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在线游戏正网:第6章:十方变

阳光在线游戏正网 作者: 雨中淅淅沥沥彩虹

并没有像其它的女子那般去刻意的引起凤阑绝的注意,甚至并没有多看凤阑绝一眼。

“不要,我不要去那儿,我宁愿死,都不会去那儿的。”上官凌雨这一次是真的怕了,一想到那儿的贫困,一想到,她可能会同时嫁给几个男人,她就忍不住的害怕。

“喂,你站住,你不能进去。”那个侍卫急急的喊道,王爷走的时候可是特别吩咐,说王妃在休息,不让任何人打扰的,这个女人这般冲进去闹,万一把王妃吵醒了,可就麻烦了。

“我与王爷都还没有成亲,你竟然挺着个大肚子里来告诉我,你有了王爷的孩子,你说我能怎么办?”上官云端仍就是一脸的冷冽无情,话语刻意的顿了一下,再次补充道,“我怎么都不可能让这个孩子留下来,你说,是吧?”

“皇兄,你这是什么反应呀/?”凤忆希看到凤阑绝的反应,有些不满的嘀咕着。

凤阑绝显然也没有想到蓝魅辰会这么快赶来,眸子中,快速的闪过一丝意外,不过,却只是冷冷的望着他,没有说话。

而上官云端对老人的态度,更博是了众人的敬佩。

那些侍卫再次的愣住,不过看到上官云端一脸的坚定,还是不敢违抗她的话,最后留下了两个侍卫保护上官云端,其它的人都去帮忙了。

“老臣多谢太上皇的成全。”丞相微愣了一下,然后一脸感激地说道,说话间,也慢慢的跪在了地上,给太上皇行了一个大礼,他也知道,太上皇这应该算是饶过他了。

“你给本王住口,你若是再在这儿无理取闹,就不要怪本王不客气。”只是,凤阑绝似乎完全没有受到她声音的影响,突然怒声打断了她的话,声音也微微的提高了些许,揽着上官云端的手,似乎微微的紧了一下。

“我只想让你回到我的身边,你说过的,你的心中爱的人永远只有我一个。”那个女子的声音中,似乎有了些许的哭意。

“本王的事情,从来不会瞒着她,也不怕让她知道。”凤阑绝的脚步微微的停住,双眸微眯,冷冷的说道,这些的声音中,明显的多了几分强硬的冷意,没有了先前的顾及。

这种比法,对蓝岚是绝对有利的,那个以前痴傻的女人竟然想跟蓝岚比这个,简直是自己找罪受。

于是,慢慢的站起身,唇有微动,开始背了起来,“……”

“皇上,这一百多万两并不包括蓝城公主捐的一百万两,小的点的都是现银,跟帐本上的一笔一笔都是对的到的。”那管家听到蓝岚的话,微愣了一下,随即连连的解释道。

“王爷,那两个丫头买了东西后纷纷回了南宫府。”恰恰在此时,隐用千里传言向他回复道。

“我医人可是有条件的,不是随便一个人就医的。”叶寒眉角微挑,微微的扫了一眼秦思柔,极不欠扁的说道。

“有些话,我一定要说的。”秦思柔没有理会夜无痕,而是仍就直直地望着上官云端,一脸的坚持。

依琴与流萧此刻已经惊的无话可说的,隐隐的还有些心虚,他们虽然刚刚打劫了张府,但是,这南宫世家可不是一个张府可比的,更何况这性质也不一样的呀。

再继续走了片刻,隐终于让大家停了下来,只是,众人望着面前的情形,却都是纷纷的惊滞,一脸的错愕,更是一脸的不可思议。

而夜无忧的眸子却是瞬间的亮了,散发了兴奋的光芒,哈,终于有热闹看了,先通知四哥去。

皇上的胸膛微微的起伏,极力的压下心中的怒气,这才沉声命令道,“人朕已经带进来了,你现在就娶……”

“皇后,请皇后娘娘救救丞相吧,丞相他。”李大人一看到上官云端,突然转向上官云端,再次为丞相求情,现在,所有人都知道,能够改变凤阑绝的决定的,就只有上官云端一个人。

他知道,云端这几天虽然表面上装做我事的样子,但是却一直在为那件事情而伤心,若是这个东西真的能够医好云端,就太好了。

所以,两人的婚事十分的顺利,当蓝魅辰的伤一好,蓝魅辰似乎生怕凤忆希再反悔,便急急将她娶回去了。

“我可以肯定的告诉你,她不是夜无痕的女人,具体的情况,你可以去问她,直接的跟她说清楚,看她是什么态度呀,幸福都是靠自己争取来的,你不会连这点勇气都没有吧。”上官云端微微的瞥了一下嘴,故意的激他。

“王爷说过,不会强迫我的,但是王爷现在这又是什么意思?正式的提亲,是想让我不得不因为凤月国与蓝城的关系而屈服吗?”凤忆希听到他的话时,脸上更多了几分冷意,再次的冷声质问道。

凤忆希微怔,唇角突然的扯出一丝轻笑,双眸再次的望向他,一字一字慢慢地说道,“你放心,我会让自己尽快的嫁出去,但是我嫁的那个人,绝对不会是你。”

如此说来,那侍卫的嫌疑最大。

众人都微微的愣住,有些不明所以的望向皇上,不明白,他为何会突然停下来,而且还呆住了。

上官云端心中微微一笑,便跟着宫女离开。

上官云端听到她的脚步声靠近,心知她进了里面的房间,便想要引起她的注意。

想到小姐马上就上轿,就要离开了,她实在是不放心,倒不如就按那个丫头说的去试一下,若是绝王真的爱着小姐,那她也就不用再担心了。

“娘亲,云儿自有分寸。”上官傲天的神情间隐过几分不满,今天是云儿出嫁的好日子,老夫人竟然还对她这般的严厉。

凤阑绝揽着她的腰的手便微微的松开,看着月儿扶着她,慢慢的向着轿子走去,他的眸子似乎微微的闪了一下。

“本王的事,不用你管。”夜无痕微微的回神,扫了她一眼,略带阴沉地说道。

只是,想到,嫁给凤阑绝毕竟是她自己答应了,或者,她的心中已经不再爱他了。

“她当时说,我是你的女人,可以陪在你的身边。”秦思柔微微白了他一眼,继续说道,“她提起我,就证明她的心中是在意的,在意我的存在,便是在意你,一个女人心中若是有一个男人,自然不希望他的身边有其它的女人。”

“柔儿就麻烦神医了。”夜无痕极为客气地跟叶寒打过招呼,便直直地向外走去。

叶寒对上她那一脸的轻笑,微愣了一下,再次保证道,“你放心吧,我一定会医好你的病的。”

那几个黑衣人原本就在说谎,有些心虚,再在太上皇这般的直视下,一时间,都纷纷的慌了,身子微颤,眼神也变的躲闪。

因为,她很清楚这张脸可能会给她带来的后果。

“我只是实话实说,老夫人还是消消气,气坏了身子就不值的了。”上官云端的仍就是一脸的轻笑,声音中似乎还多了几分轻柔。

虽然此刻她是对上官凌雨说的,却是明显的故意说给上官云端听的。

不可以,他绝对不允许再发生任何的意外。

“以后,绝就是你专用的称呼。”见她不语,没有听到她反驳,凤阑绝的脸上更多了几分灿烂的轻笑,再次柔声说道。

是他太傻,竟然会以为,她嫁凤阑绝是为了报复,竟然还天真的以为,她的心中仍就爱着他,还会等着他,甚至还傻到去抢亲。

生活的这冷情的皇室中,是他的悲哀。他甚至有些后悔回来了,而且还带着柔儿回来。

但是,他为了掩饰她的身份所做的一切,到了最关键的时刻,却让他错过了他的真爱。

“那么,夜无痕会如何处置她?”上官云端一怔,上官凌雨落在夜无痕的手中,以夜无痕的个性,肯定不会饶过上官凌雨。

上官凌雨再次疯狂的吼道,而说到上官云端已经死了的时候,似乎十分的得意。

当时,他眼睁睁的看着凤阑锐滚了下去,伤到了腿,昏迷不醒。

再后来,凤阑锐的母妃因为承受不住那样的打击,服毒自杀了。

“锐儿?”玲妃的脸上,却并没有太多的异样,反而慢慢的走了进来,直直地走到了凤阑锐的面前,低声喊道,声音中,带着些许的轻柔,却似乎又隐着太多的情绪。

事情发展到这种地步,所有的女人都不敢再乱说话。

看来,果真如外面所传,夜无痕是真的很紧张秦思柔,这几天,上官云端已经知道了秦思柔的故事。

只有老夫人是一脸的愤怒,一双眸子狠狠的瞪着那个男人,“没有想到,没有想到,我们将军府中,竟然藏着这么一个男人,可恶,真是太可恶了。”

侮辱了她,也侮辱了他,好,很好。

而他这话一出,众人纷纷的惊滞,这么一来,性质不完全的变了。

“绝王,丞相刚刚只是失言,已经知悔了,还请王爷不要跟丞相计较。”李贵妃也看出了事态的严重,小心的求情。

上官云端看到他手中的东西时,微愣了一下,这根链子应该就是娘亲留下的吧。

“那我还是直接用踹的吧。”上官云端微愣,唇角忍不住狠狠的抽了一下,还以身相许。

“不认识。”这次李玉的脸上,已经完全的恢复了,便又多了几分霸道与嚣张,想要不想地睁着眼睛说瞎话。

“恩,是呀,叶神医的医术可是无人能及的,由叶神医在此,云儿就什么也不必担心了。”皇后也微微的点头轻笑道。

是她太会装呢?还是?

低沉的声音,一字一语中,都透着上官傲天对她的爱护。没有丝毫的犹豫与退缩,那怕,她只是一个傻女,那怕在众人的眼中,她是一无是处,专门丢脸,有还不如没有。

更何况那个人应该没有害她的意思,若真的有什么企图,以南宫世家的势力,他应该也会顾及一下。

而此刻那些百姓也是完全的被惊住,望向上官云端的眸子中都多了几分畏惧,这样的气场,只怕要胜过那些男子。

那个男子想要逃走,只是那侍卫的速度比他更快,在他想要隐入人群中时,快速的抓住了他。

“大家不要被这个女人骗了,她就算不是傻子,但是她以前可是嫁过夜阑国的四王爷,是被四王爷休了的女人,像她这样的女人,怎么配的上绝王呀?”只是,恰恰在此时,一个略显尖锐的声音突然的响起,这一次,竟然是一个女子,那些捣乱的男子已经都被凤忆希捉起来了,但是却没有想到,还有女人捣乱。

只要她的男人不为所动,她也就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了。

蓝岚刚刚极力压下的怒火再次不受控制的升腾着,那原本绝色的容颜似乎微微的变的有些可怕,望向上官云端的眸子中,更多了几分嗜血的狠绝。

“恩。”上官云端微愣了一下,然后微微点头,这种时候,她的确需要帮忙,而夜无痕是最好的人选,所以,她此刻也就不再跟他客气了。

“这?”那个侍卫是个聪明人,听到上官云端的话,不由的惊住,神情间更多了几分犹豫。

以现在的情形看来,肯定是有人在搞鬼,说不定,凤阑绝都会有危险,更何况是她。

王妃其实完全可以命令她们,根本就不必跟她们商量,但是王妃现在,却在征求着她的意思,她们还有什么理由拒绝呢。

“皇嫂,你在怀疑什么?”凤忆希听到上官云端喃喃低语的话,略带疑惑的问道。

“现在这个时候,太上皇应该会有大殿之上吧?”上官云端的眸子愈加的眯起,突然一字一字慢慢地说道。

“可是,你现在去那儿,若是被发现,你。”皇后突然的伸手,紧紧的拉住了上官云端的手,似乎生怕,她真的去了,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再次说道,“云儿,母后不求别的,只希望你跟绝儿能够平平安安的,皇位没了不要紧,但是母后不能让你有任何的意外。”

咳声猛然的止住,一双眸子也闭了起来,而握着上官云端的手也无力的垂下。

凤阑锐的眸子微微的眯了一下,直直地望向凤阑绝,想要从他的脸上看到些许的情绪,但是此刻的凤阑绝一脸的平静,没有任何的情绪,根本没有人知道他真正的心思。

“是的,都离开了。”隐微愣了一下,但是却是十分肯定地说道,隐做事,向来都是十分的谨慎,没有把握的话,他绝对不会说,他此刻既然说都离开了,那自然就都离开了。

“是豹头,属下让他去跟踪绝王的,难道有情况。”凤阑锐不曾开口,书房中的那个侍卫,突然惊声说道。“对了,我刚刚好像听到,谁要把你赶出去?!敢赶我的人,希望这后果,他能承受的起。”明明是赤果果的威胁,他却仍就是一脸的轻笑,一脸温柔的望着她,而那声音亦如刚刚的那般轻柔。

不过,除了意外,便没有其它的情绪,她不是外貌协会的,所以对于长相并不是十分的看重。

那话很显然是问向尚书大人的,但是他的一双眸子却是直直地望向上官云端,眉角微挑,深邃中带着几分不曾掩饰的探究。

凤阑绝用内力,在那丫头的身上一拍,上官云端便看到,从那个小点中冒出了一根很细很细的针。

这些侍卫,都是完全戒备的,毕竟凤阑绝此刻正在密室中呢,更何况,其中有一个侍卫,还正站在窗口的下方,若是有人靠近,他不可能发现不了的。

只是,有一点,上官云端仍就想不明白,就算那人事先安排好了这一切,可是,那人又是如何的掌握这时间呢,那人偏偏就选在了那丫头就要开口说出实情的时候下手杀了她。

“我只奉命带上官小姐去大殿。”那宫女直接的回绝了她的问题。

所以,她此刻可以完全的肯定,她绝对不是宫女,绝对不是。只怕是易了容的。

因为心惊,便也愈加的不敢掉以轻心,那人在这皇宫中,都能将这一切设计的天衣无缝,若真的要对爹爹不利……

众女子一个个都看痴了,忘记了所有的反应,也忘记了应该有的矜持,都直直的,愣愣的望着慢慢走来的他。

“皇兄,不是。”凤忆希的脸上更多了几分着急,再次急急喊道。

“不行,本王不能在这个时候离开。”凤阑绝却是一口回绝,她现在是最需要他的时候,他怎么能够离开。

相像的眼睛,无法确定的表情,而且他是亲眼看到她进了房间,而不曾看到她离开。

上官傲天听到夜无痕的话,身子猛然的僵滞,脚步也不由的停住,突然感觉到自己的腿像是灌了铅一样,怎么都迈不动。

凤阑绝的眸子猛然的眯起,眸子深处也明显的隐过几分杀意,这个疯女人,绝对不能留,唇微动,刚想要说什么。

她还不如死了算了。

只是,上官凌雨听到上官傲天提到上官云端,而且还被上官云端求情时,情绪便瞬间的变的激动,不由的怒声反驳道。

“云儿,这次是雨儿的错,雨儿不应该伤害你,不过,好在,你现在没什么事了,奶奶也就放心了。”老夫人的眸子转向上官云端,轻声说道。

她不忍心看着雨儿变成了一个废人。

二夫人听到夜无痕的话,再次的惊住,脸上更多了几分害怕,隐隐的似乎带着几分绝望,谁都知道夜无痕决定的事情,是没有人能够改变的。

而此刻四哥这般咬牙切齿的要捉拿夜狐……,肯定是另有原因。

想要让四哥去将军府接你,除非太阳从西边出来,不,就算太阳真的从西边出来了,四哥也不可能会去将军府接这个傻子。上官云端定了定神,听出那是飞赢的声音,飞赢跟在夜无痕的身边久了,语气也如同夜无痕那般的冰冷,让她一时间以为夜无痕又折回来了。

是为了以防万一?还是为了转移众人的视线?

飞赢一直不待见上官云端,可能是为夜无痕不值,觉的夜无痕娶她,对夜无痕实在是一种耻辱。

“饿。”上官云端抬眸,极为无辜地说道,一副吃饭最大的表情。

“哼,你违抗王爷的命令,还敢打我,看我不去告诉王爷,你等着。”那丫头一脸的凶狠,气冲冲的吼完,便快速的离开。

那宫女微惊,随即连连的拿了茶壶,去为她斟茶,只是,当那宫女的茶倒了一半时,蓝岚却突然的伸出手,去拿开了茶杯。

几个大臣的脸上多了几分失望,或者还多了些许的懊恼,原本王妃说不定可以超的过那蓝城公主的,就算背的跟蓝城的公主一样的多,但是王妃背的却是明显的比蓝城的公主更顺畅。

她这次是接着刚刚被蓝岚打扰的地方背的,恰接的一字不差,而且仍就是那般的流畅,不带半点的结巴,甚至没有太长的思索。

“为什么不可以?我的生活,我做主。”上官云端的眉角微扬,声音似乎微微的提高了些许,借用了移动的一句广告词,说真的,她很喜欢这种话。

仅仅这一次不能完全的为她们的洗脑,以后她也会让这些女人慢慢的认识到自我。

而周围的女人,一个一个的越听越是心惊,她们原本以为,只要对男人言听计从,不管什么都顺着自己的夫君,自己的夫君就会满意的,却没有想到,在男人的心目中,她们竟然成了木娃娃一般。

难道发生了什么事?

她知道,他也是一样。

她明白,他此刻的急切,但是他却仍就只是这般轻柔的吻着她。

她刚刚其它的都听从了月儿的意思,但是独独这唇上,她却绝对不允许那些东西的蹂躏,唇是整个脸上最柔软的地方,经不起那些东西的伤害。

他的唇微微的动着,似乎想要说什么,但是却只见唇在轻颤。听不到他的声音。

如今的皇上,共有六个皇子,大皇子从小受伤,腿残了,所以这么多年来,一直都坐在轮椅时。

如今,只是这一句话,只是这一个眼神,便让她明白了,她的担心,完全是多余,而她儿子的眼光,也绝对是不会错的。

若是她真的中了毒,就是他的错,他白天的时候就应该直接的将她带走,不应该把她留在这儿的。

上官云端微愣间,他已经走到她的身了,冷冷的扫了那个宫女一眼,沉声道,“出去。”

他的吻想要深入时,感觉到她微微紧闭的唇,他这次也没有像上次那样只是轻柔的缠绵,而是贝齿轻启,在她的唇上微微的轻咬了一下。

他没有太用力,但是却仍就微微的有些疼痛。

上官云端愕然,不是吧,这人的反应还真是让人一时间无法接受,他现在不是应该看着她的脸,做出一些反应吗?

她今天晚上到底经历了多少的危险,他现在真的是越听越心惊了。

上官云端微愣,没有想到,他竟然以为她说了那么多是这个意思呀,遂眉角微挑,再次半真半假的说道,“那么王爷是想被气死呢,还是想被吓死呢?”

只是,刚刚那位子上坐的是谁来着?她当时并没有太在意,所以这会竟然想不起来了……

难道,他一开始认准的就是这个位子?

而,他也的确想直接的选了她,因为,他的目标本来就只有她,其它的人,就算再美丽,就算再有惊世的才华,在他的眼里,也激不起半点的波澜。

毕竟再怎么样,他都不可能会去抢别人的妻子。

他再也无法装出完全忽略她的样子,那怕被她发觉。他的眸子,慢慢的转向她。

但是现在,他却很清楚,她已经不傻了,所以,便更清楚,她此刻是故意的。

他的王妃,除了她,还有别人吗?

众人莫名其妙的望着她,不知道她在做什么,王爷问她话呢,她怎么数起手指来了。

是呀,她以前那么爱他,那样拼命的追他,现在,不可能一点感情都没有了,显然,她还是想回到他的身边的,只要她肯回到他的身边,他会……

上官云端再次的愣住,不是吧,他竟然还真的要了?

不得不说,这绝王真是高人呀。

上官云端再次的惊愕,这人不会是能够看透她的心里的想法吧,要不然为何每次都知道她想要什么?

她又怎么敢冒然行动,万一到时候,没有把皇上扳倒,反而给凤阑绝跟太上皇惹上一身的麻烦,那就得不偿失了。

她算是看出来了,这个二皇子,就是不断的在皇上的面前出嗖主意。

“是。”那几个侍卫,都是归他管的,自然都是恭敬的应着。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