呢?既然你说你现在爱的人是他,为何还要招亲?”他再次的低声质问,只是这一次的声音中,明显的多了几分异样,隐隐的,似乎有着什么要突破而出。

而他的声音中更是毫不掩饰的愉悦。

孟千寻觉的他现在肯定是听不懂人话了穿越归来。

当然,北尊大帝当时那么做,很明显的也是杀鸡儆猴。

“你们两个,把小公主照顾好。”孟千寻也不想再继续在这件事情上打转,看到床上宝儿睡的正熟,不由的小声的吩咐道。

直到孟千寻慢慢的坐到龙椅上,众人才回过神来。

只是,孟千寻的眸子却是突然的眯起,脸上不由的多了几分冷意,一双眸子快速的扫过刚刚说话的那两位大臣,然后一字一字慢慢地说道,“本公主刚刚说过,这次的比试,人人平等,任何人都没有特殊的权利,明天,若是有不服从比试,或者是故意捣乱着,一律取消资格,不管他是谁,不管他是什么身份,若是不满意,大可不必来参加。”

此刻,孟千寻的声音中明显的多了几分冷意,更有着让人不敢违抗的严厉。

“怎么?本将军的事情还没有解决,协助大臣就这么着急?难道本将军的话,就这么一文不值,可以直接的被忽略吗?”不跳字。大将军此刻的脸色阴沉的可以滴下雨来,一双眸子更是猛然的眯起,带着太多的危险的气息。

心中多了些许的疑惑,但是脚下的步子却并没有停,快速的走出了院子,但是却仍就没有看到夜无绝的影子。

若是她跟夜无绝之间依旧如同先前那般的相爱,那么这件事情,只怕就麻烦了。

“恩,她是我跟夜无绝的孩子。”孟千寻微微的点头,脸上不自觉的露出几分轻笑,是那种淡淡的幸福。

但是,他若是一直这样的咳着,又怎么可能会瞒的过娘亲呢?

而现在,北尊大帝的情形看起来,显然十分的严重。

孟千寻知道,她应该已经十分清楚目前的情况了。

她不相信上天会这么的残忍。

孟千寻还是有些无法完全相信。

“千寻,你能再答应父皇一件事情吗?”不跳字。北尊大帝微微顿了一下后,再次的望向孟千寻,有些意味深长的说道。

一般的人,岂有那么胆量可以在这个时候闯大殿,除了她?

“你,你已经知道了。”孟冰听到她的话,微愣了一下,不过随即想到这小丫头本来就聪明,知道了也不奇怪。

原本宝儿真的是他的女儿,真的是他的女儿。

他没有丝毫的怀疑,没有丝毫的犹豫,猛然的弯身,将宝儿紧紧的抱在了怀里。

那种亲情的牵连是绝对无法割舍的,是天生的,是本能的。

而是那种似乎是生病后的重咳。

这意思,连起来,她也看懂了,但是,她却觉的,自己应该没有看懂,肯定是看错了,理解错了都市堕天使。

“姑娘,看来你还不知道这件事呀,这可是北尊王朝的皇上下的昭书,而且是公告天下的,如今应该全天下的人都知道这件事了,全天下符合条件的人都已经纷纷赶去北尊王朝了。”边上一人听到孟冰的惊呼,好心的解释着。

“我也没想让她就此罢休,好戏还在后面了,到了北尊王朝你就知道了。”北尊大帝此刻却是故意一脸神秘地笑道。

“我这是考验他们。”北尊大帝此刻的脸上却是多了几分认真,因为他这些年所承受的一切,他对这件事情特别的坚持。

孟千寻没有跟她说什么,而是直接的绕过她,向前走去,她就是选在这个时候去找他,若是他下了早朝,他只怕又会避开,她就不会那么容易找到他了。

“让开,替我看着宝儿。”孟千寻却是冷冷的望了她一眼,一脸坚定的说完后,便快速的向着大殿走去,这一次,她一定要问个明白,跟父亲把这件事情说个明白。

那么,这个孩子会是谁?

夜无绝从昨天得知了北尊大帝回来后,便暗暗潜入皇宫中,却没有发现她,所以,他从昨天晚上便一直都潜伏在皇宫中。

夜无绝突然感觉到自己的心再次的被揪起,他发现,这个小丫头的情绪会很快的感染到他,看到这个小丫头开心,他会跟着开心,情不自禁的跟着笑,但是看到这个丫头难过,他会心疼,心酸,不舍。

而且,宝儿偏偏这个时候出现在皇宫中,一般的孩子是绝对不可能在这个时候随意的出现在皇宫中的。

所以,他们的孩子应该还不到一岁,应该才刚刚学步,刚刚学说话的时候,绝对不可能会走的这么的稳,话也不可能会说的这么的顺。

“说呀,谁是母夜叉。”女人突然转到了他的面前,肥壮的身子似乎让那大地都颤了颤了,一脸的横肉,狠狠的瞪着刚刚背后议论她的女人。

“听说北尊大帝俊美无双,他的女儿,肯定长的很漂亮。”也有人小声的反驳。

“回主子,属下本来就正打算要向主子禀报这件事情的,昨天属下便得知了消息,只是,当时,属下也有些不敢相信,所以便亲自去确认、、、”初也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慢慢的开口说道,声音中更多了几分小心。

这消息应该是前天公布的,初也说,这件事情,千寻也不知道,所以,他一定要尽快的找到千寻,然后才能够阻止这件事情。

与此同时,孟千寻他们还在赶回来的路上。

“娘亲,爹爹不会有事的,爹爹那么厉害,绝对不会的。”宝儿可能也是感觉到了孟千寻的担心,伸出小手,紧紧的抱着孟千寻的脖子,竟然又反过来安慰起孟千寻了。

这个时候,他还笑的出来。

孟千寻正想着要到什么地方能够更快的打听到消息。

“当然是真的,这两天已经有很多人赶去北尊王朝了。”另一个人一脸肯定地说道。

有几个死士想要拦住他们,但是夜无绝却以更快的速度挡住了他们。i^

但是现在,梦千寻拿着玉血灵珠冲出了包围圈,他们的任务就是保护玉血灵珠,自然不能让人把它拿走。

梦千寻依晰的喊道,“下水查看,看刺客是不是躲在水底。”

更何况,惠兰宫那么多的侍卫,难道都是死人吗?梦千寻一个弱女子又怎么能够混进去。

“臣妾觉的,梦千寻可能是会武功的,当时,她握着一把剑,直直的抵在臣妾的脖子上,臣妾根本动都不敢动。”惠妃继续编着慌言。

果然,皇浦拓听到她的声音后,身子猛然的一僵,脸上似乎瞬间的露出了几分错愕,却又似乎带着欣喜的神情,几乎是同时的,他的眸子下意识的四下的张望,显然是在寻找着。

只是,夜无绝却是正眼都没有看她一眼,直接的无视她,然后揽着孟千寻再次的迈步,向着书房走去。

皇浦拓似乎还有些没有回过神来,仍就有些呆愣的望着孟千寻,一时间,没有任何的反应与动作,其实,就算他此刻回过神来又能怎么样?

所以,此刻的皇浦拓是又急,又气,又恨,急着想找她问清楚,却又气自己,恨自己当初为何不能再坚持一点,既然她心中是喜欢他的,只要他再坚持一点,她肯定就会嫁给他了。

而惠妃看到他一脸的伤痛,微愣了一下,但是却并没有说什么,此刻,她只要能够达到自己的目的就可以了。

这还用着那丫头说嘛。这不是明摆着的事情吗?

“这、、”梦啸天语结,不由的微微的缓和了一下自己的语气,再次说道,“我不是没有办法才来找你的吗,你的办法向来最多,你说要怎么办,这次,我全听你的。”

“不是说,北尊大帝的皇宫中一个女人都没有吗?怎么会突然有了一个女儿,而且这既然要选驸马,肯定也不小了呀。”看到昭书后,有人一脸的疑惑。

“从这儿去北尊王朝似乎也不远,那就去走走,只当游山玩水也不错。”男人的唇角的轻笑不断的漫开,更多了几分阳光般的和煦,暖暖的,极为的柔和。

“三皇兄,你不会也对这件事有意思吧,不过,你也是娶了正妃的人,虽然说,你的王妃现在不知道去了哪儿,但是,你娶王妃的事情,可是众所皆知的,而北尊王朝的昭书说,可是说的清清楚楚,只是娶了妻子的人,都不以参加。”五皇子看到夜无绝突然停了下来,微愣了一下,连连说道。

被北尊大帝抱在怀里的宝儿格格的笑着,笑声随风吹开,散到每一个角落,角落中的花儿听到那笑声,慢慢的开放了,角落的草儿听到那笑声,越来越绿了。

只是,然翁的眸子望过四周时,脸上却是明显的多了几分诧异,眸子深处更多了几分震撼。

不知道这丫头是没有听懂呢,还是故意的,不过,这丫头的性子向来固执,只要是她认定的事情,谁都改变不了。

最后,北尊大帝只能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望着宝儿不断的摇着头。

这喊的还真的越来越顺口了。

两个月的时间,宝儿已经可以说很多的话了。

咳、、

“宝儿。”只是独尘道长却突然的喊住了她。

“没事了,我只是随便问问。”孟千寻暗暗的叹了一口气,然后带着宝儿回到了自己的马车上。

“你呀,哎。”李灵儿微微叹了一口气,“你就不怕女儿误会了你,你也知道女儿的脾气,到时候,她若是知道了,这件事情只怕就没那么简单,就算你有再多的理由,在女儿面前,只怕也讲不通的。”

而且,宝丫头的个头也比一般的孩子要高一些,不过一岁的她,已经差不多有两岁孩子那么高了。

应该是个二三岁的孩子了,所以,她觉的,这丫头应该不是孟千寻的孩子。

“姑奶奶。”宝儿嘴巴本来就乖,娘亲让喊,自然是很顺从的喊了,只是,可能也觉的孟冰太年经了点,喊的声音有些小,似乎有着那么一丝不确定。

“当然了,我当然是娘亲的宝贝了。”宝儿小嘴一瞥,神情间微微的带着几分不满,“这个,还需要怀疑吗?”不跳字。

还是她的时间观念出了问题,难道说,她在这儿等了已经不止一年了吗?

她倒是一点都不谦虚,对于宝儿那姑奶奶的称呼,倒也不是太过介意了。

而如今凤阑国的皇上病重,他自然是不能不回去,她自然不会怪他,而且心中还为他心疼。

“这件事,我会跟他们解释清楚。”孟千寻微微思索了片刻,再次一脸坚定的说道,不错,逃婚的确是她的错,大不了到时候,她接受皇上跟皇后的惩罚,但是,不管怎么说,她都要回凤阑国。

真正关心你,真正理解你的人,都会无条件的相信你,而对于其它的那些人,也的确没有必要费尽心机的去解释。

所以,这一次,北尊大帝没有再说阻止他们的话。

第151章让她无语的称呼惊愕,彻查的惊滞,但是却更有着一种欣喜若狂的惊喜。

“外公美人,真的是宝儿。”宝儿的脸上绽开她那甜甜的笑,在北尊大帝的怀里撒着娇,那声音中带着她纯真的笑,是她独有的笑,让北尊大帝的心情更加的愉悦,脸上的笑,也愈加的灿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