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在线游戏正网:第63章:以卵击石

阳光在线游戏正网 作者: 雨中淅淅沥沥彩虹

秦浩打量了崔二老爷一眼,慢声道,“崔二老爷,我和八皇子奉皇上之命前来看望崔三公子的病情,如今血毒既然解了,敢问二老爷,崔三公子的血毒是何人解的?如何解的?我们知晓事情始末,也好回去禀告皇上。”

/>

谢芳华知道她是不放心他和秦铮进宫,心里一暖,上前挽住她。

“前几日,朝中新入的官员,其中可有轻歌皇上可录用了”谢芳华问。

皇权天威、朝野贵戚,她老子也算上,无论是谁,说了都不算。

皇帝眉头皱得更紧了,“朕收到临汾镇统兵李猛和启封城统兵张坤的八百里加急,说有人害四皇子,才炸毁了古桥。与你的说法全然不一样。”

------题外话------

她有多少心知,他都尽数体会。

不能相信!

“早先打不开,如今定然打开。”谢芳华伸手晃了晃食指上的玉指环,又抬起秦铮的手,与他的手放在一起,看着两枚套在手指上的玉指环,对秦铮道,“你能坚持半个时辰吗?”

气力反噬,初迟转眼间便被打下了马。

“就凭临汾桥倒塌时,芳华小姐和云澜公子帮了我们一个大忙,照我的话做!”秦钰沉声道。

谢云澜点点头,也站起身,对秦钰道,“四皇子,再会!”

谢芳华挑开帘幕,向外看了一眼,的确是孙太医府邸的马车,她道,“孙太医看来是先来了一步,在这里等着咱们了,你上前知会一声,一起走吧。”

“会找出来的。”谢芳华淡淡道。

谢芳华看了那仵作一眼,还没说话,远处又有一阵马蹄声而来,伴随着马蹄声来的,还是车轱辘压着地面快速行进的声音。她转头看去。

“你让我回屋去睡?”听言纳闷地问。

谢芳华不再理会他。

平静下呼吸,不多时,她也睡了过去。

秦铮不多时便又睡了去,均匀的呼吸声传出。

她穿戴妥当下了床,拢好头发,走出里屋,正碰到秦铮和听言二人拿着剑回来,秦铮一身清爽,听言满头大汗,她挑眉看着二人。

“既然醒了就去做饭了,下了早课燕亭他们会来,今日势必要在这里用膳了。”秦铮进了屋,放下剑,对谢芳华吩咐了一句。

“没有,我家公子在小厨房。”听言立即道。

燕亭顿时干干一笑,回头对三人道,“看见了吧!我说的没错吧!什么主子找什么样的婢女,这个听音姑娘脾气可大着呢,跟秦铮兄一个样,眼睛在天上,想理谁就理谁,想不理谁就不理谁。”

三人对于这样的她有些意外,又觉得并不意外。

“看来没摔得太严重。”王芜接过话笑笑。

侍画侍墨二人立即跟在谢芳华身后,也快步出了落梅居。

谢芳华开好了药方,递给春兰,春兰拿着药方连忙下去了。

谢芳华想起秦铮,心下一暖,“我送您回去。”

谢芳华见秦倾吃下,回头对秦铮道,“都出去。我救人时,不喜欢多余的人在这里。”

不多时,来福楼外传来一阵走远的马蹄声。

“今日申时,据说有人将这满城的白莲草都买走了。到了咱们这,我高价卖了一部分,剩余那部分,本来是想偷偷在库房里放着的,但是小姐派人来取走了。说怕是要出大事儿,放在这里不安全。”那掌柜的道。

“不自量力!”秦铮冷叱一声。

有一群姑子正在断断续续地哭,也有一群护卫正在从废墟中挖出老尼姑的尸体。

“金燕梦魔,毕竟不是什么好事儿,有损女儿家的闺誉,我觉得,就不查了吧。”大长公主叹了口气,“只要燕儿平安。”

谢芳华对外面喊,“侍画、侍墨,去打听一下,官兵这么急,可是哪里出了事儿?”

谢芳华笑笑,“我不会有事儿的。”话落,对谢云澜说,“走吧云澜哥哥。”

------题外话------

“看起来不错了?”秦铮走到她近前,细细打量她。

谢芳华没等多久,英亲王妃由春兰陪着来到了落梅居。谢芳华迎了出去,她笑着打量她,微微点头,“你是我见的第一个穿粗衣布裙和绫罗绸缎看起来神色没什么分别的人。”

小泉子看着秦钰,试探地问,“那怜郡主……”

“秦怜那丫头啊!”英亲王妃道,“我问她华丫头身体怎样?她说她有身孕了,她回来的时候,都快两个月了。”

秦钰点点头,“说得有理。”

“也是。”永康侯觉得有理。

秦钰看了谢芳华一眼,道,“你的身边有个神医,除了会医毒之术,还比仵作都会验尸,聪明果敢,心智超群。这些案子就算给别人,别人破不了,恐怕也要请你和她帮忙。请不动你,只能是停滞不前。可是这些案子容不得停滞不前,必须破了。尤其是如今还死了刑部的韩大人。若是案子破不了,这些事情发生在军营,那么三十万军心不稳,日夜恐慌,再有事情,后果不堪设想。”

“那处院落看起来很好,西跨院似乎比东跨院偏呢!云澜哥哥,你自己一个人住那么大的院落吗?我可不可以和你一起住?”谢芳华悄声问。

谢云澜看着她动作如此快速,跟个孩子一般,沾到床的样子分外满足。他不由得露出微笑,声音也暖了些,“那你睡吧!有事情只管叫人喊我。”

秦铮闻言如玉的手敲了敲桌案,忽然笑了,“原来天下还有跟爷一样院子里没一个女人的人。倒是有意思了。”话落,他站起身,“备车,我现在就去会会谢云澜。”

两个时辰后,谢芳华看完了最后一卷暗宗,对谢伊道,“你记下了几分”

“胡说八道什么你怎么会不在”秦钰恼怒地道。

秦钰脸沉了沉,“管好你的女人吧,能不能保住命还是个未知数,还有闲心给人牵红线。”

“一件就够了,下次给我也不要了。”秦钰话落,摆摆手,“吃饭吧,吃饱了再说。”

谢芳华看着他,本来以为二人有多少话要谈,如今就这么完事儿了

车夫立即上前去敲门。

“看看那辆车。”秦铮道。

英亲王妃叹了口气,“你这孩子,就是为南秦江山想的太多,反而辛苦了自己。”

英亲王妃闻言压下担忧心急,看着她,“好吧,听你的,不喊他回来吧。”

英亲王妃没说话。

侍卫们也吓了一跳,齐齐地摇摇头。

“先等王爷和大公子回府后再说吧。”英亲王妃摇摇头,“虫咒之术,衙门的人不见得彻查得了。”

卢雪莹站起身,亲自给她将纸笔递到跟前,她提笔写了个药方,对外面喊,“侍墨。”

“是。”喜顺立即拿着名册去点名。

谢芳华继续道,“月娘除了听命于我,还听命于言宸。”

所谓,有君才有国,有国才有家,他们深刻地明白,若是真被北齐侵吞,那他们都会成为亡国奴,下场可以预见。

谢芳华点头。

------题外话------

谢芳华见他脸上的明快褪去了些,也觉得自己过于揪扯怕是让他也没好心情了。立即隐了情绪,摇摇头,柔声道,“睡好了,昨日舅舅进京,皇上摆设宫宴,他吃得那么晚才回来,我还没与他说上话,我想回去看看他昨日可睡得好?与他说会儿话。”

秦铮听了弯起嘴角。

谢芳华笑了笑,不置可否。

    谢芳华在院中怔愣半响,扭头问风梨,“我刚刚听到了云澜哥哥的声音,我没听错吧?他可是在屋子里?”

    风梨摇摇头,“芳华小姐,您还是别问了。”

    可是看起来,他身体的症状倒是怪异而稀奇,不像是在演戏。

    “对,用我们的。”二人齐齐点头。

    “这血……是芳华的?”谢云澜红紫色的眸子似乎无法聚焦,他摇摇头,半响后,却放弃地垂下头,沙哑地问。

谢芳华看了他一眼,百无聊赖地点点头。

谢芳华站在冷风中,梅花落在她头上身上,她轻轻打了寒颤,驱散了几分莫有的情绪。

------题外话------

右相夫人挨着她坐着,痛心疾首,拿着帕子哭得不成人形,口中连连骂着,似乎是气得失了理智。

谢芳华没言声,右相夫人不喜她厌恶她,她也能知道原由,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秦钰点点头,对英亲王妃和谢芳华道,“大伯母,一起来吧。”

秦钰松开右相手臂,转身看向外面。

“老臣听说后,便赶紧来了,没想到还是晚了一步。”太医沉痛地道。

英亲王妃抹了眼角的眼泪,对她道,“李延去了,夫人请保重。”

英亲王妃沉默了一下,便简略地将事情经过说了。

可是真的是这样吗?

女人一旦爱上一个人,那个人若是也爱自己还好,若是不爱自己,便会开始受煎熬。

金燕抿着嘴角,摇摇头,“你不懂。”

金燕摇头,“我早已经想好了,虽然事情与我早先想法背道而驰,但也算是殊途同归。”话落,看着她认真地说,“芳华,你不要拦我,人活一世,到底什么是最有意义的事儿,我曾一度想要去死,在丽云庵时,恨不得就那样睡过去算了。后来经历种种,看你和秦铮分分合合,我也想明白了。看着他好,看着他坐拥南秦江山,根基稳固,承载千秋功业,万载盛世,才是我最想看到的。爱情如我,如今已经卑微如尘埃,不要也罢。”

谢芳华摇摇头,“没有”

没过多久,谢墨含和秦钰一起进了忠勇侯府,来了荣福堂。

“恭喜老侯爷”秦钰见到忠勇侯,含笑恭喜。

忠勇侯见谢芳华走了,对谢墨含、谢云澜、谢林溪等人摆摆手,“你们也都去帮她收拾收拾。太子好不容易来一趟,陪我下一局棋。”

可是,秦铮给她下了毒,毒了她的脑子,毒了她的心,毒了她的所有,让她再没办法将他的毒从心里剔除。箭拔了,血流了,伤疤结了。也不能不爱他。

“别到时候还要劳烦太医!”右相夫人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也不便过于训斥儿子,嗔了一句便放过了他。

几位夫人闻言只能继续坐着,也好奇什么事儿难得让铮二公子如此郑重。

谢芳华拉回思绪,定了定神,看着二人应了一声,将手中一直插在竹签子上的鱼递给她们,问道,“还没用晚膳吧?将这两条鱼拿去厨房炖了吧!”

谢芳华忽然记起秦怜说过金燕郡主喜欢秦钰,大长公主多年来不曾阻止,看来也是看重秦钰的。尤其是皇后娘娘早就未雨绸缪,拉了英亲王妃的女儿,将英亲王妃拉到了她的阵营,况且,她又回做人,和大姑子姐以及妯娌嫂子都相处得和睦。大长公主府只要是不做犯上作乱之事,那么定然会永葆荣华亲贵。永康侯府若想不倒,除了有皇上的扶持外,还要拉拢朝臣。如今卖给大长公主府么大的一个人情,而且卖得还很是时候。那么永康侯府就算有些小错。也无大碍了。

如今置身其外,冷眼旁观地看着南秦京城这一团热闹,热闹下的错综关系竟然如细密的天罗地网。网住了整个谢氏。使得谢氏除了同族便再无可依傍的了。可这同族却不是一根拧死的绳子,反而是分成了多股。且有的绳子已经从根部腐烂,吃里扒外。那么,内外夹攻。谢氏消亡成了必然。

不多时,秦铮就睡着了。

谢芳华再度醒来,已经是日上三竿,两个时辰以后了。

这意思不言而喻。

秦铮立即又伸手拽住她胳膊,拍拍她后背。

秦铮又呆了一下。

“你喊侍画侍墨去找,她们知道

谢芳华摇头,“乱得很,跳出来,就是那么一瞬,摸不到,抓不着的感觉。”

谢芳华靠着门框,看着外面天色晴空日朗,落梅居满院梅花静静地沐浴在阳光中,这样明媚的日子,不见秦铮。她问,“秦铮呢?去哪里了?”

谢芳华轻笑,“医书上一般是这样说。”

秦铮抬眼看她。

随着他沉稳轻快的脚步向府内走去,四周又喧天地热闹起来,她才慢慢地回过神,清晰地感觉自己是被他抱在怀里,熟悉的落梅香气,熟悉的清冽清爽的气息,由她亲手给她缝制的大红喜服,此时正穿在他的身上。

秦铮慢慢地抬起头,抱着谢芳华继续向喜堂走去。

“等等”秦钰忽然出声。

皇室和宗室的亲眷一惊之后,倒是稍好些,毕竟大多宗亲不理朝政,可是朝臣们却变了颜色。

众人一时惊悸,齐齐倒吸了一口凉气。

高兴,挥手吩咐开席,同时吩咐外面流水宴摆了出去。

秦铮

那挟持秦倾等人的人也只能住了手,其中一人身上已经挂了伤,对谢芳华看来,冷硬地道,“你若是不交出人,那五人我们是无论如何都不会交出来的。”话落,他不惧秦钰,对他强硬地道,“四皇子,我家主子是为你做事情,你不能置他于不顾。”

车夫听稳马车,春花、秋月立即下了马车,看到月娘频频险境,脸色露出急色,看向谢芳华,“主子,我们去帮忙吗?”

这一排房舍总共有五间。主屋陈设简单,家用器具一应所用都是木质,就是寻常百姓的起居之处,没有什么特别。其余四间有两间房间堆满了药材,有两间房间堆满了医药的书籍。

...若论翻脸比翻书还快,当世上铮小王爷认第二,无人敢认第一。

秦铮从厨房出来,一把拽住她,“你要去哪里”

谢芳华任他抱住,熟悉的怀抱,让她心神恍惚。

谢芳华依旧不语。

谢芳华静静地听着。

永康侯脚步一顿,又重重踏步离开,转眼便消失了身影。

谢墨含看了她半响,缓步走了过去,坐在了她旁边,揉揉额头,苦笑道,“这次与永康侯府的梁子可是结大了!”

谢芳华瞅了他几眼,当没看见,继续品着口中的茶水。

谢芳华没了看书的心情,将书卷放回书橱里,站在窗前看着院外。

这是小姐八年来第一次训斥下人。

谢墨含失笑,叹了口气,“哥哥知道你心疼我,休息片刻感觉好多了。”话落,他解释道,“女儿家最重要的是被夫家看重。皇上虽然不满意这桩婚事儿,英亲王也不满意,但是英亲王妃却是心向秦铮,极其满意这桩婚事儿。大年初一举家来咱们府里,也是给你长脸面。”顿了顿,他以兄长的口气警告道,“你就算不喜这门亲事儿,但是事已成定局,如今多少双眼睛看着咱们两府呢,你不准不领这个情!”

二人来到大门口,也正巧英亲王府的马车来到。

谢墨含自然不能如那三人一样,不给英亲王面子,说走就走,他含笑上前,温和地一礼,“王爷,里面请!”

英亲王深深地叹了口气,歉然地看了谢墨含一眼,伸手拍了拍谢墨含的肩膀,有些恼意,又有些羡慕地道,“铮儿这孩子真是让他娘给惯坏了,他若是有墨含你一半我就省心了!”

我们的月票加油哦,爱你们!么哒!

若非谢芳华有武功,能及时窥察,否则真是一个病秧子的话,那么绝对躲避不过那突然来的火苗,躲不过的后果不止是烧了脸,毁了容貌,有可能引发全身着火,变成个火人。

以前的秦铮如何,众人都是知晓。他张扬,嚣张、隽狂、不羁、不拘泥于世俗和礼数,霸道、肆意,无人敢惹。在皇上面前,高兴了嬉皮笑脸,不高兴了甩脸子就走。但是,还不曾严重到如今和皇上对着干的地步。

当然,也有不觉得沉重的。一是秦铮,二是谢芳华,三是李沐清。

谢芳华看向永康侯夫人。

言宸上下打量她,“还以为这些日子你会气色极差,未曾好好将养,没想到气色比我预料的好。”

又有人说,昨日发生的事儿,至今没传出风声,可见皇上顾忌皇室颜面,顾念手足之情。可是柳太妃和沈太妃实在太不应该,竟然当街拦阻,逼迫新皇。

“是。”有人立即上前,架起地上跪着的柳太妃和沈太妃。

队伍刚到城门口,便被两顶宫里的轿子围住了。

浓浓的杀气,也扑面而来。

眼看玉兆天就要杀了青岩,秦铮和谢芳华同时出剑,两人的剑都极快,剑锋带着两道寒光,如破空的流星,一剑刺向玉兆天的心口,一剑刺向玉兆天的命门。

秦铮了然。

言宸面色一变,疾步上前走了一步,急声问,“怎么了?”

“媚术?”崔荆点点头,“知道!”

二人进了城,直奔忠勇侯府。

秦铮点点头,摆摆手。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