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在线游戏正网:第97章:称体裁衣

阳光在线游戏正网 作者: 雨中淅淅沥沥彩虹

听到金榜题名三字,欧阳志顿时露出了颓唐之色,他哪里不想金榜题名呢,可是这半个月,自己三人学业几乎荒废,每日只晓得作那几道八股题,用恩府的话来说,他也只晓得这三道题,不让你们作,还让为师去读书,再帮你搜肠刮肚的想题不成?

张懋的老脸上,仿佛乌云笼罩,此时他不得不有点佩服方继藩这个小子了,自己是要教训方继藩,可这家伙把他爹当面拉下水,这叫以子之矛攻子之盾,反而让张懋没有了发飙的理由。

方继藩心里真真想骂邓健祖宗十八代,这孙子还有没有公德心?良心被狗吃了?

弘治天子也有些倦了,挥挥手,想将留在最后的那篇文章推到一边,让宦官们收拾起来,可目光一掠的功夫,猛地,一行字清晰入眼——改土归流!

方继藩只得作罢,毕竟他是败家子,不能在人前显露出自己还有做买卖的精明,于是大手一挥:“好,就这么定了,小邓邓,给咱们这位……这位……这位管他娘的谁谁谁斟茶,哈哈,本公子最爱交朋友了,来来来,请坐,请坐。”

得到了确定,方继藩猛地自床榻上坐起,一拍大腿,语带兴奋地道:“宁王可还在?北边还有小王子的叛乱,南方的手工纺织业已开始兴起了吧……”方继藩一脸的眉飞色舞:“当今皇帝也算是圣君啊,大有可为……”

方景隆长叹口气,怒气冲冲的对杨管事道:“少爷要卖地,你为何不修书来和老夫商量,为何……就这般纵容他?”

“哈哈!”方景隆这才也大笑着,疑心尽去,我老方的儿子哪里有脑疾,这不很正常吗?和从前一模一样!他一拍方继藩的肩道:“好儿子,走,咱们里头去说。你病既好了,没做什么坏事吧?”

朱厚照闻言,眉梢微微一挑,却忙正色道:“儿臣惭愧。”

现在是弘治十一年三月十七。

可方继藩这样的人同样的笑容,张懋下意识的便认为这小子是不是在打什么鬼主意。

这十全大补露,说穿了,不就是鱼肝炼油制出来的吗?

弘治皇帝哈哈一笑:“朕这一次,输的心服口服,也输的心里舒坦,朕输了一个赌局,得到的,却比这个赌局所失的要多的多,方卿家处处都为江山社稷着想,朕……心甚慰,来人,赐方继藩衮冕五章,赐四季冕服,以示恩荣。”

而现在,机缘就在他的眼前,如所有历史上的幸运儿一般,陈彤感觉到,自己很快就要出将入相了。

“好的很,实在太好了。”陈彤道:“臣日夜不歇,催促生产,那些偷懒的家伙,都予以了重惩,所以……现在的产量,比太子在时,要高得多,唯一……唯一的问题就是……”

捧着报表的手,竟是不自觉的在颤抖。

卖出的数目,竟没有上个月的一半。

这几日,作坊里的收益下降,许多人心里已经揣揣不安了。

他竟有些哽咽。

蜀国偏居一隅之地,世家大族盘根错节,这洪健,又何尝不是世家大族的子弟呢?

可现在的争议就在于,谁都没有办法阻止楚军,毕竟,一旦河堤掘开,便是一场巨大的灾难,既然谁都无计可施,有人希望选择与洛阳共存亡,也有人认为,既然走投无路,倘若降了,迎楚人入城,至少,还可以保全这城中无数人的性命。

当然,众人似乎也心知,楚国国君,乃是他们自己弑杀的,谁都逃不了这个责任,若是楚国的社稷不亡,只要存在一日,将来楚国皇太子登基,或者是任何人继承了项正的大位,他们都是楚国的乱臣贼子。

在他们的对面,在那数百丈之外,发现了敌情的楚军和越军,此刻有的只是无尽的惶恐。

那催促他的楚人士兵面上露出犹豫之色,毕竟,人心是肉长的,楚越本就是在南方,那里水网密布,河水泛滥的事,他们不是没有见过,所遭受的损失,他们更是记忆犹新。

一下子,一个可怕的念头在梁萧的脑海划过。

无数吴越官兵踉跄的开始集结,他们一个个无法接受一个可怕的事实。

陈凯之和精锐的陈军已经覆灭,现在……灭亡大陈,也只是时间的问题,大楚皇帝亲征,没有人敢违背他的意志,据说便是随军的丞相杨义,在皇帝呵斥了一番之后,也开始告病,选择了闭嘴。

却听账外传来嘈杂的声音,他咳嗽一声,便有宦官蹑手蹑脚的进账,见陛下醒了,忙道:“陛下,杨大人带着越军的都督吴燕来了,奴才还以为陛下没醒,所以不敢……”

“臣下只怕,若是如此……陈人势必更加仇视楚越了。”

这岂不是到了天下无人可敌的地步了?

何秀彻底的慌了。

天边已悬上了一道彩霞。

直到哨子吹响了,这等刺耳且尖锐的哨声,令疲惫不堪,且几乎精神处于崩溃边缘的胡人们,有一种深深的恐惧感。

这一浪又接一浪的胡人铁骑,虽是疯狂的开火,却依旧没有停止他们的冲锋。

这想来……算是最后一战吧,在这片土地上,谁才是真正的主宰,今日……便可以见出分晓。

随即,便有人开始清点完毕,做了汇报。

说着,朝身边的传令兵努努嘴,到了军中,陈无极已是如鱼得水,他喜欢这儿的生活,没有什么拘束,也不必去胡思乱想,只需完成命令,然后跟一群官兵们简单的生活操练而已。

因此,参谋部做出的判断是,胡人一定会押上所有的赌注,妄图利用人数和骑兵快速机动的优势,宁愿牺牲一部分骑兵,也要冲入阵中,最终将汉军彻底击垮。

“准备,都准备,不要冲动。”何况,西凉本就土地贫瘠,经历了国师的乱政,早已民生凋零,再加上向胡人称臣之后,遭遇胡人的勒索,此番招募的所谓四十万大军,除了真正堪称精锐的十万西凉铁骑之外,其余的,大多都是征来的民夫,个个面黄肌瘦。

他泪流满面,拜倒在赫连大汗的脚下:“大汗啊,此乃陈凯之的奸计,他此举,就是要触怒大汗,希望大汗和他们决战啊,大汗若是中了他们的计,正落入了他们的圈套啊。”

现在,各部首领已经怒不可遏,气得跺脚。

既然如此,那么……

从马车上下来的人,是一个须发半白的老人,他似乎一下子适应不了外部的阳光,下意识的用手拢着眼睛,却已瞄见,陈凯之快步迎来了。

陈凯之道:“苏公此举,乃是大义,只是,苏公举家而来,却不知是何故?”

陈凯之皱眉:“此事,朕也略知一些。”

陈凯之骤然恍然大悟,这才是毒计啊。

立即有武官摊开了舆图,陈凯之按剑,快步至舆图面前,目光在舆图中逡巡,最终,他的目光定格在了自己的后方位置,随即,在一处湖泊附近点了点:“不出意外,决战的地点,就在这里,胡人既然要出动大军,这么多的人马,势必需要靠近水源,这方圆百里,唯有此处,最适合驻守重兵,那么,朕若是继续前进,在接近了天水之后,猛然回师,便可和截击朕的赫连大松部遭遇,朕一旦对赫连大松部猛攻,胡人和西凉的主力势必要来驰援,如此,便是决战的时候了。”

陈凯之笑了笑:“这是因为,在胡人的内部,有人指点他们,让他们尽力的忍耐,胡人便如一群狼,他们早已饥饿难当,只恨不得立即冲上来,咬住我们的脖子。可是……在他们的背后,却有一根缰绳,使他们无法动弹。如果不出朕所料,定是在那胡人大汗身边,有个汉人,暗中为这胡人大汗筹谋,因此这大汗才下了严令,约束住了这些胡人。”

固然胡人们依旧斗志高昂,可不能给予汉军惩戒,身为大汗,难免会使胡人们心怀愤恨。

见赫连大汗没有报复的意思,倒是有一个首领站出来:“昨夜袭的,乃是我们叶赫部的人,这些该死的汉人,杀了我们七个女人,三十多个勇士也被杀死,大汗,叶赫部上下,绝不愿忍气吞声,还请大汗为我们报仇。”

这不看不打紧,一看之下,瞬间脸如猪肝色,他几乎只看了一小段,便已将这书信丢出去,厉声道:“不杀陈凯之,誓不为人!”

似乎胡人希望借此机会,试一试新军的深浅,因而数千铁骑,毫不犹豫的发起了袭击。

而马蹄声亦是如雷一般的践踏大地,胡人并没有占到任何的便宜,在进入了射程之后,瞬间便被射倒了百余人,其余的胡人铁骑似乎早就抱着试探性攻击的目的,所以竟没有继续冲杀,而是疯狂的冲了出来,随即撤退而去。

看着那遗留下来的百来具尸首,他们渐渐明白,原来胡人也不过如此。

“胡人的盘算,以卑下一个小小千户,未必能参透天机,不过,卑下也听到了一些风言风语,说是胡人就埋伏在天水附近,他们的主力,只等陛下至天水,便突击咱们的汉军,而后,还有一股军马,据闻是赫连大松率领,袭击汉军的粮道,人数,只怕不下数万人。”

“什么?”许杰呆了一下。

他脚步轻快的自金帐出来,刚刚要回到自己的帐篷,这金帐外方圆一里之内,必须得是大汗的亲卫以及各部的首领,方才可以在此扎营,而何秀作为汉人,营帐自然不敢靠近这核心区,足足有四五里之遥,再者,奴仆不得在这一里内骑马,只有胡人武士方才可以,因而他只能步行,沿途有一支马队经过,几个醉醺醺的胡人武士一路迎面而来,何秀下意识的想要躲避。

醉醺醺的武士们,一个个跃跃欲试,有人甚至拔出腰间的长刀。

他们要的……不过是征服感罢了。

看着何秀的背影,赫连大松忍不住别有意味的笑了,等何秀走了,他才对赫连大汗道:“兄汗,其实……虽然陈军的火器犀利,可兄汗何必对这个何秀言听计从,此人……终究是个汉人,却对自己的同族如此心狠手辣,难道,真愿死心塌地的效忠大汗吗?这一路入关,我与他倒也有相处,只觉得这样的人,虽也有一些小聪明,却决不能予以他任何信任,还是小心为好。”

赫连大松也没感到意外,好似在意料之中,他朝着何秀叽里呱啦的说了一通。

晏先生对此倒是没有反对,而是郑重的开口说道。

“陛下要小心。新军操练不过三四月,最长的,也不过五六月而已,臣恐这近十万新军,过于生疏,何况,他们大多数人,都没有经历过战阵……”

“这无妨,打一打,也就熟练了,谁也不是天生下来,就会打仗的。”

陈凯之一笑,目中却是一沉,此时此刻,是该出发了。

“我尽力想想办法。”

这使新兵们在营中一下子感觉自己挺起胸膛了,家书里,几乎都是父老们的劝慰,无非是好好的干,某某秀才或是差人、保长说了,在这军中若是立了功,将来前程似锦。

制定出来的军事计划,也大体在无数次修改之后,总参谋部,终于确定。

他懒得听这些胡话,却依旧凝视着何秀,这个年过四旬,显得干瘦,同时外表平庸的人,看上去如此平凡的人,却能受到胡人的器重。

这种人的思想,他真的无法理解,将千万的生死竟是能说得如此云淡风轻,如此的冠冕堂皇。

杨彪在济北兜售的国债,颇为成功,正因为如此,这些国债,才换来了银子,银子又换来了自各国运来的无数粮草,以及各个工坊里日夜赶工来的军靴、军服、皮带、铁壶、弹药、火铳、火炮,以及行军的帐篷、药草甚至是诸多的牛马。

倒是这时,却又有公文送至了县里,这显然是陛下责令户部和兵部拟定的细则,县里立即开始张榜,张都头见百姓们蜂拥,大步流星的带着差役们上前,口里嚷嚷着:“都休要推挤,让识字的上前,你们挤什么挤,看了也未必能看的懂?”

又有人念道:“所征丁户,俱都需自愿,不可曲解其本心,为国效劳,朝廷理应善后,因而,所有丁户,若选拔入伍至新军,月银五两,入营操练,一切粮秣,需供应充足;随军为辅兵者,月银二两,日供黄米半升。”

人群喧嚣,竟又有点禁不住了。

他努力的维持着秩序,竟也有些心潮澎湃,仔细一算,自己每月的钱粮,竟也只比寻常的辅兵壮丁高一些些罢了,倘若不是自己另外有一些油水,还真有些动心,想要随军伐胡去。

还是钱钞实在,反正自己拿到市面上,能买到自己想要的东西,那么,拿银子和拿钱票又有什么分别呢?

“既然如此,那么索性,一决雌雄,而今西凉事胡,天下侧目,大陈乃中央之国,率先攘夷,如此,方可得天下人心,朕现在,颁布讨胡令,大陈各州县,俱都要做好准备,要征募大量的壮丁入新军,新军的操练,亦是要加强,各地的关隘,要加强戒备,万万不可有所疏失,钱粮的调集,弹药的补给,俱都不可荒废,从现在开始,朕要求所有牵涉到军事的工坊,加紧生产,一切生产,先满足军备,只是,此战必定靡费巨大,既是开战,便是你死我活,所以……命大陈的钱庄,发布债券,以朝廷的名义,暂先向商户和士绅借债,按利息偿还,告诉他们,若我大陈败了,国破之后,势必家亡,尔等,俱都为胡人鱼肉,钱财留之何用?若胜,来日朝廷所得的胡人牛马、钱粮,俱都用以加息偿还。”

反正西凉的皇帝,不过是他手里的一枚棋子,既然如此,那么让皇帝认了胡人为爹,又有什么关系。反而因为如此,使得胡人因为有机可趁,可借西凉,干涉六国事务,何况,一旦认了爹,按照老规矩,多半这儿皇帝,少不得要赠与大量的财货,孝敬这大可汗,胡人早有觊觎天下之心,自然而然,大为笑纳。

至于钱穆,却显得得意洋洋的样子,他分明的看到,陈凯之的眉头皱了起来,显然,陈凯之显得有些焦虑。

“老臣以为,暂时不必动兵,可对西凉国,却不必客气,以他们勾结胡人的名义,驱逐他们的使节,老死不相往来即可。”

陈一寿站在一旁,老脸不由抽了抽,整个人略微有些震惊。

陈凯之闻言,却是淡淡一笑,旋即便冷冷拒绝道:“朕看,不必了。”

“若是如此,只怕国师得知,定会怫然不悦,臣只恐回去,很难交代。”

这个用词,本就带着挑衅的意味。

什么时候,你们西凉有了个爹了,而且……还特么的如此理直气壮。

而方吾才,似乎一点都不介意,他愉快的腰间挂着四国相印,而对于那些曾被他糊弄过的人,他似乎一丁点都不在乎。

方吾才不由道:“不知是何国书?”

而在这几个月的时间里,一场大婚,也吸引了天下人的瞩目。

陈凯之冷然道:“这便是朕要达到的目标,而在这个过程之中,任何人阻止和反对朕达到这个目标,朕便会毫不犹豫的将其踢开,教他粉身碎骨;而卿等若是能为朕分忧,两年之后,待我大陈至极强之时,难道还怕将来,朕会亏待你们吗?这些年来,大陈无休止的内耗,不但劳民伤财,更使我大陈的国力已至羸弱不堪的程度,现在,是时候了君臣们同心协力了。”

陈凯之微微一笑:“新军和从前的军马,全然不同,新军更耗费钱财,不只如此,招募的不再是从前的军户,而都是良家子,不只如此,朕要挑选的,乃是能识文断字之人,即便不能识文断字的,入了营,也需读书,朕自会对他们晓以大义,而绝非从前浑浑噩噩的军汉。何况,新军的补给要求极高,绝非寻常军马,只要哗变,掠夺了一两个粮仓,便可占山为王,这新军若无足够的弹药补给,手中的火铳,便和烧火棍都不同了,关于这些,朕自会进行掣肘,现在,朕倒是需要你们这些老卿家,这裁撤军马,需你们出马才是,否则,难免有人不服,就请诸卿,代朕去抚慰他们吧。”

刘傲天不由道:“陛下,勇士营现在不是在防备水贼?”

陈凯之面无表情,而是淡淡道:“取柴火来。”

“你信与不信,已经没有关系了,你是看不到那一天了。”陈凯之朝他淡淡一笑:“不过你的儿子杨正奇,却可以看到,噢,对了,你的四个孙儿,想来,也可以看到,他们会亲眼看到,大陈的军马杀至他们的面前,他们也会亲眼看到朕,诚如你今日这般,你知道,朕会如何杀死你吗?今日朕如何杀你,来日……朕就会用什么手段,杀死杨正奇,杀尽你的子孙,你那千万财富,好生留着吧,朕很快就会来取,朕早就说过,朕乃天子,受命于天,天下万物,都归朕所有,万千臣民的生死,也操弄于朕一念之间,你们杨家,也不例外。”

陈凯之笑了:“上一次……”

一声令下,立即便有人押着张昌等人来了。

张昌心底,已是五味杂陈,他抬眸,看到了绑在了柱上的杨正,却无奈的叹了口气。

张昌顿时明白了什么,他下意识的朝后退了一步,警惕的看着其他人,现在,已经没有人是可信的,因为他无法保证,这些会不会随时宰了自己,而后来个将功赎罪。

浩浩荡荡的大军,根本没有给叛军任何时间,不等叛军们关上宫门,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以那刘傲天为首,冲杀了进来,士气低落的叛军,根本无从抵抗,早已是丢盔弃甲。

因而刘傲天为首,他所过之处,身后所带来的家人个个奋勇上前,不避矢石,个个如疯狗一般,刘傲天老当益壮,手提着一柄大刀,驻马在宫门的门洞,亦是英武不凡,他心里颇为焦灼,虽是杀入了宫,可宫内的情形他是一概不知,他所担心的是叛军已经得手,若是如此,即便平叛,这陛下和满朝文武,怕也已被叛军一锅端了,他过了门洞,远远眺望那正德殿有叛军布阵,密密麻麻,贼军的主力并没有派来宫门这儿截杀,一下子,刘傲天松了口气,叛军还没有得手,他是老江湖,这等事,他一望便知,若是叛军得手,只怕早已纵兵入宫劫掠了,哪里还会列阵,何况,此时有人自腹背杀来,他们没有派遣主力拦截,势必是因为,叛军遇到了难啃的硬骨头,已是焦头烂额。

其他节度使一个个脸都绿了,刘傲天老前辈实是激动的过了头,就算冲杀,也该往贼军的薄弱处冲杀才是,这专往对方人最多的地方冲杀,这是要闹哪班?

这震天的喊杀,几乎令陈凯之和张昌俱都脸色骤变起来。

“现在该怎么办?立即回藩镇去?厉兵秣马,要以备不测啊,谁晓得,到时候这大陈谁做主,又会有什么乱子,这数十年来,宫城里的主人走马灯似得换,咱们留在京里,天知道会不会遭遇什么变故。”

“只怕不在五千之下。”

因为这意大利炮在设计之初,为了保证疯狂的射速,就几乎已经将所有的问题排除在外,它本身就是为了疯狂射击而生,正因如此,自然,它对操控它的人而言,并不太友好,比如强大的后坐力,连续击发的子弹会不断产生后坐力,而在意大利炮后操纵的人,不用几分钟,便会双臂发麻,然后欲仙欲死,据说有人连续操控过两炷香,然后整整两天的时间里,都觉得自己的手臂不属于自己,失去知觉。

反而是张昌开始觉得有些不妙起来。

可他们依旧能清醒的认识到,当自己的将军们下令叛乱,他们是毫无招架的,他们本就是最底层的军户,绝大多数人,大字不识,他们从不明白什么大道理,只知道浑浑噩噩的活着,他们自入了营,生死便掌握在了武官们手里,武官们可以像畜生一样的鞭挞他们,也可以一句话,而令他们吃饱喝足,他们本能的,只是一群盲目的绵羊。

过不多时,陈无极已是到了,他今日没有参加朝会,是因为他在飞鱼峰中受训,一听到宫中生变,于是立即会同三百多名新兵连忙赶来。

于是,张昌当机立断,他心知这洞开的宫门,极有可能是一个陷阱。而各部叛军集结一起,本就有些嘈杂,若是不及时约束,叛军们一见到洞开的宫门,极有可能会因为争功,一拥而入,而一旦遭遇了埋伏,势必引发混乱。

于是乎,反就反了!

第二章送到,感冒好了一点了。正德殿。

其中……有人忍不住上前,道:“陛下,臣有事要奏。”

这刘璜所奏之事,却是触动了所有人的心事。

大营里,早有数十个上下武官候命于此。

这绝不是开玩笑的事,太后居然下了密旨,让将士们入宫诛杀天子,这……不就是谋反吗?

今日的事,实在有太多蹊跷。

群臣觉得陈凯之所言,实是匪夷所思。

汝阳王同样大笑:“陛下,实在是说笑了,难道陛下认为,小王会不知,靖王殿下和陛下是何等的交情,陛下可以不相信其他人,但是也绝不会轻易怀疑靖王。既然陛下对陈义兴深信不疑,那么……陛下口口声声,说小王费尽心机,便是要对陈义兴栽赃陷害,可陛下对陈义兴历来信赖有加,那么本王这样做,岂不是白费了功夫,难道在陛下的心里,臣……便是这样的愚蠢吗?”

“没……没有的事……”吴孟如吓得战战兢兢,忙道:“臣冤枉的,冤枉啊,臣……臣没有都没有做。”

“陛下还拿什么来抵挡,陛下又凭什么,敢自以为自己是胜利者,老夫这一辈子,遇到了许许多多的敌人,可无论是任何时候,无论老夫在对敌人的谋划中,产生了多大的疏漏,可最终,胜利者却一直都是老夫,诚如当初的太皇太后一般,老夫铸就的大错,方才制造了这么一个怪物,可现在那太皇太后呢?哈哈,现在她不是已死了吗?”

事实上,现在整个殿堂里,俱都鸦雀无声。

陈凯之冷冷的盯着汝南王:“杨卿家,你说是不是?”

汝南王面上,自是看不到表情。

所有人的目光,在下一刻,又聚焦在了这个面目几乎已经损毁,平时却无人关注的老人身上。

“……”

也就是说,只要这数百斤的炸药,若是当真能在乾宁宫发挥作用,那么……陈凯之非死不可!

“我大陈五百年来,历代天子,许了多少恩泽,现在国家有难处了,也并非是不教你们颠沛流离,更不是要破你们的家,要的……无非只是改善一丁点百姓的家境,也只不过……是让无立锥之地的流民,有那么一丝丝的出路,这……过份吗?又有什么过错?因此,新政伊始,许多流民,许多不甘忍受高租的佃农,便忍不住想背井离乡,想要寻个出入,便去了济北,只求有口饭吃,有件衣穿,可即便如此,乡间的佃农,少了吗?实话说,没有少,土地也足够租种了,只不过,却因为从前人满为患,现在人口尚好,不能忍受的人,便走了,迫的许多世族,不得不减少一点地租,招徕百姓租种土地,就因为减少了地租,有人就要喊痛了?从前是绫罗绸缎,今日依旧还是绫罗绸缎,从前是锦衣玉食,今日也没有少你们的锦衣玉食,从前是鲜衣怒马,现在还是鲜衣怒马,老夫敢拍着胸脯说,世家大族的子弟,该吃的肉,一两都没有少,吃穿用度,也并不曾见有过缩减,少了这几成的利,何至到现在,这样墙倒众人推的地步?”

陈义兴显得很淡定,其实陈凯之喊了皇叔的时候,几乎喊得就是其他了,在这朝中,郑王、梁王等宗室都在,还有不少的宗室,可能当的起陈凯之如此亲昵的叫一声皇叔的人,也只有靖王殿下。

慕太后沉吟了片刻,看着陈凯之不禁淡淡提醒道:“皇儿,时候很不早了,该上朝了。”

陈凯之朝慕太后行了个礼,随即……自万寿宫离开,快速带着宦官和女官以及侍卫们至正德殿。

陈凯之话音落下,众人默然。

诸葛平沉默了片刻,一字一句的顿道:“臣也反对新政!”

“这么多年来,其实提出新政者,如过江之鲫,可最后成功的人,却是凤毛麟角,盖因为要新政,就要除旧弊,而要除旧弊,就要使原先可以不劳而获之人失去手中的好处,他们之所以能不劳而获,是因为他们有力量,有足以使皇家都忌惮的实力,所以最终,古往今来的新政,要嘛只是流于形式,要嘛,不过是知难而退,能贯彻始终的,实是太少了。陛下既想福泽天下,想要将事做成,便决不可小看了这些阻力,唯有如此,方可大功告成。”

“至于部署,想来你们心里早有数了,老夫也就不多提了,现在……可以开始了!”老人像是笑了,他说罢,已靠在了椅上。这老人将话说完之后,有一种深深的疲惫感,他头微微偏着椅背,却见众人纷纷起身,恭恭敬敬的朝他行了个礼,老人沉默着,不做声,眼眸看向阴暗处,那浑浊的眼眸里,倦意更深。

老人突然笑了:“陈凯之一定想不到,老夫就是杨正吧,他若是知道老夫的身份,一定会大吃一惊,好啦,做好准备,老夫要沐浴更衣。”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