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在线游戏正网:第38章:纵横捭阖

阳光在线游戏正网 作者: 雨中淅淅沥沥彩虹

只是有些可惜,她现在还不是他的妻,而她也似乎打定了注意暂时不想跟他结婚。

不行了,不能再这样等下去。

“不!项链还是夫人的,我参与竞拍只是想做善事,而今天正好是夫人的生日,我曲耀阳铜臭商人一个,不懂得挑选礼物,匆忙从a市带过来的生日礼物只怕夫人不太喜欢,正好眼前有个这样好的机会,我借花献佛,祝夫人生日快乐!”

“你是我表姐夫怎么没见你大摆婚宴请我们这群亲戚?陆离,今儿个我丑话可给你说在前头了啊!你这光跟我姐两个人偷偷摸摸地去把证领了可不算数,你要不请我们这些亲朋好友吃一顿那就什么都不是,这里可人认!”

她当时就说过,自己并不在乎什么职位,回到a市也只是想处理完这边的人跟事再说,珠宝设计是她所热爱的工作,她并没有打算放弃,可是再在a市跟伦敦两个城市之间跑的想法并不现实,至少是这半年,她需要待在a市。

老头子好不容易病重进了医院,他与裴淼心的这段政治婚姻如果再不结束,更待何时?

见他执意要走,她心下狠狠一痛,眉目上的笑容与天真美好还是都留给了他。

那时候裴淼心正着意要在新闻平息之后将芽芽从伦敦接到自己身边,听到这个电话的时候只是一怔,郭律师很快又在电话里面补充:“裴小姐,若是你不想见,也大可不见,曲总手机关机,要不我先联系上他再……”

她像是突然意识到什么,赶忙抬手揩过自己的眼角,有些仓皇地站起身。

“耀阳!曲耀阳!不要让我恨你!不要……啊……”

他的手中正好拿着一只盛了酒的高脚杯,这夜里孤单,以着他的脾性这时间也应该在外面狂欢,可是下了飞机就接到桂姐的电话,说大少奶奶过来了,给老太太熬粥又在屋里陪着说话。那时候他正坐在车上,一边歪在床边揉着自己酸痛的眼角一边听桂姐说话。

夏芷柔心中冷哼,可想到之前夏母同她说过的话,什么小不忍则乱大谋,本来像曲耀阳这样的男人,就算他在外面有个十七八个情人都不算什么,更何况这些年,也就是他同她结婚的这些年她早就有所耳闻,他早遣了外面的女人,只一心一意守着这个家和儿子军军。

“嗯?”

“鸡?”听着这个字她突然就笑开了怀,抓着门边死劲不让他拖自己出去,之前慌乱的心跳还是什么都变得再平静不过,也早没了其他的情绪。

他先前点了烟,大抵真是有些焦虑,莫名的焦虑。才点上,就被经过的护士轻喝了一声,说是医院门口也不许这样明目张胆的抽烟。

可是她却不想要那样。

“你大哥,曲耀阳。”

她还记得母亲话里的意思,对于这段她与臣羽之间的婚姻,母亲一直是忧心大过于喜悦的。

曲耀阳侧身确定周围没有别的人后才道:“已经没事,你早点上楼休息。”

那边安静了好一会儿后,才响起厉冥皓大笑的声音:“我随便说说的,你也相信?”

“具体的情况我也不清楚,还有,下次你别再这么莫名其妙就冲到我办公室里来,多少顾忌着自己的身份,耀阳的婚事,我自然有别的安排。”

他沉默了一会转身,“把你的车钥匙借给我吧!明天早上我让司机开回来还你。”

翟俊楠似乎不依不挠,“要不这样吧!既然你不是陆离的女朋友,那么你做我的女朋友吧!”

说完她便转身,头也不回地遁进门的一边。

易琛边往前走边脱衣服,待到旋身从卧室出来的时候,上半身的衬衫已无,露出内里线条分明、肌理明快的胸膛。

裴淼心一脚踩了刹车,回过头来看她,“洛佳,我没事。明天就是年假了,待会你回公司,记得帮我跟他们说一句,好好过年。我不是真的不管公司,我只是出国过个年假,过完年后,我会回来的。”

曲耀阳,在那样伤害了我之后,你到底是有多爱你的夏芷柔啊?

吃到一半却还是忍不住抬头,带着有些幸灾乐祸的语气道:“哦,对了,因为你太长时间没有回来,所以我都忘记了你最不喜欢吃素,尤其是素到一点荤腥都找不见的菜。可是怎么办呢?今天我就只想炒这两个菜。”

耀阳一直是她最引以为傲的儿子,他值得这天底下最好的女子。

……

“沁心园”的前门花园里,曲婉婉才扶着裴淼心出来,后者便微笑着挣开,“婉婉,谢谢你,我已经没事了,刚才让你受惊,我只是……吓了一跳而已……”

曲婉婉红了眼睛,“他们怎么能那么对你?他们明明知道你跟大哥之间的感情,可还是那样对你!说什么妹妹,还要大哥亲手把你嫁出去……他们怎么能这样做!不行,我找他们说理去……”

“耀阳,干什么去?”

“……我跟裴淼心是真心相爱,从过去到现在,原来我一直爱她,只是我自己不明白!”

裴淼心摇头,说:“我刚才挂过电话回家,小家伙晚上吃了很多你让人做给她的鳗鱼饭,这会估计还抱着呢,吃多了不好。”

曲耀阳蹙起浓眉,“什么意思?你觉得她说的话很有道理?”

“……你是不是知道我爸爸在外面有女人的事情?”

“差不多了,曦媛把一切都打理得很好,我只是例行公事罢了。”

可是他真会同聂皖瑜结婚吗?

曲耀阳满脸凝重之色地站在那里,“你是谁?谁让你进来的?”

曲耀阳说完话后揽过裴淼心便旋身进了屋,独留万晓柔一个人在走廊上站着。

裴淼心怔忪着不知道所以然,他却突然埋首在她胸前深吸了口气道:“老婆,你可真香……”奶奶盯着小姑娘的模样,明明面上还在努力微笑,双眸里的光彩却偏生僵硬到了极点。

“刚才吃饭的时候,我见你一直不大开心。”

“臣羽,我现在也一样开心,有你,有芽芽,还有咱们即将出世的孩子,我已经很满足很开心。”

桂姐蒸了各种味道的粽子出来,非让回家过节的少爷小姐一人吃掉一个才准离开。

裴淼心站在原地还没来得及反应,那分明仓皇无措的男人已经快速绕到驾驶座的那边,一把用力拉开车门后坐进去,就在她的视线范围内把车开了出去。

久久等不来门里面的回应,内心焦躁到有些气急败坏的男人竟然直接用门口的电子锁按开了密码。而这密码,是前一晚离开这间屋子时,芽芽不小心说出来的。

所以这次没再给他机会冤枉自己,裴淼心抢先开口道:“我都已经辞职了,怎么曲先生现在才想要为你老婆伸张正义?”

说完了她就起身,打开包房门的时候,只见先前的两位同事一脸无措地站在旁边,而之前还举着酒杯大声说话的洛佳则正面贴着墙壁靠在那里。大抵是哭了,只听得见她嘤嘤的声音。

其实大胆的女孩之前他见得多了去了,借着这个那个关系想要接近自己的女人也不在少数,只是这会儿他一副心思都是他的小女人,早无心去搭理谁。

爷爷自是认得a市这有名的厉家,见着厉夫人同他打完招呼以后又同曲市长与曲母分别握了手后才道:“我知道,我知道,那时候护士同我说过,说你跟长弓一块过来的,可惜我睡着了没见着,有心啊!”

即便不用按开也看得到上面的信息,很简短的几个字:对不起。

“喂……”

……

回来之前,他在机场给裴淼心挂过电话,说北方的天气真是冷,还是秋天便到处刮着冷风,他带过来的衣服大都还是他在a市的那些,带人下工地的时候,经常被那些冷风刮得鼻子都要歪掉。

她焦急一声轻唤,说:“算了,你别去。你妈她毕竟是芽芽的奶奶,她想带芽芽出门本来就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我们做得太过反而会惹得她的不开心,到时候妈妈还要怪我们的不懂事,你别去。”

裴淼心仰头看了看车窗外、夜色里,裴家旧时住过的房子。引了裴母下车时才道:“嗯,这里本来就是我的娘家,所以这次,我也想要妈妈把我从这里嫁出去。”

“我怎么任性了?我就是想问你,如果我一直不结婚,如果我就一直等着你,你是不是会照顾我到我死?”

“那就把军军送回孤儿院去啊!反正他又不是我跟你的孩子!等到我们有了自己的小孩就把他送回去!我不要你因为想要补偿我而帮我领养一个孩子,耀阳,我是个女人,我也有生孩子的权利!我不能让你爸妈他们一辈子看不起!”

“没什么好要解决的!真的没有什么好要解决!”夏母这四年以来总觉得曲耀阳这男人看她们两母女的眼神不太对劲,他似乎知道了些什么,却永远不明白说出来。这男人的心思远比她所以为的要深沉得多。她多时琢磨不透他的情绪,所以并不想要女儿在这节骨眼儿上惹了他的不痛快。

夏母跟夏之韵在大门口吵架,本来已经打算就寝了的夏芷柔还是听到了外头的动静,打开门走了出来,“妈……”

抱着花瓶与花束的裴淼心旋身进了病房附带的洗手间,曲耀阳沉默了一会才道:“别说傻话,有些东西不记得就算了,你始终是我弟弟。”

看守所的会客休息室里,曲耀阳和裴淼心早早等在那里。

几个民警快速冲上前,费了好半天劲才将曲子恒抓住,被人抓住了也不见消停,后者一边骂骂咧咧的,一边继续拳打脚踢向着夏之韵的方向。

“报道到是不用了,如果你真的有心感激,我到是希望你帮我做件事情。”

从头到尾,时间一天天过去,她对他,还是一通电话都没有——她就这样完全彻底地,从他生命里消失了。

“那你帮我打电话叫她过来吃火锅。”

洛佳早按捺不住,让乔榛朗把手里的东西一接,不由分说就钻进了后座里头。

车到裴淼心家的门前,乔榛朗正试图把车往车库里倒时,洛佳已经开始嚷嚷:“唉唉唉,直接把车开走不就完了么!”

两个人几乎异口同声地道。

床边的位置一阵下陷,很快有一双大手紧紧搂在她腰间,鼻尖嗅着她脖颈浅淡的薄荷香气,才道:“睡了么?”

她听得出是曲臣羽的声音,缓慢转过身来,透过床头柜上的台灯看着他的眼睛道:“嗯,不过又被你给弄醒了,你说,你拿什么赔我?”

“淼淼,我爱你,我……我想吻你,可以么?”

曲耀阳动手要打回聂皖瑜,裴淼心轻叫一声将他抱得更紧,已经红肿的小脸靠在他的胸前,闷闷出声:“不要,大叔,不要,求你……”

那小张也真是给力,从头到尾未置一声,当真是跟大老板跟得久了的人,早就学会了充耳不闻。

“曦媛,你有没有办法帮我查到国内有谁购买过montblanc年后刚刚推出的限量版珠光蓝高定钢笔?”

“怎么会没有关系?哥,这几年你是怎么过来的,别人不明白难道我还不明白吗?你是从小都最照顾我最疼爱我的大哥,淼心姐也是我这么多年一直都敬重与喜欢的姐姐。看到你们分开,我心里真的好难过。我知道你们之间之所以会变成这样也有我的原因,如果不是当初我听妈说你们……”

“怎么了?”裴淼心不自觉地皱了皱眉,又去夹了一块排骨,“一凯推荐的这家海带排骨汤很好吃啊!他说你以前到这附近视察工地的时候也爱去吃这家的排骨,原来他们家的排骨汤那么好吃,难怪你以前不喝我熬的汤……”

芽芽这会儿才放下手中的ipad道:“那还不简单啊!麻麻最爱芽芽了,只要芽芽帮你,麻麻一定不会再生气了。”

裴淼心这下才算是放开心怀的哈哈大笑,再去看旁边的小芽芽时,就见小姑娘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没想到她的老爸还是这么不受教,居然才这样就扛不住了。

曲母勾唇冷笑,等到陈妈牵着芽芽到厨房找东西吃后才请呷了口茶道:“这里没有别人,你不用在这里同我装。”

“没事儿,那都是过去的事了。你也知道我跟臣羽是先注册后办的婚礼,前前后后拖了些日子,所以现在才会大着肚子补办婚礼。可是中国人的观念里面,好像不办婚礼就不叫结婚,我们也不想节外生枝,再去解释那么多复杂的东西。所以我怀孕的事情暂时都先不说,至于在伦敦的时候,我确实是生过一个女儿,她……是曲家的孩子。”

姑娘气极,起身甩手就走人。

裴淼心被曲市长的话骇得睁大了眼睛,“爸,如果您是想谈工作上的事情,那明天……”

“淼心姐,我想你一定还记得自己告诉臣羽哥你怀孕了时的场景吧?他当时有没有揭穿你?他当时是什么表情?开心,痛苦,还是吃惊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了啊?你在同他结婚之前一直同耀阳鬼混在一起,可你知道那时候臣羽哥在做些什么吗?”

她还记得婚后那段与他相处的日子,她曾不止一次地问过他当时为什么会想到去了瑞士。

洛佳轻喝一声冲上前来将曲母一推,“你以为你是谁啊!当今市长家的夫人就那么了不起啊!你也不看看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现如今是法制社会,法治社会!我还不信市长夫人就能公然在医院里打人了!你信不信我一会儿就发微薄,我要把你打人的事情放上网去。”

夏芷柔的眼泪顺着眼角不停地滑,强忍的委屈几乎快咬破自己的下唇,这才带着些颤音同苏晓对峙:“我知道你们不喜欢我!我知道你们都不喜欢我!可是那又怎么样?是我跟耀阳认识在先,是我跟他相爱相恋才走过这么多年!他不喜欢你的姐妹儿我有什么办法?!他就是不喜欢她!”

他知道她想要什么,这样的隔靴搔痒远比真的碰上她更让她难耐几分。她被他逼得就快要发疯,想要退开想要抗拒,可又偏生只能任由自己最原始的本能,跟随着他手指的东西不断蠕动起伏。

夏母一听就来了火了,教训完了一个女儿又来一个。

曲耀阳到是不甚介意,突然又开口道:“对了,先前我帮女儿找的那间幼儿园是市政干部幼儿园,那里除了环境好、硬件设施完善以外,还同时请得有生活导师和外教。那的园长是原财政局朱局长的小姨子,先前我跟她有过联系,说是一个亲戚家的孩子想到那去,不过后来你们一直没有过去她也并没有再提,这次若是你们还想,我亲自送你们过去,当面跟她说要个名额应该没有问题。”“啊!”她惊叫一声,被人重重推撞向一侧的墙壁,紧接着贴到她跟前来的男人却显然让她吃了一惊。

“那不行!都到这里了你还想回去?再说了你怕什么啊?你是裴家的千金,曲家的儿媳妇,这就是你正法的时候,你怕个屁!”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