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在线游戏正网:第83章:玉石俱焚

阳光在线游戏正网 作者: 雨中淅淅沥沥彩虹

二皇子夜无恒的眸子猛然的眯起,唇角那丝若有若无的笑也微微的僵滞,一双眸子慢慢的望向白容,带着几分明显的冷意,“你确定我的答案不行?”

她当然没有那么好心,就那么轻易的放过小宝儿,而是想让小宝儿现在当众去找孟千寻跟夜无绝。

只是,孟冰在说起这话时,微微的望了李逸风一眼,毕竟,刚刚小宝儿喊的不仅仅是娘亲,还是爹爹。

所以,他们自然都是魂穿过来的,只不过他跟段红穿越过来后,都还是原本的样子。

从他记事起,每次,母后见到他,都会问他书背的怎么样了,武功练的怎么样了,字画练的怎么样了。

因为,孟千寻担心在这皇室之中,以及将来到了凤阑国后,小宝儿会有危险,所以,才教她这些。

他的话语微顿了一下,再次冷声说道,“难道说,她去你哪儿闹过了?”

“恩?当年驸马去世,她突然发病,太医为她检查过,说她刺激过度,当时,她非要闹着进宫,说要回家,当时朕也没有多想,只是见她可怜,便准她回宫了,而后来,她竟然假装生病,在皇宫中暗结势力,想要让她的儿子做皇上,而每次若是有事情败露,她便突然发疯,蒙混过去,朕当时心心念念的都是找灵儿的事情,所以,便也没有去管她,只是让人看着她,毕竟,她也成不了什么大气候。”

“他们误会了?”孟冰的眸子微闪了一下,声音微微的小了很多了,一双眸子也慢慢的垂下,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对李老夫人,她是从心里的尊敬,不仅仅是因为跟李逸风的关系。

等待永远是最漫长的,新房中,她坐在床前,静静的等着。

他此刻的声音中,也是全然的冰冷,似乎更有着一种不顾一切的绝裂。

“大哥,我们去喝酒。我想喝酒。”李逸风听到李赢的话,似乎松了一口气,然后突然说再次说道。

“那这件事情,就真的不管了?”李老爷子微怔了一下,望向李老夫人时,眸子中仍就带着几分犹豫,“你说,这亲是我们要风儿去提了,而且你事先还去见过冰儿那丫头,说服那丫头要答应风儿的提亲,结果,人娶回来了,这新婚第一眼,风儿就不出现,我心中怎么着都觉的对不起冰儿那丫头。”

这几天,他一直都在做着矛盾的挣扎。

“他说的,很可能就是梦小姐。”虽然李逸风没有再回答,但是秦敏儿还是下了定论,像这种事情,身为女人的她比较的敏感,毕竟细心。

所以,秦敏儿现在只想着躲起来。

“哼,少在我面前贫嘴,也少糊弄我,说吧,到底是怎么回事?”只是,李老爷子仍就是一脸的怀疑,再次冷声问道。

但是,却没有想到,他此刻竟然自己突然的做出了这样的举动,而且还深情款款的说出那样的话来。

“原本,你昨天对我说了那样的一翻话后,我是真的被你感动了,但是没有想到,你今天竟然又对一个女人表过,而且还不承认昨天晚上对我说过的话,对我做过的一切,你这般的欺骗我,你以为,我还会相信你吗?”不跳字。那个男人此刻再提起先前说过的话,而且那声音中更是满满的怒火,越说越是火大。

在这众目睽睽之下,一个大男人,却那么抱着另外一个大男人,说真的,怎么看,怎么怪异。

“花公子,可不带这么冤枉人的,这众目睽睽之下,大家可都看的清清楚楚的,哎,我还真是从来没有见过这么不要脸的男人呢。:”那个男人微微的瞪了花断尘一眼,然后一脸不耻地说道。

“你、、、你给我站住,把话说清楚了。”花断尘此刻可是怒火中烧,而且,他身上的毒刚刚散去,可能还有些没有完全的回过神来,所以,此刻的他,也不像平时的那般冷静了。

书房中,夜无绝的脸上微微的绽开一丝轻笑,他相信,从今天起,花断尘的一切只怕就都毁了,毕竟,今天皇宫发生的一切,都会很快的传开,而且,他自然还要让人更加的去宣传。

“皇上,一个人断然不会伪装十几年,突然的展露出一切了,更何况,以前的公主还只是个小孩子的时候,也不懂的伪装呀。”花断尘此刻明明听的出皇上的意思,明明知道皇上是在维护着孟千寻的,但是,他就不想放弃。

更何况,她的那颗红痔是在中指的根部,只要手微微的弯起,就很难发现。

毕竟,当时北尊大帝跟她到皇浦王朝时,根本就没有带其它的人,就只有他们两人,而后来,知道了真相后,北尊大帝也没有对外说过什么的。

他知道,这个男人今天是做了万全的准备而来的,那么今天,他就是有针对性,有目的而来。

夜无绝听到北尊大帝的话,这次服从命令般的从怀中拿出了刚刚收起了圣旨,并没有打开,就那么折着,然后递到了花断尘的面前。

“打开给他看。”北尊大帝再次冷冷的说道,那声音中明显的多了几分狠绝,冰冷刺骨,让人忍不住胆颤心惊。

“快写,否则、、、”花断尘一脸的阴狠,扣着孟千寻的脖子的手再次的猛然的用力,是真的用力,顿时,便看到孟千寻的脸,瞬间的涨红,圣旨有些发紫。

“皇上,皇上,你怎么了?”李灵儿吓的惊呼,连连弯下身,为北尊大帝顺着气,一边更是惊慌的喊道,“快,快去请太医,不,快去请李逸风来。”

皇上的身体还算正常呀,病情也并没有加重呀,最多就是情绪微微激动了些,引起了一些气息不调,其它的,并没有任何的异样。

花断尘说到最后,声音里微微的多了几分冷笑,那股阴狠带着那种让人毛骨悚然的冷笑,听起来,十分的恐怖。

现在,父亲这么的逼他,他也只有求大哥了。

听说,有很多的人嫁到了夫家,都要气婆婆的欺负,受婆婆的气,但是,李老夫人,不但从来没有给她气受,平时更是连个冷脸色都没有给她过。

那一次,他跟她的确很成功,成功的杀死了那里所有的人,其实若是他最后不是犹豫,不是不忍的话,她跟他早就把孟千寻直接的杀了。

花断尘听到她的话,身体猛然的僵滞,一双眸子也猛然的圆睁,难过置信的望着她。

想了想,他的脚步微迈,迈到了段红的面前,沉声道,“好,我抱你。”

而且,因为全身的肌肤都受了伤,部分的肌肉也受损。

“以前,我抱的更紧,也没有见你说透不气来,那时候,你可是性急的很呢。”段红的眸子也微闪了一下,突然说道,那话语中带着太多的暧昧,只是此刻,陪着她那难听的公鸭嗓子,实在是让人无法忍受。

花断尘仍就沉默不语,只是更加的加快了速度。

而李逸风那边。

他是何等精明之人,那双眼睛,更是经过了千锤百炼的,那怕是有一点的细微的神情变化,都不会逃过他的眼睛。

难道说,他已经知道了,知道了,他喜欢公主的事情?

要不然,以他的狡猾,以他反应的速度,断然不会有这么大的反应的。

“你倒是说话呀,你打算什么时候娶人家过门呀?”李老爷子见他一直沉默不语,脸上似乎多了几分凝重。

夜无绝的脚步微顿了一下,然后没有直接的从书房的正门离开,而是饶到了窗口,又跟来时一样,从窗口跃了出去,只见他的身子一闪,一下子便没有了影子,不知道去了哪儿。

此刻,他的周围都是花,他这么突然的跪下去,大半的身子便完全的淹没在了花海中,只露出了肩膀以上。

花公了也是一个男人,不太可能会送一个男人花吧、

说真的,他跟她从一起学武,到后来回到了北尊王朝,相识也近十年了。

“恩,好,皇兄,我跟千寻先回去了,你要好好的休息呀。”孟冰的眸子快速的转向北尊大帝,略带担心的交待着。

至少其它的阴谋,比起那种兄弟之间的争斗可是简单的多了。

她甚至把规矩都定好了。

但是,她此话一出,却是让人彻底的惊住,这公主今天才上任,昨天竟然就让人去了明城?

“太轻了。”孟千寻的手微微的点了一下椅子,脸色微沉,难道那些官员们敢那么大胆的贪污,这关于贪污的惩罚实在是太轻了。

孟千寻暗暗思索着,要如何的跟他解释,才能够化解掉他此刻的怒气,说真的,这件事情太过突然,刚开始她又以为那花有可能会是他送的,还让侍卫去取来了字条,所以,此刻,似乎有些麻烦了。

“夜无绝,这件事情,听起来可能会有些荒谬,你会相信我吗?”不跳字。孟千寻想到她穿越的事情,微微有些担心,不知道夜无绝会不会相信这件事情,毕竟这件事情的确是太过荒谬了。

她说话间,一双眸子直直地望着夜无绝,观看着他的反应。

所以,公事的方面,她还是会跟他谈。

而且,他了解她的脾气,清楚她的个性,他知道,他做了那样的事情,她只怕这一辈子都永远不可能会原谅他了。

这古代的女人没有那样的气魄,那么便只有一种可能了,那时候她的脑海中想到她。

进了书房,他看到她的那刻,心情是无法形容的,说不出的惊,说不出的喜,更有着连他自己都无法形容的复杂。

不,她以前的时候,的确对他说过慌,因为,那时候,她的身份不能暴露,所以,她每次要去执行任务时,都不得不编一些理由出来。

骗他,她有必要骗他吗?而且还用夜无绝骗他?

更是为了防止外面的大臣跟宫中的太监想勾结。

只有知道了皇上的心思,才能够接着皇上的意思去做,才不会出错。

“各位大臣可有什么事情启奏?”孟千寻的眸子一一扫过众人,唇角微动,一字一字慢慢地说道,声音仍就不高,但是却有着让人无法忽略的威严,相对于昨天她刚出现的沉默,今天的她一开始就是冷冽,霸气。

但是大将军是何等骄傲之人,更何况他握在兵权,这么多年来,可一直都是狂妄惯了的,何时受过这样的气。

李逸风听到孟冰的话,脸色微沉,虽然他心中也明白,孟冰说的很对,所以既然自己已经决定了放心,就不应该再去奢望什么,更何况这种时候,他更不能去给她添乱了。

李逸风微愣,一双眸子慢慢的圆睁,错愕的望了孟千寻一眼,又转了宝儿,有些惊颤颤地说道,“这,这是你的女儿?”

“不会。”李逸风微微的呼了一口气,然后慢慢的吐出了两个字,虽然声音很轻,但是这一刻却是十分的坚定的。

他当初既然选择放手,现在就更加的不会去强行的抢她。

“恩。”李逸风微微点头,脸上也多了几分严肃,快速的走到了床前,为北尊大帝开始检查起来。

“皇上,你还是快点回去休息吧。”雪太医更是一脸的担心,不断的催促着。

可能是因为咳的时间太久了,他也有些受不住了,呼吸也微微的变的有些急促,当孟千寻扶着他要他回去休息时,他这一次没有拒绝,而是任由着孟千寻扶着他下了大殿。

“扶朕去书房吧。”走了几步后,他突然停下了步子,低声说道,声音中隐着几分沉重。

而现在,北尊大帝的情形看起来,显然十分的严重。

或者李逸风会有办法。

孟冰拿过一张纸,快速的写下了什么,“这是以前李逸风的住址,希望现在没有搬家。”

夜无绝已经来到了皇宫了,而且,他竟然已经跟宝儿相认了?“恩,皇上这是多年的旧疾了,因为这些年,皇上一直牵挂着皇后,一直都在寻找着皇上,没有注意自己的身体,所以,落下了严重的旧疾。”太医微微的呼了一口气,然后一脸的凝重,十分严肃地说道,声音中带着几分明显的担心。

孟千寻微怔,旧疾?太医说的这个理由听起来倒是合情合理,毕竟这么多年,北尊大帝也是一直都在寻找着娘亲,也是吃了很多的苦,身体上的苦倒是次要的,关键还是心理上的折磨。

“雪太医,皇上的病很严重吗?”不跳字。站在最前面的丞相大人忍不住问道,声音中也带着几分凝重。

“父皇,我想请父皇取消了关于招亲的事情。”虽然有些担心,但是孟千寻却不想这么放弃这样的机会,只不过,她此刻的语气明显的缓和了很多,而且说出的话,也明显的委婉了很多。

孟千寻再次的怔住,他既然都已经下了取消招亲的圣旨了,那么肯定就不是骗她的,肯定是认真的,心中不由的多了几分自责,看来,真的是她误会他了。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