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在线游戏正网:第62章:喜新厌旧

阳光在线游戏正网 作者: 雨中淅淅沥沥彩虹

宫里的人,暗暗在证券市场里,不断的将这里的消息,送入宫去。

最后,方继藩咳嗽。

因而,世上的事,从没有人心不古,有的,不过是天下熙熙皆为利来而已。

在这证券大厅里,齐刷刷的墨镜朝向牌子处。

或者说,这玩意,比之市面上的足彩,更加恐怖。

让蒙古和诸部以及女真诸部,来开矿可以,来养牛羊也罢,可是,将来呢?

他想了想,这是自己的功劳啊。

转瞬之间,无数的刀剑和长矛作践着他的肉体,剧烈的疼痛,令他昏厥,可新得疼痛,又让失去意识的他,又被疼醒,接着……又昏厥。

方才那一幕,实在给予了太多人震撼。

其实他压根没有昏厥。

各部的首领,早已预备好了,他们各自带着自己的亲信族人,在天坛之下诡迎。

“为啥。”方继藩很紧张,他毫不讳言的敢拍着自己的胸脯说,自己怕死。那些口口声声说自己不怕死的人,十之八九,就是骗子,生命太宝贵了,宝贵到,人可以为之出卖自己的至亲,出卖自己的朋友,出卖自己的良知,方继藩除外。

一个脸型和身形差不多的人,若是五官差异不大,这墨镜,就是最好的伪装。

可这念头,只在电光火石之间,很快消逝。

虽是这样说,心里却是暖呵呵的。

参汤落在弘治皇帝手里,莫说朱厚照已喝过了,即便是没有喝过,弘治皇帝也不会有疑心的,弘治皇帝接过了参汤,一饮而尽,喝罢,不禁笑了:“哈哈,你这手艺,可不成,味道怪怪的……”

于是带着这鞑靼人入宫觐见,到了傍晚时,才沮丧的回来。

“这涉及到了千千万万人的生计,用你们读书人的话,叫做关系社稷苍生。”朱厚照在旁添油加醋。

方继藩眨眨眼:“殿下博学多才,实是很令人钦佩啊。不过,殿下虽是懂诸多语言,可要知道,天下的语言,何其多也,殿下一个人,懂得过来吗?”

方继藩便背着手,接受了他的恭维;“只是可惜啊,让谁来做这个外语学院的院长呢,真是麻烦,这个世上,有这么多能人志士,实在是挑花了眼睛啊。”

“这就是传说中的王不仕?”

“王学士好。”

谁也不知道,这四洋商行到底是什么路数。可它拿到了海贸特权,就足以让所有的商贾为之动心了。

“可还是差得远了。”方继藩道:“须知,眼下的钢铁,可是产多少,就能卖多少,不愁销路,按理来说,成长应当惊人,不少的作坊主,都该立即进行扩产,不惜一切代价,哪怕是拿出所有的身家,向钱庄借贷,也要满足修铁路的需求,趁此机会,疯狂的扩张不可。”

看着一个个令人眼花缭乱的菜式,王不仕的眼睛直了。

邓健听罢:“少爷,你不要我了啊?”

弘治皇帝取了一份份的数据报表,也认真的看了起来。

朱厚照禁不住道:“父皇,儿臣有一事启奏。”

狭路相逢,需要向对方证明,自己并不害怕他们,只有如此,才可和谐相处。

“明!”老李下意识的道。

一年之后,甚至就有盈利的可能了。

王不仕的车队,徐徐而动。

虽然绝大多数人,家境还算殷实,可这单单买房一项,就几乎把大家的家底清空了。更不必说,还有那该死的房贷了,压得大家,透不过气来。

方继藩笑嘻嘻的道:“不急,很快你就知道了,这件事,我思来想去,还需有一个人,来办才好,等我将那骨骼清奇的人才召回来,这事儿,也就妥当了。”

土地……

他们实在无法承受,这寒风凛冽的煎熬,最重要的是,在那冰原上,完全看不到任何希望的窒息感,比之寒冷,更加可怕。

那提着火铳前去打猎的老李,匆匆回来:“快看,快看那里。”王不仕轻描淡写的说出三百万两银子。

五百万,不是小数目,若是玩砸了,那个王不仕,肯定完蛋。

……………

除此之外,铁路局还拥有沿岸三十一个站点的土地,这点站点的土地,若是将来,运营一点别的什么,又有多大的利润呢。

“呀……”弘治皇帝一脸惊讶:“朕转眼之间,就挣了……两百多万两银子。”

他心里,却在想,这只是纸面上的财富而已,只所以暴涨,是因为世面上流通的股票稀少,都被大庄家给买了去了,陛下有本事,五百万张股票一股脑的统统卖了试试看,保准能跌的陛下立即下旨,杀我方继藩全家。

杨彪面上,多了几分岁月的痕迹,可他依旧还能飞,而且飞的很高。

每一个能优秀的飞行员,都能获得杨彪的赏赐……他娘亲自做的牛肉干。

接着沈傲便开始努力的将他翻起,刘瑾闭上了眼睛,突然眼睛微微张开一点,身后,几个人努力将他推出藤筐。

“这牵涉到的,上上下下,是数十个产业,上百家的作坊,十数万的匠人。价格,都是西山建业以及西山蒸汽研究所费了无数的功夫,才得出的。若是这价格降低,就因为,欧阳志乃是儿臣的门生,那么开了这个先例,以后怎么办?倘若这铺设铁路,不挣银子,更糟糕的是,蒸汽研究所以及西山建业,还能花费大价钱,继续去改良蒸汽火车以及改进钢铁、枕木的建造工艺吗?陛下,不能做赔本的买卖啊,因为一旦赔本,或者是无利可图,长此以往,我大明的这些产业,就统统的止步不前,看上去,现在修了几条铁路,国家占了便宜,可长久而言,却是百害而无一利。”

弘治皇帝微微皱眉,他大致能明白方继藩说的话。

弘治皇帝淡淡道:“你一个阉人,懂个什么?他说的有道理,算是把话说透了。这世上,做什么事,都是需要银子的,这银子,国库不出,就得保定府和通州去筹借,这银子,不会变少,总要有人来出……”

他决定把贵人身上,坏的东西去祛除掉。

他忙是摘下自己的帽子,道:“阁下。”

仿佛喝酒上了头一般。

当然,王细作久在大明,当然对大明,有着远见卓识。

……

方继藩皱眉:“现在保定和通州,欠西山钱庄的银子,已有上千万两了吧,这一年下来,连本带息,就要还数十万两。”

“他带着数十人,继续东行……”

只是……

因而,他稍有犹豫。

许多人一脸羡慕的看向刘文华。

梁如莹开始慢慢的从许多女生们那儿脱颖而出,成为佼佼者,她切人的时候,手很稳,缝线时,手也很巧。

梁如莹还极好学。

方继藩,终究是一个有良心的人啊,他心里只有苍生社稷,断然不会,真去害一个女子的名节。

还是老规矩,先商量着怎么办吧。

方继藩翘起大拇指:“陛下聪明伶俐,一点就透,臣真的佩服的五体投地,这是国家之幸,是苍生之幸运啊。”

这粗重的呼吸之后,梁如莹和小环,俱都停止了动作,一脸期待的看着眼前的人。

这脉搏先是极为紊乱,随着太皇太后的急促呼吸,渐渐的,又开始变得有了节奏……

“一切如常了,好生照料,便可痊愈。不过……这等病,随时可能反复,需有人随时照料,免得,下次再复发时,耽误了急救的时机。”

太皇太后挣扎了一下,脸色开始徐徐的红润起来,她终于张口,显得虚弱:“方才……方才哀家,看到了……看到了先皇帝。”

随即她凤眸一转,看了梁如莹一眼:“随本宫暂先回避。”

朱厚照无奈,顿时没有气焰,整个人像霜打的茄子焉了,安静的等待着。

自己的侄儿,何德何能,居然能蒙陛下如此的厚爱啊。

这刘文华,到底做啥了。

有御医上前,低声和把脉的御医低声议论。

而方才,太皇太后身躯确实有过抽搐,只是不够强烈罢了。

梁如莹已是连续按压,使出了浑身的气力,她俏脸憋得通红,额上早已渗出了细密的汗珠。

张皇后让人在宫中设了戏堂,其实……无非是宫中寂寞罢了,陛下操劳国政,到了这个年龄的人,总是想念着自己的儿女,朱厚照是个泥猴子,来无影去无踪,自是寻了各种借口,让朱秀荣入宫。

是陛下当面,对方继藩说的吧?

弘治皇帝不由捂着自己的心口,长吁短叹道:“可惜了一幅好画。”

弘治皇帝方才想起了那个女医,她们还很生嫩啊,只是这个时候,顾不得许多:“一并叫上,一并都叫上。”

此时,外头道:“人呢,人呢……”

“快,快,去仁寿宫,太皇太后娘娘她老人家,犯病了,快,赶紧的!”

她疾步跟着宦官出了房,十几个值夜的女医也早已准备妥当。

可即便是他,也不相信,女人是可以成为佼佼者的。

弘治皇帝和颜悦色道:“你呀,嘴巴像抹了蜜似得。”

他们十之八九,是听闻了女医们要入宫的消息,便在这必经之路上守候。

方继藩重新翻身上马,心里想,这真是天大的责任啊,我方继藩……好了,今日就不吹牛逼了,他依旧木着脸,放马继续前行。

有时托着下巴,不禁询问方继藩:“老方,为何现在的女子,都不爱伟男子了?”

一开始,她们总是手足无措,尤其是紧急的情况,有的吓得花容失色,眼泪都要出来。

若有闲暇,便在自己的科室里,取出最新的求索期刊,学习最新的医科是否有新的发现。

世道艰难啊。

弘治皇帝微微一笑:“听说,朱载墨他们,也已入选了,少年人踢球,倒也有几分意思。”

方继藩和朱厚照二人,领着一群穿了白大褂女子们,至医学院。

他便叹息,不断的拍打着方继藩的肩。

朱厚照便歪着头,不知该怎么说好,憋红了脸,老半天才道:“老方,你饿不饿?”

谢迁:“……”

等圣驾一到,他带诸官特来接驾,朝一脸颓然的弘治皇帝行了大礼,接引弘治皇帝至享殿。

东配殿外,百官纷纷垂手而立。

“哎,看看刘公,刘公也是悲痛欲绝,方才差点昏厥了。”

李东阳皱眉,这通政司,怎么这么没有规矩。

一下子,他脸迅速的落下,口里下意识的发出声音:“呀……”

这一看……

“嗯?”刘健脑子有点乱。

“现在该怎么办?”刘健识趣的打断了这个典故,继续询问。

方继藩嘴巴张得有鸡蛋大。

他现在突然觉得……自己骑虎难下起来:“这边怎么处置?祭祀还要进行吗?”

却见此时,东配殿里,弘治皇帝在朱厚照、方继藩等人的拥簇之下,疾步而出,什么都没有说,径直出了太庙,不见了踪影。

新津郡王……还活着……

祭祀继续进行。

朱厚照毫不犹豫道:“父皇,儿臣附议。”

弘治皇帝瞪了他一眼。

方继藩道:“不是死,是薨。”

可无论如何,张懋一把老泪流出来,自己还能说啥,简单就好。

张懋道:“这等事,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庙堂里这么多礼官,为何陛下只信重老夫,一方面,固然是蒙陛下垂爱,另一方面,也是我晓得的规矩,比别人多,那些只晓得在书里摘章抄句的人,哪里晓得这些……”

朱厚照还是觉得不放心,都是佛朗机人,这王细作……

………………

它太慢了。

完了……

于是,连绵不绝的火炮,随着巨舰的颤抖,天上……宛如下了流星,这流星砸入了国王号里,无数的铁球疯狂的破坏着这不堪一击的木船,无数人血肉横飞,桅杆被砸断,咯吱咯吱的开始倒下,数不清的舰舱,瞬间被冲毁,无数人倒在血泊。

朱厚照和方继藩,已是匆匆而来。

弘治皇帝已是震惊了。

甲板上,几乎已经没有了人烟,只有几个水手,扑哧扑哧的撤下风帆。

远处,也看不到敌船舰影。

方继藩按剑而立,厉声喝道:“到了这个份上,我方继藩尚有随时以身许国的勇气,陛下自当会以国家社稷为重,岂会退缩。”

弘治皇帝说不害怕,那是假的。

群臣纷纷拜倒。

炮舱里,炮兵们已经对火炮进行了最后一次的检查。

三层炮舱,舰船的左右两侧,俱是密密麻麻的炮口,足有一百三十六门,这个数目,堪称是天文数字。

本来……一切都是按照计划行事的。

而一切……都很完美,事情的发展,如自己想象中一般,异常的顺利。

可是……又有什么办法呢。

人间渣滓王不仕号,显然对这艘迎面而来的舰船,有着浓厚的兴趣。

“我们还有足够的火炮,可以击沉它。”安赫尔将一切的希望,寄望于火炮上。

这黑黝黝的炮口,一个个对准了自己……

那原本激动的佛朗机炮手们,这一刻,面上的激动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他们口里反复喃喃念着的天主。

从无数黑黝黝的炮口里,传出了火光。

佛朗机舰,在此刻,几乎半边的船身,已经稀烂,而后,船身失去了稳定,随即,开始向另一边倾倒。

最先落水的,乃是船的巨大桅杆,而后,另一边的船身,没入了水里,无数的人,抱着残破的船板,眼睁睁的看着舰船渐渐的消失,最终,只剩下船底,裸露在了海面上。

“干得漂亮!”方继藩狠狠的用拳头砸在了舰桥上固定的桌上,他双目,像是要喷出火来。

“碾压他们!”方继藩大吼。

大明历来自诩自己是天朝上国,哪怕是当他们睁眼看到了新的世界,可依旧,还是自傲的。

方继藩道:“袭新津,和袭登州,本就是一次行动,袭黄金洲,是要遏制我大明在黄金洲的扩张,而袭登州,是为了使我大明,为之战栗。他们派出了数艘快船,远道而来,其本意,根本就不是要觐见陛下,而是趁此机会,在我大明泉州停靠,而后,在请求觐见的期间,想来,一定派出了许都细作,刺探我大明的水文资料,同时,刺探我大明的内部,他们要选择一个目标,要确定航线,要了解虚实,最后,妄图一击致命,使我大明满朝文武,为之震撼,也好使我们晓得他们的厉害。”

一下子,整个蒸汽船像是复苏了一般,那烟囱里的浓烟又开始翻滚而出,大船徐徐而行,接着开始加速。

许多人心头,有了一个疑问。

舰船越来越快,甲板上的人,已经开始站不住了,海风吹得厉害。

就当……真龙巡海吧!

相当于陛下不忿佛朗机西班牙人所为,向天下人宣示,自此之后,西班牙人,成为大明的死敌。

弘治皇帝在舱中,这本是指挥舱,并不狭小,可陛下在此,方继藩和朱厚照,便只好灰溜溜的滚去其他舱室里制定作战目标了。

一番奚落,让众臣无言。

弘治皇帝淡淡道:“现在船行到了哪里?”

“预备,预备,太子殿下下令,全员戒备,准备作战,水兵和炮手归舱!”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