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舍不得放不下 > 第1章:灵记

第1章:灵记

舍不得放不下 | 作者:沈纾帆| 更新时间:2019-09-02

上官云端再次的愣住,他刚刚还说凤阑绝着急,他又比凤阑绝好了多少,三天后,就不急了吗?

若不是亲眼所见,他们绝对不会相信,一向冰冷的王爷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

但是,王爷应该不会说谎吧?只怕是是那傻子在说糊话吧。

“所以,你便杀了鸾儿?”只是,上官傲天的眸子,却是突然的再次的转向她,冰冷嗜血般的寒光,似乎要瞬间的将老夫人冰结了。

“你,你想要做什么?”那个女人的身子不受控制的抖着,还下意识的向后退着,一脸惊恐地说道,“不可以,你不能打掉我的孩子。”红花是这古代的人用来打胎的,这个女人显然也知道。

“对,孩子是无辜,但是这个孩子是绝王的,对我,就是一个威胁,你觉的,我会留下这么一个祸根吗?若是换了是你,你会留下这么一个祸根吗?”上官云端的唇角微微的扯出一丝冷笑,说出的话,更加的无情。

“你已经通知了太上皇。”凤阑绝微愣了一下,然后快速的说道,此刻,不是疑问的语气,而是完全肯定的口气。

凤阑绝自然明白她的心思,只是,却仍就没有开口说话,脸上也没有丝毫的表情,对于这件事,他不想任何人掺和进来。

其实,他登上皇位后,自然是要封皇后的,在皇宫中,他完全可以再补给她一个更隆重的婚礼,但是,他知道,那不是她最想要的。

众人听到上官云端的这番话,不但没有丝毫对上官云端的轻视,反而都对她多了几分敬佩。

其实,她不需要任何的赌注,因为,像蓝岚这般高傲的人,若是输了,对她绝对不是一种最沉重的打击,就够让她难受的了。

“是呀,事先丞相就说过,那书是严大人刚写出来,其它的人都没有看过,严大人也说了,未经太上皇与皇上的允许,绝对不可能让其它的人看到,而皇嫂才刚来凤月国没多久,怎么可能会事先看过这本书?”凤忆希一脸气愤地望向蓝岚,“你做不到的,不见的别人就做不到,你没听说过,人外有人,山外有山吗?”

这还是皇上第一次这般亲切的称呼上官云端,当然,皇上此刻眼中看到的恐怖不是他,而是那些银子。

但是,他跟云端昨天才刚成了亲,就这么分开,他真的舍不得……房间内那刚刚被南宫雪喊进去的丫头正在收拾着房间,谨慎认真而小心,看不出半点的异样。

“是,是。”那年轻男子连连应着,然后与上官云端一起出了南宫府……

上官云端没有理会她们,而是慢慢的拿起了桌子的毛笔,沾了墨,微微一笑,便快速的在写了起来。

这一刻说真的,他也有些怀疑,她后面的那些会不会是乱写的。

“呵呵。”上官云端微微失笑出声,这个丫头真是可爱,虽然是第一次见面,但是她发觉自己已经开始喜欢上这个丫头了。

凤阑绝暗暗摇头,这丫头真让人头痛。

上官云端脸上的笑却是慢慢的散开,多了几分异样的幸福。

她就是想要看到有人来抢皇嫂,到时候就可以看到皇兄紧张的样子了,只是可惜了夜无痕竟然不配合。

但是,他知道,她跟在凤阑绝的身边,会比跟在他的身边安全。

秦思柔眉角一挑,脸上微微的扯出一丝略显奇怪的轻笑,“是,我在他的心中的确是特别的。”

秦思柔说完后,便轻轻的迈步向着外面走去。

“我们走吧。”上官云端出了房间,便看到秦思柔刚好走到了夜无痕的身边,低声对夜无痕说道。

在这一点上,他与上官云端的确算是同一类人。

而阁厢院地前院中,那些大臣的夫人们也都纷纷的到了,因为太过突然,所以,她们的心中也都有些疑惑,有些担心。

女人们毕竟大多都没有男人们的沉稳,冷静,所以一进了院子,相互见了面,但都纷纷的聊了起来。

丞相夫人的唇角微微的扯出一丝略带牵强的笑意,低声回道,“我也不清楚。”只是,一双眸子中,却似乎微微的闪过一丝什么,而隐在衣衫下的手,也不由的收紧了几分。

上官云端那双满是茫然,略带迟钝的眸子极力的圆睁,一脸着急的喊道,“王爷,这样不行呀,辈份乱了呢,从妻子直接升为……”

李大人微愣了一下,看到上官云端脸上的轻笑时,有着几分不解,但是却还是慢慢的退了下去。

丞相看到柳如絮的尸体时,原本奄奄一息的他,突然的站了起来,急急的扑了过去,紧紧的抱住了柳如絮的尸体,看到柳如絮身上的伤后,他慢慢的闭起了眸子,泪珠却是慢慢的滚落了下来。

“没什么事。”他似乎微微犹豫了一下,然后闷闷的说道,声音中,明显的有着几分无奈,甚至可以说是无措。

她是夜无痕的女人,他要怎么留下她,更何况,她的心中只有夜无痕。

凤忆希的身子完全的僵住,被他这般的拥进怀里,再听到他这样的话,微微的有些恍惚,似乎这一切,都只是一个很遥远的梦,因为,以前,在梦中,她曾经有很多次梦到过,这样的情形。

“两年前,我们的婚事就已经定了,就算中间有些误会,耽搁了两年,但是今天本王是正式来提亲的,你以为,你现在还能嫁给谁?”蓝魅辰此刻似乎完全的被她激怒了,此刻似乎真的无法控制自己的怒意了。

“皇上,这也有可能呀,毕竟当时李贵妃与王爷都昏迷了,若是有人做了什么,也没有人知道呀。”皇后也在一边继续说道,她也在猜想着,会不会是那个傻子换了茶。

“上官云端,朕在问你话呢。”皇上见她竟然根本就不理睬他的话,脸色猛然的阴沉,怒声吼道,他发现这个傻子有时候,可以把人给气疯。

只是,此刻李贵妃也是一脸的错愕,有些摸不着头绪了,她没有用雪凝呀,她先前也只是用的一种极普通的茶,她怎么可能把雪凝那么珍贵的茶拿给那个傻子喝?

皇后的身子明显的一僵,双眸微微圆睁,脸上的多了几分紧张,更多了几分怒意,这个贱人不会是想要倒打一耙,诬陷那个傻子不成,便来诬陷她吧?

“你?”皇后的身子微微的轻颤,望向夜无志时,恨的牙齿紧咬,这个男人,真是禽兽不如。

上官凌雨离开的脚步声,越来越远,然后便是几个丫头,下人来搬东西的声音。

“这柜子里有夫人留下的东西。”果然,李妈的惊呼,只是因为想起了柜子里面的东西。

刚刚所有的人都没有发现任何的异常,而绝王刚刚还抱了她,都没有发现什么,可见她的伪装十分的成功。

而上官云端那个贱人就在那个洞里等死吧。

“她真的这么说?”夜无痕的眸子中更多了几分希望,脸上似乎也隐过些许的激动。

柔儿说的对,他不去做,怎么知道不可能呢?

秦思柔的眸子微微的转向一边的叶寒,想要看看,他是什么反应。

“瞧瞧她那傻样,再看看她这副丑八怪的蠢样,天呢,她还真是不要脸呀,到时候,可别把绝王给吓到了。”一个长相极为清秀的女子说出的话,却是刻薄到了极点。

“不如,等皇嫂醒来再说吧,这可是为皇嫂报仇呀,怎么着也要让皇嫂看到呀。”凤忆希望向夜无痕那一脸的阴冷,以及有些让有惊颤的寒气时,微怔了一下,然后故意装做轻松地说道,想要缓和一下此刻的紧张的局面。

众人都有些不明所以的望向叶寒,不明白他为何会发这么大的火,按理说,就件事,跟他才是没有半点的关系。难道说,他也喜欢上官云端,所以看到夜无痕争上官云端,所以生气?

“这能怪我吗?我的话都没有说完了,就被你们打断了,其实我原本要说的是,她还没有醒过来,难道是睡的太沉了,结果,你们。”叶寒十分欠扁地解释着。

她对他,根本就没有半点的同情,有的反而是一种敬佩,这个男人竟然以为,她是同情他,还赶她滚?

如此看来,上官云端说的就是真的了,他们现在是真的去了皇宫了。

并没有说明,那个他是谁?

凤阑锐那僵滞的身子似乎微微的放松了些许,望向玲妃的眸子中,似乎微微的隐过了一丝欣慰。

上官云端慢慢的走到那丫头的尸体旁,蹲了下来,想要看看,能不能发现什么。

只是,她原来的记忆中,娘亲是很美,很美的,只怕任何一个男人见了都会动心,但是这个男人却是不为所动。

“这个。”微微回过神来,老夫人一脸愤怒的想要冲过去跟二夫人算帐,但是上官傲天却是快速的拦住了她,而凤阑绝也在同时一只手快速的伸出,在她的身上轻轻的点了一下,她还不曾说出的话,便禁在了嘴里。身子也真正的僵滞,不能动弹了。

“其实,那天晚上,他根本就没有碰你,不是吗?”那个男人没有再给她开口的机会,有些急切地说道,只是,他说出的话,却是让上官云端微微的惊住,这人说的他,应该是指爹爹吧?

上官云端只是呆呆的望着他,没有说话,因为,此刻她不知道要说什么了。

“是呀,雨儿已经死了,雨儿可是你的女儿,你不为雨儿报仇吗?”既然刚刚他说爹爹根本就没有碰过二夫人,那么很明显,上官凌雨就是这个男人的女儿了,只是,她想知道这个男人到底是什么态度。

亲孙女对她没有丝毫的亲情,反而把她当仇人一般,如今就连儿子也是对她极为的仇恨,毕竟,是她害死了鸾儿。

众人都是一脸的不解,不明白他此刻所谓的好是什么意思,更不明白,这个时候,绝王为会还能笑的这般的灿烂。

这罪名可是不小呀,弄不好说不定会杀头的。

她可是有妻室的人,呸,呸,这都什么跟什么样。

上官云端慢慢的展开,她的双眸望向那画像是,双眸似乎也快速的闪了一下,然后轻声提醒道。“李公子再看一下这最后一张画像。”

尚书大人倒是没有想到上官云端会突然问向他,微愣了一下,然后有些被动的点了点头。

“皇嫂,太好了,连叶寒都说一切正常,现在你就可以完全的放宽心了。”站在一边的凤忆希一脸欣喜的笑着。

叶寒平时虽然说话大大咧咧的,但是也不是那种不分场合的人,毕竟如今皇后还在场呢,他这话,似乎也太过了点,毕竟,他跟上官云端可没有任何的关系。

但是,此刻南宫雪倒情愿此刻是个男人,那样她至少知道他的目的,不至于死的糊里糊涂的。

南宫雪用力的点着头,却仍就不敢出声。上官云端心中暗笑,你也有害怕的时候。

二夫人快速的转头回望。

“你不过说是夜阑国的一个傻子,怎么配的上绝王,回去,大家将她赶回去。”那几个隐在人群中的人,回过神才,再次大声的喊着,鼓动着百姓们。

“大家不要被这个女人骗了,她就算不是傻子,但是她以前可是嫁过夜阑国的四王爷,是被四王爷休了的女人,像她这样的女人,怎么配的上绝王呀?”只是,恰恰在此时,一个略显尖锐的声音突然的响起,这一次,竟然是一个女子,那些捣乱的男子已经都被凤忆希捉起来了,但是却没有想到,还有女人捣乱。

秦思柔留了下来,其它的所有的人,便都快速的离开房间,快速的向着皇宫赶去。

略略带笑的声音中,却有着一种让人惊颤的威严,更带着明显的威胁。

“是呀,就让王妃进去吧。”其它的侍卫微愣了一下,也纷纷的说道。

好不容易进了宫,上官云端可不想再被赶了出去。

那些侍卫见两个宫女带着一个卖菜,都没有太在意,也没有过多的检查,便放她们进去了。

好在,出了太上皇的宫院后,侍卫就少了很多,一路上,她们两人又都十分小心的避开了那些侍卫,所以,倒也没有被发现。

“我知道,绝有能力处理好一切,但是,若是太上皇真的当众宣布了立新皇的事情,若新皇不是绝,那么那人肯定是逼迫太上皇的,事前过后,那人肯定会加害太上皇,以绝后患,现在,太上皇可是在那人的控制之中呀。”

若是平时,母后知道他回来,只怕早就迎出来等了半天了?

不过,却也知道了母后没什么事,刚刚的担心便也少了些许。

传言中,太上皇在位时,一直都没有皇后,而且后宫中也没有几个女人。

太上皇突然反握住了上官云端的手,很紧,很紧,紧的不像是一个八十岁的老人,更不像一个重病虚弱的老人。

皇上的眸子微微的一眯,似乎终于下了决心,唇微动,沉声道,“来人,先将这个女人押……”

只是凤阑锐一个大男人,若是给她下那种毒,会不会太过变态了些?她一直觉的,能够给她下那种的毒,会是一个女人,而且应该会是一个对凤阑绝有感情的女人。

好在叶寒处事谨慎,严谨。

说话间,已经快速的闪了出去,眨眼间,便没有了人影。

而丞相大人第二天,仍就让人来请过他,仍就被凤阑绝打发回去了,从那以后,丞相大人也没有再让人来过了。

但是,在这个时候,这只老狐狸自然不会流露出任何的情绪,随即望向尚书大人,略带不满地说道,“不知道尚书大人突然传犬子来公堂所谓何事?”

凤阑绝一脸灿烂的轻笑,他自然知道夜无痕已经认出了他,便也不再隐瞒了,只是他那刻意的话,却将上官云端的身份称的更加玄乎。

今天王爷在场,说不定还对玉儿有好处,想到此处,心中便完全的松了一口气。

就算到了这最后一步,她也不能掉以轻心。

只是,她们两人再望向那丫头时,却是纷纷的惊住,只见那丫头此刻正躺在地上,脸色发黑,连那唇角都成了黑的,唇角还渗出些许的黑血,已经躺在地上一动也不动了。

只是,让她疑惑的是,以凤阑绝的听力,若是有人靠近那个小窗口,他不可能发现不了,毕竟刚刚只是一根细针射过来,他都感觉到了,而且在第一时间里将她带离危险了。

“王爷。”隐走到凤阑绝的面前时,低声喊道,声音中,似乎微微的带着几分歉意,“刚刚是属下的疏忽,竟然让人在王府中将这证人杀死了。”他的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神情间似乎多了几分凝重,再次沉声道,“只是刚刚属下一直就在密室的附近,而且是隐在暗处的,并没有发现有可疑的人。”

凤阑绝之所以这么做,肯定是想要找出那个奸细,当然,也是想让那奸细向他的主人通风报信,只要暗中让人监视他们,相信就能够找到那个背后的人。

“我当然知道你跟此事没有关系,所以,我们让你来,只是想让你帮忙。”上官云端看到这丫头的反应,心中有些不忍,再次连连说道,不过,听说她跟那个死去的丫头关系不错,心中暗暗一喜,如此一来,事情已经会更顺利一些。

但是,自从娶了她后,他似乎一直都让她处在危险中。

“在这儿。”凤阑绝微愣了一下,然后快速的将那毒药拿了出来,沉声说道,“不知道这毒跟你身上中的是不是同一种?”若是同一种,她身上的毒解起来,就轻松多了。

就连叶寒也没办法了,不过,若是找到了毒药,应该就会有办法了。

因为她身上的毒,凤阑绝这几天,也一直没有碰过她,毕竟,谁也不知道,她现在的身体是什么情况,也不太清楚,她肚子里的胎气到底是怎么回事。

上官云端怕秋菊害怕,会被人看出异样,所以,事先又特别的吩咐了她几句。那丫头倒也是个乖巧的丫头,微微点头应着,而且,神情间,便也多了几分坚强。

众女子也都想到这一点,纷纷露出或多或少的得意,然后幸灾乐祸的从上官云端的面前走过。

上官云端正暗暗疑惑,那宫女却已经取过来一件衣服,递到了上官云端的面前,仍就极为恭敬的说道,“请上官小姐换上这件衣服。”

上官云端望向镜子中的自己,也不由的暗暗惊艳,这件衣服当真称的巧夺天工,完美到无懈可击。

所以,她此刻可以完全的肯定,她绝对不是宫女,绝对不是。只怕是易了容的。

只是,凤阑绝一步一步的迈进大殿,却并没有望向那些女子,而是直直地走向她……

“雨儿,娘亲是为了你好,娘亲不能让你去受那种苦,若真是那样,你会生不如死的。”二夫人握着匕首的手不断的颤着,但是,却仍就没有丝毫的后悔的意思,而且似乎仍就坚信自己做的很对。“可,可是,可是雨儿不想死。”上官凌雨再次艰难地说道,她不想死,真的不想死呀,她还年轻,她想活着,爹爹刚刚还说过,会亲自照顾她,其它她的心中是渴望的,而且事情还没有到最后的一步,未必就没有挽回的余地,娘亲为何要这么狠?

老夫人怔住,是呀,她也是女儿,若是让她去承认那样的事情,她也情愿死,所以一时间无言以对,只是微愣了片刻后,才再次说道,“那你也不能杀了她呀?她可是你的亲生女儿呀。”

凤阑绝在听到老夫人的话时,脸色也是瞬间的阴沉,一双眸子更是猛然的眯起,唇微动,刚想要说什么。

她知道,娘亲的死肯定是跟老夫人有关的,就算当年的事情,不是她的阴谋,但是娘亲绝对是被她逼死的,所以她不会那么轻易放过她的。

老夫人本来就对上官云端不满,听到二夫人的话,更是怒火升腾,再次狠狠的瞪了上官云端一眼,想要再说什么,但是唇微动了一下,却并没有说出来,而是与二夫人,上官凌霜一起离开了。

南宫雪与南宫燕纷纷惊滞,绝王?这就是那个传说的中神话般的人物?

这个男人,就是一个恶魔,什么事都做的出来。

很显然,她们是得到消息而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