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在线游戏正网:第71章:明目张胆

阳光在线游戏正网 作者: 雨中淅淅沥沥彩虹

等等!

刚有姑娘泛起花痴,立马就有还算清醒着的同事用力从边上拉了一把,“小心说话,也不看看今天是什么样的场合,人曲总现在可是咱们‘玉奇’的大老板,要是把人得罪了,第一个就开了你。”

曲母抬眸望了一下,本来刚才还在生气孙子被人无缘无故给打了,要不是那裴淼心什么事不好干,非得这么多年后才给她弄个孩子出来,刚才也不会害得他们好好的家庭就这样闹了一场。

曲耀阳倾身,捧着小家伙的脑袋,这才颤抖着在她的额头亲吻了一下,下巴抵着她的脑袋。

他惶惶不可终日,只是为了再寻找一个机会,重新弥补这些年对她的所有亏欠!

隔壁的撞床撞墙上,男人与女人混杂的轻吟不时穿透墙壁进驻他的耳膜,鼓吹着他的神经。她的里面太过美好,温暖、紧迫,重重压着他每一根神经。

实在受不了地再往前进了几分,他看着她被自己抵在墙上,自自然然顺着墙沿向上浮了一道弧度。

木质栏杆的外面,一个楼梯的距离,似乎是阿坤哥的声音,及时叫住了正准备上楼的沈俊豪。

裴淼心的眼角倏然一跳,还是继续保持平静,“所以……所以我不再爱你了,耀阳……我好累,我也笨,原来有些道理要真的经历过了我才会明白,不是我跑得不够快,也不是我追得不够努力,而是你……根本就不需要我追上你……”

他随意拿起那本杂志看了看,内页上极大一张照片,展示着梁冠东此次在拍卖展上成功竞得的一枚粉钻。那枚粉钻价值连城,且举世无双,且梁冠东的二太太傅雪贻的生日就在端午前后。于是杂志记者果断猜测,这枚价值连城的粉钻究竟会被哪位设计师拿下,制作成珠宝首饰以后送到二太太的手上。

“也不是很忙,曦媛刚刚帮我招聘了一名新的高级设计师,我还没有机会去看看,因为暂时的工作重心我都会放在‘玉奇’这边,两家公司刚刚合并经营管理,最是人心动荡不安的时候,所以我想先好好处理这边的事情。”

三年的婚姻生活磨灭了自己,也磨灭了她对生活的喜悦和冲动——那样的日子她已经再不想要回去了,所以,往后的日子她得靠自己,尤其是事业上的事,她必须自己经营好自己的事业和生活,才能让他觉得她不是没了他就什么都不是。

他还记得她半夜总会起身喝水?

芽芽在爷爷的床边又唱歌又跳舞,爷爷自从大前天醒过来以后,便一直被小家伙逗得开心不已。

“这几天蒋总在问你跟曲总之间的事情,你们之间的那些互动,抬手还有眼神交流什么的,尤其是那天发生在走婚桥上的事情,他居然坚持到最后一秒钟,真的将你背过了整条桥,是人都能看出你们两个有问题,只是蒋总他不直说而已。”

“我站不站在这里似乎同你没有多大关系吧!”

曲耀阳的脸一沉,作势就要打人。

易琛大步迈进电梯,没过几秒又冲了出来,去屋檐下拽了她往电梯里拖拽。

他摇头叹了叹气,等电梯门开了才继续向前,用密码按开了面前的公寓。

聂皖瑜的言下之意,曲耀阳纵是个傻瓜也听明白了。

……

“嘿!你这人怎么回事……都愣着干嘛,怎么能随便让人闯进来啊!”

可是电话这头的裴淼心,却终于找到方法,让曲市长同意她跟曲耀阳离婚了。

男人有时候需要女人,女人也会为了男人颤抖。

他用力吻她,她便试探着更用力地回吻过去。

就算他不找,他也犯不着去找这裴淼心。

易琛不解,“什么纸条,什么短信?我根本从来就没看到过。”

他脱下了身上的衬衫,那从腰腹一直盘亘到他尾骨以下的疮疤却看得裴淼心一怔。

他晃了晃手里的酒杯,“先闻闻是不是好东西。”

“起初我以为你答应离婚,是你真的已经长大,学会放下,也知道什么叫真的爱一个人!可是刚才前台给我打电话,说有两个女孩在这闹事,本来我还并不相信,过来了也没想到会是你!一个人居然会无聊幼稚到这种境地,你还想解释些什么?裴淼心,你真是让我刮目相看啊!”

“从前的你也像她这么无畏无惧,爱一个人就是爱一个人了,没有那么多犹豫。”

爷爷出声唤了一下,“婉婉,别这样说你三哥。子恒,你妹妹说的也不全错,不管是你爸还是你妈,他们的教育方式都有很大的问题,你不能成天就这么玩着,多学学你大哥跟二哥,不然真成了败家子,你说你对不对得起曲家的咧嘴列宗?”

曲婉婉努了嘴,继续低头吃自己面前的东西。眼角余光里,正好看到裴淼心坐在餐桌前剥粽子的时候,小手被刚刚蒸腾的热气烫得不轻,纠缠了几下也没有将粽叶剥开。

她喉头有些哽咽,“不吃了,我刚才好饱,已经吃不下去。”

裴淼心气急,“你是不是一会半会不跟我吵架你心里就难受?!你以为你是谁!”

收拾完行李又收拾屋子,挂断了ailsa的电话,再去看曲耀阳当年送给她的这套房子,漂亮的大平层,号称空中别墅,客厅的阳台望出去就是a市著名的海,无论采光还是交通或是生活配套都是最好的,就像她曾经的他一样,是只消看一眼,你就会全心全意地爱上。

裴淼心没敢去看他的眼睛,“你有你的家庭,我有我的,我们早就是互不相干的两个人。”

等了半天久久没人回应,裴淼心推了推曲臣羽的胳膊,说自己在房间里寐着的时候,好像是有听到走廊上有人说话的声音。

“谢谢,但愿你不是诓我。”

这电梯是直达底下停车库的,他正是独自拿了钥匙去取车,那小姑娘跟几个朋友悄悄告了别后突然跟上前来,又在他身后唤了一声。

爷爷自是认得a市这有名的厉家,见着厉夫人同他打完招呼以后又同曲市长与曲母分别握了手后才道:“我知道,我知道,那时候护士同我说过,说你跟长弓一块过来的,可惜我睡着了没见着,有心啊!”

厉夫人赶忙拉了拉此刻正挽着她手臂的年轻人,“老司令,这是我儿子,冥皓,今年刚刚从大学毕业,前段他外公和几位老参谋长一块过来的时候,都是他代我们老厉做的接待。”

曲臣羽这时候从楼上下来,大抵是听到汽车引擎的声音,所以已经快步过来将客厅的门拉开。

曲耀阳抬手拂过夏芷柔颊畔的碎发,眼神里全都是如水的温柔,“那你怎么流了这么多汗,芷柔?你的额头上好多汗,怀孕让你身体不适了?”

他还记得初认识她的那一年,她还是他的学妹,如果不是年婷的无意介绍,他也不会认得她这个人。

她深吸了一口气闭上眼睛。

桂姐见他的气色不佳,过来推了他到门外,说:“这话我也不知道当说不当说,可是刚才那会儿是夫人给二少奶奶打的电话,小小姐在旁边看着她妈晕倒,可把孩子给吓得。当年老夫人还在世的时候就说过这话,以后不管你同谁结婚都尽量离那个家远一些,那一位没有容人的量。”

裴母嗔她,苏晓和几个姐妹就在卧房里继续逗她,说她新嫁娘还这么不害臊,尽瞎笑。一众人热热闹闹的,直到客厅的门铃被人按得大响。

裴淼心着急起身准备下楼开门,却叫苏晓一拉,说:“你跑什么?这事儿还挨不着你什么,搁这坐着。”又对其余姐妹一喝,“同志们,上!咱曲二少早就富得流油了,就算榨不出什么钱来,酒庄跟餐馆也得榨他几个!”

她说:“那你过来!沙发上给你留了枕头被子,楼上的房间里也有你以前留下来的衣服,我一件都没有丢,明早我们一起出发,就从我这里走。”

夏母抚了抚女儿的手背,“所以妈妈一直都说,芷柔你从小都最聪明最懂事,不然咱们家也不会得来现在的好日子,所以你要珍惜,明白吗?不管耀阳他在外面怎么嚣张都好,只要他还愿意回到这个家里,你就还是‘宏科’的总裁夫人,这一点比什么都重要,你明白吗?”

“你还说!”曲耀阳扬手就是一拳,直接将陆离打摔在客厅的地毯上。

而她现在所要害怕和担心的,只是经过昨晚跟今天早晨那些纠缠以后,她会不会怀孕……

“子恒现在的情况怎么样?”

“我、我怎么会知道,你也知道你弟弟一向喜欢在外面玩耍,也不着家,他在外面干什么我怎么会知道?”

两个人开车到附近一间24小时经营的便利店门口,她为他买了速食的三明治和几只关东煮,“我看过了,店里几乎没有什么东西,只剩下这些,你先将就垫垫,等回家我再给你做吃的去。”

“是么,我从前是那个样子的?”

她转头,是嘴里叼着根香烟、脸上戴着个大墨镜的乔榛朗,正站在车边弯着跟身子伸手到方向盘前按亮了车灯。

此刻,吴曦媛的手机正好响了,几声过后她接起来,张嘴就说了几句日语,且十分的流畅。

他一看着就惊了,从前刚认识她的时候对她了解不深,只当是经常在一起玩闹的朋友偶然间介绍给他认识的一漂亮妞。

小姑娘的闯入,让本来热情拥吻着的两个人之间尴尬得不行。

聂皖瑜仓皇回头,正好看到同样一脸惊愕望着她的厉冥皓正睁大了眼睛望住自己。

聂母赶忙凑到跟前,着急看着女儿,“皖瑜,皖瑜你好些了没有?你可把妈妈吓死了啊!”

他收紧成拳,狠狠垂在自己身侧,挣扎了好久之后才道:“不管你信与不信,事情并不是你想的那样。”

“行,关于孩子的问题我们仍然有空间跟余地坐下来慢慢谈,暂且并不急于一时。”

听到他这么说,抱着小家伙的裴淼心才有些松了口气的感觉,当仍是十分警惕地望着曲耀阳的方向。

见裴淼心点头答应了,曲耀阳这才沉了沉声道:“那今天,女儿我先带回去。”

不想看见她伤心或是难过,于是只有远远躲着观察,一天又一天,独自徘徊在曼哈顿的街头。

“嗯?”曲婉婉低头,索性在她跟前蹲了下来,“怎么了,芽芽?”

小家伙皱了眉,“可是我麻麻没有我她会怕怕,芽芽也会怕怕。”裴淼心点头,“好。”

他已经爆炸的小宇宙还没有收回,听着她面软软说出来的话也没有回应。

护士小姐火上浇油,整间病房瞬间充满了灵异的气氛。

“没听懂我在说什么吗?我问你,刚才那一切是怎么回事?我不是让你等我回来吗,可你该死的生病也不让人消停是不是?!”

之后的某个月,有人更是在马尔代夫的huvafenfushiresort里看见,身姿颀长诱人、只穿着条深色沙滩裤的曲耀阳曲总裁,正拿着份报纸坐在休息椅上等人。而当那位穿着惹火比基尼的漂亮女子出现在他跟前时,他横眉一怒,也不知道从哪里扯来一块浴巾将其一裹,便大声则令其上楼换衣服。

车子刚刚停稳,也不等司机下来打开车门,那陈妈已经三步并作两步过来拉开车门就要抱芽芽下去。

“来了。”曲市长拿着紫砂的水杯从餐厅方向过来,同门口的两个人点了点头。

“算了吧!”裴淼心伸手来拉了拉他,“我若不是自己身体不好,那么容易就被她几句话气出毛病,其实也怪不着她。我还记得当年我第一次看到曲夫人的时候,她还不像现在这样剑拔弩张。只是可惜,一个女人如果真的伤了心了,才会变成现在这样吧!”

裴淼心不解,“什么球球?”

晚饭开始之前,曲家陆陆续续有人回来,除了曲子恒回来打一趟、见过聂皖瑜就闪人,真正的主角曲耀阳却是到最后才进家门。一进来,就被曲母给抓住责备了半天,说:“你好好的把人家一个人丢在家里,去了这半天才回来,到底干什么去了?”婚礼盛大举行,全城几乎称得上一线的媒体几乎都来了,或拍照或录影,直将这场堪称旷世的婚礼报道得人尽皆知。

“总之我不管,离婚协议书我已经拿到,你想要赡养费就必须听我的话办事!”他态度强硬。

她拿着筷子又指了指旁边的菜,说这个是无毒害的绿色蔬菜,那个是她走了很远的路到另外一条街上的超市买回来的新鲜菜,总之这桌子上的每一样东西,包括曾经她做给他吃的每一道小菜,全部全部都是用了心的。曲臣羽抓着裴淼心的手紧了紧,转头看她的时候微笑,“我知道。”

他中毒了,大脑里发出这样一个强烈的信号,越是克制着不要去想,却根本没有办法阻止自己脑海里的一切。

洛佳是在酒店的商场里逛街时,偶然撞见被人围观成一团的场面,和怔怔站在扶梯上瞪大了眼睛望着眼前一切的裴淼心。她直觉发生了什么不太妙的事情,慌忙唤了一声裴淼心的名字才像是将她从久远的梦中叫醒。

这时候曲母已经不快到了极致,好不容易安抚好聂家的情绪便迅速回身,用力拉扯了裴淼心一把道:“裴淼心!你说你怎么回事?你做人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我们家跟你有仇是不是,都到这节骨眼上了你还想着法儿来害我们,你就是故意想要看到我们一家人不安宁是不是?”

他含糊着声音,她在一声声轻叫中茫然而无措地颤抖,突然向前一顶……

她皱眉站在那里,夏母过去扯了一下她的手臂,“干什么摆一张苦瓜脸站在这里?我可跟你说啊!不管你跟耀阳有没有办那手续,这商厦里头但凡是个人我可都跟他们说你就是曲家的大少奶奶,你就算心里头再不高兴,也得给我把这场面撑起来,听见没有?!”

裴淼心一怔,转头的时候脸对着脸,这距离挨得太近,呼吸着对方的呼吸。

场中周围全是簇拥着与她说话的人,她就站在那里,随意挽起脑后的卷发,与周围的人谈天说地,好不开心。

“你给我够了!”夏芷柔大喝一声,心绪都跟着乱了起来,连忙伸长了手指着他的鼻子,“我劝你不要白日做梦了,我跟你永远都是不可能的!我是曲家的大少奶奶,曲市长家的儿媳妇,‘宏科’的总裁夫人!你以为你是谁啊?你还真把自己当成什么了啊!你要我跟着你那算是怎么回事儿?我求你不要再害我了!”

总算是把两个人的关系又重新拉回正轨,裴淼心从沙发上起身,绕到厨房的时候,将早就冰冻在冰箱里的芒果布丁拿出来说:“熙媛跟拓已君做了好多芒果布丁,可刚才大家谁都不吃,还剩下这么多,怎么办?”

“他们那边也先缓缓好吗?虽然臣羽不是你妈妈亲生的,可在外界看来,他到底是你们曲家的孩子。这个时候如果再传出我们的事,不管对我们还是对他们的打击都很大,还有爷爷、婉婉跟子恒,他们也未必能够接受得了我们现在的关系,所以可不可以,都缓缓?”

曲耀阳吐血的冲动都有了,眼前这种情况,到底谁能来救救他?他又该拿这个脑袋不开化的小女人怎么办啊?

耍无赖就耍无赖吧!反正他今晚是不想走了。

“你现在跟她直接对话可能不大方便,对方想要先收到你的书面道歉函,确定你有承认和悔过的心后,才会给你一个机会让你公开道歉后庭外和解。”

“我没你想得那么悲观,洛佳,你为我好,我谢谢你,可我也有我的立场我的坚持,即使是在我人生最糟糕的时候,我也坚持着没有向命运妥协,而现在我则更不会。要我辞职可以,但是道歉绝不可能!”

“用不着!”

他微笑起来,“没有,我其实挺喜欢听你说话的。”

他也在心中斥责了自己的别扭,刚才打电话给她的时候以为她忘记了两个人要一起吃午餐的约定,顿时委屈跟无名火起,所以才会挂断了她的电话。

可是现在他与裴淼心之间的距离……是他怎么理都里不清楚的距离。

他并不马上将她戳穿,只是继续勾着好看的唇角,“嗯,那后来那胃药,你找到了么?”

他顺势弯腰将她打横抱起,一点余地都不留,直接转进卧室将她压进床铺里。

严雨西弯了唇,吸一口手上的女士薄荷香烟,“你要是想做我们这行,我到是可以介绍些业务给你,毕竟家道中落也是一个卖点,多少有钱人就好这个玩意。”

裴淼心又气又叫,可曲耀阳扣住她后脑勺的动作,双眼凝视她的模样,却好像整个世界都是静止的一般,他的眼里只有她一个。

“还没明白吗,我的傻姑娘?”沈母挑了挑眉,又去看她床头柜的第一个抽屉。

夏芷柔抬起小手揩过自己的面颊,顺着母亲的视线一块凝向床头柜的第一个抽屉。

那个抽屉里,放着他平常惯用的保险套。

她一惊睁大了眼睛,“你……”

“嘘!”沈母举了根手指到唇前示意她噤声,“总之你记住妈妈的话了,不管这个孩子生不生得下来,你都要记住妈妈的话,现在再怎么痛都好,一定得让它,体现它的价值出来。”

她在他手中的身影开始模糊,隐隐的,突然就消失不见了。

“你甭叫!总之耀阳他爸现在的身子不好,还在家里休息。我在教育局的事情也多,反正你没什么事情,正好搬回去帮忙照顾你爸去。”

……

所以第一次听说曲家有个白手起家又偶尔到大学里去当客座讲师的儿子,她才会多么兴起地跑到学校里去找他,见他——见见这个她在这个圈子里极少见到的异类男子。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