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在线游戏正网:第55章:无名英雄

阳光在线游戏正网 作者: 雨中淅淅沥沥彩虹

梦魇的脸一片青白,脸上的表情淡淡的,说不出是喜还是怒。

结果他不但不肯下来,还说我的态度不好,竟然给我评了个差评呢。”

由于今天心情不好的缘故,我决定明天才开始去处理这单差评,反正都在同一个城市里,时间上不会浪费,就当作是在异地,我得赶过去一样。同样也是得花时间的,就当作我现在已经出发了吧。我突然无助地对张兰兰说:“我该怎么办?发生什么事情了。”

“咬完我它就死了。要不是我手上的这个伤口,我还不信。”

宫弦冷冷的对我说:“林梦,你记住,从今天开始,你的命就是我救回来的,所以我劝你最好懂得知恩图报。”

“这么说来叶拓跋,他不是人吗?”张兰兰喃喃自语。

我回头看了一眼。那个怪物离我也就不到十米的距离。顾不上那么多了,虽然我心里很害怕,但是我也还是学着张兰兰的样子,手脚并用的爬上了窗台。

这次当出宫弦教我如何运用戒指,打开结界的时候,运用到的办法。

于是我跟着张兰兰的脚步,倒是有些好奇为什么张兰兰没有带我坐电梯,而是直接的走楼梯。

要减掉我的寿命也好,要吸干我的血也罢。但是现在我的脑海中所有的念头都是一致的认为,无论要我付出什么样的代价都没有关系,我只知道如果再不快一点,我就会死掉。

况且我们的体力也严重的透支。什么事情都提不起精神来了。赶紧的将手机打开了定位,发了一个位置到宫一谦的手机上。

宫一谦的大别墅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让我感觉也是鬼气森森的。我哪里还待得下,随便敷衍了宫一谦几句,就说了一声我走了。

车子还在不停的行驶着,周围的景色如同过眼云烟一样。司机是一个四十几岁的大叔,戴着一副金丝眼镜,头顶上的那一片头发已经秃掉了。

可恰好昨天晚上正好宫一谦来找我。张兰兰的话是那么圆满的就园了过去。

“来,给你,这就是房间里的备用钥匙,由于平日里需要不定期的打扫卫生,所以钥匙都在这了。”

“你别问他了,让我来替他解释吧。”宫弦叹了一口气走到了我的身边。

这样一来就如同有千万丝线一样,又将我给困在了面前。我出不去,外面的思想也进不来。越来越纠结,于是我不自觉的就皱着眉头问道:“沈琳,既然这样,那你怎么才能让我们直接面对秦怡。不瞒你说,这东西出了问题,我们是一定要直面她,不然我根本不知道是哪个环节出了差错。”

露天台离我们坐着的地方很近,我拢了拢衣襟,大步走到那个木门的位置。手指刚刚搭上木门的扶手,就感觉身体一下子失去力气,朝着外面就倒了过去。

黑雾的脸上闪过了一丝的惧意。

不是每一个人都能体会到被附身的感觉,被附身之后你不是毫无感觉,你还是能感觉到发生的一切,所以感官收集到的信息还是会反馈给你的大脑,但是你没有办法支配身体做出相应的反映,我现在就是这个状态。

大陈疑惑的看着我。道:“你们老板是不是太苛刻了,一个差评都要让你们大老远的跑过来。”

可是所有的事情发生了就都没有后悔药吃,就像……或许之前宫弦这么温柔体贴,但是我毕竟喜欢的是宫一谦。

我连忙转移话题,打破僵局:“嗯那个,宫弦啊。咱还有别的吃的吗?我吃了不够吃啊。还想吃点别的。”

于是我抱着不确定的态度,小心翼翼的说道:“对了,你做的粥很好吃。我下次还想吃。”

我回头看了一眼张兰兰,心里对她充满了愧疚,若不是因为要帮我,她也不会落到这般的地方。

“梦梦,你先出去,然后把我拉出来,出去之前你先滴一滴血在手镯上,然后再把这张符握在手上,那些蠕虫就不敢靠近你了。”

看见陆雅坐在我旁边,两条洁白的小腿裸露在空气中,一晃一晃的。

张飞说着,声音已是哽咽。我开始是觉得张飞有些无聊的,但是越想也就越觉得他可怜。听了他说的话,我也是一阵沉默。更是被他弄得我的眼角也湿润了。

曾大庆松开了我的手,然后淡淡的说:“之前还挺活泼开朗的,小伙伴们都挺喜欢她的。成绩也很好,一直都是我跟她妈妈捧在心头上的宝。她妈妈走的早,自从她妈妈走了以后,这孩子就跟变了一个人一样。不管什么样的为人处事都变得特别的极端。也不爱上学了,我一要送她去学校,她就会用刚刚那样的表情冷笑着对我说,问我是不是想把她送出门,然后找个后母回来。”

如果不切掉,就一直不会好。但是要切掉,就必然是鲜血淋漓。

随着我的动作,那个一下一下拨弄着我的头发的手也离开了我的脑袋。说不清是失望还是放松的这种奇怪的感情就冲蚀着我的内心,我浅浅的呼吸着,胸膛的一起一伏都是那样的牵动着我的神经。

但是我也无所畏惧,甚至还对宫弦说:“你也别这么瞪着我,大不了你就把我给杀了。来呀,互相伤害啊!老子已经死过一次了,不怕再死第二次。”

“开始吧。”护士突然出声。

然后又见到他将他的身体朝着我们的方向靠了过来。用那只有我凝神细听才能听得见的声音小心翼翼的说道:“我那天就正在我楼下的车库里停车,你可别以为我吹牛。我的车技向来都是数一数二的。倒车入库这种小事情更是天天都做的。可是也就是那天晚上,无论我如何去打方向,我的车就是摆不正位置。不是车头打到墙壁,就是车位靠在墙壁。就感觉……有什么东西在卡着我的车轮子一样。”

“真的吗,兰兰,你真的没有听到有人在笑吗?”

“怎么啦师傅,有什么不对吗?”我立即开口询问。

我看了一眼陈媚,又瞄了瞄这附近的建筑物:“我也不知道现在在哪,刚刚才坐三轮车从桂水镇过来。旁边有一个小小的路牌,写着三队。”

一个人阴气太重有什么后果,我想我比谁都要来的清楚。在还不知道怎么除鬼时候,我也曾经被那么多鬼给盯上。大明很是认真的端详着,看他认真的情形,大有办案的特征。

我在脑海中细细的回忆,想要回想起以前张兰兰能跟我在一块时,遇到这样的情况她是怎么处理的?

“我们现在就酒店,然后我就开始制药,这可以降伏那腹鬼的八毒赤丸子,虽然说制做起来也并不难,但是却需要一整晚的时间呢。”

我立即觉得我不对劲,因为我自知自己还不是那么一个不知轻重的。

张兰兰见状,连忙从她身上取出了一个符咒,口中念念有词的就朝我挥过来。

刚才我们看着是一模一样的情景,在小女孩的带路之下,场景就发生了变化。已经出现了我们走进来时所经过的那条山路。

我摸了摸她的手,看着她说:“别这样说,其实最应该说谢谢的反而是我,你在我还没有解决这件事情的时候,就信任我,把差评给删掉了,如果要是你没有删掉这个差评,说不定我反而才是要被害死了呢。”

我在心里大喊一声:“不想了,不想了,谁知道见了面以后又是怎么样的了。”这样,我暂时的将宫弦压制在了心底,强迫自己不去想他。

我顿时毛骨悚然起来,因为这个阴冷的歌声就在我的耳朵边唱着,好像是有人附在我的耳边单独唱给我听的。

不过就算如此,被这个小鬼一直“嘻嘻嘻嘻”的,我还是被吓得腾的一下就站了起来。我是拼命控制住才没有让自己尖声大叫起来。

不知为何,看到两名医生的神情,我实在是想笑,我知道这种事情跟医院一点关系也没有,是我自己的原因,我一定是被人缠上了。又不能实话实说,只好让医院背这黑锅了。

我的妈妈呀,我再一抬头。发现我往上走,然后那个女鬼也就倒立着踩着天花板往上走。我停止住的时候,那个女鬼也止步不前。

难道是我的手机时间显示有问题吗?我拦住了一个经过身边的男士。向他询问此时的时间。

“这么晚了,你过来有什么事情吗?是什么东西啊!”

活泼的小功也围着我看了几下。连声道:“我就说嘛,刚才我还对他们两个人说,你们两个人绝对有问题。我还没见过有哪一个姑娘家跑到这来旅游的。切,原来你是为了来找大陈的。”

走之前,华先生抱着夫人,深深的看了我们一眼。用口型说了两个字:“等我。”

张兰兰冷笑着说:“你可想好了,我一开始作法。你的夫人以后就不会这么妩媚动人了。”

“兰兰,等哪天,我们厌烦了城市里的生活。我们就来比隐居吧!”

“你跟踪我?”我执着的问他,并不打算原谅他。

“我这一次来磨盘山的目的,想必你一定是知道的吧?你看看今日已经是最后一天了,而现在已经是晚上8点了……”说到此,我特意停顿了下来,等待着他的回答。

“我要离职,离职总行了吧。”我大喊起来。

雕像的前面摆着很多碟子,碟子里有几颗糖果,有零食,甚至还有飞机玩具。

欣欣继续没好气的说:“你走开,宝贝生气了。别生气啊,怎么糖果只有几颗了,姐姐再给你拿糖果好不好?”她走到雕像身边,像安抚初生婴儿一样柔声说。

我也点点头,看向一直不说话的夫人。小鬼魂的眼中也带着希翼的色彩,一直看着自己的妈妈。可是夫人却一直低着头,不仅不表明自己的态度,而且一句话也不说。

要跟时间抢命啊!

发了一会呆,我知道自己只能偷懒这么一小会,多休息一会,我的命离黄泉就近了一步。

我本是想试试看打个电话,看情况严重不严重,不严重的话让对方退货,我赔些款了结此事最好,没想到我还没提出要求,对方就一通劈头盖脑的乱骂了一通。

周围的气氛凝聚着一股浓浓的紧张感,忽然间丹凤噗嗤的一笑,然后对我说:“逗你的,别那么紧张嘛。这都是原来的住户流传下来的,不过我搬过来这么久,也都没有遇见过什么不妥的地方。”

张兰兰连忙大声的喊道:“你不是赶尸人吗?你倒是赶紧把他们定住啊。”

但是还没等我开口,张兰兰就一把拉住我说:“我们走吧,连夜就赶回家。虽然说路上可能会遇到一些危险,但是比待在这里好,具体的情况路上我再跟你讲。”

我听到的士师傅总算开口,心中暗喜,连忙噤声了听他说。

对于如此善解人意的蓝先生,我可不敢告诉他我曾经所经历的事情,正不知道如何回答他才好时,兰兰替我做了解答:“蓝先生你别担心梦梦,她是来时吃得太多了,肚子撑得不行,巴不得什么也不吃,好让肚子里的食物好好的消化消化呢。”

而且按照惯例,每一处的恶鬼也就跟那山中的老虎是一样的,一山不容二虎,而有些能耐的恶鬼也是自占一处山头,除非是对方臣服于他,否则他也是不会容许另外的一人恶鬼与他共一处山头的。

一想到这些问题我就头疼,索性撒谎。

“我过几天就给你,不过我怀孕的事你别出去瞎说。”我没好气的说,都什么时候了,就知道钱钱钱!

欣欣说,“对,没发现我的嘴越来越会说话了吗?前几天我还把一个同学忽悠的一愣一愣的。”

“我每住进一个地方,我都会在那个地方的门口贴上几张符纸。就是为了避免有鬼直接进来。”跟小月一起吃完这顿完全没有味道的饭菜,我跟着小月一起回到了房间。夜已经很深了,可是我因为纠结白天的事情,所以久久都没有入睡。

对面发过来的短信,语气已经没有之前的那么轻快了,反而是一种隔着屏幕都能感受到的冷冰冰的。只见他回道:“我呢,是专门研究插花艺术的。而我也认为,在美丽的设计出来的插花形状。就必须要给它配上一些能够般配的花瓶。所以当我看到这个花瓶的时候,我几乎毫不犹豫的就买了下来。”

见到自己可以走动了,于是我连忙冲到了空调插座的地方,把空调的线给一下子拔掉。空气间的温度不知道是因为我的心里原因,还是什么的缘故,感觉竟然是暖和了些。

突然间,从刚刚渗出液体的墙壁里,竟然一直传出来那种就像是有东西在不停的凿着墙壁的声音。“咚咚咚,咚咚咚”这声音传入我的耳膜,就像是被人用锥子刻在我的心脏上一样。

s市的这些离奇的动物死因,国内的动物保护组织,以及当地的公安都行动起来。但是自己几个月过去了。一点消息线索都没有。

我心中干着急,因为我并不知道该如何让手镯不要打开结界,眼见着手镯上传过来的热量已经是越来越热了,如果再不做阻止的话,用不到二分钟手镯就会打开结界了。

“那现在宫一谦跟你是什么关系。”我才不管她为何会变得如此的蠢,我关心的是宫一谦跟她到了什么地步。而且我觉得她好像不记得我跟宫一谦的关系似的。否则她也不会那么明目张胆的跟我说她想让宫一谦跟她共度春宵的事情。

本以为发生了这样的事情。程凤起码尖叫几声表示愤恨,或者干脆就冲上来,找我理论个清楚。

越想到程凤的话,我就越觉得事情开始变得复杂了。最开始我会到买家的家里面,或者约定的地点去跟对方了解对这次货品不满意的原因。可是从来没有想过每个家庭里面都会有自己各种各样的事情,我本身就是一个外人,却又不得不一而再二三的牵扯到他们的事情中。

可是无论我怎么按,手机上都是提示一行字:暂时无法连接网络。

我就不信这个邪了,我就不信它们还能在我的眼皮子底下光速枯萎了。我就一定要看看这些花,是怎么样的说枯萎了就枯萎了的。

我瞄了一眼宫弦的手,看着他似乎是还算是老实的份上,也就不再继续纠结于他刻意跟我的亲呢举动。

已经十点半了,张兰兰却怎么都不出来。我都有些昏昏欲睡,突然间“叮咚”一声,手机传来了一个短信的提示。我揉了揉迷蒙的眼睛,抬起来一看,原来是宫一谦发来的短信——“梦梦,什么时候回来?”

我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走到了电梯里面,我只有先到丹凤的家里面才能好吧。本身丹凤就是因为买了我们家淘宝店的花瓶,带来了这个紫色的小花朵。现在要是再因为这种莫名其妙的原因引来什么小小人头,丹凤会把差评给消掉才有鬼。

却没想到我的话刚说出口,那个女子就拧起了眉毛,然后喃喃自语的说道:“十八楼?那你是那个世界的人?还是要去吃东西。”

怎么回事,电梯里明明没有单数的按钮。不仅如此,十七楼也只有一个单独的楼层,里面没有住户,也没有房间。而刚刚那个女子也不见了。

自从我入职淘宝这些日子以后,处理的灵异事件越多,我的心里就越来越没有底了。也不知道现在的社会是怎么了,难道已经让一部分的妖魔鬼怪入驻人类所生活的空间里了吗。否则怎么我遇到的都是这些灵异不符合常理的差评。

只是每当我在无聊的时候,心里都会自己跟自己说,反正小米也不与我在同一个办公室,他也不会知道我上不上班的,干脆就提前下班得了,无聊每当我鼓足勇气想要提前下班时,在办公室里巡视了一圈,看到我的同事们都在尽职的工作者,我又觉得很是心虚。于是我只好又打消了提前下班的念头。

“你好,小米,有什么事情吗?”这个点打电话过来,我也懒得跟小米客气了,也没有对他用到敬语。

“对啊,他不是叔汉,他是大坏蛋,是他让妈妈不能动的,我就是要让他死,这样他消失之后,我妈妈就可恢复法力了,那样妈妈就可以帮我把大哥哥留下来了。”

宫弦的话感动得宫装女子除了连连说谢谢之外,就再也说不出来一句完整的话,她已经痛哭出声。

想不到我的动作却让他瞬间的安静了下来。他怔怔地趴在窗户那看着我。

只是张兰兰说的话我却听不懂。

真的要求到他吗?我不停的在心里问自己。我想到了那一晚,我独自走在下山的路上。天上那一点点微弱的星光不足以照亮,我那深一脚浅一脚下山的路。

她的身体摇摇欲坠,我连忙伸手扶住她,可是看到她那满脸的血,我只觉得手脚都软了,也不知道她作得如何了。

“没事的,看着凶险,实则问题不大,回去之后我给她开两剂汤药,休息几天就好了。

我要给张兰兰一个最好的环境让她好好的休息,至于回到宫家,那是我的家,自然是要回去的。

我心中越发的害怕,不敢在这多待上一会。宫一谦去了哪里我是不知道,但是他这段时间的变化真是令我十分的心寒。

“张兰兰,你说宫弦会不会有事?我在梦中看到的情景是事实,还是我自己做梦?难道是宫弦托梦给我告诉我他此时的情况吗?”

我知道张兰兰说得没错,可是我的心中还是为宫弦甚至是宫一谦担心着。但我看到张兰兰那又疲惫的模样,心中更加不忍心了。张兰兰都是因为我而陷入到如此地步的。

然后我听见厨师说:“好吧,那就让你们再姐妹情深三天,三天后,你跟少爷成亲。”

当下目光就转到了旁边,我往旁边看了看张兰兰,发现在这样的情况下,竟然还能睡着。

尽管我的内心已经是害怕到不行,但是我的好奇心却还是促使我抬头看了一眼那个十字架上的人。

一边对他说,我一边悄悄的瞄了一眼他手中的草药。这是一种我没有见过的叶子,完全想不起来在什么植物的身上见到过。

见过烟里面夹杂着白粉的,见过将摇头丸混成糖果的,我也是第一次见识到,这种草一样的东西,也能有这么大的能力。我把我的来意告诉了他。从电话听筒里我可以比较清晰地听到他那边的环境所传来的各种声音。

“你见过这样黑色的游人液体吗?”我只好开口去问他。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