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在线游戏正网:第30章:绝叫地煞

阳光在线游戏正网 作者: 雨中淅淅沥沥彩虹

    谢芳华感觉到床边传来均匀的呼吸声,她偏转过头,看着床上躺的人,不由露出笑意。谁也没有她更知道,他曾经一夜一夜都不能安睡。被体内毒恶之气折磨得五脏俱焚,若是没有昔日的记忆,她很难想象这样的云澜哥哥会被那毒恶之气折磨得无数次不成人形,性命垂危。

一觉睡到响午,用过午饭,谢芳华准备离开。

谢芳华蹲在地上哭了许久,直到腿麻了,她蹲不住,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时。秦铮才伸手拉起她,低声问,“哭够了?”

秦铮进了书房后,便懒洋洋地坐在桌案前开始完成今日留的课业。

“子归兄所用的药方子如此神奇吗?竟然让你短短数日气色就如此大好。我记得你有数年没与我们一起出城游玩了吧?”秦铮看着他,见他抿唇,笑了笑,扫了一眼跟进来被凉在一旁的孙太医道,“若是孙太医看不好听音的嗓子,不如子归兄就帮我请教令舅,看他寻的是何方医术高绝的神医给你开的药方,竟然让太医院的太医煞费苦心医治了多年还不见好转的隐疾有了起色。”

“小姐。”侍画立即走了进来。

三里地的路程很短,她将所有事情前后也就略了一遍的空隙,马车已经到了临汾统兵府。

所以,若是想要守住她自己的地位,那么只能有一条路,就是她宫里的姐姐和背后的柳氏家族一直荣华盛宠。

卢雪莹羞红了脸,低忿一声,“你少哄我开心”

可是当二人见了秦浩和卢雪莹来到左相府,秦浩温柔笑意处处照顾卢雪莹,而卢雪莹除了眉目有些倦色外,面带桃花,二人放了一半的心。

燕岚脸色暗下来,“真是让人不明白,谢芳华一个病秧子,缠绵病榻足不出户多年,他怎么会想娶她?”

小太监领着,一路畅通无阻,不多时,便来到了灵雀台。

“能不能嫁娶,也要看是不是姻缘。”皇帝笑着道,“今日宫宴朕倒要看看他们怎么个论艺法,怎么个一局定输赢。若秦浩真配不上她,朕就应了她的要求,帮她退了婚。”

永康侯脸色也渐渐白了。

“混小子!”皇帝忽然骂了一句,“见过躲仇的,没见过有谁找仇的!”

“关于芳华小姐说的血光之灾应验到她身上的话,这个事情毕竟不是太有依据。”英亲王拖着秦铮退后了一步。

谢芳华颔首,伸手扣紧秦铮的手,又对郑孝扬道,“你抓紧秦铮的另一只手,待我摧毁上面的三层玄铁死门时,你们随我一起闯出去。”

不多时,千人队伍出了山林,上了官道,来到了枫叶林。

不多时,云水悠悠醒转,发现自己坐在马上,四周都是轻骑,他慌乱地回头,见到身后坐着的言轻,才定了定神,低声问,“这是怎么回事儿?”

“孙卓!”谢芳华挑开车帘,拦住他的话,淡淡出声。

玉灼闻声看去,说道,“是京兆尹衙门来人了。”

p;??“仵作,上前验尸。”刘岸退后一步,让开马车。

两名仵作对看一眼,摇头,“这雨下的太大,暂且再看不出什么别的。”

“再看不出别的吗?不能再看出我祖父是被何人所杀?”孙卓立即问。

谢芳华点点头。

秦浩见英亲王没有见他的意思,便点头应声,往自己的院子走去,走了一段路,忽然觉得不对,猛地转回头。英亲王书房的灯依然亮着,虽然刚刚短短几句话,但长久待在他身边,他还是分辨出几分与往日的不同。

谢芳华睁着眼睛看着棚顶,秦铮应该料到她醒来了,虽然二人交谈声音小,但誓必会让有武功的她听见,可是他还是没避着她。一时间有些莫名的情绪堵在她心口,不上不下。

秦铮扫了他一眼,没说话。

燕亭习惯了她的态度,也不计较,继续道,“反正你也不会说话,不能跟我说想知道,其实心里一定想知道的吧?我就好心告诉你吧!他们三个分别是翰林王大学士的次子王芜,监察郑御史的长子郑译,太妃跟前抚养的八皇子秦倾。”

秦铮拿起一根干柴向他砸去。

燕亭已经收拾妥当,他比秦铮稍微矮一些,秦铮的衣服穿在他身上略显长,他不满地看着端着菜进来的秦铮道,“身量长这么快做什么?我记得我小时候比你高来着。”

“华丫头,你快过来,她的血流个不停,你快看看。”英亲王妃见秦浩出去,立即对谢芳华招手。

“是,王妃。”刘侧妃点头,卢雪莹是她的亲儿媳妇儿,她这个当婆婆的理应留下来照顾。

“娘仁慈。”谢芳华不知道说什么,只觉得秦浩真不是人,该死。

谢芳华想着虽然他不喜皇室中人,但是秦倾并不是恶人,人命关天,她该救还是要救。

谢芳华点点头。

谢芳华道,“她们是被砸死的没错,没有什么不对劲。”

谢云澜颔首,二人一起出了酒楼的门。

“娘,您可知道是什么人在背后做的?”金燕闻言凑近大长公主。

李琴显然生平未曾遇到这样的徒弟,半个时辰的时间到了之后,罕见地有些舍不得走。

半个时辰后,楚画恋恋不舍地离开了落梅居。

李沐清和郑孝扬对看一眼,不解。

秦钰回过神,盯着她问,“您听说谁的?”

“王妃?您这是……出了什么大事儿了?”小泉子连忙迎上前问。

------题外话------

内院有两处跨院,谢云澜对谢芳华道,“我住在东跨院,西跨院没人住。你住吧!”

“云澜哥哥,我的意思是,我不是要跟你抢房间,我是住你隔壁好不好?”谢芳华感觉他身子僵硬,轻声道,“有事情我可以及时找你啊。”

“听话!否则我派人去喊世子来管你了。”谢云澜道。

谢芳华睁着眼睛躺在床上,脸上的纯真天真孩子气等等情绪已经消失不见。脸上尽是沉思的表情。似乎有什么看不透,有什么不解,有什么又觉得不太对。

春花和秋月走了下去,为她关好了房门。

春花、秋月拿着暖炉和暖水袋悄悄进屋,将暖炉放在屋地上,将暖水袋轻轻掀开谢芳华的被子,放入了里面。

小童摇摇头,无声地道,“什么事情也没发生。公子去胭脂楼亲自接了忠勇侯府的芳华小姐,她靠得公子极近,而且她还挽着公子胳膊,公子也允许了。后来她想去吃红烧鳜鱼,公子带着她去了红林酒肆。酒肆里面有秋千,芳华小姐想玩,荡秋千的时候,公子将她举上秋千的,她一直挨着公子。回来的时候,在马车里,芳华小姐似乎靠着公子睡着了。下车后,芳华小姐说不想动,让公子背他,公子也应允背了。只是到院中时,芳华小姐觉得东跨院很好,也想住东跨院,公子才第一次拒绝了她。”

谢伊眼圈发红,点点头,“芳华姐姐,你一定会没事儿的。”

明夫人听闻孙卓和秦钰如此说,身子晃了晃,几乎站不稳。马车来到宫门口,守卫侍卫见到秦铮和谢芳华,立即打开了宫门。,

“你想死吗”秦铮盯着他。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