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在线游戏正网:第37章:旁门左道

阳光在线游戏正网 作者: 雨中淅淅沥沥彩虹

“我一个儿子已经中了血毒,自然不想再赔进去一个儿子。我只能回来再寻找名医,再想办法。”崔二老爷沉痛道,“我让人张贴了寻医的告示,若是能救好我儿子的命,便给予十万黄金。但是几日下来,无人上门。我已经绝望之下,昨夜来了两位老者,说能救我的儿子。我燃起了一线希望,只能相信他们,既然人家不告诉身份来历,我哪里还会逼着问?只能死马当作活马医了。”

这一章的狠吻是我的大礼哦!感谢你们安静温暖并且愉快地陪伴着我玩耍更新,哪怕木有存稿了,我也不怕,集体么么哒!

“所以,你带着人走一趟郾城吧!暗中相助崔意芝。”谢芳华敲了敲桌面,“另外我想,假的秦钰应该是和舅舅在一起,你去了,也能够保护舅舅。他既然从漠北回来了,就不能在路上出事儿。外公只他这么一个儿子,父子就要相聚了。”顿了顿,她低声道,“外公养了我娘多年,不是亲生却胜似亲生。舅舅护了我和哥哥多年,不是亲人胜似亲人。这份恩情,天高海深。除了忠勇侯府和谢氏,我也要护着舅舅和博陵崔氏。”

“你们是说也要去丽云庵看燕儿?”大长公主大约是忧急如焚,所以,气色不太好。

已经是深夜时分,丽云庵的院落亮着灯,从山下往山顶上看,丽云庵正坐落于半山腰的凹哇处。是个不算大的尼姑庵,院落没有几处。

    重活一世后,她将以前所有的东西能改的全部都改了。喝药好比喝水。满嘴苦味时反而觉得活着比什么都好。她可以去做许多的事情。以前手无缚鸡之力,如今再也不是了。

谢芳华挑眉,慢慢地收回手,松了车厢的帘幕,坐下身,回看着崔意芝,不置可否,“心情这种东西,的确是时好时坏,时有时无。”

谢芳华伸手去挡。

秦铮扯开她丝带,任**淹没他,他的火将谢芳华席卷燃烧。

秦铮点点头,“后来,我便肯定你一定活着,只要你活着,自然会回京的。”

躺了片刻,谢芳华睁开眼睛,掀开薄被,坐起身,下了床,来到桌前。

那人蒙着面,看不到他的样貌,她口不能言,只能干着急又害怕。

有没有心跳加快?明日更精彩啦!

谢芳华冷然地瞅着他,“四皇子即便人多势众,但也要考量好了,我手中的人不好截。”

玉灼侧身让开。

刘岸看向孙卓,“你是孙太医的孙子?”

谢芳华自然不答话。

刘侧妃本来无心睡眠,侍候她的婢女陪着她说话,如今听闻秦浩回来了,而且来了她这里,立即吩咐,“快请大公子进来!”

刘侧妃顿时不满,“忠勇侯府的门第是高,甚至揪起根源,连南秦皇室的发源踪迹也不及谢氏,但是忠勇侯府的小姐到底是个病秧子,娶回来岂不晦气?肩不能提,手不能挑,门第身份好又顶什么用?哪里如左相府的小姐,人家武双全。”

“可惜,赶上了无名山被毁的消息传进京中,皇上召集朝臣议事,我官职还是太低,被挡在了外面等候,便叫皇后趁机去了左相府,这事情到底让二弟做成了。”秦浩道。

刘侧妃松了一口气,“距离过年还有半个月了,也就是半个月的事儿了。也快了。”

秦铮扔了一把干柴进灶膛里,没说话。

谢芳华想着论起不是人,非秦铮莫属了!欺负人欺负得这么让人抓不到把柄的,也该对他竖起大拇指了。谁要做他仇敌,倒霉了。

秦铮微微皱眉,随即扫了一眼去倒水的谢芳华,吩咐道,“听音,这里不用你侍候,听言来侍候,你带八皇子去找白狐吧!”

谢芳华自然不言声。面前的少年眼神清澈,对她只是纯粹的打量,她到没什么反感。

“如今天色暖了,就摆在院中吧。”谢芳华对秦铮询问意见。

刘侧妃脸一灰。

英亲王妃回头对刘侧妃道,“既然血止住了,华丫头开了药方,春兰去煎药了,你就留在这里照顾大少奶奶吧”

谢芳华想起秦铮,心下一暖,“我送您回去。”

借由月光,这才看到有两只大毒蝎子正爬在秦铮和她躺着的地方。

秦铮也懒得看那二人,对飞雁摆摆手,“你带着他们去杀手门吧!”

王倾媚打了个哈欠,“既然够了,我就再去睡了啊。”话落,向外走去。

不多时,王倾媚拿着一包裹草药走了回来,将草药往秦铮面前的桌子上一放,“给你,这些都在这里了。够了吧!”

谢芳华想着既然这人管王倾媚叫小姐,那么就是泰安王氏的店铺了。她点点头。

“公子,您怎么来了这里?要抓药?”那掌柜的恭敬小心地问秦铮。

燕岚也说,“是啊,我也担心芳华。”

小泉子立即跑出了御书房。

“他们是他们,朕是朕。”秦钰道。

“不必找她了。”秦钰挥手,“就找李沐清和郑孝扬,无论他们在做什么,让他们立即进宫来见我。”

“你激动什么?”英亲王妃推了英亲王一把,“你给我坐下。”

秦钰眯眼,“金针?哪里看出来?”

谢芳华也跟着秦铮来到窗前,入眼处,前面任何遮挡物都没有,一片空旷,或者说,这一排殿舍,前面都空阔,连遮阴的树木也没有。

小童在车外道,“公子,回府了!”

谢伊悄悄地靠近谢芳华,挽住她的手臂,轻声说,“芳华姐姐,你一定会活下去的,我们谢氏也一定会继续延续下去的。”

“你能行,有我在,不会用到你。但是我若是不在了,那么,你就要到一半,忽然想起了什么,将本来要说的话吞了回去,看向秦钰,改口道,“交给皇上彻查。”

秦钰叹了口气,“其实,当初谢氏长房敏夫人给女儿选亲事儿,遍京城不找,却选了荥阳郑氏的郑孝纯,我们就该察觉这中间有问题,只是谢氏长房处处踩着忠勇侯府,视线都被移到了谢氏长房夺权和忠勇侯府与皇室的纠葛上,便忽略了这里面趁势而起的荥阳郑氏。”

秦钰看着他。

秦钰忽然道,“小泉子,你说朕是不是很没用”

“是命吗”秦钰问。

谢芳华想起今日右相夫人对她的态度,叹了口气,“右相府不见得待见你。”

秦铮扬眉,看着右相夫人,慢悠悠地道,“夫人怎么这么激动我与右相府无怨无仇,闹腾什么自然是为了看车。”

右相夫人一噎,刚要再怒斥,右相拦住他,皱眉道,“让你不要跟来,你偏偏跟来,不就是一辆车,铮小王爷来看,让他看就是了,你激动个什么。”

英亲王妃点头,“对,没错,正是这样。”

春兰见英亲王妃脸色十分难看,她一惊,“王妃,可是出了什么事情”

英亲王妃知道谢芳华既然将药方给侍墨,她自然是她信任的人,便也就没说什么。

车夫认出了秦铮和谢芳华,扭头对车里说了一句,车帘幕缓缓从里面挑开了,金燕露出脸,吩咐了一句,“停车!”

金燕在车内抿着嘴笑,“铮表哥,芳华妹妹,你们这是出来逛街?”

“你可真会做生意!怪不得将祖传的店铺做得这么好。”金燕夸奖那掌柜的。

谢芳华笑了笑,不置可否。

“哎呦,三位真是识货的人,这是这簪钗里面最好的,巧手师傅为了一对钗,打了半年之久。这是今日早上刚刚拿过来的,本来我想收着不卖的,还没来得及往起收呢。”掌柜的立即小心翼翼地将那只钗拿了出来。

    “芳华小姐!”风梨身子被谢芳华推了一个趔趄,一惊。

    赵柯顿时失了声。

    赵柯感激地看了谢芳华一眼,连忙对风梨道,“快去拿一只碗来。”

“听音!”外面传来翠荷的声音。

她暗暗想着,果然被二公子看中收在身边的贴身婢女不是她们寻常的婢女能比的气度。

右相连连点头,头前引路。

右相带着谢芳华和英亲王妃进来,李沐清扭头看来,右相刚要开口,右相夫人见到谢芳华,忽然大怒,“你来做什么出去!”

“也就是说不能恢复到我原来的样子了”李如碧问。

右相闻言皱眉,“碧儿,你什么意思”

李如碧道,“爹,我不诊治了,就这样吧。反而对于我来说,容貌好坏,也没什么用处。”

“哭什么哭!你就知道哭。”右相脸色难看,又是头疼,又是无奈,看向李沐清。

秦钰抿唇看着他,“朕准大伯母之请来你府上,便是不想你如此,既然大伯母说你为了南秦江山,朕也不是昏君,你何必如此?”

秦钰上前一步,伸手扶住他,“右相?”

“怎么会?他怎么会一心求死?”右相夫人的眼圈都红了,盯着英亲王妃,明显情绪激动,“为什么?这是为什么?他明明说要带着我告老还乡的。”

右相说他一生喜欢崔玉婉,对于右相夫人来说,她既然知道,也不怕再对她说,这是事实。

可是真的是这样吗?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