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在线游戏正网:第70章:伶牙俐齿

阳光在线游戏正网 作者: 雨中淅淅沥沥彩虹

在半空中,他手中之剑陡然巨大化,变得足有数十米长,直接将耕四郎的剑光给挡开!

暖暖入梦:真是的……事情搞成这样又不是我想的!

苏沐风感觉自己的心脏都在这一声轻呼中停止了跳动,他手一动,一把将夏以沫带进了自己的怀里,狠狠的环住胳膊,他闭上了眼睛,脸颊蹭着夏以沫的发丝,她身上的凉意瞬间传入了他的心里,冰冷了他的血液。

龙尧宸没有说话,只是将头倚靠到了小麦的肩膀,薄唇轻扬了下,淡淡的问道:“小麦,你多久没有给我巴扎过了?”

龙尧宸蹙了眉,一双深谙的墨瞳看着小麦。

凌云似懂非懂的点着头,然后问道:“副总统,回去吗?”

“干什么?”夏洛依旧浅笑,表情出来戏谑的玩味便什么都没有了,“学生证要看吗?”

“对不起……”小警员一副例行公事的说道,“你认识车祸的车主是吗?”

铃声不停的响着,两个人还在对峙,但是,打电话的人仿佛有着锲而不舍的精神,在电话自动挂断后,再一次打来……夏以沫猛然回神,她拿起电话,见是苏沐风打来的,看了眼龙尧宸后,接起电话:“阿风……啊!”

“砰”的一声,门被阖上,苏浩有些无力的坐在沙发上,忍了忍,还是没有忍住的拨出了龙尧宸的电话,“宸少!”

“是……”夏以沫刚刚开口,突然,眸光滑过车窗外路上一个奔跑的人,她猛然瞪大了眼睛,迫切的喊道:“停车!”

“我……”颜若晞垂了眸,“对不起,我不想你担心的……”

龙尧宸眸光闪过一丝受伤,此刻的他已然清醒,在转身往门口走去的时候,眸底滑过自嘲的受伤,他竟然沦落到要用强的吗?

“我……不是这样的!”夏以沫急急的说道。

不管是醒来还是昏迷中,他的脑子里都是夏以沫的身影,她的茫然、她的笑容、她的恼怒、她的哭泣……每一样,都充斥着他的神经,让他无所遁形。

“那我在emp等你。”

微微皱眉,莫忻然心里猛然间有着什么东西不舒服的滑过,想也没有想的她就下了车,朝着那个男人走去,“不好意思……”她见男人微微蹙眉疑惑的看着她,手不安的比划了下,“我想问下,小……付兰芝在吗?”

“兰姐今天没有来。”男人耸了下肩,疑惑的问道,“你是谁?”他仿佛有些不解,喃了句,“兰姐好像齐亚岛也没有什么朋友亲人之类的。”

旁边的人摇摇头,耸肩说道:“谁知道呢?”

“莫小姐,”秘书看了眼落下百叶窗的办公室,“总裁正在开一个很重要的会议……你,能不能先等一下?”

莫忻然见冷冽不说话,只是看着她,她闭了下眼睛将眼底狂狷的焦急微微缓解了下,再睁开,她凝眸问道:“你帮我找她?”

感觉到龙天霖身上散发出来的危险气息,夏以沫本能危险意识的微微向后让了让,正好躲过了龙天霖指腹将要触碰她唇的手,她紧抿着唇看着龙天霖,不知道刚刚还好像嬉闹耍赖皮的人,为什么突然间身上散发出那样奇怪的气息。

看到她这样,龙尧宸不但没有开心,反而更加的怒火中烧,方才她和天霖一起的随意呢,每次面对他的时候,就这样一幅怯懦的样子,干什么,他会吃了她吗?

夏以沫的眼睛变的猩红起来,她死咬着牙,粗重的喘息着,胸口因为愤怒而一起一伏的,她努力的想要平静,可是,却怎么也平静不了。

夏以沫暗咬银牙,她死死的盯着龙尧宸,不明白他为什么和她过不去,明明说放过她,这不过才两三天,又把她弄回来……他到底想要干什么?

乔治一听,顿时坐了起来,气恼的说道:“你都已经答应了那几家,突然说不去了……你不是又要让我挨骂?”

他的沉戾夏以沫完全没有知觉,冰冷的水的触感让她浑身瑟瑟发抖,身上的伤口沾染了水,早已经痛的麻木,或许,她还能更痛一些,在这个男人的身边,也许,这样的痛根本不算什么。

夏以沫的话虽然因为虚弱而小的在“哗哗”的水声下几乎听不到,可是,龙尧宸却一个字都没有漏听,他大手紧紧的攥着花洒,因为用了力,骨节传来错位的声音。

不,她连见不得光的女人都算不上,她只不过是用来还钱的玩物。

龙尧宸和顾浩然同时落地,一人手里拿着经过改装的大口径手枪,一人手里拿着突击步枪,那一边,夏以沫已经在抱着劫匪甲的fnc步枪,枪口对准了劫匪甲。

吞咽了下,夏以沫发间溢出一滴汗顺着脸颊一侧缓缓流下,空间凝固的让她都能切切实实的感受到那滴汗的速度,她目不斜视,其实,从头到尾,她都没有心思分看去看看进来的两个人,但是,莫名的,她的心里渐渐的开始恢复平静。

顾浩然暗暗蹙眉,无声作战,这些是各国军事研究领域上最保密的作战方式,达到这样要求的,可以说,成功率很低……龙尧宸到底是什么人?!

一切变得已经失去了军方和警方的控制,顾浩然暗暗咬牙,眸光瞥了眼龙尧宸,“宸少,我希望你明白你在做什么!”

乐乐猛然站了起来,“妈咪——”

龙尧宸淡漠的坐在那里,闪光灯就算灼了眼睛,他依旧淡漠如斯,剑眉斜挑了个冷厉的弧度,一双如猎鹰般的墨瞳犀利的横扫了一圈后,顿时,那些本来兴奋的忘记了某些的人一下子犹如寒冰从脸上尖锐的滑过,一个个顿时忘记了动作,随后,一股浓重的迫力就好似要将人的心弦压断一般的忘记了呼吸。

“州长……”李逸暗暗咧嘴,他刚刚确定了夏以沫的行踪,网上就暴露了那样的事情,州长还来不及处理,这龙尧宸竟然这样就开了记者会,他那样的身份,谁敢再有议论,那等于死路一条,甚至,他这样一来,完全的宣告了所有权。

“但是,真的好man啊……天啊,要是这样的男人为了争夺我,我勒个去了……我死都甘愿!”

夏以沫转头看着龙天霖,抿了抿唇,说道:“你过来就是为了这个事情?!”

化妆师满意的看着夏以沫,啧啧的说道:“底子好,怎么装扮都好看……”他看向苏沐风和乐乐,“你们看看,是不是很美?!”

“去吧!”苏沐风轻柔的声音传来,透着无悔的支持。

**

夏以沫看着龙尧宸傲慢的样子,顿时气呼呼的瞪大了眼睛,手叉着腰,一副女王的样子,仿佛如果龙尧宸不动弹,就和他没完一样。

看着龙潇澈脸上的凝重,凌微笑担忧的问道:“小宸会不会有危险?”

莫忻然瞪着一双眼睛,像是小豹子一样。

“不是说有事找我吗?”龙天霖看着他窘迫的样子,悠悠的开口。

话落,夏以沫气愤的转身,大步往酒店里面走去,独留下龙天霖深邃的眸光紧紧的胶着她,直到消失,都没有拉回。

“顾浩然,我没有事情就不能找你吗?”电话里,传来曾月冷冷的声音,透着嘲讽,“是不是全世界,除了夏以沫,别人没有事都不能找你?”

想着,他脚步却已经抬起,向外面走去……

但,齐亚岛不同,这里表面看上前一片祥和,可是,暗地里,却是个极为乱的地方,在这里,只要你有钱,人口买卖都是常事……

可是,当龙尧宸看到公园修葺的公告牌时,那张如刀削的菱角分明的俊颜上已经沉郁一片。

“李秘书是被火撩了屁股了吗?”

“夏小姐妄图什么,那你呢?”兰姨对于女儿的心思怎么会不了解,可是,每次警告她,她却还是没有记性,“宸少对什么人看重,或者谁是他的玩物都不关我们这些佣人的事情,宸少供你吃供你住、又供你上学……你才要看清自己,不要连累了我和你爸爸!”

夏以沫被向晚脸上的笑容感染,刚刚阴郁的心情仿佛也驱散了不少,“我叫夏以沫……”

“妈咪没事……只是有点儿发炎。”夏以沫再一次解释。

明明应该不开心,明明应该抗拒的,可是,为什么……此刻的她却对眼前的一幕贪婪而奢望的希望停顿在此刻?

突然,一道傲娇透着英气而干净的声音传来,不大不小,正好能让夏以沫和龙尧宸听见。

“可是,我有好多都很迫切……”乐乐嘟着嘴。

夏以沫接过顾浩南递过来的钱,扯了嘴角笑着说道:“明天晚上给你带宵夜过来。”

多瑙河畔,夏以沫和苏沐风牵着乐乐的小手在散步着,从做了苏沐风的助理开始,夏以沫每天的生活都好似离不开了音乐,而和夏以沫生活在一起的苏沐风,在她的身上,他找到了无穷无尽的灵感。

拉回视线,苏沐风看着乖巧的乐乐,贼兮兮的说道:“乐乐,我们去游乐园……怎么样?”

“你要一起去……”龙天霖眸光深了深,看了龙尧宸一眼,“我当然不当电灯泡,正好,t市飞跃那边有些事情我要去处理,我会晚一天过去。”

龙尧宸一直看着颜若晞,一双墨瞳紧紧的凝着那双晶亮而清澈的眼睛,看着那双眼睛,渐渐的,颜若晞的脸变成了夏以沫的,一会儿,又变成了颜若晞的……就这样来来回回,最后,他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在看人,还是仅仅在看那双眼睛。

“是啊,我把我的灵魂卖给了妈咪最爱的甜食。”苏沐风笑着,一脸的轻松,他还是那样,桀骜不驯,不可一世的他,只是,他的灵魂确实不一样了。

夏以沫本能的偏头看去,就见车窗放下,露出小麦的脸……

“以沫,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小麦急忙下车,看着夏以沫憔悴疲惫的样子,微微皱了眉,“上车,我送你回去。”

“爱情不能勉强……”小麦突然变了话题,夏以沫抬头,不解的看着她,“不管以后你和谁在一起,我都祝福你。”

苏沐风手上拿着平板,对面的乐乐最近几天刚刚对一个游戏感了兴趣,二人各自垂眸玩着。

太阳岛花园酒店。

夏以沫沉默,她不知道要如何的去回答,也根本不知道,要怎么回答。

开始,小泡沫回来,她不担心小宸不会弃械投降,她反而担心的是天霖会在小泡沫脆弱的时候趁虚而入!所以,她去确定了,得到了满意的答案,可如今……

“嗯,你的情我记住了……”

夏以沫左脚向前半步,身体微微倾向前,两腿微弯曲做出作势欲跑的姿势,她右手握着枪,左手托着右手的手腕,眸光凝聚的看着前方,浑身散发出让人赞叹的认真。

“乐乐,你怎么来了?”夏以沫问道。

乐乐招了小手,夏以沫蹲下,乐乐搂着她的脖子,在她的脸颊上狠狠的亲了口,“妈咪,加油!你这次过了,我们很快就可以回去见龙爸爸了……”

这里,最为感动的是ling,其余的人只是知道夏以沫的过去,但是,没有人和她一样,是经历了这个女人从懦弱到如今坚强的蜕变,如果同样的事情落到她的身上,她觉得自己都不会有她坚强。

这样的沦陷曾经他以为,他能走出来,却原来,都是自欺欺人。

想要迫切的接手xk,就是为了要找她,可是,当从三年多的地狱森林里犹如野人般的生活走出来的那刻,他却突然迷失了方向,他想要找她,却又害怕找她!

原来,自己也是懦弱的,根本不如自己想象般的强大……他怕,怕看到她已经幸福,怕看到她已经不属于他……

乐乐瞪大了眼睛:你认识我妈咪?

龙尧宸看了眼乐乐发光的眼睛,一时间,动作停滞,那双眼睛晶亮的就好似黑夜里的明灯,让他忍不住的想要抓住……暗暗自嘲,他收回眸光“嗯”了声。

是啊,自己可以解脱,爸爸和妈妈呢?小宇呢?她就算气恼爸爸和妈妈,可是……小宇还那样小……

唔!

龙岛的天空依旧晴朗的没有一片云,龙尧宸和夏以沫的婚礼虽然忙碌,可是,并没有请很多人,观礼的基本都是二人生命中有着意义的人……

“我也想你了……”莫忻然躺在椅子上看着墨空,“龙岛的天空很美……美到我的脑子里这会儿全都是你。”

“小然……”

电梯门缓缓打开,苏沐风本能的就欲跨步进去,可是,刚刚跨出的步子在看到电梯角落里的人的时候,顿时一惊,瞬间一个箭步冲了上前,“沫沫,沫沫?”

冷冽看向莫忻然,雨水下的眼睛已经成了胡桃,“没有……”

“龙馨翎——”龙尧宸咬牙怒道,“你不知道你是什么情况吗?”

夏以沫被两个人架着就出了厂房,她一边挣扎一边哭叫着,“你们放手……快送他去医院啊……我求你们了,我求你们送他去医院……他的手不能废,我求你们了……龙尧宸,你这个混蛋!”

大眼睛倪了眼手里的枪,握了握,小麦利索的别到了后腰,随即又挂档飞快驶去……

夏以沫缓缓抬头看着龙尧宸,仿佛被他的话惊到,又好像因为他的话无法反应。

龙天霖微微耸肩,随意的说道:“不清楚!”

“是!”刑越应声,转身出了病房。

医生暗暗咧嘴吞咽了下,对于龙天霖的目光他也许还能顶住,可是,龙尧宸的目光就和刀子一样,肆意的划着他的后背。

是伤口疼,还是心疼?!

冷冽淡漠的抱着莫忻然就往别墅走去……留下沈麟一个人站在车跟前看着他们的背影,一抹疑惑笼罩上了眸子。

冷冽上了车,待沈麟上来便冷声吩咐,“去庄家。”

冷冽单手抄在裤兜里大步走了进来,一双冷漠的眸子透着迫人心扉的寒意。

·如果有一天感觉自己不再幸福了,那句去旅行吧。让漫漫长路的风景告诉你关于幸福的秘密。

乐乐可不管,依旧兴奋的说着,以打击、夸张为主要目的。

“什么?”夏以沫有些转不过弯。

“我答应小泡沫带她去太阳岛。”龙天霖浅笑的起身上前,示意蓝影将夏以沫的行礼放好,他径自拉着夏以沫到了他旁边的座位,将她轻轻摁下后,细心的给她系好了安全带,然后自己回到座位坐好。

夏以沫皱眉,这件事情她也多少知道一些皮毛的,虽然发生这件事情的时候她还没有出生,可是,这毕竟是一段传奇色彩的事件,就算这么多年过去,偶尔还是会有人说起,何况两年前,这个项目重新开启,当年的新闻自然又被挖了出来。

突然的出现让他几乎以为是见鬼了,但是,很快,他就想到早晨他和沫沫离开的那段时间,微微紧眉,他不知道是龙尧宸来了,还是怎么的,但是,这把小提琴却出现在了他的屋子里。

苏沐风在倒地的那刻被乔治接住,他的手里还紧紧的攥着小提琴,不为保护,只为不甘!

“随你!”龙尧宸没有想到他等了半天的话竟是这个,一抹嘲讽滑过眸底的同时就推门进了书房。

颜展翔是谁?

龙尧宸轻倪了眼刑越,墨瞳微沉的同时,抬步又往前走去,边走,一双犀利的鹰眸就像探测仪一样的扫描着人群,可是,又走出很大一截,还是没有看到夏以沫的身影,而就在此时,他自己都感觉自己找错了方向。

对于wing的慈善演奏会会得到官方的支持他并不意外,毕竟,这样的活动全世界瞩目,何况wing的影响力这么大,有点儿头脑的人,都知道要靠这场演奏会给建设上带动些什么……

夏以沫拉回视线看着苏沐风,想到那天在公园里,他给她一个人拉小提琴的样子,又想到那份纯净了心灵的感觉,一时间,不忍心拒绝。

龙天霖眸光落在前方飞驰而过的车流中,思绪好似拉的很远,幽幽的说道:“也许,是注定的吧?!”

沉浸在悲伤里的夏以沫,此刻完全没有去理解龙天霖的意思,只是,抬了眸,想要去遏制不停溢出的眼泪……

龙天霖不同以往的邪佞,只是安静的坐在那里,静静的听着夏以沫哭,而他此刻,心就好似被她的眼泪揉碎了一般。

“还有两天,你不就可以看到他了?!”龙天霖偏过头疑问。

“他的赌术……很厉害吧?”夏以沫对顾俊青的来历一点儿也没有兴趣。

夏以沫抿唇皱了眉,她微微仰头看着龙尧宸,视线所及,是他刚毅的颚部的线条:“是,我是在担心你,你那样的高高在上,如果被人牵制着,你一定生不如死吧?”眼眶氤氲了一层薄薄的水雾,霓虹下,闪烁着灿烂到迷人心扉的光芒,嘴角噙了嘲讽的笑意,却不知道是在嘲笑自己,还是讽刺龙尧宸,“不过是一顿宵夜的陪伴,我少不了一块肉,不是吗?”

“呜呜……谁,谁是你老婆……”夏以沫就像个受了委屈的孩子,边哭边指控着,此刻在龙尧宸怀抱里,汲取着那熟悉而又充满了安全感的味道,竟是忘记了他们现在诡谲的关系是架在乐乐的身上。

龙尧宸听着夏以沫的抽噎声,竟是薄唇微微扬起,不知道为什么,她在哭着,可是,他却满足着,也许是她刚刚的那番指控,也许是她此刻的娇嗔的指控。

夏以沫又是窘迫又是羞赧,急忙点头,甚至也不等龙尧宸有所举动,她急忙拉着他的手就匆匆离开了……

“没事,他们没有人认识你!”龙尧宸淡漠说道。

龙天霖手里噙着红酒杯,修长的双腿、交叠着,一个胳膊夹在沙发上,听着a市几个颇为有脸面的集团老总极力的推销着自己,希冀能在他手里拿下龙帝国下半年将要在a市投资的一个化妆品生产线的项目。

呵!

凌微笑嘴角含笑,在“恩爱”和“老婆”两个词上说的咬牙切齿的。

“就凭你惹了我老婆不开心……”龙天霖睥睨天下的说道,“这,只是给你一个小小的惩罚!”

他不顾其他人的目光,甚至,有些张狂邪佞的抬起手,指腹随意的滑过夏以沫的脸颊,感受到她的颤抖……那刻,他从未有过的生气。

“沫沫……你是谁的老婆,嗯?”

亲密的话语让冷冷的勾了下唇角,若有似无的,他只是轻倪了眼龙天霖,然后,目光落在夏以沫身上,幽幽的开口:“怎么?这会儿才知道害怕了……”

夜,不管在任何时候的齐亚岛下,都绚烂的让人沉迷在这种外观所营造出来的繁华下,让人只愿意沉沦在自己的糜烂生活,无法走出。

手术室内变的沉默,所有人都盯着夏以沫看着,这里除了何医生,没有人知道刚刚急诊室内发生的情况,但是,每个人却都知道,她有可能就要变成瞎子,一个瞎子照顾一个有可能有着后遗症的孩子……所有的心都为之动容,那不仅仅是对预测的未来的同情,更有的是没有办法形容的悲伤。

顾浩然起身走到落地窗前,看着外面雾霾的天气,他那儒中透着刚毅的脸就和外面的天气一样,阴沉沉的……这次,也许是他唯一的机会了。

*

“……”乐乐愣了愣。

乐乐是昨天被凌微笑带到酒店去吃饭的时候看见龙潇澈的,当看到龙潇澈的时候,乐乐几乎以为是看到了龙尧宸,不过,好在年纪上的差别并没有让他误认,带着疑惑,乐乐却没有问出口,直到凌微笑介绍了龙潇澈的名字,最后,乐乐将所有事情联系到一起,然后又想起凌微笑给他说的那个复杂的关系,最后,才惊觉眼前的人竟然和自己有着这样的关系。

“傻瓜!”龙天霖的声音噙了宠溺,“你只要照顾好自己,不要让我们分心就好,剩下的事情,都有我们!”

到了临时办公楼,车在停下的时候,因为阳光和楼体玻璃折射的原因,一抹亮光在倒车镜上闪了下,对于自小生活在xk的他来说,如果不知道是什么原因,那么,他完全没有资格坐在xk掌事人的位置上。

乐乐沉默了下,随即问道:“是不是因为乐乐有病,龙爸爸和妈咪不喜欢乐乐了?”

龙尧宸嘴角微勾,微不可见的笑却是对秦枫的赞赏,这个男人是一条蛟龙,只有放到更大的海域才能适合他舒展。切断视频后,龙尧宸抽出烟点燃,这几天他抽烟的频率有些高,但是,也只有尼古丁的气息能将他心里翻腾的痛楚稍稍掩盖……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