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在线游戏正网:第39章:摧眉折腰

阳光在线游戏正网 作者: 雨中淅淅沥沥彩虹

王不仕淡淡道:“当初幸福集团涨的时候,为何你们不说,这都是托了老夫的福,让你们挣了银子,现在跌了,何以怪起老夫了?”

“陛下……陛下……暴涨,暴涨了。”

整个京师,现在议论的都是幸福集团,前景诱人,且一看就是大项目,若是招股书里的故事能够实现,未来,便是无穷的利润。

…………

弘治皇帝:“……”

至于……刘瑾……

第三章送到,先吃饭,吃完还有一章,求月票。突兀摔落在地,整个人手脚尽断,肩上的骨头,亦是尽碎。

祭坛的角落里,是一个礼官,此时开始取出了竹简,开始记录。

不过……看着王守仁吃羊肉,方继藩却察觉自己有些饿了。

“你再看看。”

侍寝的宦官在数十步外,不敢靠近,这是太子进来之前亲自交代过的。

弘治皇帝眼里,怀着期待,看着铜镜中的自己,华发已生,可今日,他的精神,却很饱满。

方继藩和朱厚照对视了一下,陷入了沉默,方继藩意味深长的道:“伯安啊,我们现在不讲要做什么,为师先给你上一堂课,净化一下你的心灵,让你知道,何为忠孝节烈。”

陛下是天可汗,那么,自己这些陛下的肱骨之臣,未来也将名垂青史,成为‘魏征’、‘长孙无忌’。

现在陛下将此事交给方继藩来办,那么,大家还是极力配合才是。

刘瑾显得激动又惶恐,磕头如捣蒜:“孙儿知道了,孙儿现在已经开始着手准备。孙儿现在有三个想法,其一,就是那些佛朗机的俘虏,现在孙儿对他们都在进行甄别,但凡是能为战略保障局所用的,孙儿都在想方设法笼络。除此之外,孙儿在想,是否在西山,开办一个外语书院,专门教授各国语言,将来,这些人,也可为保障局所用。这其三,就是孙儿从前在保定府,倒是有一批心腹,这些人,奴婢会挑选一些机灵的,先送去西洋去,让他们渐渐熟悉一些,本地的风土人情,先暂时不用他们,观察他们在西洋,能否立足,若是可用的,将来自可收揽,若是不能用的,自是教他们自生自灭。”

他们没有良好的出身,没有受过顶尖的教育,他们运气好,挣来了一笔银子,对于突如其来的横财,他们既是激动,又显得无措。

弘治皇帝猛地又开始忧心起来。

方继藩忙道:“儿臣不敢,这只是儿臣的一点心意,还请陛下笑纳,若是陛下不喜欢,那么儿臣,也戴不了,只好将其销毁了。”

虽然是一副痛苦的表情,可这一身行头,却依旧给人一种不怒自威之感。

脑海里,满是各种各样的数据。

却是邓健气喘吁吁的来。

他教授的那些徒子徒孙,还真是五花八门,干点啥的都有,这家伙的书院里,连算数都教,教也就教了,偏偏他还把这算学,玩出了花样,这处处,都是在讨好陛下啊。陛下最喜欢的,不就是这个吗?

对于这些各种的报表已经统计数据,萧敬心里是极为忌惮的。

方继藩毫不犹豫道:“回陛下的话,诽谤太祖高皇帝,乃大不敬之罪,十恶不赦,形同谋逆,罪及三族。”

方继藩喊到两个名字的时候,故意音量高了一些,字也咬得稍微重些。

弘治皇帝敛了下眼眸,深吸了一口气,才徐徐开口说道:“听说保定府那里,开始推动一个叫什么统计学,是一群算学的生员鼓捣出来的,说是衡量标准,将一切进行数字化,而后,再进行统计,最后得出一个科学的数据,譬如,年产铁量,产煤量……根据这些数字的统计,衡量官吏的绩效。朕觉得,这也是好法子,不如这样吧,朕也不催逼你,你这蒸汽机车,若是到时,运力不能提高两成,朕来收拾你。”

弘治皇帝却是爽快,并没有犹豫,朝朱厚照点头道:“就此人吧,你既举荐了,那么便用他,一切,依循锦衣卫的先例,所有海外的奏报,先送你那里,重要的,送到朕的案头上来。”

刘瑾喜滋滋的忙是低头捡起章程,感激万分的拜倒在地:“奴婢……谢殿下恩典,殿下对奴婢实在太好了,奴婢这辈子,便是当牛做马,也难报万一。”

能跟随王文玉穿越白令海峡的人并不多,而现在还能活着的人,无论是哪一个,无一不都是彪悍之辈。

这高塔,倒有点儿像是观星台,高塔的最上方,竟好似有一处祭坛。

匠人都是现成的,除了抽调一批骨干,还需再招募一批。

唯一不同的是,他现在下值,在这翰林院外头,是一队的马车等候着他,五辆马车,二十五个护卫,加上五个车夫,四辆车是空车,王不仕会随机的选择其中一辆,如此一来,就算是遭遇到了歹人,歹人也无法确定,他在哪一辆车上。

坐一辆车,空着四辆,这……

王不仕冒着腰,上了其中一辆马车,这五辆马车真正厉害之处,还不只如此,五匹马,几乎一模一样,同样的体型,同样的毛发,五辆车,也几乎没有任何的分别……这……得花多少银子啊。

王不仕:“……”

而为首的王文玉,痴痴的看着眼前的一切,突然大笑。

萧敬吓的哆嗦:“五百万?”

“呀,那个?那个不就是,姓方的还有欧阳志,借机勒索百姓财货的东西,这方继藩,搂银子的手段,还真是层出不穷,哈哈,谁买谁傻。”

王不仕深深的看了这些笑作一团的人一眼,眼中,竟是充斥了同情。

此时,朱厚照和方继藩被传召入宫来。

里头详细的注明了,如何对私募股份进行保障,以及享有的各种权益。

这是朱厚照的专长,朱厚照道:“父皇,保定府、通州,还有京师,这三条铁路,都是儿臣规划的,由通州和保定府筹款……”

这个时代,虽然有朝廷亏空,或是地方官府卯吃寅粮的问题,可这毕竟,还很原始,而似这般,大举借贷的,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弘治皇帝微微皱眉,他大致能明白方继藩说的话。

贵人显然在海上的颠簸之中,生了一些寒热之症。

外头,传来了靴子声。

就在他走出房间的那一刻。

……

王细作回头,看着那巨大的府邸,这时候,他忍不住挠挠头………

理发师一脸惋惜,这已经是今年第九个蒙天主召唤的人了,可是……这有什么办法呢,这都是天主的安排。

总不能收了人家商税,就一脚将人踹开吧。

方继藩凝眉,不让人见识一下,铁路带来的巨大效益,怎么能将这铁路推广出去呢?

这一刻,这满朝文武,俱是鸦雀无声,静得一点声音也没有。

似这等夫凭妻贵,却是少之又少。

对了,还有这个青年人,也是举人,将来若是他能高中,凭着陛下对他和刘家的好印象,将来,平步青云,还不是信手捏来的事。

刘文华懵了,一双眼眸猛地的睁大,面容里满是不可置信。

弘治皇帝厉声道:“你既是他的叔父,那么,也是他的尊长。这退婚之事,卿家是知情的吧,此事,于情于理,都是不合。你们坏人名节,误人终身,至始至终,你非但没有制止你侄儿的作为,想来,还在暗中,变相鼓励,朕倒要问问卿家,卿家乃都察院右副都御使,乃是国家清流,却为何,如此行为不端,身藏祸心至此,又怎么可以为自己一己私念,而不顾别人的死活?亏得卿家平日谏言时,如此振振有词,似卿这样的人,难道没有愧疚吗?”

解剖之后,一群女子纷纷冲了出去,片刻之后,楼道里一片狼藉。

整个太庙,竟是多了几分欢快的气氛。

因而,大家发现一个可怕的问题,现在是骑虎难下,进又不得进,退又退不得,横竖他娘的都得背个锅啊。

他与刘健等人对视一眼。

“回娘娘,小女子梁如莹。”

梁如莹缳首:“正是,小女子受方……”

举人出身,入京赶考,寄住在堂叔家里,他的堂叔,在都察院任职。

刘文华乃是岭南才子,心心念念的,便是学好文武艺,卖予帝王家,若是因此而获得宫中的青睐,这是……何其长脸的事。

他捋须,一脸安慰的样子,朝刘文华颔首:“待会儿,谨记着,不要紧张,要行礼如仪。”

刘文华从容镇定,面带微笑,远远看到,两个穿着蟒服的年轻人,说笑着什么,那是……太子殿下和传说中的齐国公吗?

…………

弘治皇帝打量了刘文华一眼,很满意的点头:“不错,不错,神采飞扬,青年俊彦,刘卿家在京中待考?”

因为……这病太过突然,事先完全没有任何的征兆。

有御医上前,低声和把脉的御医低声议论。

可是,到了他们这地步的人,涵养还是有的,于是默默起身,侧让。

弘治皇帝咬牙切齿,这皇祖母的突然离世,本就令他悲痛到了极点,现在……眼看着皇祖母过世之后,竟还不能得到安宁,于是乎,愧疚、悲痛、愤怒,无数的情绪,涌上了心头。

张皇后抿了抿朱唇,轻笑道:“噢,想来,是你的父皇,他近来操劳国事,随口瞎说的话,秀荣,你不必放在心上。”

这个丧尽天良的老东西!

张皇后只瞥了一眼,呷了口茶,脸色平静,仪容和顺,她微微笑道:“本宫今日,倒是不想听《天仙配》了,就唱……《击鼓骂曹》吧。”

接着,他继续提笔,开始漫无目的的写,朱载墨沉稳,适合做后卫;那个徐鹏举,真是个人才啊,身强体健,精力充沛,十分顽强,这样的人,天生就是做前锋的,是开路先锋……

这真是祸不单行啊。

萧敬道:“陛下,宫里还有女医呢!”

弘治皇帝方才想起了那个女医,她们还很生嫩啊,只是这个时候,顾不得许多:“一并叫上,一并都叫上。”

不过,尺有所长、寸有所短,西山医学院,自有自己的独门秘籍,宫中贵人,哪一个不是千金之躯,这医学院入宫为皇家服务,也是理所当然。

弘治皇帝晒然一笑:“你说的有理,既如此,嗯……那么,诏入宫中吧,于宫中置西山女医院。”

女医院医正,怎么听着,像女厕所所长差不多?

梁如莹坐在车里,与她同车的,乃是另一个同学。

道旁的这些亲属们,此时也反应了过来。

这家里头,却已有客人来了。

来的,乃是岭南刘氏的管家。

学习了解剖之后,便是考试,考题多是各种病症,以及应对之法。

方继藩:“……”

不过……这么多年下来,萧敬慢慢的适应了,说实话,若是方继藩在自己面前,眉开眼笑,彬彬有礼,自己心里还不自在,生怕这小子,想要坑自己呢。

弘治皇帝此刻,看着厂卫送来的奏报,另一边,还搁着一本《球经》。

弘治皇帝便不想再纠缠这件事了,他手里,捏起了一份奏疏:“你的门生唐寅,送来了一本章程,是操练舰队的,需先招募五千人,督造蒸汽舰八艘,这是第一步,除此之外,还需在大明各处口岸,设立港口,要做到舰队可随时靠岸供给燃料和淡水,方卿家,朕恩准了,只可惜哪,这是一笔大银子哪,可是……”

西山足彩,现在可谓是门庭若市,这玩意价格便宜,花不了几个钱,却也让自己枯燥的生活里,多几分乐趣。

萧敬小心翼翼的站在一旁,他对任何运动都不感兴趣。

萧敬不懂装懂的点点头:“是啊,陛下说的有理。”

方继藩不喜欢足球,对他而言,足球是他赚钱的营生,他反而关心的,乃是妇人们的街jie放运动,这才是利在千秋的大好事啊,娱乐终究只是娱乐,可站在方继藩这等角度,他所关心的,岂只是娱乐这样简单。

人们唏嘘着,感慨着。

“继藩,为父有个大胆的想法。”

李东阳悲痛的流出泪来。

这一看……

李东阳摇摇头:“没有。”

刘健沉默片刻之后道:“活着好,活着就好。”

他这一开口。

李东阳在一旁加紧道:“可是陛下……人活了。”

刘健苦笑:“臣不知。”

方继藩接过,他一开始是半信半疑,可当真看了,顿时……一下子,全明白了,于是……傻乐:“果然不出所料,哈哈……哈哈…………”

他爹死了,他还笑得出。

碰到了原则问题,方继藩又不傻,不是自己的罪,自己认个什么?

张懋还在震惊之中,久久不能平静,他拜下:“老臣在。”

说着,三两步赶上去。

礼官很快,就取出了新的祭文,方景隆是新来的,他的祭文,需要专人撰写,可其他东配殿中的诸贤,都有现成的。

大家有绷紧脸。

说到此处,弘治皇帝目光幽幽,他猛地张眸:“现在,这上千的佛朗机人,还有这四艘舰船,就权当是,告慰了鲁国公在天之灵吧。朕思来想去,此乃大事,鲁国公……”

…………

佛朗机人终于不宣而战,这数十万的移民安危,自也命悬一线,自己乃是镇守,若是不能视事,一旦再遇佛朗机人的大举进攻,黄金洲,可就危险了。

无论如何,他都无法理解,方继藩为啥内心比自己还要强大。

朱厚照道:“怕就怕这个王细作,一旦出了海,就翻脸不认人了。”

弘治皇帝呷了口茶,在感慨之后,又忍不住道:“让一个礼官,随时跟着他进行提醒吧,免得他太庙中失仪,这是大事,不可出错。”

而此时,晨曦之下,大明门已是打开。

这又让人担心起来。

王不仕满面红光,格外的激动。

安娜公主号,居然……应声而断!

到处都是哀嚎,是绝望。

不但快,且还转动自如,这才是真正可怕到极点的事。

他抬头看着蓝天,无数的水手和水兵们,这一刻,都已停止了动作。

那打开圣书,不断吟唱着的教士,轻易的被一枚炮弹,直中头颅,鲜血染在了圣书上,远处,是惊恐不安的水兵们,发出了最后的哀鸣。

萧敬一屁股跌坐在了地上。

马文升脸色蜡黄。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