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在线游戏正网:第7章:皇极独尊

阳光在线游戏正网 作者: 雨中淅淅沥沥彩虹

带着箱子走进了大厅,看到椅子上正在闭目养神的威廉士,她立刻双膝跪倒在地。

“不用,我自己可以回去。”顾千城此时已经好了许多,至少脑子是清醒的,抬手擦掉脸上的脏污后,顾千城示意秦寂言停马。

“什么事,这么严肃?”秦寂言捏捏了顾千城的脸颊,眼中闪过一抹笑意。

“再找。”暗卫压低声音,双手抱着马脖子,借着手中微弱的灯光,边走边查看路上的痕迹。

那些人真是太猖狂了!

“真不代表什么吗?你陪他打天下,为他诞下子嗣,甚至为他险些丢了性命,他却连一个名份都不给你,这真得不重要吗?”景炎了解顾千城,就如同他了解秦寂言一样,“顾千城,秦寂言负了你。不管什么原因他都负了你,这是不争的事实,你真得能一点都不在意吗?”

“你这孩子也大,童姨也管不了你。赵王妃有些失落,也有些难过。

太厉害了!

老皇帝好下棋,偶尔会招两个大臣陪他下,只是那些个大臣每次陪他下棋,都要小心翼翼地让子,老皇帝觉得没有意思。

更何况,没有赵婆子这种人,她什么也问不到,看热闹的小丫头们,在她问话时一个个悄悄的溜了,就怕被她这个倒霉的大小姐看上。

就算要死一个人,那该死的人也是她,孙妈妈何其无辜!

听到几位副将不断的夸封似锦,秦殿下一脸满意,直言封似锦在军中做后勤一事,着实是浪费了才干,于是秦殿下大手一挥,封似锦便成了军中类似军师的存在,暂时辅助言倾的工作,必要时则负责与赵王交涉,日后凡是涉及到与赵王有关的文书,全部由封大人接手。

不是他们不想,而是他们做不到。

“陛下要不放心,可以让两家的孩子陪着进宫。”凤老将军这是不把封老爷子推进宫不甘心。

唐万斤想跟顾千城说话的愿望,短时间内可能无法达成了。秦寂言一回城就把人带进宫,根本不让顾千城回顾家,交待老管家的话,也是秦寂言派人传的话。

“自然是卖你好的意思。”声音清浅温润,带着一丝不异察觉的低沉,就好像在有环绕效果一般,萦绕在耳边久久无法散去。

而,在北齐皇帝和季诺讨论秦殿下此人时,秦寂言也带着顾千城,在凤家精锐之师的保护下,嚣张的踏上北齐的地盘,没有意外……

石门外,君亦安带来的人与大秦将士陷入混战,双方你来我往,谁也治服不了谁,战事僵持不下。

“是的,那位夫人与小少爷都没有事。那位夫人自己剖开肚子,把孩子取出来的,现在也是她自己在照顾孩子,真是……太强大了。”少女提起顾千城,不由自主流露出对她的敬佩。

虽然波折重重,可在众人齐心协力下,登基大典依旧顺利完成,而现在秦寂言才是大秦名正言顺的皇帝,太上皇想要废了他,也得费一番功夫才行。

“你……你这是在怪皇爷爷没有照顾好你?”太上皇一脸震惊的看着秦寂言,他不敢相信这些话是秦寂言说出来的。

先太子就算了,儿子追封自家老子,怎么夸都不算过分,可先太子妃这是怎么回事,怎么和先太子一样是十八个字的谥号,这会不会太隆重了一点?

这要人命的天气,即使没有下雪,那如刀子似的风刃也足够让人吃足苦头,尤其是在晚上。

在一个接一个炸药面前,他们再多的冷静都是徒劳。

“动作快一点。西胡的兵马要来了。”北齐人心中焦急,而到此刻他们才发现,和他们搭伙进来的人,怎么一点声响也没有,他们不砍断铁链救人出来吗?

“我们是什么人与你干,”黑衣人不屑的道:“你们现在防备会不会晚了?我们要对顾姑娘下黑手,你们根本拦不住。”

顾老太爷终会老,能护他的时间有限,而他后面还有一个庶出的弟弟即将要出生,如果他连这点家业也不守住,以后怎么活?

秦殿下这个人,一旦认定就是死脑筋,顾千城不是说不过他,而是说了也没有用,反正秦殿下依旧我行我素。

“胆子不大,怎么敢在这条道上混饭吃。小子,你爷爷我今天就教教你,什么叫强龙不压地头蛇。在我猪头六的船上,是龙给我盘着,是虎给我卧着,想要在我猪头六面前充大爷,你大爷我会打得你找不着北。”猪头六恶狠狠的瞪向秦寂言。

和马车相比,秦寂言更喜欢两人共乘一骑。

秦寂言后退一步,委屈的道:“我真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顾千城见状,忙道:“太上皇,请允许民女将封老扶起来。”作皇帝做到太上皇这个地步,也确实是蛮悲剧的,秦寂言太狠了。

“太医?放心,他死不了,就是朕死了他也死不了。”太上皇压根没有为封老爷子请太医的打算,在他看来晕倒的封老爷子,比清醒的封老爷子好对付多了。

皇后一进来,就老皇帝心情大好,笑着上前问话:“发生什么事了,皇上这么高兴?”

送上门的政绩京都府伊可以不要,但是……

“快,快,有人闯军营。”被飞奔的马,吓得摔倒在地小兵,忙吹响口哨,提醒军中的人。

可惜,秦寂言根本不给面子,径直数了起来,“三!”

一想到那种可能,顾千城就忍不住哆嗦了一下。

“赵王,你卑鄙无耻,他们是无辜的,你放过他们,我们来打。”脾气暴躁的副将,握刀就要往前冲,却被言倾挡住了,“不得冲动。”

子车回来时,老管家已将那块小小的空间收拾干净,呕吐物带来的酸臭味几乎闻不到了。

他身边的人个个都了解他,这些人要是背叛了,会给他带来很大的麻烦。

他们虽然力气大,块头大,却只是做粗活的仆人,并没有多少打斗技巧,顾千城手上有刀子,虽然力气不如对方,可还是占了优势,两个打手根本没法近身。

最主要,她根本没有本事打。

好不甘心,可她们两人之间的差距,不是不甘心可以跨越的……

“啊……”那人惨叫一声,摔倒在地,别一个打手反应过来,可是来不及了,顾千城的刀子已经逼到眼前……

结果,不知是顾千城太用力,还是风遥坐的位置太好,顾千城明明没用多大的力气,风遥却因为这一脚而滚了下去,因为他身侧是一个斜坡……

他身后的凤于谦和焦向笛也是睁大眼睛看着顾千城。

焦向笛与凤于谦本以为,会有一场好戏看,没想到这么快就落幕了,焦向笛不舍的道:“这就走吗?这位姑娘怎么办?”

顾千城把风遥闯进别院,打晕侍卫,又挟持她逃走的事一一说给秦寂言听……

他们的利益与长生门不相信冲突,他们没有必背叛长生门。

“这些我都可以办到,只是你能告诉我为什么吗?”第一件差事,即使觉得不满,子羊也没有拒绝。

她要秦寂言立她为后,而她则在五年内为龙宝培养五个和她一样,拥有可以压制寒毒血液的女子,这些人每人可以保龙宝五年,也就是二十五年。而二十五年后,她会继续为龙宝培养五个,拥有压制寒毒血脉的人。

坐上大秦皇后之位,是她唯一能从谷底爬起来,摆脱棋子命运的机会,她绝不会放手。

要是秦寂言能看到她脸上的笑,就会发现她那笑容,阴冷的可怕,完全不复之前的清冷孤傲。

“我……劝说,言将军会听吗?”顾千城艰难的开口。

“小人会原话转告。”灰衣人作了个揖,弓身退下,可还没有转身,就听到秦寂言道:“有一件事忘了提,朕父皇的骸骨好似在长生门。替朕转告圣后,朕次再来取回。”

暗卫满意的点头,发了一个信号,便带人上山。而在山上守着的暗卫,立刻出手将沿途放哨的人解决了。

为了掩盖疾行的声音,精兵们脚下都缠了一层棉布,虽说仍不可避免发出声响,可脚步声却弱了不少,山里的飞鸟也不会惊得扑腾乱飞。

“老大说得对,孩子们要紧,老三、老四赶紧的……”

一获得的自由,小雪貂就东看看、西嗅嗅,精力旺盛,精神兴奋,不仅向导不解,就连跟在向导身后的暗三也不解。

“人呢?”宫中跟出来的探子忙追上前,却不见秦寂言和顾千城身影,当下面面相觑,一脸不安。

天助自助者,既然没有人来帮他们,他们只能靠自己了。

看到被踹得在地上打滚的承欢几人,唐万斤突然觉得顾千城对他好温柔,至少顾千城从来没有用脚踹过他。

“千城,到了。”顾三爷打断顾千城的思绪,扶着顾千城下马车。

到了停尸房,顾三叔上前和守卫的说话,在给出两个大红包后,对方打开了门,但有一个条件:“只能一个人进去,不能乱动尸首。”

“他们这个年纪的孩子,已经很不错了。”至少她十五六岁时,没有这样的心机,也没有这样的本事。

“本宫在他们这个年龄,做得比他们都好。”他从五岁开始,就知道怎么保护自己了,千城怎么就不夸他厉害了。

“殿下,你实在太好太、大度了,呜呜呜,我以后再也不犯了。”顾千城长松了口气,为了哄住秦寂言,顾千城大出血,扑上前,搂住秦寂言的脖子,在他脸上落下一个响亮的吻。

顾千城起身,招呼承意进来,可还没有开口,就看到顾承意朝她扑过来……

太闪亮了!

“葡萄吃多了,和瘦有什么关系?”顾千城坚定地否定是她贪吃引起的,“再说了,也就你说我瘦了,我看我一点也没有瘦。”

“怎么突然叹气?吃食不满意?”情绪变化快,时晴时雨,多愁善感,莫不真是怀孕了?

士兵压根不理会单增,又是一个刀背打过去,打得乌于稚咳了一口血,单增气得双眼充血,凤于谦抬了抬手:“给单将军一个面子。”

“殿下?”要不是看到秦殿下坐在她身边,她都要怀疑自己被绑架了。

顾千城就是因为知晓这一点,才不与老太爷辩解,事实上她也无法辩解,因为老太爷说得都有道理。

京城的百姓平日见多了,看到朝中大臣出现在城门口,第一反应就是有大人物要来。

那些个文臣不知秦寂言何时会到,一大早就在城门口等着,而因他们的存在,也引得许多百姓停驻在城门口,想要知道这些大官到底在等什么人。

君亦安恼羞成怒,气得快哭出来了,“既然是你提议的,你就不能让他们少收一点银子吗?”这简直是割他们的肉,可偏偏为了唐万斤,他们药王谷就是割肉也得出。

“我……”不能保证。

军中上下都为秦寂言高兴,只是这种高兴不能说出来,对秦殿下回京一事,全军上下接受度极高,并积极表示他们一定会打赢,不给秦殿下丢脸。

赵王现在正忙着,从庶子中挑一个合适人选做继承人培养,实在不行他还能学老皇帝,从孙子里挑。左右他们老秦家的男人命都长,只要不死于意外,活到六十七也不是难事。

“今晚总算没有太亏,不然要真落到景炎手里,我还有脸回京城吗?”秦寂言颇为庆幸的开口。

秦寂言临走那一脚,虽说没有踹到要害,可却伤了景炎的小腿,景炎跌入火海中,有那么一刹那根本无法动弹。

难不成要跳水里,游到岸边去?

不怪景炎骂人,实在是他心里不平。

“说。”虽然听承欢说了,可顾千城知道承欢肯定隐瞒了一些。

于是,短短两日,君亦安就带了近四十人前往炎灵山,准备拦截顾千城与秦寂言……大秦对女子的要求很严格,而且明确规定女子不可参政。为了避嫌,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顾千城一向不过问朝政之事,更不会插手秦寂言的公务,就怕被有心人说她一介女子参政,野心勃勃,别有目的……

“朕就吓你了,还不快讨好朕,不然朕可要重重罚你。”秦寂言继续和顾千城咬耳朵,双手则与顾千城的双手紧扣。

“我的就是你的,有什么关系。”秦寂言不假思索的说道,而这句话就是他的心声……

这是一个力气活,华大夫包完后,已累得喘粗气,而是顾承欢在药效的作用下,已经没有之前那么痛了。

“让祖父和父亲担心了,我没事了。”顾承欢嘴里的药丸早就咬碎吐了出来,此时脸色煞白,虚弱地躺在那里。

“爹,我想喝水。”顾承欢不想打击自家父亲的积极性。

老太爷年纪大了,没有想到这一层顾千城不怪,可是顾二爷和二夫人呢?

漆黑、空无一人的大街上,秦寂言踏着月色,慢悠悠的在街上走着,不多时就有一个黑衣人从暗处走出来:“殿下。”

“是。”随身侍卫得了命令,便乘着小船去与长生门的人交涉。

“陛下,不可……”带路的人急忙跟上,伸手就要挡,却被秦寂言身后的侍卫格开了,“大胆!”

一个“求”字,可谓是将姿态放到极低。圣后“哦”了一声,嘴角轻扬,“什么事要求我?”

顾千城默默抱着龙宝坐在一旁,默默望天……

“咳咳!”秦殿下轻咳一声,提醒众捕快他来了,可是……

秦寂言连一个眼神也没有给他们,径直往外走。

看着一群兴奋的,自以为胜利在握的副将,风遥只是笑……

真正是不舍呀!

“希望,等本王再见到你时,你的头发长出来了。”秦寂言看着顾千城的短发,眼中闪过一抹杀意。

秦寂言知道顾千城不是在寻问他,并没有说话,只是看着顾千城没有说话,静静地陪着顾千城工作。

顾千城叹了口气,闭眼说道:“两天后,我去神女庙验尸。”希望能从中查找到一些线索。

她会告诉秦寂言,她看到这么一大群老鼠,她有点害怕吗?

“呃……也不是非上去不可,我就是说说而已。”见秦寂言答的爽快,顾千城反倒有些不好意思了。

想到这一点,秦寂言心中那一点不满也消失了,提气飞起,跃入鼠群,一手一个把人拎出来。

他救了这些人命,就足够了。

因之前就踩好了点,顾千城走出村子后,借着月色步入树林,一路往北走。

“顾先生怎么就死了呢?”

……

他府中的下人,又不是仵作,哪里知道这些。

“殿下,苏合香丸。”正好,侍卫把药丸买到了。

顾千城知道这个时候,要笑出来真的很不厚道,可看小雪貂可怜兮兮的样子,顾千城还是忍不住一笑。

推不开!

轰……封似锦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一阵爆炸声掩盖了,什么也听不到。

“啊……快跑呀,快跑呀。”

“公子,危险。”暗部的人迟疑了一下,换来封似锦的呵斥,“你们只需要听令就好。”

“封大人是什么人,他可是封家大公子,有封家大公子在,他一定会救我们的。”

封似锦的人格魅力确实强,可在生死面前,人格魅力也会大打折扣。他们就不相信,人都要死了,这些老百姓还会相信封似锦的话。

“咳咳……”顾千城轻咳两声,见秦寂言仍旧没有反应,笑着打趣道:“圣上这是怎么了?嫌我没有给你了行礼吗?”

顾老太爷说话时,特意看了一眼顾千城的左腿,随即不满地看向老妻与儿媳,两人心虚,讷讷不敢再言。

既然秦王记住了顾千城,顾老太爷短时间内,也不会让顾千城难看,再说他对顾千城的未来也有打算。

赵王和顾贵妃都清楚,他们两个被骂、被罚都是因为顾千城在婚礼上,闹得两家没脸,两人把这笔账全部记在顾千城头上,赵王甚至恨上了顾府,因为……

赵王最近很忙,忙着打压秦寂言,忙着和其他几个兄弟联手,给秦寂言使绊子,再加上秦云楚被罚,赵王对顾府不满,是以三个月后,赵王并没有按约定,以侧室之礼将顾千雪迎进门,而是一顶粉红小轿,把顾千雪从王府小门抬了进去。

此地并非久留之地,事情谈完,顾千城与秦寂言也不多呆,看了一眼锦衣卫首领的尸首,秦寂言拉着顾千城的手就往前走。

“没有找到人,你们回来做什么?”没找到人还敢来打扰他的好事,简直是活腻了。

这些话传话的太监不知要不要说,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只是跪在那里看着老皇帝,一脸惶恐。

这件事,封似锦办得很漂亮。

活下来的三个儿子中,犯错最小、能力最小、认错最诚恳的就是五皇子,老皇帝对么儿疼爱,确定这个儿子不是为了皇位之争,惩罚的力度便小了许多。

五皇子幸运的没有老皇帝厌弃,要周王与赵王就没有这么好的命了,老皇帝把周王和赵王召进宫,将手上的证据直接甩在两人脸上……

老皇帝说完这段话后,就撑不住了,坐在龙椅上,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脸色有几分惨白,可惜赵王和周王看不到,两人只低头认错,只望老皇帝消气后,能从轻发落,可这一次老皇帝是真得气狠了,绝不可能高高拿起,轻轻放下……

五皇子深知这是一个苦差事,可今天科考与他有关,他根本无法拒绝。

大秦文人地位颇高,平时也不阻止学子谈论国家大事,要是以往发生这样的事,这群学子们肯定要闹翻天,最后吃亏的还是闹事的学子。

所有参加此次科考的举子都觉得自己委屈,所有读书人都觉得封似锦受了委屈。可事实上,他们所有人受的委屈加起来,也比不焦向笛受得委屈。

见到封似锦,不免又想到焦向笛,可老皇帝寻了一圈也没有见到焦向笛在哪,当即招来心腹太监,“焦大人的儿子呢?”

老皇帝之前根本不知焦向笛的排名,他也只看了排在前面的几人,听到焦向笛排在百余名外,老皇帝的脸色当即有些不对了:今年的科考,是不是太“公正”了一些?

即欣慰又失望,可话里话外全是为秦寂言说话,这让赵王几人心里难受得紧。

这要换作是他们四人当中,任何一个人有嫌疑,父皇早就大发雷霆,把人关进大牢再说,哪会想尽办法,为他们辩解。

顾千城真怕老皇帝突然气死,然后她也要跟着陪葬,担心地看了他一眼,却不想这一眼,正好被老皇帝看到了。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