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在线游戏正网:第100章:师心自用

阳光在线游戏正网 作者: 雨中淅淅沥沥彩虹

“外面下着雨呢!”谢芳华道,“雨停了再走吧!”

崔意芝听到动静,挑开帘幕去看,见谢芳华这次没隐蔽,而是撑着伞走向谢云澜的马车,谢云澜挑着帘幕对她微笑,她也露出笑意,两个人中间自有温和熟稔,他落下了帘幕。

“其实,对于清河崔氏,忠勇侯府也不一定非要它。”谢芳华懒散地靠在车壁上,幽幽淡淡地道,“忠勇侯府目前还不算是瘦死的骆驼,就算是瘦死的骆驼,也是比马大的。要保谁容易,铲除了谁,也不是难事儿。”

这些幅图都记录着他经历的或重要或有趣的事儿。每隔几幅图后,都会有一行字。

两个婆婆都如此体贴慈爱,对卢雪莹来说是福气,可是秦浩却如温柔的禽兽,她有苦难言。

燕岚回过神来,卢雪莹已经走远,她立即提着裙摆快跑着追上她,一把将她的胳膊拽住,恼怒道,“卢雪莹,你听谁说铮哥哥要娶谢芳华?怎么可能?”

“你别管我听谁说的,我就是知道了。而且就在今日宫宴,他想向皇上请旨赐婚。”卢雪莹脸色发寒,“他娶谢芳华有什么不可能?谢芳华除了是个病秧子外,她还是钟鸣鼎食之家谢氏忠勇侯府的小姐。论身份,南秦京城里面的所有女人,谁能比她尊贵?公主也要靠后站。”

bsp;??谢墨含见皇帝瞅着他和谢芳华,他收敛心神,伸手拉了谢芳华一齐坐在了最下首。

“能不能嫁娶,也要看是不是姻缘。”皇帝笑着道,“今日宫宴朕倒要看看他们怎么个论艺法,怎么个一局定输赢。若秦浩真配不上她,朕就应了她的要求,帮她退了婚。”

“臣拜见皇上!”孙太医跪地见礼。

“孙爱卿,你可看出她是何病症了?”皇帝开口询问。

今日上墙者:桀舛时光de谎言,lv1,书童[2015—01—26]“阿情你造伐?今天我们班玩撕名牌,我把”京门风月“当线索让他们找了(*^__^*)……”

忠勇侯和谢墨含也不说话,静静地靠着车壁坐着。

郑孝扬看着他们,大气也不敢出,连呼吸似乎都快停了。他生怕他哪怕呼吸一下,那二人就会随时地倒下。

时间静静的,一刻一刻地过去,谢芳华眼泪似乎怎么也流不干,秦铮的心窝被她烫的如煮沸了的水。

不多时,千人队伍出了山林,上了官道,来到了枫叶林。

“不要多说了,届时进了京城,见机行事。你再不准多嘴坏我事儿。否则,我真会后悔带你来南秦。”言轻道。

“这么说芳华小姐不同意了?”秦钰看着她。

秦钰微笑,“我不是对任何一个黑夜中在山林碰到的人有好奇心,而是对深夜在这里碰到你有好奇心罢了。毕竟忠勇侯府的小姐自小学习闺仪,深夜出现在这里,实在不妥当。传扬出去,有损忠勇侯府世家名门之闺训。”

谢芳华见他连外衣都懒得脱,不过她才不给他动手脱,为他落下帘帐,扯过杯子盖上,转身走了出去。

秦铮看着她,扫见手中的药,嘴角露出难受的情绪。

秦铮又跟进中屋,见她站在镜子前接头发,凑上前,“要不我们……”

秦浩冷笑一声,“她是不愿意嫁我!”

“没有,我家公子在小厨房。”听言立即道。

除了三皇子、五皇子外,皇帝还有三位小皇子,分别是八皇子,十一皇子,十三皇子。八皇子刚刚十四岁,十一皇子和十三皇子分别十岁和七岁。

秦倾倒是没立即离开视线,又盯着她看了一会儿,才转头对秦铮说道,“铮哥哥,我听说她竟然随手扔了宝剑就能猎到白狐?是这样吗?”

林七摇头,“还没有,都准备好了,正要做。”

“这有什么?”谢芳华好笑地看了他惶恐得不行的样子一眼,“这落梅居总共也没几个人,你们都是我们的近身之人,一起吃一顿饭,也要不得命。”

二人来到门口,见秦浩站着屋外,衣带已经打理妥当,英亲王妃脸色发沉,“你可听见了?她刚刚不足月的孩子小产了。”

谢芳华实在没想到秦浩竟然这么不是人,原来外面传扬的那些是真的,秦浩背地里玩女人竟然这么荒唐,况且这个人还是她的妻子,不是侍妾。她想起依梦,似乎是不堪忍受自寻短见……

“不用去喊了,有人能救他。等你喊来大夫,他早毒发身亡了。”秦铮话落,拉着谢芳华抬步走进了房门。

轻歌和飞雁各自抗了一个包裹。

“今日申时,据说有人将这满城的白莲草都买走了。到了咱们这,我高价卖了一部分,剩余那部分,本来是想偷偷在库房里放着的,但是小姐派人来取走了。说怕是要出大事儿,放在这里不安全。”那掌柜的道。

那五人是闻到打斗声和血腥味赶来的。

“好多了!”谢芳华颔首,“昨夜云澜哥哥睡的可好?”

“好!”谢云澜颔首。

谢芳华看了篮子里面的东西一眼,无声地接过。

郑孝扬连连点头,“秦铮把我一地库的好药都抢走了,我若不听他的话,就被他白抢了。”

李沐清不说话。

二人进了宫,来到御书房,小泉子在门口禀告,“皇上,李大人和郑大人来了。”

侍画侍墨玉灼连忙跟上二人。

马车顺畅地来到城门口,只见右相府的马车已经等在那里。

秦钰面色变了变,将细如牛毛的金针吸到手里,拿手捏住,抬眼看,这只金针的确太细了,若是扔在地上,眼神不好的人,大约会找半天也难以找到。他看着谢芳华,“你只是观韩大人面相,把脉,怎么就确定是一根这样细的金针?”

谢芳华见他不欲再说,也不好再问。只是心里暗暗对他的话语有了一番计较和心思。想着无论什么话语都不会是无的放矢。总有他的原因。

他的语气已然从堂妹、芳华妹妹,简短到芳华二字了。

“公子呢?”赵柯问。

饭后,秦铮一推碗筷,将出京铲除北齐暗桩,牵引出荥阳郑氏,以及郑孝扬的事情说了。

小泉子脸一白,连忙道,“皇上,正因为您是皇上,才要坐在这皇城,坐在这宫里,只有您在这里,才能稳住这朝野上下文武百官,朝局不倒,南秦江山就稳稳健在。铮小王爷与您的身份不同,所以,有些事儿,他能去做,您才不能去做。这都是命。”

守门人一时也不敢再开口。

右相夫人怒道,“一辆车有什么好看的”

“总要查出来是什么人动的手。他在京中,在你身边,我心里踏实些。”英亲王妃道。

“因为,您和兰姨在将金玉兰搬出去时,应该是仔细地注意了它,所以,如今看到它突然打了个骨朵,所以才会十分肯定原来一定没有骨朵。您虽然对每一盆花都小心呵护,但有时候,难免也有疏忽的地方,毕竟上百盆花,哪个花突然长出一株芽,哪个花突然开花了,您也不见得都记得那么清楚。”谢芳华道。

“春兰,扶着小王妃。”英亲王妃连忙吩咐春兰。

英亲王妃将谢芳华受伤、翠荷惨死的事情说了。

补空缺之人,自然是年轻有才华的英俊之才,自此次文武考上过了左相和李沐清的考核,秦钰依照早先之言,立即直接提拔任职。

谢芳华点点头,扬起脖子,“怎样我聪明吧”

“我送你到平阳城,你安全到达之后,见到李沐清,我再连夜折返回来,耽搁不到明日的事情。”秦钰想了想道,“更何况,我也要见见月落,将受了重伤的他带回来。”

较之秦铮的好心情,谢芳华的心情有些低落。

秦铮跟没看到似的,没理会,继续往前走。

秦铮听了弯起嘴角。

    春花、秋月觉得谢云澜的声音实在不太对,生怕谢芳华进去出了差错,立即跟上她。

一句。

    赵柯从后面抬起头来,看了谢芳华一眼,见那女子纤细虚弱地站在面前,盈盈不堪风吹。眼圈发红,眸光似乎是畏惧害怕至极,但偏偏还咬着牙站在那里没被吓得跑开。他收回视线,低声对谢云澜道,“公子,你体内恶气乱窜,我就算施以金针,怕是也压制不住了。再这样下去,您一身功力可就废了。”

    赵柯脚步顿住,回头看了春花、秋月一眼,对谢芳华道,“芳华小姐,您身子尊贵,要不就用您这两个婢女的吧!在下竟然忘了,您有带了婢女来此。”

    来到暗室后,谢云澜果然如赵柯所说,已经昏了过去。他眉心一团黑紫气尤其浓郁。**的上身经脉处有两团气似乎在交锋,不停地冲撞着他的身体,似乎想要破体而出。

    “公子,属下迫于无奈,您不能出事儿啊!”赵柯端着碗的手颤抖。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