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在线游戏正网:第29章:繁荣富强

阳光在线游戏正网 作者: 雨中淅淅沥沥彩虹

白雪拿着u盘愣了愣,立马打开电脑,将u盘里的视频打开一看……

同时、是新人,人家一出道就是时下最受欢迎的女主,而蓝弦只能演个配角,不过对于这样的事情,蓝弦到是看得很开,在这个演艺圈不公平的事情多得去了,有背景有后台或者肯牺牲肯定会比一般人机会多……

莫庭冷笑一声,他不说并不表示不知道,老爷子喜欢在他和莫放身边放人,也不是一两天的事情。

媒体轰炸报道好莱坞选角一事,让八位女艺人大火了一把,无论能不能选中,八个女艺人毫无疑问,成了当红炸子鸡,一时间合约、代言不断……

顾子寒紧紧的握着拳头,压下心中的自责。

“邵总你客气,要说名利双收,我们天皇是怎么也比不上你们星娱呀,一个女艺人却是占据了半壁江山呀……”顾子寒这话有点酸,可这真不能怪他酸呀……

打女?是的,蓝弦不会,但是融柳会,融柳曾因角色需要在少林寺学了三个月,虽然达不到什么大师级别,但打这么一个贵公子是不成问题。

老爷子一边打电话,一边盯着屏幕不放,既然决定了,有些事情,就必须要去做了,为了那孩子的未来,他必须让上面的人认可蓝弦……

找不到自家大神,墨云天的粉丝当然要去看,让他们在大神说收山的作品……

像是提起了莫放的伤心事一般,莫放的双眼闪过一丝光亮,又黯然了一下,十指紧紧的交缠着:

“蓝弦,你今天真美。”莫庭一身晚礼服,走到了蓝弦的面前。

墨云天点了点头,苦笑道:“是,我和她说了,可是她拒绝了,很干脆的拒绝了……”

……好了,剩下的自己yy吧,不写了,我们懂的!别说邵阳与白雪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就是r&m集团公关部的经理也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对于这个弟弟,他真的没有办法了。

莫放,融柳不喜欢看到你这样。

蓝弦也不隐瞒大方道:“我的经纪人叶灵刚刚把我的经纪约交了出来,说是带不了我。”

可是,理智却告诉蓝弦,她没有错。两个人的世界,并不是全靠感情就行了的,小小的心机与算计,不能少了……

面对这混乱的局面第一个适应的便是蓝弦了,各种侨装打扮的技术让蓝弦成功的避开了记者,去参加各种通告与节目。

“我说是谁呢?原来是爬上颜总监床的蓝弦呀。亏你一脸清高的样子,还不是一样人靠潜规则上位。”

这是蓝弦这个身体第一走红地毯,却不是她第一次走红地毯,以前融柳可没少走红地毯,可却没有一次,如同今天这般的这样,有一种很特别的感觉……

“当然。”蓝弦自信道,她从来没想过在她只是一个新人时,公司会为她出面,所以她早早就做好了准备。

当当当……莫庭走出车门,没有人上前寻问,因为众人都在期待,能让莫庭拒绝车僮开门,要亲自去开车门的女伴是谁……

莫庭与蓝弦的联袂出现,无疑是平地里的一声惊雷,此时有人惊呼:啊,我在《神之子》的首映式时,看到一个很像莫总的人,我以为我眼花了,原来是真的……

被莫庭看上的的女人或者当莫庭的女友都是女人的悲哀,他看上你时你就是公主,宠你时你就是全天下人的公主,可一旦被这个男人遗弃,你就什么都不是了……

这一次机会虽然难得,但以后还可以有,要是得罪了莫庭,那就玩完了,别说进军国际了,蓝弦直接不用混了……

只是一个背影但也足够有吸引人的亮点,因为在转身的刹那了众人都看到蓝弦的嘴角那抹俏皮的笑。

今天如果不是蓝弦身上的红肿,此时他与蓝弦也许正在那张床上……

紫心与红颜一脸的怒气,明显的不满这群记者的态度,蓝弦嘲讽的看了一眼紫心与红颜,随即与颜末一样,摆出一副哀伤的神色,红红眼眶和怀念的眼神似乎在想着融柳……

而邵阳与颜末不知道,他们在后面的谈话,声音虽小,却被有心人士听到了。

karl和莫庭所在的位置处在盛世皇庭二楼,这个位置不仅视野好,而且还能隐秘,一楼大厅的人根本看不到他们的存在。

哇……她失恋了……蓝弦被那大金公司的人带进包房都有半个小时了,白雪一直不得其门而入,打电话给邵阳和颜末,两人同时关机,摆明了这事他们是不会插手的。

好不容易对方接了电话,却被告知墨云天的家人从英国来了,他此时正在招待,他也找不到墨云天。

而此时,莫庭已经冲到三楼,看着那写着三个六的包厢,想也不想一脚就踹开了包厢门,整个人却是呆愣的看着这里的情况。

“墨前辈,你一直是我很敬重的前辈。”

问答就这么结束了,接下来就是和主持人做一些互动的游戏,而游戏的赢输都是有规矩的,任宇泽第一个输,他抽到的惩罚是以憨豆的样子走台步……

“白雪,我从来没有想过写词、曲,出ep我翻唱。”

“莫总……”

这几个月来,与“融柳”的联系,莫放明白,网络的另一端,那人绝对是融柳,因为他们这间的事情,没有第三个人知道,就是他大哥也不知道……

融柳的幸福与快乐,都不是他给予的……

“融柳”与莫放聊了那么久,莫放心中对融柳的感情似乎又深了,而这也是蓝弦隐隐发现了的……现在,她要扼杀。

“那么,就让融柳选择自己想要的生活,她隐世,我们就假装她不在好不好……”蓝弦如同哄孩子一般,哄着莫放。

“蓝弦准备好了吗?”蓝弦来到剧组临时搭建的一个山洞里,导演关切的寻问。

“这世间只有一个融柳。”

“亲姐妹是要永远生活在一起的吗?难道她们都不用长大,不用为自己的人生和家庭负责?”蓝弦反问,而她的答应与记者的问题相差十万八千里……

蓝弦暗暗记住了这个名字,同时亦记住了橙色年代几个字。

也就是说,这是在颁奖前一刻,出的问题?

“蓝弦,你怎么回事,昨天不是和你说好了八点半到公司的吗?怎么现在还没来,你有没有搞错呀,你要不要混了?还没红就开始耍大牌,你当自己是什么东西呀……”

而毋庸置疑,墨云天拥有这样的实力。

给读者的话:

身后的异动让蓝弦警觉,蓝弦鄙夷的一笑。

打开个大网站论坛一看。

这部电视剧是我女儿推荐给我的看,因为她昨天晚上看完后来找我,对我说:妈妈,帮我报一个补习班好吗?我想要好好学习,将来成为一个像lisa那样的女性,知性、优、美丽而独立。

“怎么了?导演?公司要给我们开庆功宴吗?”有人打趣到,因为他们这个剧红了。

跌进办公室的蓝弦白着一张脸,一双美目瞪向面前的经纪人。

莫庭是因为家庭教养的原因,而蓝弦则是因为她一直以来都是一个人吃饭,她没有和空气说话的习惯……

蓝弦还是他的……

“真的?”

看样子,有人把她当对手呢,才刚开就打压她。

这种演技也想骗她?既然对方不说,她也就当不知吧……

白雪恍然大悟,佩服的看向蓝弦:

导演不是那种富商,有背景有钱,导演最多有的就是一点点小权,尤其不是大片的导演,更不会在这方面乱来。

白色绸面旗袍,上面用银线绣着盛开的牡丹花,在灯下,那牡丹花如同活的一般,蓝弦每走一步,身上那牡丹花就好像开出一朵……

蓝弦不错,这两天身上的衣服,足够引出一股中国风了……

紧接着,就看到沐菲穿着一身黑色的吊带礼服裙,优的从车上走了下来。

五个人交换视线,眼里都是赞赏之色,虽然刚刚已经有七个人试镜了,她们的外表形象都与角色相符,蓝弦外表并不是最出采的,但却是最有感觉的那一个……

少年说了什么,蓝弦没有听到,但确明白是什么意思。这里是z国,有很多事情不是你想就可以……事隔一年,星娱公司又再次租用盛世皇庭一楼大厅,其用途同样是为给蓝弦为庆功宴。

蓝弦与莫放说了什么,莫庭没有问,蓝弦也没有说,只不过在蓝弦回国后,莫庭曾提了一句,莫放的情况好多了,开始与人接触了……

对于莫庭的自持,蓝弦说不出来是什么感觉。其实她不在意的,无论三个月后自己与莫庭是什么关系,至少这三个月她蓝弦都是认真的……

墨云天一直盯着蓝弦,刚好捕捉到了蓝弦眼中这一抹不耐烦。

经纪人连忙摇头:“没,没没,没问题。”

呜呜呜……

算了,不想了,早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不是吗。

他们两个风口浪尖一般的人物,要是一同出现在公众场合那是很麻烦的,虽然剧组为了宣传《神之子》,经常安排他们一同出现,或者流露出一些两人对手戏的剧照出去,但是这是私人时间不是工作,他们不想被利用了……

“没有应酬的必要。”她现在不是被贴上了“莫庭的女人”这个标签吗?

现在,莫庭明摆着对她不感兴趣,星娱也不会那么尽力了,这个圈子本就是这么的现实。

“我等着你,大红大紫,然后我就可以入主十八楼的皇牌经纪人专属办公室。”白雪笑呵呵应着,他心情大好,在这个圈子沉寂数十载,总于有机会了。

暗暗一个深呼吸,蓝弦压下心中的惊骇,将刀叉放好,拿着餐巾擦了擦唇,巧笑倩兮的看着莫庭,没有一丝尴尬或者紧持,落落大方的道:

女人的直觉是很准的,蓝弦一直相信,所以她第一时间拎起自己的包,顾不得社交礼仪起身走人。

莫庭的失神蓝弦根本没有放在心上,因为她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对于蓝弦来说,演戏便是她人生的全部了。

当然了,这两个消息,没有人将其联在一起,毕竟一个是演艺圈,一个是政圈,虽然那金鸡千花奖和政圈也有关系……

这样的新闻炒了整整一个星期,蓝弦走在哪里都被人堵着,白雪在新闻刚刚炒起时就问蓝弦要不要把视频放出来,可蓝弦却摇了摇头,说是不急……

蓝弦从来都明白,靠山的重要性,有山靠时,她从来不会推拒,清高在这个世界活不下去的。

蓝弦站在莫放的面前,足足有三分钟,可坐在椅子上玩电脑的莫放却继续忽略她,无奈蓝弦开口:“莫放……”

这个女艺人也是蓝弦颇有尊敬的一个艺人,有演技,为了也很圆滑。

风子秘书拿出手机,走出自己的办公室,朝顶楼天台走去。

在那金鸡千花奖公布的第一时间,网上就吵成了一团,蓝弦的粉丝纷纷愤怒的开贴,说着金鸡千花奖潜规则,蓝弦的演技那么好,封后都不成问题,却连个最佳新人奖都没有拿到……

“这是?”莫庭不解的看着地上的拖鞋,这东西干吗用的?

蓝弦坐在那里,紧紧的握着手机,希望下一秒那人能来个电话,或者一条短信也好……

他们要是知道是这车,肯定不会拦,可此时都拦了,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连夜开车回到自己的别墅,无视管家与女佣的惊讶的眼光,莫庭冲向自己的卧室的浴室,拧开冷水就淋了下来……

蓝弦,我莫庭这辈子真是栽在你手上了……

一面温柔似水,一面冷硬似铁,侨恩痛心疾首的看着渐行渐远的蓝弦……“呜呜呜……boss的娘呀,你下次还来法国不,还拍绽放的宣传照不……要不我去z国吧,我去z国给你拍下一季的宣传照吧……”

被蓝弦认真的看着,那感觉很好!

“我是莫庭。”莫庭坐在车内,点起一枝烟。

“恩。”莫庭应了一声,切断了电话。

他总不能告诉莫庭,老爷子不喜欢蓝弦的身份和工作,但为了不让莫放的事情重演,老爷子忍了。

莫庭在电话里沉默了一刻后才道:“谢谢杨叔,我明白了,替我向爷爷问好,到时候我会带着蓝弦一起去看他。”

莫庭再次表明自己的立场。

这一招玩的有两下子,用更高的荣誉来压下金鸡千花奖,让金鸡千花奖的公正性,被公众质疑,用公众的力量对直击暗处的势力,逼的暗处的势力,不是不暴光出来……

莫老爷子在电话那台呆滞了一下,很快就回神了。“既然如此,爷爷也尊重你的选择。”

“站住,你什么意思?你这是在侮辱我大和民族。”主持人气的抽风,顾不得此时这是在全球直播,形象全无、大声朝蓝弦吼道。

“哪个公司?”

演戏是有风险的,就算片子再好,后期的宣传不够也足已让片子沉底,可是代言r&m集团就不用说了,十拿九稳的红。

“白雪,你说r&m集团凭什么找我代言,我有什么值得r&m集团投资。”蓝弦问出最本质的问题。

抬头,语气再次平静,眼睛的笑意也收了起来“还不去买?”

“影,据说这把就是用世上唯一一块千年玄铁打造的长剑,墨。”说完,便从那破旧的鞘里面抽出了影眼前这把,漆黑如墨,却隐闪寒光的宝剑,隐隐还能听到它嗡嗡的声响,玄铁宝剑墨,果然名不虚传。

看到轩辕晗的眼神,闻人靖暄挑衅的道。“真没用,你的狐狸样做的也太不精了,居然能让人看穿。”

“我这就去。”

宇定北欲上前,却被影挡住了:“闻人大人,去而复返,为何?”

“好,明白就搬。”

吱呀,门半开着,一个睡眼惺忪的少年没好气的看着门外二人。

“婉如”

轩辕晗好笑的看着这对久别重逢,眼里只有对方的姐妹,她们什么时候关系这么好了呀?

“告诉我什么?”轩辕晗真的做了什么?

“靖暄,我说了,益州不是瘟疫那么简单,我总觉得那里很有问题。”

黑衣人悄无声息的站在了轩辕晗的面前,如同上次一般,静静的站在,没有声响,也没有一丝浮动。

“你们当然敢,但现在去做不到,不是吗?我黑族,也不是那么好欺的。”

“小琳,这样不行,你,快去找王爷,去告诉王爷,王妃她动都不动一下,什么都不肯喝,怎么灌也灌不下去。”

“你去吧,记住,秦知心,她是秦府的女儿。”司徒大将军也不好逼轩辕晗太紧,只是,只是在轩辕晗踏从房门的时,说了这么一句话。

“王妃,您等等奴婢呀。”小依、小琳看着越走越远的的知心,大声的叫了起来,知心才不理会这两个人的叫唤,提起裙子就跑了起来,这样的美景勾起了她那活泼的性子。

“起来吧”

听到这话,轩辕晗叹息,知心说不了解他,他又何偿了解自己,他的世界根本容不下真实的他。

点了点头,没有高兴没有得意,好似一件很普通的事,也是,对于影来说,这么近的距离却实不算什么。

“轩辕晗,你松手吧,你救了我,我也不会感动到不计较一切的。”看着越来越支撑不住的轩辕晗,知心开口,如果轩辕晗松手,也许他还能活,但两个人,太难了,轩辕晗又受了伤。

“我帮你”坐在一旁的知心还来不急打量四周的情况,便挪着颤颤抖抖的步子走到影的身旁。一切都按轩辕晗的计划疯狂的进行着,在皇上拿到轩辕晗的奏折怀疑的初其时,轩辕晗居然递上了郑国公与几位朝中大臣往来的书信后,皇上不得不证实这个问题了,也许,郑国公他真的有谋反的心呢?一封奏折、几封似真还假的信、几句贴心的话语,皇上当然是信自己的儿子多一些,毕竟轩辕晗要告的那个人可是他自己在朝庭里最有力的支持者,皇上不是傻子,这要换成轩辕曦或者谁说郑国公府谋反,皇上可能会不相信会认为这只是打击政敌的方法而已,但换成轩辕晗却不一样,他们都是从皇子走来的,如果不是真有其事,没有一个皇子会自断臂膀。

这一天,神采奕奕的轩辕晗上了折子说是要立郑怜心为太子妃,皇上答应了让司天监挑个日子下旨立郑怜心为太子妃,郑国公在朝上听到了这事,那是万分高兴的,之前一直说让轩辕晗把郑怜心扶正,轩辕晗都没有答应,而这一次,轩辕晗居然如此爽快直接就上请皇上了。

拥抱,带着特有的温暖,让他的心一颤,这种温暖是他渴望却从未得到过的,不语,脑子里慢慢的想着这是怎么一回事,陌生的环境,陌生的妇人,陌生的感觉,陌生的身体。

是的,他就是为救知心而死的影,明明,他已感觉到自己已死了,可不想,一睁眼居然是眼前这种状况,这让他百思不解,借尸还魂?这世间真有此事?如若不是,可又是什么状况呢?有人救了他?可是,叫他敏之又是什么意思?

身子稍稍一好,影便开始看着这房间里的书,学着去看那些账册,杀手天生的敏锐让他明白,他要做什么才是对自己最好的。

某夜,趁众人不知时,暗暗调息,气恼,这个身体如同这人的长相一般,只识书香气,丝毫不懂武功,而且身体还很弱,听大夫的话,好像是久病积身,身体还有毒素。

“为什么不告诉我,我母亲去世的消息,为什么不告诉我呀?”秦知心大声哭喊着,在说到母亲去世的时候,几乎悲伤的站不住,母亲,是秦知心最最主要的人,比轩辕晗还要重要,比自己的生命还重要,秦夫人的支逝,让秦知心的世界塌了一个角,一个任何人都无法补起来的角,那曾经是秦知心生命中的全部爱与温暖。

“收到岳母死讯的当天,我就觉得奇怪,因为之前一直有派管家安排人隔段时间去看看岳母,送点小点心之类的,二十多天前一切都是正常的,二十多天后,就听说岳母感了风寒,正在调养,我的人也去看过几次,躺在榻上的岳母隔着厚重的帘子说着一切还好,让我不要告诉你,免得你担心。”轩辕晗,边说边小心的查看秦知心的脸色,当听到他说秦夫人生病时,秦知心的脸上有着责怪,好似怪他为什么不告诉她一般,吓得轩辕晗赶紧解释,小心意意的继续说着。

“爷爷是个有心人。”打蛇随棍上,他虽不知道这燕子楼与竹子上的燕子有着怎样的故事,但他知道此时他再叫眼前这老人爷爷时,定不会被拒绝的。

“咚”一个响指敲在韵琦的头上“死丫头,也不想想,你什么时候过问过燕子楼的事了,突然要接下燕子楼,爷爷怎么会不知道呢,你真当爷爷老了吗。”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